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贾明正式确定了要调离68中学,姚长青的心里是乐开了花。*///*在这个下午,姚长青的思维特别地活跃,与方圆你一言我一语,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把68中学未来一学期的工作重点、发展方向、创新举措,都梳理出了一个大框架,可以说新学期开学后,68中学该怎么做,姚长青已经做到心中有数,而方圆也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因为姚长青已经明确表示:新学期,将由方圆来分管教学、教研、科研工作,而董梅将分管德育、师训及教学之外的其他事务,而后勤工作及校办工厂事务,将由姚长青亲自来负责。至于年级的分管,方圆全力负责初三年级,由周素素负责初二年级,而董梅要抓好初一年级。之所以让董梅抓初一,主要是考虑,初一扩招3个班,生源的质量良莠不齐,打好初一的基础特别重要,而董梅做事扎实认真细致,提出要求从来都一丝不苟地完成,对于初一来说,特别需要这样一位分管领导。而周素素,虽然也有一定的能力,但毕竟长期没有抓过教学,这方面肯定差一些,还好,过渡过渡初二,到了初三,让方圆抓。另外,教导处的人手可以多配备给周素素,帮帮她把初二带起来。

    讨论新学期的思路,越讨论越舒心,越讨论姚长青越觉得心舒畅。忽然想起一件事,姚长青问方圆:“方圆,你说说看,这一次贾校长被调到11中担任副校长,谁最高兴?”方圆说:“我不好说。”姚长青面色一沉:“你这样就不好了。我在你面前可从来都是开诚布公的。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贾明调走,我很高兴。今年我们的德育工作,差一点因为贾明的失误造成严重后果;贾明开着金杯车拉着老婆孩子整个Z省转个遍,他不承认可以,但汽油钱和过路过桥费在那里摆着,怎么能瞒过我?但我觉得,最高兴的人,不是我。方圆,你觉得是谁?”方圆听到姚长青也说了他对贾明是一肚子意见,这才说:“我觉得最高兴的应该是周主席了。”姚长青说:“说说原因。”见方圆有些迟疑,姚长青说:“我想听听,你想的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方圆说:“周主席虽然心不够开阔,但总的说来,她是为学校的整体考虑金杯车的使用,与贾校长想自己多用用这辆车有相当的差别。因此而产生的矛盾,责任在贾校长,但周主席心里肯定相当不痛快,对贾校长的看法也相当不好。有时候,我想,周主席可能也想到了,她要是做副校长,肯定比贾校长更能为学校着想,也能做得更好。”

    “哈哈哈哈哈哈!”姚长青不能不开怀,因为方圆想的,可以想与他姚长青想的,完全一样。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工作上配合方圆一下子明白了姚长青的意图,但早晨出门的时候,跟岳母说好了,中午有宴请,晚上没有活动,要回家吃饭;现在,校长要自己跟着去当电灯泡,其实真没什么意思。方圆说:“校长,我就担心我岳母和孔双华那里不好过关。”姚长青说:“这样吧,我们先把周素素叫来,看看她有没有请客的诚意。如果有,那你就留下来,我亲自给你请假。方圆,你知道,我也可以叫苏进波来,但在明天正式公布贾明被调离的消息之前,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贾明他自己知道了,不怕,因为这是局党委的决定,是无法更改的,他闹腾也闹腾不起来,况且他中午留在了宴会厅,估计与各学校和市教育局的领导碰了不少杯,喝了不少酒,现在恐怕在家里呼呼大睡呢!”方圆说:“好吧,校长。”

    姚长青立刻给周素素打电话:“周主席,我是姚长青。有一个消息现在要通知你,请你马上到学校来一趟。”方圆没有听见电话的另一端周素素说了什么,但姚长青的语气很果断:“你来了,我正式通知你;不来,不能在电话里说,因为事关重大,与周主席你有很大的关系。”

    方圆看着姚长青这么严肃的神,心里说:这不是在调戏周素素么?这么硬的语气,估计周素素的心现在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有什么事在等着她。尤其是现在,教育工作会议刚刚开完,关于人事变动的通知事后再发,谁知道会发生怎样的事。方圆估摸着,周素素恐怕是连梳洗打扮也顾不上了,急匆匆地出了门,开着大金杯就往学校赶。

    可以说,方圆想像得大差不离,唯一不同的,就是周素素不是开着金杯车来的,而是打了一辆出租车。金杯面包现在就停在学校的校园里,上午周素素拉着学校的一干人去市教育局开教育工作会议,她提前回来,按照学校的规定,把车停在学校的校园。

    周素素坐在出租车里,她的心就怦怦地跳个不停,不知道姚长青找自己什么事。周素素估摸着可离学校越近,周素素的心越发不安起来:要是姚长青告诉她,她要调离68中学,她该怎样应对?她不想走啊!虽然这个贾明太让人讨厌了,虽然方圆太让人嫉妒了,但除此之外,好像再没有什么让她不开心的事。当然,如果能够把周主席的名称改成周副校长,那将更好。

    带着极其复杂的心,周素素来到学校,直奔三楼校长室。当她推开校长室的门时,已经有一点气喘吁吁了。当看到姚长青的神转瞬间从谈笑风生转变为冷峻凝重,周素素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中凝结,让她的心被压迫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周素素说:“姚校,您找我有什么事?”

    姚长青的脸绷着,方圆不知道他为什么绷着,所以也不敢放松。姚长青说:“周主席,坐吧。”周素素坐在方圆的边,眼睛不眨地看着姚长青。姚长青说:“周主席来68中学几年了?”听到这句话,周素素的心开始向下沉。她想了想,说:“9年了。”姚长青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周主席也是68中学的元老了。这么多年来,你为68中学的发展,应该说做了许多工作,这是谁也不能抹杀的。”

    周素素仿佛意识到了,后面姚长青该跟自己说什么了。她的心里有许多委屈,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用呢?周素素说:“姚校,你不用给我戴高帽子。我为学校发展如果说还做了一点工作的话,那也是我应该做的。姚校,我这个人吧,缺点不少,比如小心眼儿,比如有的时候会嫉妒待遇比我好、能力比我强的人,但总的说来,我还是认认真真工作的。谢谢姚校一直对我支持,没有姚校,我也当不了副校级的工会主席。我也要谢谢方校长,谢谢他大肚包容。方校长,我以前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请多原谅。”方圆连忙说:“周主席,我也有错的。”周素素说:“错主要在我。我这人,就是看“哈哈哈哈哈哈。”姚长青忍不住笑了起来:“周主席,谁说你要离开68中学啊?”周素素瞪大眼睛:“你刚才的意思我听出来了,你要传达市教育局的通知,我将被调离,到别的学校干工会主席。唉,其实我真不想走,留在68中学,真地好。”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