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反其道而行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483、反其道而行之。

    姚长青站了起来。方圆马上打开自己的包,把准备好的祝酒辞拿出来。但姚长青似乎并没有看到,径直走向前台。姚长青不是没有看到,而是不能拿,也不用拿。人家卜副参谋长、孙书记、黄团长都带讲话稿,我姚长青带讲话稿,不是说明我姚长青没有水平吗?

    再说,写好的讲话稿是死的,而现场的况是活的,看看人家孙书记,随机应变,将“马”的话巧妙地蕴含在感激之中,谁听了不愿意听?虽然孙书记就比我姚长青大一岁,但讲话的水平却是高明了不止一岁的水平。至于黄团长嘛,这马拍的水平,实在是一般,估计到了地方上,就属于那种很笨的类型。但人家也不是没有头脑,人家抓中心问题抓得准,无论怎么表态,就是要让卜副参谋长高兴,至于表达嘛,像孙书记、和政委、我姚长青这个年龄的,应该能读出其中的味道,而下面坐的其他人,特别是单纯如水的老师们,恐怕没有几个能知道黄团长的真正意图,还真以为人家是欢迎68中学的老师哩,瞧那巴掌拍的,正好为黄团长的演戏捧场。

    来到台前,姚长青与卜论军紧紧握手,充满感激地说:“谢谢卜副参谋长,谢谢卜副参谋长。”卜论军显然心不错,笑呵呵地回应:“姚校长,也给边防一团的同志们讲几句话吧。”姚长青有力地摇了摇卜论军的手,说:“感谢卜副参谋长提供这样一个机会。”眼神里是感激,卜论军很受用,笑着说:“都是自家人,不要那么客气!”

    卜论军走下前台,回到自己的座位。姚长青手执麦克风,面向全场。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姚长青的心思转了好几个弯,他要想好从哪个角度去切入,最能够讲出合适的话,毕竟,边防一团的军官们在看着,全校老师们也在看着,人家孙红军副书记讲得那么有水平,卜论军副参谋长讲得那么的水平,如果自己这个校长讲得不怎么样,那会让部队的同志看不起,会让学校的老师们觉得没有面子。

    姚长青说:“卜副参谋长、孙书记、黄团长、和政委,各位部长首长,老师们!我是怀着感激的心站在了这里!感谢卜副参谋长给我们68中学提供了与部队联谊的机会,让我们这些教师有更好的机会接近当代最可的人;感谢市教育局孙书记对我们这所基层学校的大力支持,正是孙书记的穿针引线和多方联系,才让我们认识了卜副参谋长,认识了部队的各位首长;感谢边防一团的黄团长、和政委和各位团首长,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住宿条件、培训条件,而今天的晚宴这样的丰盛,更是让我和我的同事们看到了边防一团的首长们对我们的说完这一小段,姚长青向着一号桌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掌声响起来,不算太烈,但还是让姚长青感到一丝安慰,虽然自己的话不算太精彩,但这既是自己的心声,也算是做到了面面俱到,该点到的人算是全部点到。姚长青继续说:“既然部队的首长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培训条件,那我也代表学校,代表全体老师,向部队的首长和同志们表表态,未来的几天,白天的时间我们为主抓培训,晚饭后的时间,学校的老师们将与我们部队的指战员一起,共同搞好每一晚的联谊活动。为了更好地与部队的首长和同志们联谊,学校专门安排了团委书记组织老师们准备了一些文艺节目和游戏活动,希望到时候能给我们的联谊活动带来更多的欢乐,也能进一步加深军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如果有哪位女老师觉得我们的某一位青年军官又帅气又阳刚,那就跟我说,我可是愿意做吃猪头的人哪!”

    或许是青年军官们太渴望太迫切了,姚长青这么一句不算幽默的话,竟然博得了他们使劲地鼓掌。姚长青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我们的女老师觉得不需要通过我这个校长,直接与我们的青年军官单线联系,那我也非常高兴,但请柬是一定要给我发的,因为我毕竟还是要代表女方单位在婚礼上致辞嘛!”

