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哪里都有见缝插针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88、哪里都有见缝插针的人。()

    酒宴开始了,整个东华厅呈现出各自为战的局面,一张餐桌一个战场。在12号桌,领酒的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他长得胖乎乎的,虽然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但掩饰不住他的神态、气质里所透露出来的农民企业家和暴发户的模样,虽然努力地想表现他的文化,但还是掩饰不住他的老土内涵,用一口带着浓郁Z南地方方言语音的蹩脚普通话来带领12桌的客人们喝酒,更是让姚长青、方圆这样习惯于听普通话的人听起来感到从外到里都很难受。

    在这位中年男人的旁边,坐着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六、七的模样。虽然她在气质、衣着、相貌等诸方面与宋思思还有一定的差距,但也得承认,她是一个天生的漂亮胚子,与那些后天修骨、整容变出来的美女看起来还是有一种质朴的美。

    中年男人举起酒杯,大声说:“各位,宋老板安排我来领酒,让12桌的客人们吃好、喝好,我感到任务还重的,比那完成订单还有难度。首先,我们作为宋老板的合作伙伴,为过去合作的愉快,为今后合作的长远,喝一杯!”

    桌上的其他6个人看起来都应该是大成公司的合作伙伴,这6个人和坐在中年男人边的年轻女子举起了杯。方圆想举杯,但看到姚长青纹丝不动,也不敢违背校长的意图举杯。

    中年男人有些奇怪,脸色也不太好看了:“怎么,这两位朋友,不给面子吗?”姚长青淡然一笑:“这位老哥,你敬的这杯酒是合作伙伴酒,我和我的同伴不是宋老板的合作伙伴,所以,还是你们这些合作伙伴喝比较好。”

    很显然,这个中年男人第一杯酒敬的不好,哪怕就是敬个缘分酒、认识酒、朋友酒,姚长青都会喝这杯酒。()但现在,这个中年男人功利很强,只是考虑了合作伙伴,没有想到,宋大成会把两个合作生产商的人安排在12桌。中年男人有些尴尬,旁边的女子说了话:“这位大哥,这位兄弟,能够在这样一个场合认识两位帅气的大哥,是我的荣幸。我代表我老公,给两位敬酒,给我一分薄面,也给我老公一分薄面。”

    姚长青端起酒杯,分别与女子和中年男人相碰。方圆也照葫芦画瓢。

    第一杯酒算是比较顺利地喝了下去。因为是白酒,所以每个人都泯了一口。中年男人说:“刚才是我对不住这两位兄弟,在我领第二个酒之前,给两个兄弟敬个赔罪酒。”中年男人把酒杯举起来,与姚长青、方圆相碰。中年男人说:“两位,对不住啊!我是个大老粗,没文化,但我有诚意。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这大半杯白酒,我全喝,姚长青笑着说:“这位朋友,真地谈不上赔罪。只是因为我们不是大成公司的合作伙伴,算是外人,也没有必要说赔罪这样的话,我们受不起啊!不过,看得出,这位朋友是一位豪爽的朋友,你干,我也干!”姚长青也把杯中酒喝掉。这个中年男人说了一声“痛快”,然后拿眼睛看方圆。方圆可不想一开始就喝醉,自己的酒量有限,再说,跟一个不认识也没有必要深入认识的人,有必要喝下一整杯白酒吗?方圆说:“这位大哥,我的酒量实在有限,我是准备这一杯酒喝到酒宴结束呢!”中年男人说:“你随意,你随意。”脸色却显然不好看起来。方圆装作没看见,把杯中的酒喝了一口,慢慢地吞咽。显然,只有这样喝,才能更好地品出五粮液的醇香。直接下肚,跟猪八戒吃人参果有什么区别?

