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这一上午姚长青又打不起精神,主席台也不坐,让方圆来主持。*///*还好,前期准备工作主要是方圆做的,让方圆主持倒也驾轻就熟。数学、化学、政治三门学科的金牌老师,依次作了富有实践、启发的报告。为了让报告更加贴近老师们的需要,也为了缓解昨天晚上太晚造成的神经还不完全清醒,方圆在每一节培训中都加了两次向金牌教师提问的环节。有了互动,场面就活,而一些老师不知道抱着怎样的目的,提了一些刁钻的问题,让金牌老师也无法回答。这个时候,方圆就会打圆场:下午讨论的时候大家再深入探讨。数学培训结束,休息15分钟,化学培训结束,休息15分钟,跟学生上课似的。从方圆心里说,他希望培训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昨天晚上实在是太晚了,许多老师都没有得到足够的睡眠,方圆用互动、休息等方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方圆的付出得到了比较好的回报,整整一上午,老师们学习的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其实方圆也很感谢姚长青,心里也为姚长青把主持的机会让给自己感到高兴。至少,自己得到了一次主持全局的锻炼机会。要平时,姚长青不在,有董梅;董梅不在,有贾明,哪里有他方圆这个第三副校长的机会?

    方圆也注意到了姚长青的精神状态似乎不是太好,但培训的时间紧迫,方圆也无暇顾及。在休息的时间里,方圆还得抓紧时间浏览浏览下一学科老师的培训稿,做到心中有数,也没有问姚长青怎么了。方圆甚至还没有时间考虑,为什么早晨在宿舍的时候,会接到翟新文书记的问候电话。

    上午的培训终于就要结束了。方圆还是把姚长青请到了主席台上。方圆说:“各位同事,今天上午,我们的数学、化学、政治三科金牌老师,分别为大家作了精彩的报告,可以说,台上的老师讲得好,台下的老师们听得好,台上与台下互动交流得也很好。我们的培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这在大家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况下,达到这样的程度,充分说明了我们的老师是非常看重这次培训的,也从这次培训中得到了不少的启迪。在上午的报告结束前,让我们用烈的掌声,欢迎姚校长为大家讲几句话。”

    姚长青是不想上台的。上午把培训的工作交给方圆,效果不错的。虽然比不上昨天,那主要是因为今天老师们的精神普遍不太好,再加上政治学科无趣,而数学和化学,都是理科,案例听起来也干巴巴的。但一上午的时间,老师们还能保持不错的状态,这与方圆巧妙的穿针引线是分不开的。方圆这小子,一是认真,二是确实有一定的组织领导能力,下午啊,还得让他为主吧。“耶!”老师们一片欢呼的声音。更有一个年轻的女老师说:“校长,可不可以3点培训啊?”引得周围的老师又是一片欢声笑语。姚长青想了想,说:“好,下午2点50集合,3点正式培训。”

    “耶!”“姚校长万岁!”中午能让睡一觉,这可是太幸福的事了。姚长青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笑容,大声说:“我宣布,上午的培训到此结束,散会,开饭。”

    “耶!”年轻的老师们自然会这样直接地表达心中的绪。中老年老师虽然不会这样呐喊出来,但也感觉到姚长青的确是一个通达理的好校长,也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会场,有的先回宿舍放下东西,有的直接奔向餐厅。

    姚长青跟董梅、贾明、周素素等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后,对几个人说:“你们几个先去吃饭吧,我回宿舍休息休息。”姚长青强颜欢笑,与董梅等几个人步出餐厅,内心的沉重却让他感到万分憔悴。在教育领导岗位上工作过这么多年的姚长青深知,一旦与领导之间有了不信任,那这个裂痕想完全抹掉,是非常难的。唉,要怪就怪自己当时考虑不细致,怪就怪自己当时只想到省钱的好处没有想到这件事的背后影响。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假。

