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老到的翟新文(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443、老到的翟新文(二)

    两个人,跟着一名服务员,去点菜。()由服务员推荐了几样特色,姚长青又根据已有的经验,为翟新文点了两道他喜欢的菜。姚长青说:“我们一共5个人,请问这些菜够吗?”服务员说:“够了,多的。”姚长青说:“好,那我们就去房间了。菜现在不要上,等要上的时候,我们会告诉服务员的。”服务员说:“好。”

    来到了“富贵吉祥”厅,服务员殷勤地给开了门。房间不是很大,应该是一个6人间,但却显得富贵亮堂,一点也不显拥挤。姚长青说:“今天5个人,也分不清什么宾什么主,就请翟书记坐主位,我们两个坐下首吧。”方圆说:“好。”服务员的服务很到位,两个人刚刚坐好,就已经把杯摆好,手帕铺好,动作还麻利。服务员面带笑容,问道:“两位老板,请问需要喝点什么饮料?”姚长青说:“等等吧,等客人来,再告诉你,好不好?”服务员说:“两位老板慢坐,我在门口,有事拍拍掌。”姚长青说:“好。”

    两个人坐着,却没有说话。忽然,姚长青问:“方圆,你说今天中午翟书记会把谁请来呢?”方圆说:“猜不到。”姚长青说:“是啊,翟书记做事向来老谋深算,请谁来还真不好说。不过,只要把人请到了,我们的评优资格就有希望了。”方圆说:“那校长您一年付出的辛苦就没有白费。”姚长青点点头:“是啊!”

    正说着,姚长青的手机响了。姚长青看了一眼,连忙接起来,脸上挂满笑容,语气也充满了谄媚之音:“翟书记,您是不是快到了?”翟新文说:“是啊,我们5分钟之内就到。跟我一起来的有邹局长、申科长。”翟新文说:“好,我马上和方圆下楼迎接。”翟新文说:“不用了,告诉我在哪个房间就成。”姚长青说:“那怎么能行?翟书记您是我的恩人哪!局领导赏光,这是长青的荣幸,是68中学的光荣,我和方圆是一定要下楼接的。()”翟新文哈哈笑了几声,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姚长青说:“走,马上下楼,接翟书记、邹局长和申科长。”方圆说:“好。”

    两个人急匆匆地下楼,在电梯间等了一分钟,还没有一部电梯下楼。姚长青心里有些焦急,说:“走吧,走楼梯。有的时候,坐电梯比走楼梯还耽误事儿。”方圆说:“好。”

    到了一楼大厅门口,姚长青远远地就看见那辆熟悉的黑色红旗,正从路口转入宾馆的停车区。姚长青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不管对方看得见看不见,冲着车的方向,面含水,手臂轻摇。方圆看着姚长青的样子,心里觉得可笑,但自己仿佛也受到了感红旗轿车在门厅前停了下来。姚长青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把右后门拉开,果然,翟新文坐在这个位置。翟新文笑呵呵地拱出头来,说:“长青,说说房间名就成,不用下楼了嘛!”邹志刚和申军这里也走下车来。姚长青说:“三位局领导大驾光临,要是长青不出来迎接,那岂不是罪过。”说着,一一与翟新文、邹志刚和申军握手问好。方圆跟在姚长青后面,也与几位领导握手。翟新文握着方圆的手,说:“小方,听说青联会开得很成功啊!又给咱教育局争了脸,但教育局一共4个名额,争了一个副主席,一个教育界别组的秘书长啊!”方圆说:“都是孙书记鼎力推荐的结果,申科长、罗主任也帮衬着做了许多工作,不然,以我的资历、能力和成绩看,哪里够资格做秘书长。既然领导们这么厚,青联委员们这么信任,我以后会努力做好这个秘书,为大家服好务。”邹志刚说:“小方啊!才一个月没见,感觉你进步很大嘛!看来这青联还真是不一样,是个锻炼人的地方。不知道,青联要不要我这样的老头子,不然我也想去锻炼锻炼啊!”翟新文说:“老邹,小方虽然年轻,但也要逐步成熟起来嘛!如果一直都不成熟,那不就成了扶不起的阿斗了。”邹志刚说:“是啊!”

