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宋思思的巨大魅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86、宋思思的巨大魅力或许是心里的小鼓咚咚地敲,方圆跟在了姚长青的后。*///*但逃避是没有用的,离东华厅的门口是越来越近了。宋大成和朱蕊还含笑站在那里,但宋思思已经笑盈盈地向前走了几步,大方地伸出手:“姚校长,欢迎,欢迎。方圆,欢迎,欢迎。”姚长青说:“宋老师啊,有一些子没有见面了,现在越发出落得漂亮了,简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

    宋思思倒也没有往里那害羞的模样,落落大方地回应:“谢谢姚校长的夸奖,实在不敢当,不敢当。爸,妈,我来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原来学校的领导姚长青校长。”宋大成笑着说:“姚校长你好。”与姚长青握手。朱蕊也伸出手,与姚长青相握:“姚校长你好。欢迎来参加大成公司的联谊活动,欢迎给我们大成公司多提宝贵意见。”姚长青说:“哪里,哪里,主要是来学习的。感谢宋总的盛邀请,感谢。”宋大成说:“这是思思的妈,朱蕊,在公司里管财务。”姚长青说:“朱总,很高兴认识你。”朱蕊说:“姚校长,里面请。”姚长青说:“谢谢。”

    方圆不能不露头了,因为姚长青已经跨进了东华厅的门里。方圆硬着头皮,笑着打招呼:“宋叔叔好,朱阿姨好。”宋大成哈哈笑着,握住了方圆的手:“祝贺啊,滨海市最年轻的党代会代表。”方圆说:“宋叔叔,您见笑了。”宋大成说:“不是见笑,是祝贺。像你这样年纪轻轻,就能参加市党代会,这本就是你实力的证明啊!虽然我们曾经吵了一架,但不打不相识,从那以后,我还真地特别留意你的进步,拿全国课一等奖,当选青联委员,当选市党代会代表,这我都知道。”宋大成呵呵地笑着,似乎忘记了手还在紧紧地握着方圆的手,这让方圆心里更加尴尬,挣脱也不是,任由握着似乎也不好。

    而这一幕,被站在厅内的姚长青看得清清楚楚。姚长青自认为不是傻子,看到刚才宋大成跟自己是客寒暄,简单而过;而对方圆,似乎还包含着另一番意,特别欣赏,特别关。看看方圆,是一脸的尴尬神色,连笑容都不那么自然;看看宋思思,眉目含,脉脉凝视着方圆,那感觉跟恋人望向恋人,又有什么区别?方圆跟宋思思之间,肯定有事儿!姚长青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姚长青忽然有一种被人耍的感觉,难道这一次节联谊,自己只是一个幌子,而邀请方圆才是主题?是不是考虑到只给方圆发请柬,方圆恐怕不方便出来,而给了自己一份再给方圆一份,那自己也会出面给方圆请假。想到方圆在电话里说,请假时千万别提宋思思,姚长青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宋大成说:“方圆哪,过去思思在学校工作时,你对这个小师妹很关心;思思也跟我说了,她能够逐个部门历练甚至包括到生产厂去蹲点,这也是你的主意。我原本也没有想到,思思这样柔弱的孩子也能成长起来,现在才过了大半年,思思已经成为我得力的助手,成了熟悉各方面业务的干将啊!”方圆不敢迎着宋思思投过来的火辣辣的目光,对宋大成说:“那是思思自己的努力,也是宋叔叔、朱阿姨培养得好。”宋大成说:“我现在真是后悔,唉,当初我要是不掀桌子,就不会有这么多让我感到遗憾的事了。”朱蕊说:“老宋,说什么呢?”宋思思说:“爸!”宋大成说:“好了,不说了。方圆,快请进吧。”方圆说:“谢谢。”

    与姚长青会合,方圆说:“校长,让您久等了。”姚长青笑着说:“看来宋思思的父母对你也很熟啊!”方圆说:“在我与孔双华结婚之前,倒是见过几次;之后也没有什么联系。”见方圆说话滴水不漏,姚长青“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两个人默默地走着。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但是没有一个认识的。看看请柬,是安排在了第12桌。看诺大的东华厅,大概一共安排了20桌左右,第12桌,不尊贵,也不轻薄,适中。只是这个厅很大,大概能摆放30桌也没有问题,所以桌与桌之间空间很大,而且在大厅的中间,竟然空出了很大的一片,不知道宋大成这样安排是什么意图。在这之前方圆参加过的宴席中,桌椅从来没有这样的摆放方式。

    落座后,同桌已经来的几个人,姚长青和方圆仍然不认识。姚长青说:“还好,我们是两个人来,不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看来,宋思思的爸爸还是能干的,这次新联谊活动地点选在五星级大酒店,来的客人也不少,看看前11桌,不知道有没有熟悉的。”

    方圆顺着姚长青的意思,向前望去,嘿,有中国人,有外国人,也许多年长者,看起来就是地位份比较高的;也有许多年轻人,那打扮那派头,估计也是青年才俊或公司经理之类的。自己在芸芸众生中,实在太平凡了。

    客人陆陆续续地进,东华厅慢慢地满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支小乐队已经坐在了前台,有小提琴,有萨克斯,有中提琴和大提琴。没有人指挥,悠扬的乐曲一样地开始在东华厅飘起来。原本各桌的客人都在喝茶,或者与相熟的人聊天,此刻也都开始回归自己的座位,因为小凉菜开始摆上来了,酒也端上来了,每一个人桌上,一瓶张裕的干白葡萄酒,一瓶白酒——方圆仔细看时,发现竟然姚长青小声说:“宋思思的父亲实在是太有钱了。要是一桌喝一瓶,那就是20瓶,一瓶350,那就是7000块啊!”方圆也感慨,但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确实有些奢侈,有这个必要吗?

