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哪壶不开提哪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490、哪壶不开提哪壶应该说,现在部队的生活条件已经明显改善,部队的宿舍里已经通了暖气,虽然可能不是与城区的集中供形式,但估计也是这个团集中供。宿舍里是很暖和的,虽然人气有点冷清,没有人说话。见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他方圆发号施令似的,方圆说:“大家都睡吧,明天还得培训呢!”靠近开关的男老师关了灯,宿舍里一片寂静。

    慢慢地,脚臭味儿开始在宿舍里迷漫开来,而几个男老师的打鼾声也此起彼伏。方圆实在是不适应。以前在住单宿舍的时候,军强是不打鼾的;现在结婚了,住孔家,孔家也没有人打鼾。住单的时候,虽然不算是很干净,下经常是脏衣服脏袜子,但房间里还好,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气味;结婚以后,干净的孔妈妈更是将孔家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孔双华在这一点上跟孔妈妈还有点相似,她与方圆的卧室也算是收拾得很干净,每当方圆上的衣服有一点点异味的时候,孔双华就会让方圆洗澡,再把衣服换掉。但现在,冷不丁地在鼾声不断、臭味四溢的房间里,方圆还真是不适应。天哪,怎么这么臭?这是谁不洗脚?我方圆的脚没有洗,但没有臭味啊!方圆辗转反侧,好久好久也没有睡着。想想以前在大学里,虽然也有脚臭味儿,但总体来说比现在淡了许多。方圆把被子拉过来包住脸,只一会儿却觉得憋气得很,只好继续忍受这让人难以忍受的异味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方圆睡着了。朦胧中,方圆听到了嘹亮的军号在营区的上空飘。这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过来,然后很顽固地很坚强地很执着地钻入你的耳朵,沁入你的心里,让你不醒都不成。方圆还在闭着眼,就听到有一个男老师说:“这是谁这么讨厌,还没睡醒,就胡乱吹号?”方圆听到陈国栋的声音:“这是军队的起号,如果猜得没错,现在是早晨6:00,部队该出了。”

    这醒了的人,各方面的感觉也都清晰起来。方圆马上就闻到这难闻的臭味儿,这臭味经过一夜的发酵,已经带了些像是臭虫被烤焦的那种气味,有点臭,似乎还有点香了。方圆决定立刻起,到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顺便看看部队的跑。方圆坐了起来,穿起衣服来。陈国栋说:“方校长,这么早就起啊?昨天不是已经说了,我们是8点开饭,9点正式培训吗?现在才6点啊!”方圆笑笑说:“不睡了,出门活动活动。”陈国栋说:“外面可冷了,怎么说还是军营的宿舍不错,有暖气暖着,一点也不冷,还是留在宿舍里吧。”方圆笑了笑:“谢谢陈老师的关心。”

    方圆拿出洗漱用品,出了宿洗漱完毕,方圆给自己的脸上抹了一点大宝SOD蜜。冬天了,不抹也不成。看看自己的气色,还算是不错,方圆对着镜子笑了笑。嘿,这样子还难看,方圆立刻联想到了昨天晚上邀请自己唱歌的那位汪副连长,更加忍不住将笑容挂在脸上。方圆忽然想起了一则手机短信:长得丑不是你的错,跑到大街上吓人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方圆不自地拿汪中尉跟方淑娟作了对比,却发现,方淑娟比这位汪中尉耐看多了。

    回到宿舍,方圆是一刻也不愿意多呆,这里的气味实在是太不友好好。方圆把洗漱用品放好后,穿上外就准备出门。这时,陈国栋爬了起来,说:“方校长,我也睡不着了,我和你一起出门走走吧。”方圆心里不愿,却也只能答应:“好的,陈老师。”陈国栋说:“我去洗洗,很快的,等我一会儿。”方圆只好坐在边,在难闻的气味里等着陈国栋洗漱回来。