    姚长青看到方圆成了众人关注的中心,心里有些不好受,但很快冰释:人家是市教育局的宝贝,背景深厚不说,成绩也在摆着,领导关注也很正常。现在我姚长青不也是把方圆当作宝贝吗?看到红旗车要走,姚长青急忙招手。红旗车又停下,司礼国从车里探出头,说:“姚校长,请问还有什么事吗?”姚长青几步走到驾驶室旁边,拉开车门,说:“司老师,您也请下车吧。中午也在这里吃点饭吧。”司礼国说:“姚校长,不用了,我回去,正好能赶上食堂的午餐。”姚长青说:“那怎么能行?”说着,把头转向翟新文:“翟书记,您看……”翟新文说:“这样吧,就让小司在楼下随便吃点吧。”姚长青面露笑容:“司老师,翟书记都说了,您还是留下吃点饭吧。”司礼国说:“那就谢谢姚校长了,我把车开下去,马上回来。”姚长青说:“等着你呀!”

    轿车下了小坡,司礼国找停车位去了。姚长青说:“方圆,一会儿带着司老师,到服务台,给按照100元的标准上个便饭吧,别忘记给司老师提一点误餐补贴。”方圆说:“好。”姚长青说:“各位领导,我们现在先上楼吧。”

    姚长青前头带着路,引领翟新文、邹志刚、申军上楼去了。方圆在楼下等着,过了一会儿,司礼国走司礼国也不再客气。跟着领导出来,虽然不能与领导同桌,但翟书记从来都没有忘记他这个司机,误餐补贴有,吃得还相当好,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来几口小酒。想想以前,开教育局小货车的子,司礼国知足。作为一个退伍军人,司礼国发扬了部队严守纪律,不该说的绝对不说,不该看的绝对不看,该两只眼全睁着就全睁着,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需要两只眼全闭上,除了开车,其他时间都可以。所以,翟新文对司礼国是相当的信任。当然,这也与司礼国口风严谨有很大的关系。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司礼国说实话也看到了许多不该看的事,也做了许多不应该做的事,比如,司礼国开车的时候,透过反光镜就看到了副局长孔丽丽一头倒在翟新文的怀里,而翟新文的手,不但搂着孔丽丽的肩膀,甚至另一只手在隔着衣服摸这位风韵犹存的副局长的**;司礼国也记得,那一天晚上,翟新文宴请了市实验幼儿园的副园长彭茹,在酒酣菜足之后,翟新文竟然让司礼国拉着他和彭茹去了江心岛大酒店。一路上,翟新文的手就非常地不老实,甚至在车里就解开了彭茹的衣扣,把手伸了进去。这个彭茹,真是一个**,至少司礼国这么认为,翟新文才摸了几下,就已经开始呻吟有声了。虽然司礼国的心里也产生了青年人的冲动,但这样的事,只能视而不见。领导这样做对不对?肯定不对!但如果自己没有守住口风,恐怕自己已经在教育局呆不下去了。所以,作为司机,司礼国只能一声不吭,开好自己的车。翟新文让他把车开到哪里,就开到哪里,让他到什么地方拉什么人,就拉什么人。有的时候,许多不同部门的领导聚会,司机们往往也会凑一桌,许多司机就没有司礼国这样的水平,虽然不说他自己的领导,但东拉西扯地讲黄篇,听得多了,也就露出一些蛛丝马迹——原来,许多领导都像楚留香一样,处处留,处处洒香,甚至有一次司礼国还听说,滨海市交通局的一位领导,号称拥有26个妇。另有司机问起怎么养得起的时候,这位讲这个段子的司机一脸的鄙夷:“河南已经有三位省交通厅长前腐后继地倒下了,安徽也是有3位省交通厅长倒下了,每一位厅长涉嫌受贿的金额,都在几千万元以上。交通局管修路,管高速路收费,哪个交通局的领导不是肥得流油?现在,许多人都说警察黑,我看最黑就是这帮交通局的,修一条路,就开始收费,其实用不了三年五年听这位司机东拉西扯,司礼国也算是有些触目惊心,但对翟新文的那种曾经有过的略微的不满,也都消失无踪了。毕竟,翟新文跟这位滨海市交通局的领导比起来,就看见过孔局长和彭园长两个算是妇的女人,那翟新文还真算是清白的好同志了。

    来到服务台,方圆说:“请从富贵吉祥厅提出50元,给这位先生,然后按照100元的标准,给这位先生准备午餐,量不一定很多,但一定要精。”服务员痛快地拿出50元,交给司礼国。司礼国说:“谢谢方校长,也谢谢姚校长了。”方圆说:“招待不周,请司老师多担待。”司礼国客气地说:“已经很好了。”方圆说:“司老师,那您就将就将就。我先回楼了。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马上下楼。”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