615、与大学时暗恋的她相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15、与大学时暗恋的她相见。*///*

    尖叫的正是滨海3中的滕琳,她几步迎了上来,张开双臂,就要扑入方圆的怀中。方圆可不敢抱,连忙摆手:“老同学,咱进房间再招呼好不好?”

    这时,隔壁的几个房间里已经有人探出头来,看看是谁在尖叫。滕琳似乎也觉得这样有点不太好,吐了一下舌头,低声嘟囔了一句:“就是抱一下嘛!”

    另一个同学说:“方圆说得对,大家进房间,再打招呼也不迟啊!”方圆认出他,正是大学时的班长、学院学生会副主席蒲永军。方圆冲他点了点头,跟着同学一起进了屋。

    姜圣雨走在最后,笑吟吟地把门带上。房间里顿时一阵欢呼。滕琳说:“方圆,四年没见了,可想死我了。”众同学哈哈大笑。滕琳似乎并不避讳什么,说:“来,来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把我这四年来对你如滔滔江水一样的思念弥补一下。”方圆说:“跟男同学抱一抱,倒还可以,跟滕琳同学拥抱,我可不敢啊!”

    方圆是真不敢啊!这个滕琳,在大学的时候就是班里的知名人物,在大家还不太明白事理,还没有完全适应大学生活的第一学期,滕琳就已经与环境学校的一个大三学生谈起了恋。同班的同学经常能够看到,滕琳挽着一个相当帅气的大男生,在大学校园里大模大样地走;女生宿舍也经常能够看到,这个帅气的大男生经常站在女生宿舍的楼下,朝着滕琳的宿舍大声喊:“滕琳,我你。”引得高年级的女生、旁系的女生也跟着侧目。大学四年,滕琳也并非从一而终,只与这一位男生谈恋,经常是像演魔术一样在变换男主角,系里的同学都送给她一个称号,叫百变女郎。*///*是滕琳长得应该算是比较漂亮的女生,但在男女关系方面,似乎并不严谨。在大学里,方圆时常也会听到同宿舍的姜圣雨、原有恒谈论起这个滕琳,有一次,方圆清楚地记得,原有恒说:“滕琳好几天没来上课了,有人说,她是出去堕胎了。”姜圣雨说:“对于滕琳这样的风女生,玩玩倒还可以,找老婆是坚决不能要,要是谁找了她,不知道要被戴上多少顶绿帽子。”原有恒说:“玩玩也不能找滕琳,谁知道她跟多少男人睡过,万一传染了艾滋病,那可就真麻烦了。”

    这就是大学时的滕琳。在同学心目中,口碑实在不怎么样。现在,她要拥抱自己,作为见面时打的招呼。想一想,她的已经不知道倚靠过多少男人的膛,沾在我的膛,我方圆还真地有点嫌脏。

    滕琳神色一紧,有些不高兴:“怎么,方圆,你嫌弃我不干净啊?”方圆说:“你这是说哪里去了?我们是同学啊!这个时代,同唉,没办法,说点假话就说点假话吧,一是不想跟这些女同学有太深的瓜葛,特别是滕琳,二是总不能在同学的面前暴露自己是一个*大少吧!毕竟自己是一所中学的副校长,毕竟还要在同学的面前有一点面子,有一点尊严,毕竟自己也需要也必须在众人的面前树立一个积极、上进、正直、专一的社会形象吧。

    滕琳的神色恢复了许多,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方大校长,误会了,误会了。好吧,那我们握握手吧。”站在后面的蒲永军感叹:果然是不一样啊,就是比一般的同龄人要显得成熟。看来,以后真地要多跟方圆交往交往。自己被选调也已经4年了,当初,从滨海师范大学一共选调了4名学生,都是学校或者是学院学生会的干部,虽然是不同系、不同学院的,但当时作为滨海师范大学的佼佼者,蒲永军一直都为自己感到自豪,在与市区的同班同学交往过程中,也一直保持着心理上的优势。但现在,自己仍然是一个科员,机关里论资排辈的现象相当严重,自己在部长、副部长或副调研员以及科长们的眼里,就是一个雏儿,离着晋升副科,似乎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当初选调的4个同学,安排在组织部的那一位,已经率先得到提拔,被安排在鹿城区团区委担任团区委副书记,也是副科级了。前些子,4个选调生聚会,原本一直平起平坐的4个人,这一会却不能不讲究一下,让这位新科团区委副书记坐在了主位上。这让蒲永军的心里更加着急:什么时候自己能够提拔成副科,哪怕是副主任科员也成啊!

