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吻我,好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601、吻我,好么?

    姚长青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在这样一个场合中,会喝得酩酊大醉,但的确是醉了,五粮液、干白、啤酒,姚长青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开始的时候,还有一点矜持,到了后来,大家把恭维话说了不少,姚长青在酒后也失去了往昔冷静睿智的思维,来者不拒,见一个喝一个,早忘记了还要给龙湾区的董区长敬酒,一个个给他敬酒的人都应付不过来。这敬酒的人里,有服装厂的经营者,有大成公司的青年骨干,男青年们找姚长青,是想到了68中学的美女老师一定不少;女青年们找姚长青,是想嫁一个稳定工作的文化人。姚长青接了多少名片,不知道,反正都放在口袋里;自己带了二十多张名片,很快就用完了。被人聚在中心的感觉很好,姚长青很欣慰,自己没有被边缘化。当岳钟鸣的女人来约他跳舞的时候,他已经站不起来了。

    方圆看到了这一幕,连忙几步奔了过去。一直在关注着方圆的宋大成、朱蕊、宋思思看到方圆急急地向12桌奔去,也把目光投向了方圆关注的目标。啊!姚长青像一摊烂泥一样,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宋大成等三人也赶了过来。宋大成说:“姚校长,姚校长!”见姚长青没有反应,连忙对方圆说:“小方,真对不起。”方圆说:“姚校长今天高兴。大成公司的青年员工,有不少过来给姚校长敬酒呢!”宋大成说:“是吗?”方圆说:“大概是大家心里都有一种期待吧。”宋大成说:“什么期待?”方圆说:“苏老师、思思,都是或曾经是68中学的美女老师啊!”宋大成恍然大悟。

    朱蕊说:“怎么办?得把姚校长送回去啊!”宋大成说:“是的。看样子,小方一个人是扶不动姚校长了,咱还得安排一个男的。”宋大成回过头,看到了一个人,喊了一嗓子:“小郑,过来。”男青年跑了过来:“董事长,什么事?”宋大成说:“你和方校长,把姚校长送回家去吧。方圆,你会开车吗?”方圆说:“我会开车,但是我喝了不少酒,不能酒后开车。”宋大成有些犹豫:让谁送他们回去呢?

    宋思思说:“我送姚校长回去吧。()我也正好上楼跟姚校长的夫人解释解释。”宋大成明白女儿的心思,说:“好,去吧,路上小心。到门口,把姚校长和小方的年货给带上。”

    方圆和小郑,费了好大的力气,把姚长青扶下楼,并安放在宋思思的本田雅阁的后排。方圆钻了进去,对小郑说:“郑工,你坐前面吧,我还要照顾照顾校长。”宋思思心里有点不乐意,本来的,是准备让方圆坐在自己边的。方圆以为宋思思有点不高兴,是因为怕姚长青弄脏了她的车当方圆和小郑气喘吁吁地把姚长青扶上了三楼姚长青的家,叫开了门时,苗芊芊还穿着睡衣呢!看到门口站的不是姚长青,而是方圆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一男一女,真把苗芊芊吓了一跳,马上想起自己还穿着睡衣呢,连忙把门关上。但立刻,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到,门又开了,因为苗芊芊看到了被方圆和那个男青年架在中间,一种对丈夫无比关切无比心疼的怀让她顾不得还去换衣服,再一次把门打开。

    方圆说:“嫂子,对不起啊!我没有保护好校长,他被客人们给灌醉了。”苗芊芊心疼地说:“你怎么能这样?”方圆说:“今天校长太受欢迎了,再加上今天来的宾客足有20桌。”苗芊芊说:“快进来吧。”

    方圆和小郑把姚长青架进屋,宋思思拿着年货和姚长青的手包也跟着进来。宋思思说:“大嫂,对不起。我是大成公司的宋思思,原来在68中学工作过。今天大成公司宴请各界朋友举办了新联谊会,给68中学的姚校长和方校长发了请柬。今天姚校长喝多了,都是我们的工作不到位。”苗芊芊心疼地说:“这个时候,说这个有用吗?快,把长青扶到上。”方圆说:“大嫂,我怕校长会吐。”苗芊芊一脸怒容:“吐了我乐意,让你扶哪儿就扶哪儿。”

