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来而不往而礼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95、来而不往而礼也。()

    终于送走了严大瘟神和他的儿子、儿媳。虽然宋大成站在东华厅的门口,脸上的笑容比七八月下午的太阳还要灿烂,但内心却早已把严松骂了好多遍。小人,恶人,还能有什么好心眼儿?来向我宋大成示威,显示你儿子调戏我女儿,那完全是玩笑,因为你的儿媳比我的女儿还漂亮!说是要来道歉,那个花花公子哪里还有一点道歉的意思?绕来绕去,根本就没有提出你的儿子调戏我的女儿,打着马虎眼,踢着擦边球,的我也不能提起这件事,也只能含糊地与你推太极。看看与姚长青、方圆的交流,表面看起来烈互动,实际上就是在威胁人家姚长青,要给你儿媳机会,要提拔你的儿媳,然后你才能给68中学做一些基建方面的事。要让方圆跟你的花花公子做朋友,那简直就是白玉配屎蛋儿,一个是男青年行列的精品,一个是男青年行列的渣滓啊!

    严松在进入中华厅之前,还回头看了一眼东华厅。宋大成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看看他宋大成是不是很有诚意,一直把他严大老板送回本营。宋大成笑容依然保持着,还冲着严松挥了挥手。严松也挥了挥手,大声说:“宋总,回吧。”

    待严松、严俨然和苏睿涵进入了中华厅,宋大成松了一口气。转回到东华厅,朱蕊和宋思思迎了上来。宋思思说:“爸,你用得着跟严家这样的坏人那么吗?”宋大成怜地看着女儿,柔声说:“思思啊!我的笑脸不代表我的真诚,我的不代表我心里也同样的想法。有句古话叫,不怕得罪君子,就怕得罪小人。得罪了君子,人家会光明正大地跟你较量;得罪了小人,恐怕咱在明处,人家在暗处会下绊子、打马腿、放冷箭,我们可受不了啊!”宋思思是聪颖之人,立刻明白了父亲绕弯子说的意思:严松是小人,不可不防。宋思思说:“爸,有其子必有其父,看那严俨然一个流氓无赖,就知道他父亲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宋大成连忙打断女儿的话:“嘘,思思啊,这样的话,只能跟我和你妈妈讲,跟任何人都不能讲啊!隔墙有耳,没有不透风的墙,要传了出去,对你,对我,对我们的企业,都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宋思思吐了吐小香舌,冲爸爸做了一个鬼脸。

    朱蕊说:“大成,严家来了咱东华厅,咱是不是也要去他们中华厅?”宋大成点点头:“是啊!来而不往非礼也。咱得去。”朱蕊说:“那我和女儿陪着你去?”宋大成说:“我自己去得了。让女儿去干什么?聚豪的新联谊,少不了道上的弟兄也参加,如果那些人看上了女儿的美貌,动了心思,你和我怎么办?还是我单刀赴最后一桌的,与其他位次先后的桌上的客人,都是大成公司的骨干。宋大成和朱蕊、宋思思给最后一桌也敬完了酒,就来到了前场。经过12桌的时候,宋大成没忘跟姚长青、方圆打了招呼。

