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海参终于进网箱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04、海参终于进网箱了。()

    方圆提着一份类酱货和一份面食糕点返回家的时候,家里灯光已熄。打开厅的灯,方圆蹑手蹑脚地进入自己的卧室,妻子孔双华已经睡着了。

    方圆没有开灯,在熟悉的橱里找出一条内裤,便再一次退出了卧室。总是要洗个澡的,不管怎么说,上总是或多或少有宋思思的气息和味道,虽然方圆自己闻不到什么,但不代表别人闻不到,就像是喝酒的人闻不到自己上的酒味儿,而周围的人都能闻到浓重的酒味儿。

    一觉到天亮。醒的时候,看到孔双华已经醒了,正半躺在头看书呢!方圆说:“双华,这么早就起来了?”孔双华说:“醒了,睡不着,看一点怀孕的书。”方圆想到未出世的孩子,心里有些愧疚:“双华你对孩子可真好啊!”孔双华说:“那当然啦,现在孩子只有一个,我一定要优生优育,让我们的宝宝健康、聪明、可。”方圆说:“我做得还很不够。”孔双华撇撇嘴:“知道就好。昨天晚上几点回来的?”方圆说:“快12点了吧。”孔双华说:“一家公司的联谊活动,怎么会那么晚呢?”方圆说:“老婆,我昨天按照你说的,绝对没有喝多,最多也就是两瓶啤酒的量吧。开始喝了一点五粮液,但就那么一杯,一直坚持到敬酒结束。老婆,昨天回来晚,主要是校长喝醉了,醉得不醒人事,最后把校长送回家了,这不还得需要照顾不是?”孔双华说:“今天有时间吗?”方圆说:“今天在家陪老婆。晚上,带老婆参加同学聚会不是?到时候老婆正好监督我,少喝酒,少跟那些女同学来往。*///*”孔双华得意地笑了:“知道就好。你原来是普通老师的时候,你的那些市区同学可从来没有找过你,现在你当了副校长了,才给你打电话要跟你搞同学会,那前三年的同学会咋不找你呢?”

    还真让孔双华说到关键处了,就像打蛇打到七寸了。方圆说:“是啊,毕业都4年半了,以前为什么不找我呢?”孔双华说:“那是因为他们觉得你是个乡巴佬,他们这些在市区里长大的同学,根本从心里瞧不起你。现在,你当了副校长,已经是副科级干部,成了同学里级别最高的吧。那些同学,如果猜得不错,最多的也就是干个教导处副主任或团委副书记,离着副校长还差一个教导主任的坎呢!”

    方圆由衷地说:“老婆,真没想到你这么有眼光啊?”孔双华说:“那当然,我是谁呀?我是孔校长的女儿,是方校长的老婆,是未来教育局方局长的老婆啊!没有一点眼光,那怎么行?”方圆说:“你说得对,这些同学是有一点势利眼,但同学、战友、同乡,这些都是最可虽然方圆内心对孔双华有一种自责感,但清晨夫妻两个人的沟通还相当的融洽。唉,这样的事不提就不提了,提了也解释不清,以后不做就是了。方圆穿好衣服,夫妻相伴出了屋。孔妈妈说:“小方,这两份年货是怎么回事?”方圆说:“我昨天下午跟着校长去参加了一个联谊会,走的时候发的。”孔双华说:“我看看是哪个企业的?”方圆心里一紧:妈呀,千万别有大成企业的标志啊,孔双华是知道大成企业是宋思思家的企业啊!

    方圆提心吊胆,但孔双华并没有给他意外的打击。孔双华看了之后,喜笑颜开:“老公,是香格里拉的呢!滨海最大的五星级饭店,是香港办的呢!”方圆的心落在肚腹中,说:“嗯,你喜欢就好。”孔双华说:“妈,我今天早晨就要吃。我得挑一挑,看看有什么我喜欢吃的。”孔妈妈笑着说:“你看看你,都是当妈妈的人了,还没有改了馋嘴的毛病。”孔双华说:“什么呀?这不仅仅是馋嘴,这可是我老公拿回来的,味道跟爸爸拿回来的不一样。”孔妈妈说:“你呀!”

    一家人其乐融融。

    上午,方圆把精力放在了学校教学计划的撰写上。孔双华倒也不打扰方圆,与妈妈聊天累了,就在上读读怀孕指南之类的书,中间还给方圆倒了几杯水,甚至还给方圆削了一个苹果。这让方圆感慨万千:这孔双华的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呢?几天前还是一个母老虎,现在却又成了温柔淑女了。唉,老婆对自己越好,方圆越觉得对不起老婆;想想思思,也觉得对不起她。这教学计划啊,理清了思路之后,具体写的时候,却怎么也写不动了。宁静致远,不宁静,又怎么能致远呢?

    上午10点的时候,方圆接到了一个让他感到惊奇的电话:是金谷大酒店的方圆想起刚刚跟孔双华交流过圈文化的问题,既然人家苗东顺能够愿意跟他这个小小的中学副校长交流,又有什么呢?未来的发展,说不定要经常需要得到苗哥的帮助呢!方圆说:“好,苗哥,谢谢,我和你弟妹一会儿就过去。”苗东顺说:“好的。我和你二嫂等着你啊!”

    放下手机,方圆说:“老婆,还记得金谷大酒店吗?”孔双华说:“知道啊!你当上党代表,我们一家还在那里庆祝呢!”方圆说:“那个老板苗哥,想请你和我吃顿饭,说做一点好菜给你滋补滋补。”孔双华说:“那就去吧。金谷的菜,我还真没有吃够呢!”

    苗东顺放下电话,对司雨诗说:“养个海参还真不容易啊!好了,他答应来了。”司雨诗说:“苗哥,方圆不过是一个中学老师,一个副校长,你还用得着这样吗?咱们要交的领导多着了,这方圆也根本算不上什么领导。”苗东顺说:“小诗啊,我老苗这么多年来,看错过一个人吗?这方兄弟不简单啊!拿全国一等奖,那是说明他的能力强;能嫁到市人大副主任家,那说明他会钻营;能成为全市最年轻的中学副校长,这说明他会做人会做事;能成为市党代会,这说明市里也有人替他说话啊!我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我还是有一个习惯,看每天的《滨海报》,因为党报透着的信息,那常常是代表了市委和市政府领导的意图啊!党代会期间的报纸,我都仔细地看了,党代会期间的代表专访,不是各区市县领导,就是各大局局长,要不就是后来当选市委常委或市委委员的人,只有咱这个方兄弟,作为一个普通代表,在《滨海报》的二版显著位置上了大约六分之一版啊。小诗我跟你讲,即便是他的岳父孔子田这么大的副市级干部,也大概没有机会在党报上用这么大的篇幅来报道吧。那几天滨海电视台的党代会专题报道我也看了,咱滨海电视台最漂亮的女记者倪润清竟然亲自采访了方圆,这是多大苗东顺说:“小诗啊,就是刚才我给方兄弟打电话,这方圆的话里也透着学问呢!我再给你分析分析?”司雨诗说:“好。”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