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一看就像散兵游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07、一看就像散兵游勇。////

    还好,一夜无事,至少在姚长青看来,表面上是平静的。至于哪个军官与哪个年轻女老师留了电话和其他联系方式,以后再联系,那就不是他姚长青所管的范围了。苏睿涵也没有事,苏睿涵是不是把手机号码留给了卜论军,这个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但这个夜晚,的确再没有一个军官敢于挑战卜论军的权威。董梅几乎一个晚上都与黄润在跳,但黄润似乎体力并不太行,中间需要歇的时候,贾明和姚长青也抽空与董梅跳了几曲。

    虽然联谊舞会到晚上11点多才结束,但没有意外发生就好。现在的官场,有再多的功劳,只要出了一丁点儿事,所有的功劳都没有人再提及,大家看到的就是这出的一丁点儿事。中国政治体制由上级任命下级,上级决定下级命运的特点,使各级官员只能唯上负责,所以报喜不报忧,遇到什么不好的事,能瞒则瞒,能隐则隐,没有哪个官员会主动地把矿难等安全事故上报上一级,没有哪个官员不想方设法拦截进京进省上访的群众,甚至最近还传出了湖南省某县政府,奖励那些拦截上访有功的人员,最高的奖励超过1万元/人。姚长青也是这样想的,让老师们高兴地玩,别出事就好。出了事,他这个校长也凭想做了,即便是翟新文书记想保他,恐怕也保不住啊!

    老教师们的形也不错,陈国栋和老教师们请假了,睡觉的睡觉,打牌的打牌,估计也各得其所。还好,这个夜晚是一个快乐的夜晚,部队上估计多少年也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青年女,部队上的首长和军官们也会比较满意吧。

    睡觉前,姚长青让苏进波和赵刚陪着,所有的宿舍走了一圈,确认没有一个人缺席,这才放心。回到自己的宿舍,看到方圆的房间还亮着灯,忍不住走了过去,敲了敲门。方圆开了门,看到姚长青,说:“校长,舞会结束了吗?”姚长青也脸上带笑:“方圆,真会找地方躲啊!”方圆说:“校长,其实我也想留在现场,但我可不想给别人嚼舌头的话题。其实我已经告诉这位汪连长,我已婚,而且要做爸爸了,根本不想跟她有任何关系。”姚长青说:“我知道。你能这样想,能这样做,也说明你比以前更加成熟了。这很好。”但姚长青的心里却产生了疙瘩:妈的,方圆也太清高了,这不反衬我姚长青不是一个东西吗?我姚长青不是吃着碗里的,还吃着碗外面的吗?这样的话却是不能说出口的。况且,现在在学校里,真心实意帮助自己的,有董梅,有方圆,有苏进波,而这方圆,对自己从来没有任何需求的,这和苏进波与自己建立的利益共享关系有本质的区别。

    姚长青和方圆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了几句,姚长青返回连长宿舍安寝。一夜无话。

    起号又一次吹响的时候,姚长青就被惊醒。想到今天要军训一天,姚长青就起了。找出作训服,穿好,又来到公共卫生间打水洗脸刷牙刮胡子。拾掇利索了,姚长青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人还是蛮精神的,还真地带了一点军人气质。从洗手间回来,看到方圆的房间还是黑着灯,姚长青决定出去走一走。

    外面的场,军人一队一队地在出,整齐的号子惊天动地。姚长青想:这声音应该把大多数老师都叫醒了吧。希望经过今天一天的训练,我们的老师也能拿出军人的风采。

    姚长青再一次回到宿舍的时候,方圆正在洗手间洗漱。看到方圆,姚长青打了招呼,然后说:“方圆,吃早餐的时候,喊我一声。”方圆说:“好。”

    当方圆和姚长青在8点钟赶到餐厅的时候,诺大的餐厅只有十几个人。想到9点就要开始军训,姚长青有些着急。挨着桌问了问,结果全是一样的,许多老师昨天晚上睡得太晚,现在还没有醒呢!姚长青更是吃惊地了解到,晚上23点多才散场舞会,许多年轻老师回到宿舍后,继续与同事凑成堆打牌,几乎打到天亮才躺下,现在根本叫都叫不醒。

    天哪!看来培训结束了,老师们立刻就放松了,而且还很会放松。看到餐厅里基本上都是些年龄比较大的老师,姚长青对方圆说:“你看,与部队的联谊活动搞得有声有色,轮到我们自己训练了,一个个都不见了踪影。”方圆说:“我今天早晨也有点睡不醒。老师们都玩得太晚,就更睡不醒了。”姚长青说:“可是9点就要训练了,就我们十几个人,怎么训练?”方圆说:“校长,其实我心里也很着急。不过,我有个建议,既然我们是把培训与度假结合起来,既是培训也是度假,那不如上午放松放松那些没有起的老师,我们下午训练。”姚长青说:“那这些已经起的老师怎么办?总不能像一盘散沙吧。”方圆说:“是啊!”

