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醉着的时候比其他时候更清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506、醉着的时候比其他时候更清醒。()

    方圆还想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地想着心事呢,他不想到舞池里,因为那里无法激发他的任何兴趣。但决定权并不在他的手中。方圆看着黄润和董梅、和平和周素素双双步入舞池,而萧山、穆秋军也去寻找舞伴去了,自己的前排只剩下了卜论军和姚长青、贾明,自己的旁边却是团参谋长尹忠诚。方圆真想这样一直呆下去,过一会儿,在没有人注意的况下,回到自己的宿舍里,早点睡觉,早点休息。今天主持了一天的培训,上午倒还算得上轻松,但下午的确太累。5个组分别走一圈,要认真地听,认真地记,还要在领导点评的时候说出个一二三来,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方圆把这一次主持培训会看作是自己很难得的锻炼,但以前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一下子全面主持,还真是有一点力不从心。还好,绝大多数老师,都从培训中受到了启发,学到了东西,因此学得比较认真,参与讨论比较烈,这在一定程度上还遮掩了方圆在主持过程中的瑕疵与不足。

    但方圆的心愿并没有维持了多久。汪泉出现在他的面前,在昏暗摇曳的光线里,她微笑着说:“方校长,请你跳个舞,能赏光吗?”方圆真地很想拒绝,卜论军开口了:“小方啊,我们的汪副连长可是很少请人跳舞的,包括我卜论军,也从来没有这样的面子被汪副连长邀请过。”

    连卜论军都这样说了,方圆再没有拒绝的理由,他大方地站了起来,说:“汪连长,谢谢。”执手进入舞池。方圆的舞蹈跳得不错,在大学里就跳得很好,但跳舞也需要有心的。与汪泉跳,似乎提不起方圆的兴趣。一个穿着军装的女随着音乐的节拍跟着方圆手的暗示旋转或移动,看得出她是很投入,很高兴能在方圆的手臂牵引下或舞或转。方圆虽然保持着微笑,但却像木偶一样,机械地走着慢四的步子。在旋转的过程中,方圆看到了董梅,她似乎也绪不高,同样的,黄润团长却是兴致勃勃。唉,可怜天下同病相怜之人啊!转一个,看到了田乔乔,她正和那个送68中学全体老师到边防一团来的警备区参谋平一凡跳得不亦乐乎,从田乔乔不时发出的笑声和两个人低声交流的声音看,田乔乔和平一凡跳舞跳得尽兴,交流似乎也很融洽。又转了一个,方圆看到了苏睿涵,她正在一个上尉的面前展现那迷人的风采~~美女走到哪里都是美女,都具有惑人的力量。可惜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严俨然这个花心大少,真地是亵渎了这位美丽的女子,要是自己当年跟苏睿涵好了,自己哪里还会在外面风花雪月?

    其实在这一曲终了,灯亮了。卜论军几步走到了苏睿涵的面前,正听到那个年轻的上尉脸含笑,眼含:“苏老师,谢谢。”苏睿涵风万种:“您太客气了。谢谢你能邀请我。”卜论军插话说:“苏老师,下一曲我可要提前跟你预约哟!”苏睿涵眼波流盼,让卜论军的心都为之麻酥:“卜参谋长,谢谢你。能跟您这样的首长共舞一曲,那是小女子的荣幸。”卜论军得到美女别样的夸奖,心花怒放:“那么,苏老师,请过来坐吧。”

    又一曲音乐响了起来,竟然还是慢四。方圆看到,乐天和赵小雅竟然站到了前台上,这熟悉的曲调赫然是昨天卜论军与苏睿涵喝过的《知心人》。舞池又暗了下来,场地里很快就有好几对翩翩起舞了,这其中就有卜论军与苏睿涵。方圆心里还关注着自己的小兄弟乐天,但没有来得及多想,听到耳畔在暖暖的呵气让脸颊微痒,一个已经算是很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在耳边响起:“方圆,我们再跳一曲,好吗?”