    姚长青说:“你看,宋思思的爸爸妈妈和宋思思走过来了。”方圆定睛去看,果然,父女三人,微笑着向前台的方向走来。遇到有人站起来,宋大成就主动地与人握手寒暄。一路起来,姚长青觉得自己如果不站起来,也就失礼了。当宋大成快要走到自己跟前的时候,姚长青也站了起来。宋大成地与姚长青握手:“姚校长请坐,请坐。”嘿,一句话就把姚长青给打发了,把姚长青一肚子话都给憋了回去。方圆也跟着站了起来,宋大成倒也没有多余的话:“坐,方圆,坐吧。”方圆干脆连话都省了。同桌的几个人也站了,宋大成看都不看他们,轻轻地摆了摆手,俨然国家领导人的模样,几个人,不管是年龄五十出头的,还是二三十岁的,都乖乖地坐下了。

    又轻快地过了几张餐桌,宋大成的步子越发慢了起来,每一桌的人都一一握手。虽然听不清宋大成说些什么,但看看宋大成的笑脸,看看朱蕊、宋思思的神与举动,知道桌号越小,来的客人越尊贵。方圆目不转睛地看,却发现,在寒暄了之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把话题似乎都扯到了宋思思的上,一张张笑脸对着宋思思说着什么,宋大成则不时的拱手表示感谢。与方圆印象里的宋思思完全不同的是,以往羞含蓄、容易脸红的小师妹不见了,对于众人的赞美,宋思思似乎已经习惯,在笑脸中坦然与每一个领导交往。环境锻炼人,环境造就人啊!小师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师妹了,她已经适应了商场的环境,对于这样的女孩,我方圆能驾驭得了吗?方圆在自己的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宋思思与她的父母终于与第一桌的几位客人握了手,寒暄之后坐下之后,方圆看到台上的小提琴手、萨克斯手都纷纷下台。这时,一位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啊,是滨海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毕福刀。只见他站在前台,大声说道:“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

    “好!”台下的人总是少不了起哄的人,许多人异口同声,这声音就分外地响亮。

    毕福刀说:“今天,滨海市大成公司在这里举办新联谊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挚友亲朋欢聚一堂,共贺新佳节,同庆金猪吉祥。首先,我们请大成公司董事长宋大成先生,为大家致辞!”

    宋大成满面光,健步上台。接过毕福刀递过来的麦克风,宋大成说:“尊掌声雷动。宋思思在大成公司受欢迎的程度远甚宋大成,作为待字闺中的女金领,作为大公公司老板的独生女儿,宋思思已经成为大成公司众多青年才俊的梦中人,也同时吸引了不少优秀人才来大成公司任职。谁不想娶宋思思这样又漂亮又可又有钱又在文化的女孩儿,况且,很少看到宋思思发脾气,这与老板宋大成动辙就骂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大成公司的员工们更加感觉宋思思的可贵。现在在大成公司,没结婚的小青年,几乎都做着与宋思思有关的梦;结了婚的青年骨干,也有许多人抱着如果宋思思同意与他建立恋人关系,那立即与原配离婚的心态。有多少人以收集宋思思的照片为荣,又有多少人晚上在被窝里臆想着与宋思思在做男欢女的事,把上亿的子孙一次次地在被窝里释放出去,以致于大成公司个别的青年员工有了早泄的症状,平常还好,一看到宋思思,裤子里立刻就湿了——都滑精了。

    宋大成当然知道女儿在公司的凝聚力和影响力,也感受到了女儿其实也具有管理好大成公司的才干,曾经私下里与朱蕊交流过女儿的恋问题,感觉到,要是女儿真地确定了与大成公司的某一个人建立关系,恐怕真地会出现其他青年骨干痛不生的形。这是宋大成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到现在也没有想出办法来解决的。所以,虽然来找宋大成提亲的人几乎都把门槛踩破,但宋大成表示,一切尊重女儿的意愿,绝不横加干涉。

    宋大成当然清楚今天看到了方圆,宋大成心里别有一番滋味心头,说不上的感觉。其实宋大成的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的公司里还真有不少比方圆更优秀的青年人。尤其是方圆属于已经结婚的人,如果女儿跟一个已婚者来往,恐怕会让人笑掉大牙;如果方圆离婚,女儿嫁给方圆,那也是嫁给了二婚,估计笑话他宋大成的,也不会少啊!这样的事,没办法跟老婆和女儿讲道理。女人们的事,就是麻烦。

    但不管怎么说,宋大成还是为女儿10个月来的进步和成长感到高兴。有了接班人,大成公司的未来发展就有了保证,自己的女儿不是外人,将来再传给外孙,那就保证也大成公司一直没有变质。当宋大成了解到,女儿之所以一个分公司一个分公司、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挂职实习,就是为了全面熟悉各个方面的工作流程,也正是这样的锻炼才让女儿现在能够全面了解各方面的工作,在部署工作的时候得心应手。而出主意的人却是方圆,让宋大成更加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女儿越优秀,宋大成的心里越坚定了一个信念:不能把女儿嫁给不如女儿的青年。

    毕福刀说:“各位尊敬的来宾,宋董事长谦虚是一个粗人,看看,他能有我粗吗?没有。我比宋董事长粗!”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