    姚长青和方圆端着食盘,夹了些自己想吃的饭和菜,找了一张餐桌。刚坐下,那位专业军士祁大旗就跑了过来:“两位校长,你的人呢?”姚长青说:“大概是还没有起吧。”祁大旗说:“姚校长,方兄弟,你们觉得今天的早餐怎么样?”

    两个人刚才光忙着谈事了,哪里还想到饭菜的质量,现在一看,质量还真是不错,品种增加了不少,吃了几口,口味也不错。姚长青连忙表扬。祁大旗说:“如果饭菜质量不好,尽管跟我说。姚校长,我今天可是为68中学的领导和老师们做了90个人的量,现在只有把这么多的同事给喊起来,肯定是得罪人的事。方圆一溜小跑,到了宿舍集中的区域,挨个门敲:“起,起,姚校长要大家赶快起,到餐厅吃饭。”一些已经起的,方圆连连嘱咐:“校长说了,必须全部起,必须到餐厅吃饭。那些还没有起的同事,麻烦你们都给喊起来。”方圆可不想当这样的小人,就打着姚长青的旗号,把通知传到了每一个宿舍。每一个宿舍,至少有一个人接到了方圆的信儿。方圆能够想像得出来,一些同事,是被其他老师连拉带扯给拖起来的,少不得一肚子牢。自己他方圆,也少不得被埋怨。方圆还真想对了,还真有的同事把方圆直接称呼为“走狗”,当然这是后来乐天告诉他的。谁的走狗?姚长青的?方圆后来听到这样的信息时,心里有些无奈:其实自己这样做,就是在为领导分担烦恼,一不小心,竟然成了走狗。想想背上这样的黑锅,方圆也有些感慨:有些人,想当走狗,人家领导还不一定要呢!

    到了8点50的时候,68中学的最后一位老师终于姗姗来迟。这是姚长青跟方淑娟要了一份点名簿,一个一个地划名字。这之前,姚长青让周素素挨桌说了说,吃完了饭,就在餐厅等着,谁都不要走。当这一位老师也出现在餐厅的时候,姚长青觉得心里一些不满的绪也积累到了不得不发的程度。他站了起来,大声说道:“现在,我们68中学的全体老师总算是到齐了。要求7点30起,8点早餐,这个简单的要求还不容易做到吗?”姚长青扫视全场:“有些老师,来到部队,培训有收获,这很好;与部队联谊得很开心,这很好,但我发现,我们某些老师,部队严明的纪律没有学到一点姚长青说得很严肃:“或许有的老师说:昨天晚上太晚了,起不来。我要说,部队6点钟吹起号,所有官兵必须起,他们昨天晚上也玩到很晚。刚才我又了解到,给我们做饭的炊事排的官兵,他们长年累月早晨4点30起,不管刮风下雨,不管头天晚上到了几点,都要4点30起,然后为全团的官兵准备早餐。现在,他们需要准备两次早餐,两次午餐,两次晚餐,工作量加倍,一样需要4点30起。我们的有些老师呢?”

    姚长青越发气愤起来:“我们呢?按照安排,今天上午9点,我们准时军训,如果不是方校长去叫起,恐怕现在餐厅里最多也就一半人!现在全到齐了,我数了数,8点40分到8点50分之间来的,竟然有36个人!为什么不遵守学校定的纪律?我原来准备,9点准时到训练场点名,缺勤一人,扣100元奖金,缺勤超过半小时的,扣200元!我们每一个老师,出了68中学的门,就要时刻想到,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68中学的形象。看看你们,在维护学校的形象了吗?今天是军训,又有几个老师穿着发的训练服?就这样子,一看就像散兵游勇!”

    全场没有人敢说话。姚长青在68中学已经有了一种权威,一种比杨芳时代更加威严说话更加有份量的权威。姚长青继续他的讲话,但这最后几句话差点没让几个晚来的老师哭了。姚长青说:“9点,准时在训练场见。每个人都穿作训服,都穿军用鞋,这就是我的要求,人人必须做到。”

    姚长青说完了,直接向门外走去。几个刚刚到的老师,基本上都衣冠不整,还没吃饭的呢,也没有穿作训服。看看手机上的时间:8点58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