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扶不起的阿斗抹不上墙的烂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61、扶不起的阿斗抹不上墙的烂泥。

    姚长青把车停在公安分局的院里,却久久没有下车。妈的,想想这事儿,真***不是滋味。没想到,自己一直以韩信自比,知道在时机不成熟的时候要忍辱负重,没想到,今天还真忍辱负重了一回。把两盒中华烟和打火机带好,检查一下手包,2000元还在,姚长青就下了车。

    进了公安分局的门,姚长青就被传达给喊住了:“喂,干什么的?来,登个记。”姚长青笑笑说:“师傅,我想请问一下,我一个朋友犯了一点事,分局打电话说,让我今天来领人,不知道到哪里去领人?”传达说:“哦,去治安大队看看吧。领人大概都是从那里领人。”姚长青说:“请问,治安大队在哪个办公室?”传达说:“沿着走廊走到头,向左拐,靠右的第二个门就是。”姚长青心里话:这位传达的描述也太精确了,不会原来也是干公安的吧。

    姚长青说了声“谢谢”就径直来到治安大队。门开着,里面坐着两个警察。其中的一个警察两杠两星,年龄在40多岁;另一个警察一杠三星,年龄也在30多。姚长青轻轻地敲了敲门框,笑容满面:“两位警官好。”年轻的警官站了起来:“有什么事吗?”姚长青说:“我是来交罚款,接那个叫张军强的人。”二级警督抬头看了看姚长青,面无表:“2000元罚款带了吗?”姚长青说:“带了。”二级警督说:“坐吧。你是张军强什么人啊?”姚长青说:“我是张军强人单位的领导。”二级警督说:“张军强人单位的领导?张军强单位的领导呢?就是张军强单位的领导不来,也应该是由张军强的老婆来呀!小毕,你昨天没通知张军强的老婆吗?”

    一级警司说:“宋队,我打电话通知了。*///*”二级警督说:“张军强的老婆为什么不来?”姚长青说:“是张军强的人,打电话让我帮忙把张军强带回去。昨天晚上,她给我打电话,我觉得她说得在理,她说哪有丈夫在外面娼,还让老婆去给交罚款的。其实我也不想来,但作为校长,就应该给每一个老师服好务。”二级警督说:“怎么称呼?”姚长青说:“我姓姚。”二级警督说:“是学校的一把手吗?”姚长青说:“是。”二级警督说:“姚校长,你们现在当老师的,是不是太闲了?我们当警察的一年四季都不得闲,你们还有个寒假和暑假。你们老师寒假和暑假是不是都没有事干,就出来娼啊?”

    姚长青觉得这位警官简直就是在煽他的脸。有这么说话的吗?姚长青想到区公安分局的局长也不过是一个正科级,这个小小警官,最多也就是个股级,有必须有资格二级警督还是那样的皮笑不笑:“哟,姚校长,揭着你们的痛处了吧。行了,我也不跟你多说了。交钱吧,交完钱,领那个张军强回去。回去以后,好好地教育教育他。”姚长青把2000元拿出来,交给了二级警督。

    二级警督接过钱,很认真地数了数,并找出几张,认真地看了看是不是假钞,这才对一级警司说:“小毕,你把张军强带过来。”一级警司说:“好,宋队。”

    二级警督拿出一份表格,说:“姚校长,签个字吧!”

    姚长青签完字,一级警司已经把张军强带到。张军强看到姚长青,说:“姚校长好。”姚长青回过头来,看到一脸猥琐神的张军强,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厌恶:妈的,看他那个熊样,哪里还像个男人?现在的姚长青,一点也不想说话,既不愿意跟这队长交流,也不愿意跟张军强说话。姚长青用鼻子哼了一声,说:“给警官下个保证吧。”张军强说:“宋队长、毕警官,我有罪,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二级警督说:“张老师,如果你有钱,我们还欢迎你继续做。我们不怕有人愿意叫罚款,我们治安大队,每一个月的上缴任务还重的,没有像张老师这样的人来帮我们,我这治安大队长也不用干了。”

    啊?警察原来还有罚款任务啊张军强说:“宋队长,我真地再也不敢了,以后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二级警督说:“过来吧,签个字,按个手印,你就可以走了。”

    看着张军强签完字,按完手印。姚长青对两个警察说:“两位警官,给你们添麻烦了。谢谢你们。”说着转就走了。张军强疾步跟了上来:“谢谢你,姚校长。我其实真难以单校长过来接我。单校长脾气不好,搞不定我就会被开除。谢谢。”

    姚长青也不说话,出了门,径直来到自己的普桑前,打开车门,发动了轿车。正要开走,却看到张军强已经拽住了车门,一边拽一边说:“姚校长,拉着我回去吧。”姚长青放下玻璃窗,质问道:“张军强,我把你给领出来,你自己回去不行吗?难道还得让我把你这个有功之人拉回去吗?”

    张军强有些哀求地看着姚长青,说:“姚校长,给我一点钱,买点钱吧。从昨天中午吃了饭到现在,我已经20个小时没吃饭了。我肚子都饿得不行了。姚校长,给我一点钱吧。”

    这个张军强脸皮厚得真可以呀!姚长青想早点离开这个瘟神,从手包里拿出一张五元的,递给张军强。张军强说:“不好意思,姚校长,5元不够。”姚长青实在忍无可忍:“5元钱够你买10个包子,10包子还不够你吃吗?”张军强说:“我也不能一整天都吃包子吧。再说,天这么冷,我一下买10个包子,到中午和晚上,就凉了。”

    姚长青被张军强气得无语了。这是个什么东西?上怎么就看不出半点男人的味道,哪里还有半点男人的尊严?过去都说阿斗扶不起来,我看这张军强也是一堆糊不上墙的烂泥巴。姚长青说:“给你这5元钱,1元是坐公交车回家,剩下的4元,自己买点饭吃。我还有事儿,你赶紧松开手。”张军强说:“我不松开。姚校长,你不给我20块钱,我就不松开。”

    这哪里像一个人民教师?跟一个无赖又有什么区别?姚长青喘了几口气,将心中的怒气尽可能平息,才说:“你有5块钱,就够了。再要钱,回家跟王晓媛要去。”张军强说:“姚校长,你也不是不知道王晓媛那臭脾气,我担心我一天甚至两天都回不了家。如果王晓媛不让我回家,我也就没有吃的。其实我跟你叫20块钱,也是精打细算过的,还得节约着花。”

    姚长青简直气得“啊!”张军强一声惨叫,手负痛地离开了车门。在这一瞬间,姚长青猛地一踩油门,普桑倒出了公安分局的大门,打了一个回旋,很快就消失在车流里。给他钱?姚长青恨恨地说:“妈的,给你五块我现在都觉得多了。要知道你是这么一块破抹布,我姚长青打死也不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