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大学同学打来的电话让方圆心里不痛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84、大学同学打来的电话让方圆心里不痛快。()

    午餐是相当丰盛的。听女儿说女婿下午又要出去,参加社会活动,孔妈妈就把午饭当晚饭做,炒了4个菜,煲了一个汤,拌了一个凉菜。三个人来吃,这午餐也的确有些奢侈,看老太太的意思是,中午吃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晚上娘儿俩简单凑合凑合就成了。

    方圆首先表达了歉意:“妈,小华,其实我晚上真想留在家里吃饭的,可是校长他……”孔双华打断了方圆的话:“行啦,想去就去呗,别喝多就成。”孔妈妈说:“我呀,主要是担心你爸爸和你的体。天天喝那么多,喝坏了体怎么办?喝坏了体,我和小华怎么办?不怕小方你笑话,你爸爸就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看小华对你也是这样。”方圆有些感动:“妈,我保证,今天晚上一定点到为止,绝对不多喝。”孔妈妈说:“你下午几点走啊?”方圆说:“校长说他开车来接我,他几点来,我几点走,估计也得3点以后了。”孔妈妈说:“孕妇要多走走,中午吃完饭,如果你不忙,就陪小华在小区里走走。”方圆说:“好的。”

    看看孔双华,心里也觉得没有早晨看起来那么讨厌。想想从昨晚到早晨到现在的变化,方圆感到,孔双华也不是不能改造,岳父的引导,岳母的引导,不是让她给自己剥蛋、倒水了吗?这说明,在气头上的时候,孔双华或许会忘记一切,但事后,她也是后悔的呀!方圆说:“中午,我陪双华多走走。好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忙,也真没有抽出很多的时间陪双华,这是我不好。”孔妈妈听得喜笑颜开:“这就对了。女人怀孕是特殊的时期,特别需要丈夫的关。小方你能这样想,妈心里高兴。”

    吃过午饭,方圆主动伸手,把餐桌收拾干净,然后把空出来的碗筷,都收拾到厨房里,洗得干干净净。洗了手,喝了水,方圆说:“双华,你想什么时候出去走呢?”孔双华说:“那就现在吧。我担心姚长青过一会儿就来了。*///*”方圆说:“好。多穿点衣服,外面虽然还在零上,但小北风还是冷的。”孔双华说:“好。”

    小夫妻走在小区花园里,手牵着手,却无话可说。方圆搜肠刮肚,却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了。但要是就这么一路尴尬地走下去,恐怕两个人都会越走心里越不舒服。方圆没话找话:“今天的天气还真不错,阳光灿烂的,有一点天的感觉。要是没有这北风,而是南风,那就更好了。”孔双华说:“是啊。妈妈说,上午10点以后到下午4点之前,空气特别好。”方圆说:“是,孕妇更应该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要多晒晒太阳。”孔双华说:“这样对方圆听出了孔双华的抱怨弦外音,心里感到歉然:“双华,其实我也想抽更多的时间陪你,但确实是忙。别看我官不大,事还真不少,双华你看看最近,放了寒假,接着就去了部队培训,部队培训完了,就开党代会,党代会结束,开教育工作会,教育工作会结束,校长让我写学校的教学计划,算起来,是一天没得闲啊!”孔双华说:“你现在才一个副校长就这么忙,真不知道将来你当了校长、局长,是不是连家也不回了?”方圆说:“谁知道呢?反正我是尽力争取吧。老婆是自己的老婆,孩子是自己的孩子,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是要尽到的。”孔双华说:“说得好听,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看看爸,以前当教授、当学院院长的时候就比较忙,但一个星期还能抽出一天两天在家吃顿饭,现在当了大学副校长、人大副主任,一个月能在家吃顿饭,那都算是烧了高香。妈心里苦着呢,意见也大着呢。妈可不希望你将来,当了官把家都给忘了,把老婆孩子给忘了。”

    方圆仔细想想,真地很长时间没有跟岳父吃过一次晚饭了。唉,难道当了官,真地把自己奉献给了工作,奉献给了社会吗?人家普京当了总统,还有时间去打跆拳道,去钓鱼,去骑马,怎么中国的官员好像都很忙似的。方圆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孔双华,只是随着孔双华的倾诉,长叹一口气。

    孔双华说:“方圆,我是真地很在乎你。我知道我脾气不好,心里有不痛快的时候,压不住火气;发完了火,心里又后悔。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独生子女的通病,但我跟你吵完了架,我心里也不好受。方圆,我其实就是希望你能在乎我,在乎我肚里的孩子,但我心里没有底。”