    方圆在2006年一年像坐火箭一样迅速被提拔的事,也一样刺激着蒲永军的心。蒲永军是又嫉妒又羡慕。想想前面三年的同学聚会,就是因为看不起方圆是一个乡巴佬,再加上方圆在大学里没有手机,后面也就没有主动地与68中学联系,三次市区同学的聚会,都没有叫人家方圆。现在,蒲永军是真心想结交一下方圆,得好好地跟方圆取取经,看方圆是怎样一步一步地快速获得提升的。这一次叫方圆来,蒲永军是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可以和方圆面对面地交流交流,以后多结交这样有发展前途的同学、校友,对自己的发展也是有帮助的;担心的是,方圆是副科级,同时,中学一级教师的工资待遇等同于正科级,今天晚上,自己将伦为配角,不能再看到与滕琳握完手,蒲永军说:“方圆,还认识我吗?”方圆说:“蒲永军,我的大学班长,学院学生会副主席。这我怎么会不认识呢?”蒲永军笑着说:“同学就是同学,四年的谊,都装在心里,我们也没有忘记你啊!”

    放。方圆脸上含着笑,心里却认为蒲永军这样说很虚伪。方圆说:“是啊,同学嘛,是一辈子的同学。来,拥抱一个吧。”

    嘿,还强势?马上就主导局面了。这感觉怎么像是胡主席接见各国新任驻华大使,对不同的国家,采取握手或拥抱,但胡主席肯定是站着不动的,是各国的大使们主动走上前来。

    方圆果然站着没动。蒲永军在市委宣传部工作,深知这些规矩。为了让今天的气氛融洽,他上前一步,与方圆紧紧相拥。蒲永军说:“很高兴跟老同学见面。”方圆说:“我也是啊!”

    就这样,方圆先后跟郑彤、佟佳佳、舒涵、邬元婷、孙嗣宗、原有恒一一见面寒暄,说不了少客气的话。躲在最后的是王维芝。只见王维芝走上前,大方地伸出手,说:“你好,方圆。”方圆握住了王维芝的手,说:“你好,王维芝。”王维芝的脸在这个时候,忽然红了。这红啊,让方圆的心里也是微微一颤。要知道,在大学里,方圆唯一心里暗恋过的同学,就是王维芝。虽然他从来没有对王维芝表达过,也从来没有跟其他同学说过,但方圆觉得,王维芝应该能够感觉到他对她有好感。但王维芝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见见面打打招呼,上大课的时候,也没有刻意地抢座位,更没有刻意地坐在一起。回到班级,有事的时候该说话说话,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是有一年元旦,班级里联欢。班长蒲永军组织了一个抢椅子的游戏,参加的同学有十多个。这个游戏,就是椅子总比人数少一个,谁抢不到就下台。还剩下三把椅子的时候,台上还剩下4个同学,其中就有方圆和王维芝。就在这一轮,几个同学围着椅子转啊转啊,蒲永军手时原铜锣就是不敲。好几次啊,看到蒲永军把手里的棒槌举起来了,但又轻轻地移开了,几次把班级的气氛调节得更加烈,喊叫声一片。突然,锣声响了,方圆看准了一把椅子,迅速地坐了过去。王维芝似乎也看好了这把椅子,但速度比方圆慢了半拍,整个人坐在方圆的腿上。全班是哄堂大笑,王维芝闹了一个大红脸,方圆的脸色也不比王维芝的浅。有一个同学甚至起哄喊道:“再坐一次。”从那以后,两个人心里似乎都有了一点异样的感觉,既想主动地跟对方说说话,又不想把话挑明了说。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大没有想到,在今天的同学聚会上,再一次与王维芝相见。她的脸红是在透露着什么信息?难道她又想起了那一次抢椅子的游戏吗?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