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吃海参更要学会养海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28、吃海参更要学会养海参看到方圆跟着苗东顺和司雨诗走出包间,孔双华说:“爸,苗总对我老公好像特别地欣赏,他们单独出去谈什么呢?真地是为了学生转学的事吗?”孔子田微微一笑:“小华,你能这样问,爸很高兴。////苗总与小方具体说些什么,我不好猜,但在一定程度上说,这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有很多事,苗和司当着我的面不好说,不好办,但可以通过小方来曲线救国,通过接近小方达到更好地接近我的目的。”

    孔双华赞叹地说:“爸爸,你的面子可真大啊!”孔妈妈也用赞赏的眼光看着自己的老公。这让孔子田发自内心地怡然自得。孔子田说:“当然,也许真地有学生转学的事在其中,也不能排除小方被苗所欣赏。我们吃我们的,他们谈他们的。来,老伴,小华,吃这道鱼。小华多吃鱼,一定会让我的外孙格外聪明。对了,老伴,合适的时候,带小华去检查检查,看看到底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孔妈妈说:“现在,生男生女都一样,再说上面有规定,不让用B超分辨的。”孔子田说:“那都是糊弄老百姓的把戏,你看看哪个领导干部不给自己的儿媳妇辨别辨别?现在,全国男女婴儿比较严重失调,我看主要是那些官员给搞的。当然,我要查一查,并不是说怀的是女婴我就让小华坐掉,我是想早知道,心中另有打算。你是医学院的教授,这点小事就不用我出面了吧。”孔妈妈说:“好吧,等小华怀孕16周后,我带她去查一查。早知道了也好,可以提早买衣服。而且,如果是双胞胎,那就更好了。”

    孔子田微微一笑,并没有深谈这件事,这种事时机不到不能说,说出来后像女儿这样嘴不严的人直接说漏了,就麻烦。其实孔子田早有就这样的愿望,如果孔双华生一个男婴,那就姓孔,小名也想好了,叫方睿,合起来就是孔方睿。平常不带姓,就叫他方睿,但户口本上、将来的学籍上,却要实实在在地写上“孔方睿”三个字,随他这个姥爷姓。如果怀的是女婴,就算了,还是跟方圆姓吧。这是孔子田长期以来藏在心里的想法,随着女儿的怀孕,这种想法也越来越强烈了。为此,孔子田还专门看了《婚姻法》,里面明确说明,随父随母姓都可。这件事就是在出生落户口的时候做最合适,木已成舟,已经随了他孔子田姓,想必方圆也不敢反对吧。即便是方圆的父母到了滨海来,全家人都“方睿方睿”的叫着孩子,想来方圆不说,方圆的父母也不能知道。

    方圆跟着苗东顺、司雨诗出了门,并没有直接停在门口,而是走进了这一楼层的经理室。里面的一个青年女子看到苗东顺和司雨搞的神秘。这让方圆多了几分戒备之心。自古以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自己跟这两位老总可以讲是素不相识,谁知道他们找自己安的是什么心呢?

    苗东顺笑着说:“方兄弟,坐啊!”亲自给方圆搬了搬椅子。司雨诗立刻给方圆倒了一杯茶。这让方圆有些受宠若惊:“两位老总,这我可怎么受得起?”苗东顺说:“我和你司姐一看你呀,就觉得特别有缘分。我特意上网站查了查你的况,这一查不要紧,方兄弟你原来是当前滨海教育的第一人啊!”方圆说:“都是领导给了些荣誉,哪里敢称第一人,就是第100人也称不上啊!”司雨说:“方兄弟,姐姐搞管理也算是十几年了,跟你苗哥管酒店也是十几年,你苗哥看人向来很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错过一回。方兄弟能够拿全国一等奖、全省一等奖,这本就说明,方兄弟你是千里马。如果说孔校长是第一个伯乐,把你变成了他的乘龙快婿;那你苗哥可就是第二个伯乐,他是真想跟你真心交个朋友,成为有苦同担,有福同享的好兄弟。”方圆说:“苗总——”苗东顺打断了方圆的话:“叫我苗哥吧。”方圆只好改口:“苗哥,司姐,其实我就是一个小老师,真有些高攀不上呢!”苗东顺说:“哪里有什么高攀?方兄弟要是不嫌哥哥我没文化,愿意跟我结交,那是哥哥我的福气呢!”司雨诗说:“方兄弟,哥哥、姐姐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希望能认下你这个兄弟。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朋友多了总不是坏事。我和你苗哥,文化程度都不如你,虽然你苗哥现在在读MBA,那纯是交了钱拿个真文凭假水平,为了在工商联里混一个好一点的位置。我虽然是1993年的大学本科,但十几年下来,该忘记的也都交给老师了。兄弟你是真硕士,也是特别有才华,姐姐我也特别喜欢你有规矩,你说像兄弟你这样的人,将来不出息,还有谁能出息?”苗东顺说:“哥和姐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认你做个兄弟,你不会不给哥和姐面子吧。”

