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冰火两重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08、冰火两重天。()

    许多人是抱着玩的心态来军训的,谁会想到军训的苦?平常在教室里讲课,一节课站40分钟也似乎不觉得有多累,可是,在训练场上,当机械地重复着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左转,向右转,齐步走、立定等命令的时候,却感觉是那样的累。其实,教官的要求也是比较松的,但仅仅几分钟,就有的老师受不住了,在队列里喊出了“教官,休息一会儿吧”的声音。

    姚长青站在队伍的最后一排靠前的位置,他喊了一声:“一切听教官指挥。”整个队列悄然没有了声息,也同时把整个上午的军训带入了一种沉闷的氛围里,虽然中间的几次休息,一个个女老师也不管冷或不冷,都找一个地方坐着休息休息,但以往学校老师组织活动时的欢声笑语显然在这时再也寻找不到了。累,饿,唯一能够解决的途径就是喝点水。特别是早晨没有来得及吃饭的老师,训练了一个小时之后,消耗不小,但缺少能量补充,一个一个都吃不消了。有些老师就用带着一些怨恨的目光看姚长青。

    本来,姚长青只是不想让部队看到学校一盘散沙的样子,也没有太多地考虑老师的军训效果。但现在箭在弦上,说出的话无法收回。在餐厅说的,刚才队列训练时说的,都无法收回。看到一些老师,特别是年龄比较大的老师和年轻女老师投过来的目光,姚长青感到了冰一样的寒冷。这与他姚长青一起以来倡导的和谐学校建设是背道而驰的。姚长青想有一个台阶下,但不知道怎么下,如果有谁能够帮助自己一把,既维护自己的尊严,同时还能缓和这样的气氛,那就太好了。

    姚长青把目光投向董梅,董梅似乎无动于衷,看来也是没有什么好主意,甚至也在怨恨他姚长青的决定;看看方圆,方圆剑眉紧锁,看来也没有什么太好的主意。

    就这样,上午2个半小时的军训,实实在在地一口气训练到11点30。当教官~~这位年轻的少尉宣布解散休息的时候,老师们没有像以往活动解散时喊出的“耶耶耶”的欢笑声,而是沉默不语地向宿舍或餐厅走去。

    姚长青走在最后面,他与少尉握手感谢后,才缓缓地在人群的后面向餐厅走去。方圆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旁边。姚长青说:“你觉得上午的训练怎么样?”方圆说:“训练训练好的,不过气氛不太好。”姚长青说:“气氛不好的原因呢?”方圆说:“校长,我说了,您可别不高兴。”姚长青说:“说吧。我也感觉到了一些,就是想验证一下。”方圆说:“老师们在培训的时候,都是很认真的,说明我们的老师是分得清轻和重的。姚长青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方圆也就默默地跟在姚长青的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样默默地走着。姚长青忽然开了口:“方圆,你看,许多老师没有去餐厅,而是回宿舍,说明上午的训练累的。你有什么好主意吗?”方圆说:“校长,如果您同意下午不训练,让老师们自由活动,我想,老师们一定非常拥护的。反正我们来部队就是培训和放松,培训完了,彻底放松一下也好的呀。”姚长青说:“好吧,那下午就放松放松,不训练了。方圆,你去说一下吧。”方圆说:“校长,我想,还是在吃午餐的时候,你当众宣布一下,会更好。我说,肯定不合适。”姚长青想了想,果然如此,便点了点头,说:“好,我来宣布吧。”方圆说:“我现在去喊一喊回宿舍的老师们。”姚长青点了点头。

    方圆向宿舍的方向跑去,遇到几个老师,就停下来说几句。看着方圆的背景,姚长青想到自己像方圆这样大的时候,还是一个愣头小子。唉,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总比前浪强。这方圆,还真是懂得维护领导啊!我姚长青宣布这个消息,老师们对我的不满一定会基本消除,甚至还会和以前一样拥护我。方圆年轻轻轻,不抢功,不露头,这样的青年人不进步,那才叫怪呢!