    把姚长青慢慢地放倒在卧室的大上,方圆搬着姚长青的腿,脱了鞋,然后轻轻地把他的腿放在上。苗芊芊则快速地拿来了两个盆,一个盆放在枕头边的下,另一个盆里则是倒了水,里面放着一个毛巾。苗芊芊说:“你们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苗芊芊心里真地很生气,真地很心疼。以前姚长青也醉过,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醉得严重,已经人事不醒。要是他真地醉过去了,她和儿子该怎么办?此刻的苗芊芊,恨方圆,恨这个大成公司的每一个人,也恨姚长青。

    方圆知趣地率先退了出来。宋思思和小郑也跟在后面。方圆说:“思思,把东西放下,我们走吧。”宋思思默默地把东西放下。出了门,方圆把门带上。

    方圆说:“思思,郑工,你们回去吧。我自己打个车走就成。”宋思思说:“那怎么行呢?你是客人,我要送你回去。小郑,你打车回家吧,车票明天到公司,我给你报销。”青年人看了看方圆,又看了看宋思思,似乎有些不愿,但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不为别的,宋思思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啊!

    宋思思就是想把小红色的雅阁轿车平稳地在大街上奔驰起来。方圆忽然想起一件事,问宋思思:“思思,你今天晚上喝酒了没有?”宋思思说:“喝了。没事儿,唱几支曲子,跳几段舞,酒已经醒了。”方圆没有再说什么,但隐约觉得酒后开车,有些不妥。

    离方圆的家越来越近了。方圆现在忽然有了一种很想见到孔双华,很想抚摸抚摸孔双华那还暂时没有隆起的肚腹的愿望。今天不错,答应了孔双华,不喝醉就是不喝醉。没有意义的酒,真地做到了浅尝辄止。希望老婆今天晚上能够明白,我方圆已经在努力了。

    但雅阁轿车忽然在路边停下了。方圆有些诧异,问道:“思思,车坏了吗?”宋思思说:“车没坏就不能停吗?”方圆哑然。宋思思说:“方圆,这么多天以来,我工作忙的时候,什么都会忘记,但每当安静下来的时候,我总是会不自地想起你,想起你和我过去的一幕一幕,我还记得,我长大以来,第一个趴在一个异的肩头哭泣,那就是你;我还记得那个咖啡屋,我依偎在你的怀里,闭着眼睛享受那温柔抚摸的感觉。方圆,这些事你还记得吗?”

    方圆怎么会忘记呢?不能说是刻骨铭心,但仍然会时常想起。甚至有一次做梦,方圆还清晰地记得,思思正是他的梦中人啊!宋思思的话勾起了方圆的感伤:当初,要是没有娶孔双华,会不会和宋思思走到一起呢?方圆说:“思思,这一切都像是放电影一样,时常会在我的头脑里过一过,每一次想起的时候,总是会有许多伤感。”宋思思说:“方圆,都说初恋最难忘,我现在是深有体会。在我的心里,再也没有觉得谁能够比你还有才华,方圆,我真地很喜欢你,虽然你已经结婚,我也知道可能是越来越小了,但我真地很喜欢你。”

    这像是以前含蓄温柔的思思说的话吗?现在竟然也能坦然地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了。看来,商场的锻炼的确是造就人啊!但为什么造就了更成熟的思思,却没有了以前那种可的感觉了。

    方圆说:“谢谢思思。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一个既漂亮又温柔又能干的好姑娘,现在,又成了商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未来的前途无法估量。思思,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如意郎君的,谁娶了你,都是这个人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宋思思神有些黯然:“方圆,如果我的生活中没有超过你的合适的人,我也做好了单一辈子的准备。”

    方圆有些震惊:“思思,你千万不能这样想。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宋思思并不回避方圆的眼神,她读出了关切,有几分失落,有几分感动。这个傻子,我现在已经放弃了武装,难道就一点不想占占我的便宜吗?话又说回来,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值得信赖啊!商界里能力比他强的人的确是有,但人也很花心啊!嫁一个花心的男人,经营一个不快乐不忠诚的婚姻,还不如单的。

    宋思思的眼睛有些迷离起来。这个傻子,真地不知道什么叫**吗?唉,没办法,谁让我喜欢你呢!宋思思的声音有些暧昧起来:“师兄,抱抱我,我冷。”方圆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子一侧,刚刚伸出手臂绕到宋思思的脑后,宋思思的头已经倒在了方圆的怀抱。好温暖的怀抱啊!宋思思真地动了,这是多久以来想要的怀抱啊!这个呆子,什么都要我主动吗?

    方圆就这么僵硬地搂着宋思思。这让宋思思渴望更进一步。她仰起可的小脸,对方圆柔声说道:“吻我,好么?”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