    能说什么呢?方圆现在心里真地不喜欢孔双华这样的格、这样的脾气,这哪里像是一个大家闺秀,哪里像是一个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出来的女孩子?分明是大街上卖猪家庭里出来的泼妇嘛!但现在,她又这样委婉低柔地表达着歉意,这反差太大。在孔双华发脾气的时候,方圆总是会想到方淑娟,会想到宋思思甚至董梅,会想到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正确,而现在,当孔双华也低下头承认自己过失的时候,方圆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不想说违心的话,但他清楚孔双华想听到怎样的回答。

    沉默了一会儿,方圆还是决定说出孔双华所希望的回答:“双华,你是我的妻子,孩子是我们共同的宝贝,你们两个都是我至亲至的人,无论在哪里,我都特别牵挂你和孩子,都把你和孩子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孔双华不自地把头埋到方圆的怀里,认真地回味着方圆的话,心里感到甜蜜而温馨,同时也暗暗地下决心,以后一定争取像妈妈一样温柔贤惠,再也不乱发脾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方圆的手机响了。方圆摸出手机,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孔双华问:“是姚长青的吗?”方圆说:“不是,不知道是谁的。”孔双华说:“不接吧,我们还把小区走一圈呢!”方圆说:“好。”按了取消键,把手机放在口袋里。

    但手机再一次顽强地响起来。方圆拿出手机,呵,还是这个号码。方圆说:“接接吧,说不定是谁有什么急事找我呢?”孔双华点点头,很关切地注视着手机。方圆接通了:“喂,你好。”电话里是一个相当好听的女声:“方圆吗?”方圆说:“我是方圆。”对方说:“我是你大学同学,滕琳。”方圆有些惊喜:“滕琳你好,滕琳你好。”

    孔双华的神有些不悦起来,手机话筒里隐约的声音,让孔双华听到这是一个女的声音,看到方圆惊喜的神,内心的醋意不自地升腾起来。

    方圆说:“滕琳,你怎么能找到我?”滕琳说:“方大校长现在很不好找啊!大学毕业了,你的手机也换了,好多同学想找你,都找不到。还好,杨芳校长是从你们学校调过来的,我问了杨芳校长,才知道你的手机。”方圆说:“是啊,大学毕业,4年多没联系了。滕琳,你现在还好吗?”滕琳说:“还好吧,在滨海3中高中部担任语文老师。比你方大校长,差远了,全省一等奖,全国一等奖,跨过教导主任,直接提拔了副校长,我们同班同学里,你是最出息的一个了。”方圆说:“哪里哪里?我才是一个初中老师,你是教高中的,层次上也有差距啊!对了,滕琳,找我什么事吗?”滕琳说:“快过节了,咱同班同学想搞一次同学聚会,其实我们同学聚会已经搞了3次了,这一次呀,同学们都说,一定要请方大校长,以后,咱同学可都全靠你照应呢!”

    方圆心里有些不痛快:同学会都搞了三次活动了,这一次才想到自己,没当副校长时,没有人理睬,现在当了副校长,也在滨海教育界有知名度了,才想起找自己这个外乡人同学。方圆压抑住心中的不快,说:“我也一直想跟咱班的同学们多联系,也是没有大家的电话。前三次同学聚会,其实我也想参孔双华的神色好看了一些:哦,原来是大学同学。但心里的提防之心并没有减少:哼,已经搞了3次同学聚会,却不找方圆;现在方圆出名了,才想起找方圆,方圆的这些同学,真是势力眼啊!

    滕琳说:“就定在明天晚上,AA制,每人100元,在金谷大酒店。方圆你一定要参加啊!”方圆心里有些反感,但也不能拒绝,怎么说,同学,这也是一笔富贵的资源啊!方圆看了看孔双华,说:“滕琳,我老婆怀孕了,把我老婆一个人放在家我不放心,我要带我老婆来。”滕琳显然很吃惊:“方圆,你已经结婚了呀!”听到滕琳话语里的失望之音,方圆感到好笑:哼,就你大学那么风,难道我方圆还会对你有什么想法吗?

    听到方圆要带自己去,孔双华已经是眉开眼笑了。方圆说:“明天同学聚会,竟然是在苗哥的金谷大酒店,我不但要隆重地介绍我的老婆,还要让他们知道知道我方圆到底有多少能量。”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