    午餐的时候,黄润、和平等边防一团的头头脑脑又是全部到齐,少不得一番客气。正式开饭的时候,姚长青走到小前台,拿起麦克风,大声说道:“感谢边防一团黄团长、和政委和各位团首长又一次为我们68中学的老师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今天上午,团首长还安排了一位青年军官指导了我们老师的军训,效果很好。在这里,我代表68中学向边防一团的各位首长表示衷心的感谢!本来,今天下午按照预定计划还是要安排军训,考虑到天气比较冷,大家过去几天的培训也比较辛苦,我宣布,68中学下午的军训取消,老师们自由活动,想打打牌就打打牌,想睡觉就睡觉,想找解放军聊聊天就找解放军聊聊天。一句话,老师们下午玩得好,玩得开心就好。”

    “耶!”年轻老师们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上午训练的霾仿佛根本不曾存在过,马上给了姚长青烈的掌声。姚长青补充了一句:“如果下午哪个宿舍要打牌,可要把我算上一个。”

    餐桌前一片欢声笑语。在这样的气氛里,姚长青心愉悦地走下台,开始了午餐结束了,一号桌的每一个男人都喝得面红耳赤。在酒气熏人的告别声里,边防一团的5位头头离开了餐厅。姚长青的上眼皮与下眼皮直打架,对同桌的其他几个人说:“下午你们玩吧。我不行了,眼睛睁不开了,得睡觉去了。”

    整个下午,安排有68中学的几间宿舍,几乎都是欢声雷动。边防一团军人服务社的扑克牌被买空了,什么五香花生仁、炒瓜子、口香糖、牛干等零食,也被买了不少。看来,老师们的购买力还真是不一般。但这一切,姚长青都没有看到,也听不到。他很放心,从午餐时的形就可以看出,68中学这个团队又恢复了和谐与快乐。酒精这东西,少喝一点兴奋,喝多了头晕,怎么着也要睡一觉才能再一次清醒自己的神经。

    方圆中午也被灌了不少,所以也在指导员的宿舍里睡了一小觉。但方圆很快就醒了,今天清晨到现在发生的事,让方圆感到,当一个校长,管理一所学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要管理好,同时还能让老师们心愉快地接受管理,这还真是一门艺术。从早餐姚长青宣布的9点必须到,必须穿作训服,到上午整整2个半小时的训练,老师们与领导之间的心理变化,让方圆从哲学的高度,用对立统一论的观点,深入地剖析。方圆忽然觉得,自己真应该多读一些管理学方面的书籍了,靠经验,是无法完全胜任管理难度越来越大的现代学校了。

    晚上,边防一团的自由活动更加丰富多彩。喜欢K歌和跳舞的老师去了礼堂,那里有很多的青年军官在等待着68中学老师们的到来;在宿舍,已经不再仅仅是68中学自己人在玩了,边防一团下了班的连长、排长们也都聚到了这里,与68中学的干部、老师们互动打牌,好不闹。至于有没有女老师跟着男军官在团部的甬路上散步聊天,这个没有人注意,反正姚长青是没有看到。听到老师们一口一个“姚校长”那样亲地叫着,姚长青又恢复了自信,并且兴致勃勃地参加了其中一个打牌小组的牌戏活动中。

    这又是一个难眠之夜,许多老师都玩到12点以后,才依依不舍地关闭了电灯。姚长青回到连长的宿舍,已经凌晨一点,但没有丝毫睡意。看到方圆的宿舍已经熄了灯,姚长青以为方圆还在哪个宿舍里继续打牌呢,就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呼呼睡去。

    第二天的早餐,让姚长青惊喜。老师们虽然睡得晚,但没有人没起,而且全部都穿着作训服。嘿,老师们自觉高啊!虽然昨天也玩到很晚,但老师们怎么就这么精神抖擞地起了呢?哈哈,上午要姚长青正在万千感慨的时候,放在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了。姚长青拿出来一看号码,呵,是翟新文书记的。姚长青连忙接了起来:“翟书记,您好。”翟新文说:“是不是上午9点开始打靶呀?我和孙书记马上就要到了,现在离这里最多也就20公里了。”

    天!孙书记也要来吗?他怎么也会来?这翟书记到底是怎么想的?姚长青一时没想透,愣在了餐桌前。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