    呵呵,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两个大富翁着一个穷小子认亲!看样子,不认这门亲就算是太不识抬举了。方圆站了起来,说:“能有苗哥、司姐这样的哥哥、姐姐,那是我的福气。谢谢哥哥、姐姐能够这样看得起我。”苗东顺也站了起来,亲地拉着方圆的手,说:“好兄弟,以后就是我的亲弟弟了。我就是你哥,她就是你姐,你叫二嫂也可以,但最好是叫她姐。有什么需要哥和方圆心里有些感动,说:“那就先谢谢哥和姐了。有什么需要兄弟我做的,也请尽管说。”苗东顺说:“好,好。我这里有一张金谷连锁专用卡,就算是哥和姐的见面礼,送给弟。这张卡没什么别的用,就是在金谷管用,只要拿着这张卡,你可以在金谷随便吃随便喝。”

    啊?方圆吃了一惊,这该有多贵重啊!一餐过千,十餐下来就会过万!方圆说:“这也太贵重了,哥和姐的心意我非常感谢。无功不受禄,我真地不要。”苗东顺说:“你还认我是你哥吗?”方圆说:“我认。”苗东顺说:“认的话你就收下。看你这样子,哥就知道你以前肯定没有收过什么东西,但这是哥的东西,不是外人的东西,你怕什么?说句实话,哥就是看好你的发展,觉得弟弟你前程无量。哥没有什么别的可以帮你的,哥是开饭店的,吃个饭还是可以的。兄弟你要想事业发展得更好,光靠工作好有一定的作用,但不能是全部,与领导之间疏通疏通感,也很重要。而这,最好的方式就是吃吃饭。你一个月挣2000千多块吧,能请领导吃顿饭吗?你拿了这个卡,在滨海市哪一家金谷,都可以任意消费。”

    方圆心里有些发虚,也真不想靠这样的方式取得进步。或许,在苗东顺的眼里,进步靠吃饭就能实现,但方圆觉得,与领导沟通好感,沟通好关系,固然重要,最重要的还是要靠业绩!况且,这件礼物哪里敢收?收了恐怕就后患无穷,这卡是钱吗?不是,一张硬塑料卡而已,上面一分钱也没有;但它不是钱吗?说它是1000元可以,说它是10万也可以啊!况且,虽然说与苗东顺、司雨诗认了兄弟、姐弟关系,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根本还不了解对方,哪能收这张卡呢?方圆的心里陷入两难,既怕拒绝伤了感甚至是得罪了两位老板,又怕收了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麻烦。想来想去,方圆说:“哥,姐,这卡啊我是真不能要。哥和姐看这样行不行?以后我要是真要请谁吃饭,到了金谷,给哥和姐打个电话,哥和姐给安排安排,好不好?”

    方圆的这个想法,正合司雨诗的心意。司雨诗也觉得苗东顺的这个决定有些贸然,一个小小的中学副校长,即便看出他很有发展前途,但未来的事有谁能看得清呢?万一方圆未来也仅仅是一所中学的校长到了头,那这个宝岂不是押错了对象?但越来越适应苗东顺的她知道,在公开的场合,一定要顺着苗东顺的意思,给足苗东顺面子,否则,这个曾经的大哥翻起脸来,那绝对不含糊。现在,方圆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司雨诗开了口:“顺哥,我啊?方圆大吃一惊,苗东顺这是明摆着违反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吗?但更吃惊的话还在后面。苗东顺说:“你大嫂替我生了两个男孩儿,现在一个读高一,一个读初三;你姐,是你二嫂,给我了生了一男一女,男的读小学六年级,女的读二年级。兄弟你是不是很吃惊啊?这没有什么!我这算是好的,公开里说,就是两个老婆,谁都知道,但有结婚证的只有一个。不像其他那些做生意的,老婆都数不过来。咱们滨海还有一个开饭店的,他比我厉害,现在家里养着三个老婆,每一个老婆都给他生一个孩子;外面还有不能进家门的,多少个也数不清,据说孩子也有4个了,加起来7个孩子。儿孙多了福气多,妈的,国家的计划生育除了让男女比例失调,就是让中国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还有一点好处吗?你说说看,只让生一个,谁***还不想生个男孩子好传宗接代。我现在,儿子多了,最亲的倒是你姐给生的小丫头,看着小丫头,是格外的亲。不就是生一个罚10万吗?只要我还想生,照生不误,管他什么计划生育?”

    方圆算是开了眼界。这样的事,在学校里根本不知道,虽然有所耳闻,但不是听到当事人亲口说,哪里能够直接感受到什么叫一个男人好几个老婆,一个家庭可以有那么多的孩子?这深深地触动了方圆的心,隐隐地,方圆似乎觉得,与董梅之间有一点感瓜葛,也不算什么;就是跟宋思思、方淑娟、苏睿涵、文若星之间再有点什么,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但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眼前的人和事还要应付啊!方圆说:“哥,姐,如果侄子和侄女有什么需要我帮助,请告诉我,我会帮着联系和协调。”苗东顺说:“没的说,以看着方圆拐过一个弯。司雨诗说:“顺哥,这方兄弟是不错,但他真地值得你押这么大的宝吗?”苗东顺嘿嘿地笑着:“雨诗,我看人从来没走眼,咱这兄弟,野心大着呢,照现在的苗头看,未来最小也是滨海市教育局的局长,就是当个副市长、副省长,也完全有可能。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不能光去吃现成的海参,也要学会怎样去养海参哪!”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