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差额选心里没有底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52、差额选心里没有底啊!

    团市委书记毕全力清楚自己的处境:如果能够顺利当选市委委员,就有可能晋升市委常委,成为滨海市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市级干部,而且会排在副市长的前面;如果不能当选市委委员,就相当于原地不动,甚至失去了未来5年进步的机会。因为从处级岗位上提拔起来的副市级干部,哪怕是市政协副主席,也一定是从市委委员里提拔起来的。这其实跟中央一样,只有做了中央委员,才有机会成为政治局委员,如果发展得好,可能能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

    毕全力太渴望能够平平安安地、顺顺利利地当选市委委员,这是自己今后发展或者一步晋升到副市级的前提和关键。但今年的党代会,按照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的精神,进行了两项大的改革,一是市委实行一正两副格局,其中第一副书记兼任市长,专职副书记一个人,取消书记办公会,由市委常委会取代;第二就是在市委委员的选举中实行差额选举,这在滨海党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之前的第五届党代会,市委委员是等额,而市委候补委员才是差额,而且差额只多一个候选人,大家都知道谁是陪选的。而这一次,不断候补委员差额,连市委委员选举都要差额了,而且选举55个市委委员,竟然有61名候选人,要差额6个人哪!毕全力已经仔细地看了看这个候选人名单,虽然把自己的名字排在了中间靠前的相对安全的区域,但即便是最后6名候选人,也同样是各大局的局长,只不过是相对于发改委、经委和建委等部门来说,相对次要的部门罢了,像地震局局长,像档案局局长。但这些局长同样当选委员的可能很大,毕竟他们大多数都在45岁以上,也算是在滨海官场混迹了几十年,讲人缘有人缘,讲人脉有人脉,而自己呢?唇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小青年啊!虽然也和那些老局长们一样是正处级干部,但在这些老局长们眼里是不是真正地能瞧得起年轻的自己,毕全力心里也没有底。

    从昨天下午的代表团团长会议结束,毕全力的心就开始忐忑。()说起来,团市委真是一个穷衙门,要钱没钱,要人没有人,一年的办公经费实在少得可怜,仅仅能维持个基本运转。毕全力在晚上参加本组的党代表组织的晚宴前,认真地浏览了一遍党代会的代表名单,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让参加党代会的企业家青联委员出点血,把所有的青联委员党代表召集起来,搞一个聚会,先把这些青联委员的票稳定下来,成为铁票。

    方圆当然没有想那么多,真地以为就是一次青联委员党代会的聚会。他乐意参加,毕竟和青联委员们在一起,比和这当方圆下了车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笑容可掬的毕全力迎了过来。他地伸出手,与方圆紧紧相握,说:“方校长,欢迎回家。”方圆也被感染,说:“我愿意回青联这个大家庭。”毕全力说:“快请进吧,在302房间。”方圆说:“好,毕书记,那我先进了。”

    在一个年轻女服务员的引领下,方圆很轻松地找到了302房间,放眼看去,却是好多熟人。方圆看到了上午不和自己一起请假的孙红军,看到了那个部队的副参谋长卜论军,看到了团市委副书记郝丁一,看到了市财政局副局长元顺,看到了晓集团董事长丁晓,啊,还是滨海铁路办事处邵可卿邵姐。

    已经来了这么多人,那自己算是来晚的人了。方圆连忙拱拳说:“各位领导好,我来晚了,认错,认错。”郝丁一说:“现在没有来晚,正合适。还不到6点嘛,过了6点才算是来晚。”元顺说:“原来真不知道,方校长是孔教授的女婿,人才啊,人才啊!《滨海报》我可是仔仔细细地读了,方校长果然是滨海教育难得的人才啊!”

