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见了岳父心里才有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46、见了岳父心里才有底。

    方圆是在去纳斯餐厅吃午餐的时候,先后接到了《滨海报》政法部记者贺怡梦、滨海电视台记者倪润清打开的电话,要在下午分组讨论期间,对他进行采访。

    从接到电话的那时开始,方圆的心就开始兴奋与忐忑的交织。这是党代会呢!255名代表,有多少领导与专家,哪里轮得上自己这样一个小兵?方圆想不明白,为什么报社记者和电视台记者都来找他方圆,更在吃饭的过程中感到越来越多的慌乱:下午采访,说什么好呢?人家没有定题目,也没有说范围,万一说不好,这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吗?

    方圆马上想到了找岳父汇报汇报这件事,请岳父给出出主意。于是,方圆换了一个视野更好的位置,期望能看到岳父也过来吃饭,然后过去跟岳父说说这记者采访的事

    说曹,曹就到。远远的,方圆就看到了岳父和另外几位年龄也在50多岁的中年人,手执快餐盘,有说有笑地走进了纳斯餐厅。方圆站了起来,对孙红军、谢秉国、杨芳说:“孙书记、谢主任、杨校长,我看到岳父了,我过去跟他说几句话。”

    朝着岳父坐的位置,方圆悄悄地来到孔子田的背后,语气轻缓地说:“爸,您在这里吃饭呢?”孔子田回头看到是方圆,笑了笑说:“是啊。有什么事吗?”方圆恭敬地说:“有点事想跟爸爸您汇报一下,不知道爸爸有没有时间?”坐在孔子田旁边的中年男人笑着说:“老孔,你家教很严啊!你的女婿跟你说点事儿还要汇报啊?”孔子田脸上一窘,觉得失了颜面,正色对方圆说:“小方,跟爸爸说话,不是跟领导说话,不需要这样的。()”方圆说:“是。”仍然是恭恭敬敬的态度。

    一桌的人都笑着看孔子田,让孔子田感到有些没有面子。但整天里研究管理学,近来更是直接浸官场的孔子田怎能不知道深浅与分寸?他冲着大家笑了笑,说:“各位,我和女婿先出去一下。”

    来到餐厅外,孔子田说:“小方,以后在公开场合,一定不能像见领导一样跟我说话。我是你的爸爸,你是我的女婿,一家人就应该和和气气、随意亲切,知道了吗?”方圆恭敬地说:“好的,爸。”孔子田皱了皱了眉头,对方圆说:“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像跟领导说话的样子。”方圆说:“爸,其实我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您。”孔子田说:“那也应该亲切一些、随意一些。”方圆说:“我知道了,爸,以后我会注意的。”

    孔子田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方圆说:“刚才《滨海报》和滨海电视台的记者分别给我打电话,下午将要对看着同样是一脸惶惑的方圆,孔子田说:“你回忆一下,上午发生过什么事没有?”方圆说:“上午是分组讨论,我本来准备不发言的,一句也不想说。我觉得,发言的机会应该给领导们,我作为一个普通的代表,听听大家发言就可以的。”孔子田说:“你这样想是对的。后来呢?”方圆说:“后来,宋市长、盛部长和邓市长来参加分组讨论。那个时候,我就更不想发言了,因为我看到许多局长们特别想发言,我如果发言,就属于不识抬举了。”孔子田点点头:“是这样的。”方圆说:“可是,后来,宋市长点名让我发言,于是我就发言了。宋市长还表扬了我的发言。然后宋市长就开始讲话,讲完之后,几个局长又抢着发言,表示要按照宋市长讲话的精神,做好今后的工作,然后宋市长就走了。”

    孔子田点点头:“看来,你的发言,引起了领导的兴趣啊!小方,中午吃宛饭,你来我的房间,你把上午的事好好跟我说说。”方圆说:“好的,爸。”孔子田说:“你先回去吃饭吧。我住在2406房间,吃完了饭你直接来2406房间。”方圆说:“好。”

    方圆进了餐厅,孔子田摸出手机,找出邓云聪的手机号码,直接拨了过去。

    2406房间,孔子田的心显然更好,他坐在沙发上,笑吟吟地看着坐在上的方圆,说:“小方,一夜之间,你可能要成为名人的哟!”方圆说:“怎么会?”孔子田说:“下午的采访要认真对待,今天中午我们爷儿俩要好好研究研究,该怎样把下午的采访顺利完成。”方圆仍然是一头雾水,说了半天,爸爸并没有说清楚什么。对待采访当然要认真对待,党代会的专访,就是傻子也知道这具有强烈的政治,一句话不恰当,很可能就会犯下严重错误。

    孔子田说:“你今天上午的发言,邓市长刚才在电话里狠狠地表扬了你,说你的发言,初听起来觉得肤浅幼稚,仔细一琢磨,才觉得你的发言,是用最通俗浅方圆这才明白,原来是宋市长点的名!怪不得这两位记者对自己都十分客气,而且还商量采访的时间,原来是这个原因啊!方圆说:“爸,我跟您说实话。其实我上午听各位领导的发言,都站得很高,我对什么科学发展观,什么五个统筹,也不太懂,本来也没准备发言,就准备听别人发言。宋市长让我说的时候,我就把我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这些感受的确是我心里真实的感受,没有虚假的成分。”孔子田慨叹:“真实的东西总是容易打动人的。那些戴着高帽子的虚话、假话,没有人愿意听。小方,这独辟蹊径往往能达到出人意料的效果啊!你知道吗?今天晚上电视台进行专访的党代表,明天《滨海报》专访的党代表,大概除了你之外,不是将来要作常委的,就是要作市委委员的,这政治意义非同寻常啊!”

    啊?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胡乱一说,竟然跟政治挂上了钩,而且意义还这样重大?看到孔子田喜笑颜开的欢喜神,方圆知道,这是一件好事。方圆心里还是没有底,对孔子田说:“爸,下午我应该怎样说,怎样做呢?”

    孔子田微微一笑:“女婿啊,这个采访,说难也真难,毕竟你还缺少这方面的经验;但说容易,其实也很容易,只要你能够说出宋市长希望你说出的话,那这一次采访就算是成功了。”

    看到岳父有成竹,方圆心也放松了许多,对孔子田继续问道:“爸,您觉得宋市长希望我说什么呢?”孔子田说:“这就是我们今天中午研究的主要问题,或者说是核心问题。小方,知道清朝的和shen为什么官场风云四十年,一路平步青云?”方圆摇了摇头。孔子田说:“就是在于,首先,和shen是最善于揣摩乾隆意图,其次才是和shen的能干。虽然现在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但中国特色并没有因为新中国的建立而消失,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有愈加严重的趋势。八十年代,更多地还是看才干;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不能很好地领会上面的意图,上面就不会欣赏你,不会信任你,更谈不上重用你。小方,你太年轻,吃的盐太少,经的风雨不多,所以感悟不深。爸爸这样直接跟你说,你不会反感吧。”方圆说孔子田很满意方圆的表态,觉得这个女婿的确是可造之才。人不怕起点低,就怕悟不好。像自己女婿这样的悟,将来一定能够成为官场里的一把好手啊!孔子田说:“小方,现在我们爷儿俩就来研究研究下午该怎样成功地接受两位记者的采访。”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