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她是中将的女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49、她是中将的女儿。

    打电话的是滨海边防一团通讯连副连长汪泉。

    从边防一团回到学校,方圆几乎把这个女中尉完全忘记。这如同是秋天里树上飘落一片树叶,看的时候还有一点印象,落地了,就再也无法从记忆中找到了。如果没有这个电话,方圆将会在以后的某一天,根本叫不上这个人的名字。

    但人家打电话过来了,怎么办?绅士风度还是要有的,但遇到心里不愿接触的女人,方圆还真是有点打怵啊!按了接通键,方圆温和地说:“汪副连长,你好。”汪泉的声音有些惊喜:“真地是你吗,方圆?”方圆说:“是我,汪副连长。”汪泉说:“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不好?别叫我副连长,好吗?”方圆说:“好的,汪副连长。”汪泉说:“方圆,我们算是朋友吧,朋友与朋友之间,都是直接称呼名字的。”这让方圆无言以对,汪泉的这个要求,已经不算是要求了。方圆说:“好,汪泉,我就称呼你汪泉。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汪泉显然是高兴了:“方圆,谢谢。今天的电视采访我看了,真地很好。给你打个电话,向你表示祝贺。”方圆说:“谢谢你的关心,其实我不过是完成领导交办的一项任务而已。”汪泉说:“这不一样,方圆。别人还没有机会接受这项任务,而你已经有了这个机会,而且我可以很客观地讲,你今天的表现非常好,如果我猜想得没有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位市委领导所要的效果。方圆,你的表现让我真地很欣赏,你是一个有政治天分的人。”

    得到汪泉这样的评价,方圆的心里并不十分舒服,他还是希望能被别人认为他是一个勤奋好学、朴实上进的年轻人。方圆心里冷笑,忍不住反问:“你怎么说我有政治天分呢?”

    汪泉似乎没有听出方圆的不满,她的回答是那样的自然平和,但却在方圆的心里掀起了万丈波澜。汪泉说:“我爸爸生我的时候,是团长,现在我爸爸是南京军区中将副司令员。////在这样的家庭里一天天长大,耳濡目染,也算是看了太多的人。方圆,你真地很优秀。”

    中将副司令员的女儿啊!方圆隐隐约约地能够了解一点,师级大校对应着地市的副职,军职少将对应着省直辖市的副职,副司令员级的中将,至少应该对应着省直辖市的正职。至于军区司令员,因为每个军区都管辖着好几个省的部队,在级别上应该高于那些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级的省委书记。怪不得当初在边防一团的时候,黄润把那个抢话筒要唱歌的男上尉好一通训斥,但汪泉要唱歌,要拉着方圆跳舞,甚至于对几个团领导不冷不,黄润全当看不见。

    方圆心里有些慌乱汪泉说:“我们部队上有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当年我爸在当团长的时候,当师长的时候,经常在家里说这句话。原来我一直都不理解爸爸天天重复说这句话有什么意义,现在看爸爸从授衔时的上校到大校到少将到中将,一路走来,他念叨的这句话其实就是爸爸奋斗的动力啊!我爸爸现在更有一种雄心壮志,那就是在他的有生之年,能够以对台作战前线总指挥官的名义,收复台湾,为中国实现完全统一尽一个军人的职责。所以,这成为爸爸新的奋斗动力,我有一种直觉,在不久的将来,我爸爸肯定会接任南京军区或广州军区上将司令员。”

    天!孔双华的爸爸也就是自己的岳父,要是跟汪泉的爸爸比起来,根本也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说不清什么原因,方圆觉得汪泉其实没有那么让人反感。

    汪泉说得兴致盎然:“所以,方圆,对于你这么有政治天分的人来说,‘不想当校长的老师不是好老师’这句话已经不适合你,而当滨海市教育局的局长,应该是你在第一阶段的奋斗目标和努力方向。”

    啊?指导我方圆该如何走人生路啊!领导家的子女果然强势!但很明显地看出来,电话那一头的汪泉,显然比孔双华有思想、有远见,也有谋略,说话或看问题,能够抓住关键。

    方圆抑制着内心的震惊,笑着说:“汪泉,几句话就把我的人生方向给规划了呀?”汪泉说:“当然,我觉得你是个人物。只是可惜啊!”方圆有些好奇:“可惜什么?”汪泉说:“可惜你已经结婚了,所以将来最高也就是做一个教育局的局长。要是你没有结婚,我就嫁给你,有我爸爸的帮助和指点,有我帮你出谋划策,你将来做个市长甚至是省长,也不是不可能。”说到这里,汪泉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久久没有说话。