    姚长青默默地向宿舍走去,沉思默想着心事,却忽然感觉边有一个人在陪着自己。转过脸,却看到方圆那关切的眼神。姚长青笑了笑:“方圆,怎么不去吃饭?”方圆说:“校长,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让校长不开心。”姚长青说:“跟你无关的。”方圆说:“是不是跟这一次来部队培训有关?”姚长青说:“有些关系的。学校组织外出活动,无论是旅游还是培训,都首先应该向市教育局书面请示,被批准后才能成行。我们这一次到部队,我当时以为没有滨海市,所以就没有向教育局请示。早晨局领导打电话,批评了我。”方圆问:“校长,是不是翟书记?”姚长青说:“你怎么知道?”方圆说:“翟书记早晨也向我了解了一下学校这一次搞培训的况。”姚长青马上产生了疑问:会不会是方圆向翟新文告的密?姚长青摸出自己的手机,让方圆也打开手机,找到翟新文打来的电话,对比了时间。给姚长青打电话的时间是8点23分,而给方圆打电话的时间是8点34分。姚长青叹了一口气,心方圆说:“校长,我向翟书记介绍了这一次来部队培训的前因后果,说了您是为了给学校节约经费,问大家能不能想出什么既省钱又能让老师们得到放松的法子。我说是我想到青联委员里的部队代表,他当时说希望部队与学校多搞些联谊。我说,姚校长很感兴趣,让我联系。我说,我担心自己级别太低,请不动人家部队的首长,于是我就向姚校长推荐了市青联副主席孙书记。在孙书记的联系协调下,我们的培训活动被安排在了边防一团,部队对我们的要求是,青年老师与青年军官们多交流、多沟通,通过联谊活动,加深友,不反对进一步深化为。”

    姚长青觉得方圆说得清楚了,很客观地陈述了事实的全过程,应该会让翟书记释怀吧。想到从副校长晋升校长以来,自己一直忠心耿耿地追随翟书记,翟书记不应该对自己有怀疑啊!还好,翟书记向方圆求证,虽然透着不信任,但方圆的解释一定会让翟书记相信我姚长青的忠诚,这反倒成了一件好事。想到这里,姚长青的心里亮堂了些,忽然觉得有些饿了。姚长青说:“方圆,你的解释很重要。好了,我也饿了,我们去吃饭吧。”方圆说:“好。”

    折向餐厅的方向,再看看有些清冷但还是湛蓝的天空,姚长青觉得景色也真是美的。这郊区与市区就是有区别,郊区的空气好,天也蓝哪!要是将来有一天,能在郊区买一处房子,那该有多好!

    在餐厅的部门,姚长青又远远地看到了团长黄润、政委和平。嘿,这3000元的大礼包,换来了完全不同的待遇,值啊!想到这里,姚长青的心更加好了,远远地就打着招呼,伸出了的双手:“黄团长,和政委,你们工作那么忙,还陪我们吃饭,真是惭愧啊!”

    这一顿午餐,贾明也坐在了一号桌,边防一团的五巨头,68中学的五个副校,还真是齐刷刷地坐在了一起。姚长青一扫上午的霾心,有说有笑,甚至还与黄润等几位团首长喝了几盅白酒。下午嘛,还是交给方圆,中午又能睡一觉,喝一点就喝一点。别的餐桌没有酒,因为要培训;一号桌本来也没有酒,黄润提了议,很快这专业军士祁大旗就把西子国宾酒给搬了出来。贾明酒量不错,与几个团领导推杯换盏,惹得黄润连连惊奇:“贾校长啊,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到一号桌?知道你酒量这么好,我倒要和你较量较量。”贾明笑着说:“我哪里敢和黄团长比啊!肯定不行,肯定不行。”

    酒尽兴,菜肴好,这中午的饭,领导们吃得好喝得好,老师们也吃得不错。一号桌这董梅一次又一次地看表,终于提醒了姚长青。姚长青说:“黄团长,和政委,穆副团长,萧副政委,尹参谋长,感谢你们。下午我们还要培训,时间已经过一点了。黄团长,您看是不是就把杯中酒喝了,今天的午餐就结束?”黄润说:“好。今天中午喝得好,就依姚校长。晚上,我们继续。今天晚上,我要和贾校长尽兴地比个高低。”贾明说:“黄团长,饶了我吧。”众人哈哈大笑。

    姚长青有点喝多了。方圆扶着姚长青,一晃一摇地回到宿舍,把姚长青扶上,给姚长青脱了鞋子,把脚搬到上,拉过被子盖上,这才回自己的宿舍。姚长青真地睡着了,这一觉可真香啊!当姚长青觉得口渴,想喝水,这才睁开眼。看看手表,啊?已经17点了!天!一下午的培训,自己竟然在房间里睡觉?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