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见识军人的酒量(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484、见识军人的酒量(一)

    第一杯喝完,卜论军就回到了一号桌。////大家都笑吟吟地等着他。卜论军喜欢这种核心和中心的感觉,在警备区,级别比自己高的有好几个,真地要宴请省军区和驻Z省的××集团军领导的时候,有的时候还不够级别去陪,即便是够了级别,也是坐在最末或次末的位置,眼睛里总要看着警备区司令员或政委的脸色行事。到了边防一团,虽然同样是正团级,但自己是警备区领导,在职务上也是最高,看到黄润、和平等都恭敬地等着他来主持一号桌的开席,这种自豪感是油然而生,同时也升腾了一种渴望:早晋升警备区参谋长、副司令、司令,也更好地体验体验真正的核心和中心的感觉。

    卜论军说:“各位领导,各位战友,我们喝什么酒?”孙红军说:“客随主便。”姚长青说:“领导喝什么酒,我就跟着领导喝点什么。”方圆是真想说自己喝点啤酒就算了,但在这样的场合,孙书记和姚校长都说了领导喝什么人家就喝什么,自己一个小辈儿,哪里还有说话的份儿。

    卜论军说:“好,那我们就喝白酒吧。”这时,一号桌唯一的女董梅开了口:“我喝点茶水吧。”卜论军说:“怪我,怪我,对董校长照顾不周啊!这样,桌上的男人们喝白酒,董校长呢,喝点啤酒好不好?”董梅说:“好吧,不过我可得随意。”卜论军说:“我们白酒干杯的话,董校长你是不是也把杯里的啤酒喝掉?”董梅说:“我随意吧,我是女同志。”

    卜论军不再说话,笑吟吟地看了看孙红军,又看了看姚长青。方圆感叹:这就是做领导的艺术吧!说了不听,自然有人说了你会听。当人达到了一定的高位,对人的领导和管理都已经艺术化了。

    果然姚长青坐不住了,他是了解董梅还是有一定的酒量的,喝点葡萄酒和啤酒,应该没有问题。姚长青说:“董校长,今天晚上,卜副参谋长和边防一团的五位首长,都是理万机,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来招待我们,我们就应该客随主便,你说对不对?”董梅点了点头。姚长青说:“卜副参谋长已经很关照了,你喝啤酒,我们都喝白酒呢!卜副参谋长说一杯白酒对一杯啤酒,也不是一比九的比例,董校长努努力,也给各位首长助助兴嘛!”孙红军说:“啤酒是液体面包,喝一点会美容。小董现在可是好时候啊,多喝点啤酒还是有好处的。”董梅说:“成,我喝,一杯白酒一杯啤酒。”

    卜论军哈哈大笑:“好,爽快,爽快,到时候我可要敬董校长一杯。”黄润说:“能坐在董校长的边,我倍感荣幸,我也是要敬一杯的。”坐在董梅边的是天!还没开喝呢,就已经要喝三杯,看看眼前的啤酒杯,那是三杯就是一瓶啤酒的大杯啊!董梅张张嘴,想说什么,却看到姚长青投过来制止的目光,只好把话咽到肚子里。

    卜论军说:“好啊!68中学果然是英才倍出啊!方校长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滨海市最年轻的副校长,我看董校长也是女中豪杰嘛!”董梅有些不好意思,脸色绯红,微带羞状,惹得卜论军、黄润、和平甚至包括孙红军、姚长青也都怦然心动。现在的时代,化妆品让女人青常驻,这30多岁的女人看起来也像二十七、八的样子,反而因阅历、成熟而更增添了少女所没有的风韵。董梅就是这样的女,再加上最近一直沉浸在的甜蜜中,自然气色绝佳,眉宇里都是让人感觉得到的喜悦与秀美。

    卜论军说:“黄团长,今天晚上有什么白酒啊?”黄润说:“卜副参谋长,团里比较穷,没有办法请首长和68中学的领导、老师喝五粮液、茅台,但也可以喝我们Z省的地方名酒,西子国宾酒。”卜论军说:“好,这酒说来不错,有川系酒的清香,可以。尹忠诚,你今天晚上负责咱这个桌的倒酒倒水,为各位领导服好务。”边防一团参谋长尹忠诚少校腾地站了起来,打了个立正,喊道:“是。”卜论军说:“赶紧把酒给各位领导满上,看看其他桌,都已经开始,我们也不能落在别人后面。”

    方圆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茶壶,准备给大家续茶。卜论军说:“坐下,方校长。今天你来部队,你就是客。让忠诚给大家服务吧。”方圆说:“这一桌我年纪最小,为各位领导各位兄长姐姐做点事,是我的荣幸。”卜论军笑着说:“好,那我就不勉强了,孙书记,你说呢?”孙红军说:“让方圆服务服务,也是应该的。”

    卜论军端起眼前的三两的酒杯,凑到鼻子边嗅了嗅,说:“有点剑南的味道呢!不错,不错。孙书记,姚校长,你们看,我们这杯中酒是三起呢,还是六起?”

    方圆可是吓了一跳。看看自己的杯中,也是满满的西子国宾酒,虽然之前也曾经喝过白酒,但即便按照6口一杯的速度进行下去,今天晚上恐怕至少也得喝一斤以上,看来三杯是不止,那很有可能得2斤啊!天哪!如果醉得一塌糊涂,明天还怎么能培训?

    孙红军说:“卜副参谋长,咱部队上的同志个个酒量惊人,我们地方上自然是甘拜下风。我看,要不九起一杯酒好不好?”卜论军说:“孙书记啊,咱可都是爷们,喝酒那可不能太秀气六起也不少啊!方圆心里话:最好是能慢慢地自由自在地喝,这样既不醉人也场面乐和,可是这样的形势,他方圆又有什么说话的资格?

    卜论军说:“来,按照老规矩,我先敬三杯,说好了,我敬完三杯,大伙儿杯里的酒可得喝过一半。忠诚,你负责监酒。”尹忠诚说:“是。”卜论军说:“第一杯,欢迎酒。我代表滨海警备区,欢迎教育上的同志们来我们部队!”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