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还是要找个台阶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80、还是要找个台阶下针尖对麦芒,火星撞地球。孔子田做梦也没有想到,女儿竟然会跟自己顶嘴,而且振振有词。孔子田能够想像得到,自己的女儿恐怕是打了方圆千百下,但方圆只是在耳朵被扯疼时反击了这一下。而这一下,比那千百下,无疑是重如千钧,成了最大的罪过。父母之子,则为之计长远。孔子田希望女儿与方圆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婚姻。自己与妻子终将老去,未来的几十年,将要由方圆和女儿共同来承担。当今社会,离婚已经如寻常事,感不和一句话就可以让一桩婚姻走向终点。即便女儿当初嫁的不是方圆,而是另外一个青年人,就以女儿这脾气、这格,又有谁能忍受得了?方圆这已经算是相当有涵养的青年了,如果真把方圆惹急了,破罐子破摔,难道要让女儿被父母养一辈子吗?难道要让外孙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吗?孔子田心中感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女儿好,可是女儿怎么就不理解呢?

    看了一眼一脸不服气的女儿,又看了一眼老伴,孔子田说:“这件事,就算是方圆和小华都有错,各让一步,到此为止吧。”

    方圆真地很感激岳父,感激他的主持公道,感激他的通晓事理。方圆正要表态,借坡下驴,但孔双华似乎没有算完的意思,大声嚷道:“爸,你偏心眼儿,我没有错,都是方圆的错!都是方圆的错!”

    一直保持沉默的孔妈妈忽然也开了口:“不管怎么说,方圆你是打了小华的,你有不对的地方。小华从生下来到现在,我和她爸爸从来没有舍得打她一下;而你,把她的手都打青打肿了,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这是小华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人打,而且不是被外人,而是被自己的丈夫。从这一点上说,你也破了咱家从来没有丈夫打老婆的先例了。”

    丈夫打老婆?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谁能接得住?方圆几乎不相信这话是从善良的慈祥的岳母嘴中说出来;而岳母的话更是让方圆感到彻骨的寒冷:无原则地袒护自己的女儿,只会让孔双华今后更加无法无天,他方圆以后的子可怎么过呀?

    孔子田长叹一声:“唉,咱好好的女儿,就是这样被你宠坏了。这件事,我不管了,你们看着办吧。”说完,有些怆然地向自己的书房走去,留下了一个落寞的背影。要知道,孔子田起后,还真是有些饿了,但现在已经被老伴和女儿气饱了肚子,忘记了吃饭。

    方圆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按照内心的怨气,方圆真地想抛弃一切顾虑和担忧,彻底地跟孔双华理论理论,但岳父的弃权,让方圆感到了势单力孤:谁还能为自己说句公道话?如果这方圆现在真地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娶孔双华这样一个被家长宠坏的女子当老婆。要是方淑娟,要是宋思思,她们会这样吗?肯定不会,百分百不会!

    还是要找个台阶下啊!屋檐下要低头,不低头会撞得头破血流。方圆说:“双华,我向你道歉。虽然是我酒醉了,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但你的手被打青打肿,都是我的错。请老婆原谅,请妈妈原谅。”

    方圆说得很诚恳。孔妈妈说:“小方啊,还是要少喝些酒,喝醉了,既是对你不负责,也是在家庭不负责。”方圆说:“妈,我会注意的,以后尽量少喝醉。”孔妈妈说:“既然你认了错,我看事也就到此为止。小华,去把早饭端出来,让爸爸和小方吃饭。”孔双华嘟着嘴说:“妈,我的手还疼呢!”方圆说:“妈,还是我来端吧。我先去洗洗手。”

    方圆刚要转走。孔双华忽然大声说:“我的手背现在还疼呢!”方圆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既然已经低头,那就不怕把头低得更多一些。方圆转过脸,对孔双华说:“双华,我来看看。”说着,轻轻地抚摸那被打青的手背。方圆说:“用不用抹点活络油?我现在去给你找。”孔双华说:“能抹早就抹了。活络油里有一种成分对胎儿有害,孕妇用。”方圆说:“那怎么办?”孔双华说:“只要你对我好点儿,我的手背就能好得快。”