    全场爆发了善意的笑声,掌声也四起。或许是姚长青意犹未尽,他又了加了一句:“我看今天在座的也有年轻的女解放军,如果看好了我们的男老师,那我也欢迎!女解放军守卫在祖国的边防,男老师也可以在家乡耕耘着农田,也可以在家里任劳任怨嘛!”

    全场简直要笑翻了。因为这个观念与一般军营里的男军官多因而绝大多数都认为军人的妻子在家里辛劳奉献。这一刻,姚长青反向思维,提出女军官的男家属在家里做这做那,在场的男军人们怎么能不笑?就连到场的不多的几个女军官也忍俊不,笑得如花似玉了。

    姚长青说:“最后,我还要对68中学的老师提几点要求:一,来了部队就要遵守部队的纪律,不能像放假在家一样自由散漫;二,见到部队的首长要有礼貌,要是我听到部队的首长提起哪一位老师对部队的解放军没有礼貌,这便是给68中学抹黑,学校绝不会原谅,该批评要批评,该处分要处分,该扣奖金就要扣奖金;三,每天的培训时间都已经规定好,任何人不能迟到或早退,有事必须向我或向董梅副校长请假;四,每天晚餐后与部队首长、解放军同志们的联谊活动必须要保证参加,有事只能向我姚长青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姚长青的语速缓慢,语气沉着,姚长青知道这样的提醒会让部队的首长们听着心里舒服。外面的人到边防一团来,这当团长、政委的最担心什么?把团首长最关心的事说出来,这就比说更多的客气话还管用!不管黄团长、和政委抱着怎样的目的,他们碍于卜副参谋长的面子,肯定要许68中学的老师使用这里的场地,还得管吃管喝管住,万一要是哪个老师给捅了篓子,这过错人家卜副参谋长担不了多少,主要还是要由边防一团的主官来担当。现在,把黄团长、和政委最担心的事说出来,提出明确的要求,相信未来的几天一定能够得到比较好的接待。应该说,我姚长青考虑的这几点算是比较全面的,尤其是最后一点,可能也是部队首长最担心的,那我就把处分的程度提高到驱逐出校的高度,这一回部队的首长应该比较满意吧。

    姚长青扫视全场,看到68中学的老师们果然都规规矩矩地坐着,没有一个人说话,看来自己的警示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再看看卜论军、黄润、和平,脸上都带着满意的笑容,显然,这正是他们想说的,但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说的事

    姚长青最后说:“与部队的联谊,从今天晚上就开始。我看到部队的首长考虑得很周到,每一桌都安排了2~3名部队的同志,我希望68中学的老师们主动与解放军指战员交流、沟通。部队的首长还为我们准备了卡拉OK,喜欢唱歌的老师,可以和部队的同志一起唱,要唱出我们68中学的水平来,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声音不算太响,学校里男老师总是少数,女老师总是相对较多。再加上刚才的姚长青提的几点要求,有一点挫伤老师们的心,一些老师显然绪不是很高。

    卜论军笑呵呵地走上前台,紧紧地握住姚长青的手,说:“谢谢姚校长,您提了这6点要求,说到了我的心里,谢谢你这么理解和支持部队的工作。”姚长青笑着回应:“这都是我应该说的应该做的,卜副参谋长,我还要诚挚地感谢您给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培训条件呢!”卜论军笑着说:“客气的话不多说了,姚校长请回座位吧。”

    没有掌声,卜论军可以创造掌声:“来,来的军官虽然只有二、三十位,但声音响亮在整个餐厅回:“主动邀请68中学的老师!”卜论军说:“好,这才像军营男子汉。来,请大家拿起手中的酒杯,为了军民一家亲,为了68中学与边防一团联谊成功,为了这个美好的夜晚,干杯!”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