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老到的翟新文(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443、老到的翟新文(三)

    当方圆推开富贵吉祥的房间门,几个人都已经坐好,翟新文坐在脸正冲着房间门的地方,邹志刚坐在翟新文的右手边,申军坐在左手边,而姚长青已经坐在了背对着门的右侧。////不用说,背着对门的左侧位置,那是给自己留的。

    翟新文看到方圆进来,笑着说:“小方到了,我们就可以开始了。”方圆连忙说:“对不起,让各位领导久等了。”姚长青说:“坐下吧。”方圆坐下,才看到桌子上的凉菜已经上齐,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站在姚长青的后。姚长青向翟新文请示:“翟书记,是不是可以上菜了?”翟新文说:“上吧。”姚长青说:“小姐,上菜吧,速度快一点,还得保证质量。”服务员说:“好的,老板。”说完退了出去。

    翟新文说:“方圆,先喝点茶。刚才,姚长青一定要为大家点云南的青砖普洱,不知道你是不是习惯这个味道?”方圆笑着回应:“谢谢翟书记。”翟新文说:“我们滨海人哪,主要是喝花茶、绿茶,一座雁山,满眼尽茶园啊!虽然比不上杭江的龙井有名,但茶叶的品质也一样不错。可惜了这几年,这么好的茶产业,被那些茶农们滥施农药,给害啦!”邹志刚说:“是啊!要不我们作为茶叶的重要产地,何必还要喝云南的普洱呢?其实对于普洱的味道,我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不过听说普洱茶采自寒冷的高山上,全是绿色无污染无农药的,这为了健康,也要喝这普洱啊!”姚长青说:“是啊!当今时代,健康是第一位的,特别像翟书记、邹局长、申科长这样,作为全市教育的核心,更应该把健康放在首位。不然,那将会是滨海教育多么大的损失啊!”翟新文笑着“骂”道:“长青,我发现你现在思想态度不端正啊!什么时候开始练习马功夫了?”姚长青一本正经地回答:“翟书记,千错万错,都是我长青的错,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我一定改。不过,刚才还真不是什么马,而是长青的肺腑之言哪!”几个人互相对视了几眼,都心照不宣,哈哈地笑了起来。方圆听着几个人的对话,真是觉得见识见长。在方圆的眼里,姚长青校长那可是只知埋头干活,虽然接到上级的电话、见到上级,也会笑容满面,语气低柔,但第一次见姚长青明目张胆地拍几位领导的马,而且面不改色,理由万千。看来,真地是千穿万穿,马不穿。而翟新文、邹志刚、申军虽然明知是马,但仍然怡然默认,看来这也是长期习惯使然啊!人都免不了俗,连李世民这样的明君,也喜欢人家说好话,几次因为生气差一点杀了魏征,这真是活生生的事例啊!

    见众人坐好,翟新文举杯,笑容可掬:“好,那咱们就开始。今天长青一定要让我坐在这个位置,那我就勉为其难,那我今天就敬6杯酒。”

    方圆吃了一惊:敬酒有敬6杯的吗?这可真是第一次听说。看来酒场文化也不一定是3、2、1,看来也是随机应变,随场而变呢!

    翟新文说:“这第一杯酒呢,敬敬长青。感谢长青提供这样一个场合,让我和邹局长、申科长也能在一起聚一聚,跟68中学的学校领导聚一聚。这一杯酒,就是感谢酒!”翟新文与姚长青碰了杯,说:“老邹,小申、小方,也陪陪吧。”

    喝了酒,姚长青说:“各位领导,这江心岛大酒店的汤褒得好,今天的个菜就给各位领导来了一小碗鱼翅汤,还有一小碗深海鱼骨汤,还有一小碗江鳖汤,请各位领导品尝品尝。”翟新文笑着说:“长青,看来还是很有档次很有品味的嘛!”邹志刚心里有些心痛,忍不住说:“长青,是不是在点太破费了?”申军知道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儿,就安心地喝汤,果然是鲜美无比。

    姚长青说:“翟书记、邹局长、申科长,难得几位大领导赏光,给长青这样一个机会,也应该尝一尝江心岛的特色汤嘛!江心岛作为4星级酒店,菜品是贵了一点,但邹局长您也知道,68中学在局领导的关怀下,特别是翟书记给配备了得力的干部队伍,邹局长和申科长又在教育教学方面多方扶持,现在68中学取得了小小的进步,中考成绩不错,今年择校的学生也不少。没有各位领导的关心、支持、帮助,哪里来的进步?哪里能收那么多的择校费呢?”邹志刚顿时释然:最多也就是一个择校生的费用嘛!邹志刚说:“长青啊,这不相当于学校又少收了一个择校生啊?”姚长青说:“这有什么呢?邹局长,明年中考结束后,您多给介绍几个择校生,不就得了?”邹志刚哈哈大笑:“长青,就怕68中学明年中考成绩更好,那恐翟新文不紧不慢地把握着节奏,心里盘算着何时把姚长青最关心的问题给解决好。看到众人已经把眼前的三小碗汤或汤都吃下,翟新文笑着说:“长青,点得特色不错嘛!这三种汤,味道虽然不同,但都极鲜美,而且大补啊!”邹志刚说:“真是不错,特别是深海鱼骨汤,我这是第一次喝,以前还从来没有喝过呢!浓香鲜美,喝得好像都是鱼骨里浸出的白汁吧。”姚长青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喝着好喝呢!”看到申军不太说话,姚长青笑着说:“申科,评价评价这汤。”申军笑着说:“好喝,真是好喝!”心里话:书记和分管副局长在,哪有我教育科长说话的份儿,只有到过一会儿单独、个别互敬的时候,才能发挥发挥。

    姚长青知道申军这个时候不能表现突出,也不再勉强。

    翟新文说:“我敬第二杯酒,就是投缘酒。我们5个人能坐在一起,这就是缘分,其实呢,说心里话,我跟几位还真是很投缘呢!跟老邹在党委会上,意见观点常常一致,这本就是一种默契;跟小申呢,每一次交流都能感受到小申是有思想、有能力的好同志,完全能够胜任教育科长的工作;跟长青更不用说了;这方圆呢,我除了欣赏他的上进、能力呢,还有一层缘分在里面,我的恩师孔老师是方圆的岳父,那要按过去算起来,我也是方圆的大师兄,方圆也是我的小师弟嘛!”

    在座的每个人,都到翟新文对自己的评价,心里都很明白,邹志刚想到了评市三等功时翟新文的坚持;申军想到了当时提拔教育科长时也是翟新文先征求他的意见;姚长青感到他跟翟新文之间的默契都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方圆感受到了翟新文主动向自己示好,不仅是因为自己是孔子田的女婿,也包含着自己努力和上进的因素。同时,听翟新文评价别人的时候,几个人都听懂了对方圆的评价,实际上翟新文已经明确表达了,他就是方圆在教育局的最大后台,谁都不能动方圆的意思,至于其他几个人,虽然不明白翟新文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知道翟新文画了一个圈,已经在无形无声中把几个人圈在了一起。

    翟新文地与几个人碰了杯,率先把酒喝了下去。杯中见底,翟新文说:“好,老邹、小申、长青、方圆,都很给面子,我们都是投缘的人,那就是自己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