    方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对方的电话没有挂,方圆也就没有挂。这个时候的方圆,他是不敢挂这个电话,毕竟打电话的人是中将的女儿啊,中将一句话,自己的小命儿没了也属正常。但内心深处,隐隐约约地有一种感觉,让方圆忽然舍不得挂了这个电话:不能做夫妻,也可以做朋友嘛!认识一个中将的孩子作朋友,谁敢说这对未来会不会产生重要的有益的影响?

    电话里一直没有人说话。方圆忍不住了,说:“汪泉,谢谢你打电话祝贺,谢谢。”电话的那一头忽然传来了清晰的啜泣声。这让方圆紧张起来:“汪泉,你怎么哭了?有什么事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一声长叹,汪泉说:“方圆,在认识你之前,我真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我从小就在部队大院生活,从一个小大院换到更大的大院,后来就住二层别墅小楼,再后来就是独门独院的别墅小楼,家里的生活条件优越的,这也养成了我心高气傲的毛病。其实,上我家提亲的还真是不少,原来在南京军区的一个直属通信团工作,也有不少的年轻军官主动接近我,但我一个也看不上。是有点心高气傲的原因,更主要的是我知道我长得不漂亮,这些年轻军官接近我,实际上都是想搭上我爸爸这个快捷通道。就是那个时候,我有了一个外号,叫冰女,说我这个人肯定有冷淡,是一个冷冰冰的人。其实我心里清楚,我是希望能找到一个我欣赏的男人,找到一个让我值得为他奉献一切的男人。但毕竟年龄不小了,我妈在家整天念叨,烦得我实在呆不下去了,就跟爸爸的一个管人事的部下说了说,调到了滨海这个地方。没别的意思,就是图个耳根清静。在团里,大概除了团长和政委,别人都不太知道我的况,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通信连副连长。我就是希望以这样的平民份,找到我心中的他。但这地方,属于二级部队,跟那整编机械化步兵师、整编装甲师都没法比,称得上优秀的军官,真没有几个,所以有几个军官试图接近我,但我根本就看不好他们,所以全都是脸碰上冷股。还好,我的耳根真地清静了,直到我遇到你,我第一眼就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也是在那一刻,我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一见钟,但你却直言不讳的告诉我,你结婚了,要当爸爸了。唉,缘分这东西,真是说不清。方圆,难道我们之间真地就是有缘无分吗?”

    汪泉最后的提问,让方圆倍觉艰难回答。但现实摆在这里,已经结婚了,快要做爸爸了,岳父、岳母对自己都不错,妻子虽然不太会关心他方圆,但能够感觉到她也很他,而且他在她心里的份量仍然很重,虽然她经常会在言语上伤害他的自尊心,但没有人能否认,她是他的。

    现在,汪泉提出这个问题,让方圆内心深处也有了一点点期待与后悔:如果能早点认识汪泉,娶了汪泉,是不是自己的发展之路将会更加顺畅呢?而且,汪泉还是一个很有思想、很有试图的女子,家庭环境的熏陶也决定了她能站得高、看得远。这样的谋略与方淑娟的想法比起来,自然是不可同而语,虽然方淑娟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

    但现实毕竟汪泉说:“好,那我们就做普通朋友吧。方圆,如果你刚才说可以考虑我的要求,那你在我心目的地位马上一落千丈,为了自己的发展,能够抛弃妻子和孩子的人,将来也一定会抛弃我,这与南京军区那些想靠近我的年轻军官们,没有什么区别。但你的回答,让我很满意。你是一个忠于妻子忠于家庭的好男人,你有资格做我汪泉的朋友,绝对有资格。”

    人家的优越感真强啊!但方圆没有对汪泉的话作出任何回应,他感到深深地惭愧,他没有做到忠于妻子忠于家庭,至少,他曾经与董梅发生过多次关系,自己是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做人家汪泉的朋友吗?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