    来到前场,宋大成向前几桌的客人表示了歉意,然后把坐在2号桌的毕福刀叫了过来。宋大成拉着毕福刀,来到大厅的一角,对毕福刀说:“毕主持啊!后面的联欢娱乐就要看你的了。咱说好了,今晚的出场费6000元,现在我再加2000,你帮我个忙,好不好?”毕福刀说:“宋总,有什么你就直说,加不加钱的,不重要。”宋大成说:“毕主持你经常主持婚礼、主持朋友聚会,经验肯定非常丰富。我也看好68中学的方圆,虽然他已经结婚,但也想让我的女儿跟这样的上进青年多接触接触,不能当恋人,做个普通朋友也很好嘛!所以,过一会儿,我说说后面活动的安排,然后就把整个场子交给你了。但是我希望,第一个节目,让我的女儿跟方圆来一段合唱,怎么样?”毕福刀翻动着他的小眼睛仔细打量了打量宋大成,这人什么意思啊?方圆的婚礼是我毕福刀主持的,那场面,那阵势,在滨海市可以讲是前无古人!谁致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啊!谁证婚,市委常委、常委副市长!光来的副厅级以上干部就超过28人,何况方圆的老岳父就是滨海大学副校长、滨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滨海市广电局的副局长啊!广电局的权力比电视台台长权力大多了,电视台台长只是副局级,但不是副局长,因为广电局管着电视台、电台、卫星电视等许多方面,电视台只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下属单位而已。既然宋大成提出来了,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毕福刀说:“好,没问题。”宋大成说:“还有,第一个节目结束后,您多请一号桌、二号桌的领导多唱唱,多跳跳。我都已经安排了,我们大成公司的一些女职员,在活动开始之后,就准备走到最前面,跟这些领导、贵宾一起娱乐娱乐。”毕福刀说:“知道了。宋总,请放心宋大成来到前台,手持麦克风:“各位贵宾,这酒啊,大家可以继续喝,但光喝酒也没啥意思,咱也得娱乐娱乐,放松放松,喜欢唱歌的就唱唱歌,喜欢跳舞的就跳跳舞。有些贵宾如果想早些回去,我们在东华厅隔壁的房间里,给今天来参加活动的每一个客人,准备了一份年货,请大家走的时候不要忘记拿走,也算是大成公司和我,给大家的节来一点锦上添花。希望大家吃好,喝好,玩好,谢谢大家。后面的活动,我就把这麦克风交给我们滨海市的头号节目主持人毕大主持,请他来为我们主持吧。”

    毕福刀来到了台前,接过麦克风。宋大成则匆匆地下了台,来到一号桌前,对几位领导说:“各位领导,刚才聚豪公司的严总过来拜访,我这也得到中华厅去看一看。暂时失陪一会儿,请各位领导多原谅啊!不过,我的夫人和小女,还会在这里,与各位领导共乐,有什么问题,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的夫人和小女讲,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董区长说:“去吧。这样的事谁都理解,应该,应该。”宋大成说:“那我就先过去,一会儿就回来。各位领导吃好、喝好、玩好。”

    宋大成直了体,大踏步地向外走去。他知道,即便是抱着最诚挚的心意,即便是把自己放在最卑的位置,这一趟仍然是不好走啊!但已经没有退路,人家来了,自己不回访,这便是失礼,失礼就会得罪严松。严松这人,表面上笑容可掬,真是要得罪了他,那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大成公司出点问题还是小事,如果他动了伤害小女的心思,那可真是让人诉无门、哭无泪啊!鹿城区开饭馆的那个蔡老板,据说就是因为得罪了严松,被严松安排人把他的儿子给绑票并撕票了吗?蔡老板开的酒楼也在某夜突然失火,烧死14名员工,整个酒楼化为灰烬,蔡老板倾家产。这案子到现在也没有被侦破,但坊间传说,这就是严松干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据传是严松在这家酒楼吃过饭,想签字就离开,结果被前台的经理留下来,要求一定要付费再走。吃饭给钱,天经地义,但就是因为这件事,蔡老板得罪了严松,结果家破人亡。不管这传言是真是假,但蔡老板人财尽失这是活生生的现实,不可不防啊!

    宋大成悲壮地走了,毕福刀嬉戏地开始了他的主持:“各位尊敬的贵宾,宋老总把我给叫过来,让我主持,其实啊,我还没吃饱呢!”

    全场一阵大笑。

    毕福刀说:“我主持的时候,大家在吃,在喝;我不主持的时候,许多好朋友跑过来,给我敬酒,让我签名。我是一边喝酒,一边签名;一边签名,一边喝酒,啥好东西都没捞着吃,光喝了一肚子酒啊!”

    全场又是一阵笑。有毕福刀的地方,就会有欢乐。

    毕福刀说:“今天哪,我毕福刀还真是特别高兴!都说青联委员是青年人的杰出代表,今天我们大成公司的聚会,就有三个人是滨海市青联委员,他们是:大成公司副总经理宋思思小姐!”

    “好啊!”台下一片叫好声。

    “滨海68中学副校长方圆先生!”

    “啊?”台下一片惊奇之声。

    “还有一个嘛,其实他也算不得什么青年,已经是半老头子啦!那个半老头子青联委员是,”毕福刀拖着长音,激发了台下众多客人的期待,有人喊了出来:“老毕,你快说,你快说。”

    毕福刀突然把声音低了八度,故作扭捏状:“是我。”

    许多人又忍不住笑翻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