    如果是宋思思这样撒,恐怕方圆心里会倍生怜;如果是方淑娟,恐怕她根本就不会撒,一切默默地忍受;现在,孔双华也在撒,却让方圆心里发堵,嗓子眼儿恶心。方圆强压着心中的不快,微笑着说:“双华,我一直都要求自己,一定要对老婆好。这一次纯属意外,请老婆原谅,以后不会发生了。”孔双华脸上绽放了笑容:“你要说话算数。”方圆点了点头,转进入了卫生间。

    洗了脸,刷了牙,对着镜子,修了修胡须。方圆看到了自己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睛下面,各有一个暗青色的眼袋。看来,这还是昨天酒精的后遗症。昨天晚上没有吃饭呢!现在都已经8点多了,方圆感到自己的肚子还真是饿了。

    从卫生间出来,却看到孔妈妈和孔双华已经在摆放早餐的器皿和做好的早餐呢!看到孔双华正在给两个碗里盛米粥,一副殷勤的模样,方圆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是不是她也是想在气势上争个上风,现在也想找一个台阶下,谁也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无孔子田也饿了。当方圆进门叫他的时候,他站起来,拍了拍方圆的肩膀,言又止,最后只有三个字:“走,吃饭。”

    方圆和孔子田对脸坐着,各吃各饭。孔妈妈回到了沙发,孔双华却没有过去,而是坐在了方圆的边。她细心地剥着一只鸡蛋,剥干净了皮,放在了孔子田的碗里;又开始剥下一只鸡蛋,剥好后,放到了方圆的米粥碗里。方圆说:“谢谢。”孔双华也不说话,挤出笑容,分明是讨好的神。女人善变,也没有变化得这么快的吧?方圆简直无法理解,孔双华在10分钟之前还像是河东狮吼,现在却如贤妻良母一样温顺贤良,这么大的反差,她是怎样做到的?难道是自己在洗手间里洗漱的时候,孔妈妈对孔双华说了什么吗?

    还真让方圆给猜对了。看到方圆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孔妈妈一把拉过孔双华,小声说:“小华,行了。什么事都要有个度。你不希望你以后见着方圆像仇人吧,也希望小两口能恩恩吧。今天你爸爸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你再好好想想。小方人不错,你烦他喝酒,就像我烦你爸喝酒一样,但他在外面要发展,有的时候也难免会喝酒,我们可以劝他,但也得理解他。如果我不理解你爸爸,我和你爸爸早就过不下去了。你不是也希望方圆将来能像你爸爸一样做大官吗?”孔双华点点头,还有些委屈:“那我手上有青肿就这么算了?”孔妈妈说:“如果你没有拧他的耳朵,他怎么会反抗呢?从医学角度上看,那是小方的本能反应。耳朵疼,半醉半醒的时候,自然就会想把这疼给止住,哪里还顾得了其他呢?你再想想你爸爸说的话,真地有几分道理。妈妈在小方面前维护你,但这个理还是要跟你讲清楚。以后啊,你们小两口还要安安生生地过子,你如果经常这样对待方圆,到时候方圆真地不喜欢你了,那你怎么办?”

    孔妈妈的话点中了孔双华的要害,她的心里真地有这样的顾虑。她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引起方圆的注意,哪怕是用激烈的方式,只要方圆注意到自己就成。昨天下午,方圆回家,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直接去了卧室,明明看到了自己和妈妈就在客厅的沙发里,这就是莫大的忽视。孔双华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忍不住冲动的时候,孔双华立刻冲到卧室,揪住方圆的耳朵,想把他叫起来质问质问,于是便有了之后发生的一切。

    孔妈妈说:“我们一起去厨房,把方圆和你爸要吃的东西端出来吧。”孔双华顺从地说:“好在厨房里,孔妈妈说:“一会儿你爸和小方吃饭的时候,你给他们剥个鸡蛋。事虽小,但是一定能够缓和刚才这不太好的气氛。”这才是孔双华为什么会剥鸡蛋的真正原因。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