    天,又是汪泉!方圆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随着汪泉又站了起来。当方圆再一次走到场地里的时候,方圆似乎感觉到了,有许多目光都在注视着他。也难怪,只与一个女军官跳舞,的确值得非议,毕竟方圆是结了婚的人。在跳舞的过程中,方圆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真地想早一点结束,然后落荒而逃。为了转移注意力,方圆把目光停留在了前台,乐天唱得很投入,赵小雅似乎也很投入。莫不是自己的小兄弟,向赵小雅发动了攻势?呵呵,这倒是一件好事。原来对赵小雅,方圆心里觉得或多或少有一点对不住杨芳对自己的厚,但如果赵小雅能够和乐天成了,乐天是个上进青年老师,他的前途也不见得比我方圆差啊!好,这是一件好事啊!不知道杨校长现在是否知道这件事,也不知道杨校长是否能够接纳了乐天。如果杨校长问我方圆,我方圆一定要为乐天多说几句好话,毕竟,市课一等奖第一名的成绩在那里摆着,这是谁也无转移了注意力,方圆的心平静了许多。终于,歌唱完了,舞曲也结束了。方圆对汪泉说了一声“谢谢”,把汪泉请回座位。然而,方圆并没有坐下,对姚长青说:“校长,我得去趟卫生间。”

    姚长青从舞会开始到现在,一直坐在那里。酒有一点多是一方面,主要是姚长青也提不起兴趣,如果不是边总有一个或两个副团以上干部在耳边聒噪,恐怕姚长青觉得自己都能坐在椅子上睡着。感兴趣的人,肯定是乐在其中;不感兴趣的人,在这里始终坐着,那便是一种痛苦了。但姚长青不能走,老师的安全问题特别是女老师的安全问题,他这个校长是负有责任的。

    给方圆准了假,姚长青把目光停留在走向控制室的卜论军与苏睿涵,姚长青的心里还真是有一点担忧:看这样子,卜论军是想一晚上都霸占着苏睿涵,这在地方上特别是在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包括学校,简直是大忌啊!地方的绯闻本来就多,如果一个已婚者再始终与一个年轻女子在一起,那不知道会被编排出多少故事呢!保证哪一个都有鼻子有眼,节不乏生动、故事。部队在这方面真的都不在乎吗?苏睿涵的安全很重要啊!

    再看方圆,跟自己请假去厕所,用脚跟想也知道,方圆这是在逃避。这位年轻的女中尉,看来与卜论军一样的想法,想一晚上都霸占着方圆啊!方圆果然是聪明人,他看透了,要出去躲了,什么时候回来,天知道?姚长青给方圆准了假,音乐也响起来了。果然是卜论军和苏睿涵一起站在了前台,他们合唱的歌曲竟然是《纤夫的》!昨天是《知心人》,今天是《纤夫的》,看来,这卜论军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了,要不也不会昨天和今天都赶到边防一团参加联谊活动了。

    董梅又一次被黄润邀请,走向了舞池。姚长青又暗暗为董梅担忧起来,看来黄润这位团长,似乎更喜欢风韵少妇,而董梅恰恰是这样有一定风韵而又特别顺从特别温柔的少妇啊!姚长青的心有些沉重起来,照这样子发展下去,要是出了事,自己这个校长可怎么办哪?

    《纤夫的》是一曲中四节奏的舞曲。舞曲响了好几分钟了,但方圆没有回来。姚长青看到汪泉坐不住了,她站了起来,在舞池的边缘,向着礼堂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姚长青轻轻地叹口气,方圆哪,虽然你无义,但是人家有,这男人太优秀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还好,姚长青对方圆的智慧有信心,觉得他能够处理好这件事。

    姚长青正眯着眼观察着舞池里的一举一动,这时,陈国栋出现在姚长青的面前。陈国栋说:“姚校长,他们几个老教师让我过来跟苏进波和赵刚只一会儿的功夫就过来了。当苏进波坐在姚长青边的时候,姚长青的心觉得安定了许多。还缺一个得力的助手!他方圆去这一趟厕所,躲哪里去了?该不会是回宿舍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