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就是要吊吊你们的胃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97、就是要吊吊你们的胃口。()

    因为宋思思的眼泪,全场的气氛登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方圆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况,众目睽睽、嘘声四起的时候,谁的心里都会发慌。朱蕊几乎无法坐得住,就准备起安慰心的乖女儿了。

    这绝对是在考验人的智慧啊!毕福刀感叹:急中生智,那也需要有生智的素质啊!但这个局面,想必不是宋大成所乐见的,也不是这些领导们所乐见的,拿人钱财,********。虽然没有拿到方圆的好,但想到方圆的背景,也是有必要替他消除眼前的尴尬局面,让联欢活动正常进行下去啊!

    毕福刀的脸上挂着笑容,一下子挤到了方圆和宋思思的中间,对着麦克风说:“好一首写给朋友、唱给朋友的歌啊!歌词写得多好啊!‘我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幸运,我要说声谢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让我将心中最温柔的部分给你,在你最需要朋友的时候。’这就是朋友,这就是真挚的友谊!方校长唱得好,宋总唱得更好!每一个青联委员,都是很真诚的朋友,我和方校长是朋友,和宋总是朋友,方校长和宋总也是朋友。”

    姚长青见识过毕福刀的主持风格,不仅仅在滨海市的各晚会上,更在方圆的婚礼上亲体验。都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毕福刀能成为滨海电视台主持人的一哥,这也不是浪得虚名啊!多么复杂的局面,多么紧张的时候,他毕福刀就这样举重若轻,把尴尬的形轻描淡写地化成了“朋友”两个字,这不能不让人佩服。////姚长青自忖:如果是自己在这样的形下,还真地没有毕福刀这样的头脑,真地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一号桌、二号桌的领导烈地鼓起掌来。这是礼貌,也包含着钦佩,也包含着共同来救场的共同心愿:作为宋大成的朋友,这些人不像一些存在着利益关系和竞争关系的商业伙伴,抱着看笑话的心态静观其变,不那那些暗恋宋思思的大成公司青年骨干对方圆充满仇视,这些领导,就是希望这个联谊活动开得闹闹,大家都心好、玩得好。这一号桌、二号桌的掌声,带动了全场的鼓掌,充满了冷战气息的整个东华厅,顿时变得活跃起来。

    毕福刀也是暗自捏了一把冷汗,见到局面朝着预期的方向发展,毕福刀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但事并没有完全结束,还有两个结如果不解开,恐怕今天的联欢活动仍然不能顺畅的进行下去。一个是宋思思的眼泪,一个是宋思思用手去拉住了方圆的手。现在,许多人都在看着,许多人心里都有一个疙瘩,必须解开啊!

    宋思思真地很感激毕福刀。刚才唱到动处,真地不知道怎么了,还好,毕福刀力挽狂澜于不倒,一句“朋友”化解了紧张的局面。宋思思佩服毕福刀,也感激毕福刀,忍不住向毕福刀投入了感激的一瞥。

    毕福刀心里苦笑:宋妹妹呀,难题还在后面,这才刚刚开始呢!毕福刀看了看方圆,说:“刚才大家都看到了让人心动的一幕,我还想现场采访采访宋思思副总经理,大家想不想听听我的采访啊?”

    猎奇心里谁都有,“想”的喊声此起彼伏,异常响亮。毕福刀咧着嘴笑:“谢谢大家了,大家真给我老毕面子啊!那好,我就现场采访采访宋总,我呀,一定把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问清楚,问透,给大家一个满意的回答,大家说,好不好?”

    “好!”现场的气氛给调动起来了。领导们还是正襟危坐,但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旁观者们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真想看看毕福刀问些什么,宋思思答些什么,这样的事,回去之后再添油加醋,那就是很好的花边新闻啊;大成公司的青年骨干们,心更加复杂,他们期待着宋思思能给他们一个放心、安心、舒心的答案,又担心宋思思说出了他们最不想听到的话:她喜欢方圆;朱蕊则充满了担心,刚才,毕福刀的机智主持,让朱蕊悬着的心一下子又落回原位,现在,毕福刀又要把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问清楚、问透,还要给宾客们一个满意的回答,朱蕊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儿。方圆的心也相当的复杂,几分期待,几分惧怕,想听到宋思思说出两个人默契已久的话,又担心这话会给思思特别是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麻烦。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此刻的东华厅,不正是社会的缩影吗?

    毕福刀说:“谢谢大家给面子。现在,我就要对宋小姐进行现场采访了。我的好朋友,方校长,你是不是可以回到座位上,不要干扰我的采访,好不好?”方圆说:“好,谢谢。”说着跨步要走。毕福刀说:“咱青联委员都是有素质的人,怎么着,也应该有点礼貌吧。”方圆一下子悟透了毕福刀的点拨,连忙伸出手:“毕大哥,再见。”毕福刀紧紧地握住了方圆的手,传递了一种方圆需要揣摩的信息:“好,方兄弟,好朋友。”方圆又伸出手,坦然面向宋思思:“宋总,我先下去了。”宋思思平静地回握,内心却掀起波澜:“好,方校长,一会儿再聊。”

    完全是外交这样的掌声没有人吝啬!全场鼓掌,叫好声不断,也有人在喊:“老毕,快点吧,等不及了。”

    毕福刀说:“宋小姐,我是你的好朋友,对不对?”宋思思说:“当然,我们就是好朋友。”毕福刀说:“青联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没有青联,我们就不会这么早就认识,也不会成为好朋友。”宋思思说:“青联真好。”

    下面有人不耐:“老毕,别绕弯子了,来点真格的,我们想听的。”整个东华厅又是一阵轰堂大笑。朱蕊的心提得更紧了,就怕毕福刀问出什么让她尴尬,也让宋思思下不来台的问题了。大成啊,大成,你快点回来吧!大成啊大成,本来我还在担心你在严松那里是不是会遇到什么麻烦,现在,我可顾不上了。

    毕福刀说:“别急,别急,我马上就到了正题。宋小姐,在你唱到后来的时候,我可是看到了你眼角的泪花,我想请问——”毕福刀拖起了长音。本来还有些喧哗的东华厅此刻竟然安静无比,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前台,集中在毕福刀和宋思思的上。

    毕福刀说:“我想请问的是,你流泪,不是被风迷住眼了吧?”

    下面一片哗然,接着又安静下来,因为大家都在期待着宋思思的回答。宋思思说:“不是。”毕福刀说:“既然不是被风迷住了眼,那肯定是有别的原因。现在,大家都很关心这个问题,老毕我也很关心啊!”宋思思有些心神不宁,心里也有些慌乱,不知道毕福刀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万一毕福刀要是问:你为什么流眼泪?那我该怎么回答啊?把心里话说出来?那还不炸了锅?后面的局面将无法收拾!毕福刀会怎样来提问呢?宋思思的心忐忑不安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