    方圆想打开灯,看看自己准备的培训主持稿,看看其他还在熟睡的同事,觉得这样非常不合适。想了一想,还是忍住了。斜靠在边,方圆闭目养神,却听到陈国栋说:“方校长,我好了,我们出去走一走吧。”

    穿上外,走出宿舍门。宿舍门口竟然有一个站岗的士兵,看到方圆和陈国栋,来了一个立正,打了一个敬礼。方圆说:“小兄弟,我们不是部队上的,见到我们不用敬礼。辛苦你了。”士兵呵呵地笑了:“这是连长布置的,要求我们这样做。”方圆心里想:这是不是黄团长布置给一营营长的,一营营长又布置给三连连长的,目的就是让68中学的老师们看到部队严明的纪律和过硬的作风。唉,看来哪里都搞形式主义,哪里都在演戏啊!

    这样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的。方圆与陈国栋走到场,看到一排一排的士兵,正在排着整齐的队伍跑,口号声此起彼伏,一派火朝天的景象。方圆看着看着,就想起大学一年级军训时的景,那个时候,自己也是队伍中的一员啊!方圆真想加入到队列中,再找回青的自己。

    一路慢慢地走,一路慢慢地感觉,一路呼吸着清新但有一点凉的空气,方圆的感觉真不错。但这种很好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几分钟。走着走着,陈国栋忽然说:“方校长,我看昨天和你一起唱歌的那个女中尉,对你好像有一点别的感觉啊!”天,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方圆说:“陈老师,方圆一愣,他没有想到陈国栋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是啊,我娶了孔双华,幸福吗?方圆没有回答,默默地向前走。陈国栋跟在方圆的边,轻轻地叹了口气:“其实啊,方淑娟这姑娘真不错,我要是你方圆,一定会娶方淑娟,虽然没有什么背景,但有了这样的老婆,一定会给你提供一个安定的大后方。方圆,说句不客气的话,在你的婚姻选择方面,我瞧不起你的,我觉得你功利心太重了。”

    虽然有凛冽的寒风,但方圆仿佛被人瞧出了心事,脸火辣辣的。原本以为,这样的事只是自己心里清楚,没想到陈老师也看出来了;如果陈老师看出来了,是不是其他老师也都看得很明白?那自己的岳父孔子田是不是也看得明白?方圆忽然觉得有些后怕,看来自作聪明的决定,有的时候真地一点也不聪明啊!

    陈国栋说:“昨天晚上你没有来的时候,几个年轻老师说起那个女军官请你唱歌,都羡慕你、嫉妒你,说你方校长很有女人缘。有一个男老师说,如果他是你,有宋思思喜欢,有孔双华喜欢,他百分百会选择宋思思,他不明白,像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方圆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想到做课件的那个夜晚,宋思思扑在自己怀里,那真流露的时刻,方圆真有一种冲动。其实宋思思真地不错,现在看来也是真地不错。在商场历练过以后,少了几分懦弱,多了几分干练,这也让方圆感觉更好了。是啊!像宋思思这么好的女孩,当初为什么不选择她呢?

    方圆甚至恨起陈国栋来。这个老东西,说话可真尖锐啊!就像拿一把匕首来插我方圆的心。但转念一想,忠言逆耳利于行啊!人家能跟你说这样的话,说明没有把你当作外人,也是耿直格的好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方圆挤出笑容,对陈国栋说:“谢谢陈老师!我呢,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对得起自己的选择。如果又轻易地放弃了自己的选择,那我方圆反而成了小人了。”陈国栋叹了口气,说:“是啊!如果选择了孔双华,再跟别的女孩还勾三搭四的,也的确不好。方圆,我希望你能一路走好。”方圆说:“谢谢陈老师,谢谢陈大哥。”

    “方校长,方校长,是你吗?”方圆和陈国栋回过头来,一个年轻的女中尉正站在他们的后,她正目光灼灼地望着方圆,一脸惊喜的神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