    明明是话里有话,似乎还有一点讽刺的意味,方圆只能含着笑,谦虚地说:“元局长,我只不过是说了我内心的真实感受罢了。我原来就像是井底之蛙,看到的天只是教育那么大的天;这一次参加党代会,真地让我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元顺说:“名师出高徒。孔教授的学生,哪一个都是响当当;孔教授的女婿,当然更应当出类拔萃。”

    嘿,还是带着讽刺的意味,这像是欢迎的意思吗?这元顺是怎么回事,一上来就冲着我方圆挑毛病来了。方圆笑着,不再理会元顺。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这里还有很多自己熟悉的朋友。方圆说:“邵姐,你好,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邵可卿对这方圆可是充满了好奇。听无顺的意思,这方圆是一位大学教授的女婿,《滨海报》的报道又让邵可卿这位在铁路官场混了这么多年的知女人知道,方圆的背景一定是非同一般。当初帮他买票,现在看来还是一笔不错的感投资,以后说不定求方圆的事还多着呢!邵可卿说:“方兄弟,好久不见。真没想到,这么年轻的你也当选了党代表?”元顺插话说:“这种事还不正常吗?他的岳父可是市人大副主任,也是滨海大学的副校长,是真正的这话让方圆实在不听。他清楚自己能当上党代表,领导可能考虑了岳父的因素,但主要还是自己的成绩突出嘛!谁能拿个全国一等奖回来看看?那不是凭关系就能拿得回来的,要靠真本事!再加上自己来自基层来自一线,现在各系统推荐党代表时都要求来自基层来自一线的代表不低于15%,自己正好占了这个指标。方圆看了一眼孙红军,心里想:孙书记应该最清楚自己的况啊!

    孙红军本来想保持沉默,但方圆投过来的目光,虽然一时没有完全看明白,但还是搞清楚了这是方圆希望自己说说话。孙红军说:“元局长,我们的方校长可是滨海教育的后起之秀,他在进孔家做女婿之前,就已经先后获得了Z省语文优质课评比一等奖第一名,全国语文优质课比赛一等奖。孔主任之所以选他作女婿,主要就是看中了小方校长的才华。这叫先有千里马然后有伯乐。是孔主任看到了方圆这匹千里马,然后把这匹马带回家的。”元顺的嘴角撇出一点笑容,当然是比哭都难看。孙红军并不理会,微笑着说:“在孔主任认识方圆之前,我们的前任市委书记崔书记,现任市委书记王书记,现任代市长宋市长,现任市委常委、组织部盛部长,都曾经对小方校长取得的成绩给予指示并重点关注。宋市长、盛部长都曾经要求教育局党委,要对方圆这样的优秀青年干部重点培养。”

    元顺站了起来,走到方圆面前:“嘿嘿,方校长,老大哥说话有些冲,请别介意啊!”方圆说:“元局长说得都很对,我怎么会介意呢!”

    方圆短短一句回答,让周围的人都对方圆刮目相看:这个青年人,不简单啊!元顺心里有点后悔,刚才何必这样跟这个青年人过不去呢?其实坦白地讲,就是嫉妒方圆接受电视台采访,接受《滨海报》采访,但人家跟自己风马牛不相及,井水不犯河水,自己吃的哪门子干醋?得罪了一个不驻会的市人大副主任,倒也没有什么太可怕;得罪了赏识这个青年人的王书记、宋市长、盛部长,那自己以后还想不想进步了?元顺说:“方兄弟,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尽管说就是。”方圆笑着说:“不敢麻烦元局长大驾。元局长是大领导,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学老师。谢谢了,元局长。”

    方圆不想领这份。所谓人敬我一尽,我敬人一丈。何必呢,对一个排斥自己的人有太多的接触,君子之交淡如水。就让它淡如水吧。

    毕全力进了屋,看到这里人都面带笑容,心里很高兴。他不清楚刚才包间里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为纳斯集团的副总裁顾莲一直没有到感不能等了。今天晚上,就是要请顾莲来作东的,现在看来,为了自己的市委委员能够确保当选,由团市委出这笔钱,也是必须的。不仅公要这几张铁票,更重要的是,希望这几张铁票能够影响带动他所在的代表团,都来投自己的票。对于自己来说,每一张票都太重要了。在61个市委委员候选人中,自己其实是最劣势的一个,关键是没有资历,没有人脉。

    毕全力压抑着心中的不安,笑着说:“入席吧。丁一书记,你坐副陪吧,我来坐主陪。”毕全力打定主意,今天晚上也别指望这顾莲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