    或许是看到姚长青、方圆的打扮都透露着品味和文化气息,中年男人从怀里摸出名片,递给姚长青和方圆:“两位朋友,能问一下是做什么的吗?”姚长青说:“我们两个都是中学教师。”方圆看手中的名片,原来这个中年男人是四月花服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岳钟鸣。

    但岳钟鸣显然很失望。在他的眼里,中学教师其实就是个教书匠,一个月拿个一两千块钱,在他这样的老板眼里,确实没有什么用处。况且,自己前妻的孩子都已经考上大学,现在的这个二婚妻子生的孩子,才刚刚2岁。再说了,即便是上学,凭着自己手中的钞票,根本也不会跟这些普通老师打交道,在延平县地界,县实验中学的校长早就被自己拿下,前妻的儿子就是在县实验中学读的书。就是延平县那个胖子局长,喝过几次酒之后,也跟自己称兄道弟,自己不仅给大成公司做进出口的代工生产,2006年也把延平县的校服生产给揽下来。真***没有想到,校服生产的利润还真是高得不得了,那个胖子局长原进宝,当然从自己这里捞了不少好处,得以6位数来计算,要不这个胖子也不会那么卖力给自己推销校服。当然,各乡镇教办的头儿,各学校的头儿,也都从校服生产中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那一份。所以,即便是自己有再多的孩子,在延平县也一定能上最好的学校。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老子有钱,还怕孩子上不了好学校吗?这两个普通教师,能有什么道行?岳钟鸣甚至感觉到,宋大老板实在不会安排,把两个普通老师安排在这12桌干什么。岳钟鸣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如果能但人在江湖,有的时候就是讲点策略。岳钟鸣假惺惺地说:“老师好啊,有一句称赞老师的话叫什么来着,什么蜡烛烧成灰,桑蚕结成蛹,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吧,就是说当老师很奉献。我一直都很佩服当老师的人。两位兄弟,我们认识认识吧。”

    真是个老土!方圆心里真是感到好笑:为什么现在暴富起来的人,一大批都是些没文化的大老粗呢?什么蜡烛烧成灰,那是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方圆从心里瞧不起这样的人,没文化吧,还要装着有文化。就看你刚才说的那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吧,简直比说地道的滨海方言都难听。

    姚长青心里的想法与方圆完全相同。但在场面上,没有必要得罪的人,就不去得罪。这是规则!少一个敌人,就会多一条生路;多一个朋友,就是减少了一个对头。姚长青本来也想借今天这样一个场合,多认识几个教育行外的朋友。姚长青已经打定主意,过一会儿要跟那个龙湾区的董区长喝杯酒。虽然董区长不分管教育,也管不了龙湾区的驻区中学,但在龙湾区的地面上,多一个区级领导朋友,总是一件好事。以前认识的那个副区长刘长贵,不是在学校门前的浮商游贩的整治方面给了很多支持吗?是领导,肯定会发挥作用,这是毫无疑问的。董区长看来是分管经济工作的,那更要交往了。68中学也需要有强大的经济力支持啊!虽然是市财政通过市教育局拨款,但如果能够再争取龙湾区的支持,那岂不是更好?

    眼前这一个“农民企业家”,的确不是那么值得交往,但也没有必要得罪。姚长青从怀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岳钟鸣。岳钟鸣接过来一看,心里登时乐开了花,真***是穿着铁鞋找不着,光着脚丫子就碰着。眼前的这一个,原来是市区中学的校长啊!行啊,只要知道你的电话,老子就有办法,咱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不是说有钱能使磨推鬼吗?

    岳钟鸣的脸上顿时挤满了最灿烂的笑容,这让姚长青感到有点恶心。快50岁的人了,脸上的皱纹不少,现在再笑着全聚到一起,让姚长青想起了一种相当名贵的狗,叫什么名字倒给忘记了。

    岳钟鸣说:“幸会啊,幸会啊!原来是姚校长!请问这一位是?”姚长青说:“这是我校的方圆副校长。”岳钟鸣简直是太高兴了,连忙伸出手:“方校长,幸会,幸会!这么年轻就成了副校长,你一定前途无量。”方圆心里真地鄙夷眼前这个脸皮好厚好厚的中年人,但看到校呵,待遇提升了。人家岳钟鸣安排自己美丽年轻的妻子来倒酒,这尊敬的程度真是可以。桌上其他客人不愿意了,有一个中年人说:“老岳,你不是领全桌喝酒吗?现在光顾着开辟新客户,把我们这些老伙计、老朋友都给忘啦?”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