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他们的胆子真大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431、他们的胆子真大呀。()

    来滨海已经8年多了,4年大学生活,4年多教师工作,方圆觉得,只是在这一天下午,才真正细致地感受着滨海,了解着滨海。这一路上,虽然有警车开路,但滨海不宽的道路还是时常造成了路阻。特别是在过鸥江进入江对面的城区时,还是等待了几十分钟,让坐在方圆同一辆车里的民主党派青联委员们议论纷纷,整个车厢一片嘈杂。在经过一些正在进行管道铺设的道路时,车辆行进的速度更是慢得惊人。方圆听到一个民主党派的青联委员大声责问坐在这辆车里的团市委副书记魏锦图:“魏书记,为滨海的发展提建议,像这样的天天扒路,天天造大坑,是不是也可以提呀?”魏锦图笑着应道:“凡是有利于滨海发展的建议,都可以提。参观结束后,吃完晚饭,我们这一车的委员们就可以聚在一个会议室,谈谈你们参观的感受,把你们的好建议、好想法提出来,最后由青联秘书处汇总,向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和有关领导汇报。”

    听别人特别是一些成功人士怎样说话,在方圆的心里已经不由自主地形成了习惯。品味着魏锦图的话,方圆觉得魏的回答真可以讲天衣无缝,“凡是有利于滨海发展的建议,都可以提”这一句,可真是万金油的话,既没有肯定该青联委员,也没有否定,只是给出了评价的标准,就是是否有利于滨海的发展——虽然魏锦图只比自己大2岁,但他所表现出来的成熟与稳健,却远远非自己所能及。

    在滨海港,看到港口一片繁忙的景象,方圆的心真是感到振奋。教育太小了,外面的天地真大啊!原来只想着做一个名师、做一个校长,在教育战线上做出一定的贡献,现在看来,教育在整个滨海的经济社会发展中地位重要,但仅仅是其中一个方面。////看到巨大的集装箱在桥吊上像飞燕一样轻盈地飞来飞去,方圆的心被深深地震撼着。这里,滨海港的一个集装箱码头,让方圆的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

    但还是出乎方圆的意料,这么壮观的场面,却再一次被民主党派的成员们批得一无是处。在晚餐后的讨论时,民主党派界别组、教育界别组、医药卫生界别组三组在一起讨论,团市委书记毕全力竟然亲自来参加这个组的讨论。坐在首位上,毕全力表现出了谦虚、尊敬的态度:“各位委员,今天下午,我们参观了滨海市的市容市貌,特别重点参观了滨海港和滨海飞机场。今天,之所以我来参加我们这个分组讨论,是因为我听说我们这个组里可是涌现了不少的真知灼见。所以,今天晚上,我是只听不说。我所能做的,就是认真记录各位委员的意见、建议,话音刚落,一位民主党派界别组的委员把麦克移到嘴边,大声说道:“各位委员,我想,今天下午大家的参观都有很多的感受,我在这里抛砖引玉,把我关于滨海发展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和我的想法谈出来,不对的,请大家批评。”毕全力伸出一只手,微笑着说:“民主党派向来国家人民,向来是滨海市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力量,你们的建议,团市委一定会高度重视的。”这名委员也不客气,首先提了几个问题:“滨海市的经济现在在全省排到什么名次上?在全国排到什么名次?滨海市的港口现在在全国排到什么名次?滨海市在全国名气很大,但城市的地位与当前发展的现状能否吻合?”没有人回答他的提问,他是自问自答:“宁海,Z省经济的重要中心城市,人家以港兴市,现在的年吞吐突破了1亿吨,滨海呢?据2006年的统计数字,也不过2000万吨嘛!世界上,发展得比较好的城市基本上都是港口城市或近临港口,滨海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但为什么没有利用起来?我要说,滨海港发展好了,将会带动滨海的腾飞;滨海港发展得不好,必将成为滨海发展的瓶颈和障碍。要想实现滨海港的大发展,我建议,打破在河边建港的传统思维定势,而要向东,在海边兴建港口。鸥江有它的缺陷,河道的宽度是有限的,河水的深度也比不了大海,因此,大的轮船就很难进入河港,这必然造成了滨海港只能是支线港,而不能成为中心港。宁海怎么样?它的港口离市区很远,是建在镇海与北仑,以大海为依托,以矿石进出口为重点,以上海港的卫星港为货源保证,实现了长远发展,我们滨海人,脑袋很大是全国公认的,一个滨海炒房团,把全国各地的房地产价格推升了一倍,但在港口发展方面,滨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为什么就没有这样的魄力?”

    方圆虽然不接触教育之外的事,但这名民主党派的话还是听懂了绝大部分。方圆感叹:他可真是大胆啊!竟然敢直接指责市委、市政府?而且,听起来,指责得还很有道理。这河港跟海港比起来,可不就像他说的那样,航道窄、浅,难以提高吞吐量吗?

    毕全力说:“这位委员的意见很深刻啊!我已经都记下来了。请问你还有别的意见建议吗?”

    嘿,不温不火,展现了领导干部坦怀。方圆从心里佩服这毕全力。

    又有一名民主党派的青联委员发言:“我对滨海飞机场提提意见。我提三点,第一点,滨海飞机场这位委员说话的语气比较平和,但提的问题同样抓住了要害,话刚说完,有好几位青联委员都附和、赞同。毕全力说:“谢谢您的建议,你的建议我一定会及时上报。”

    第三位仍然是民主党派的青联委员,他的炮火比第一位还猛烈:“毕书记,各位委员,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市政施工的都被滨海市民称为‘扒路军’,把市政施工的决策者们称为‘寻思军’?有些工作,是需要扒路,毕竟,各类铺设管道的施工不能在居民楼下施工,能利用的也只有道路。但现在的况是,一条好好的道路,刚刚被电信部门扒开,铺设了管路,又铺好沥青,接着又被力公司扒开,之后又被排水管理处扒开,接着又被广播电视局扒开。我真不明白,市里的决策者们是怎么想的?扒一次,就要花一次钱,扒4次就要花4份钱,这会造成多少大的浪费?而且,每一次扒路施工,都会对这条道路以及附近的若干条道路的交通造成严重影响,而且到了下雨天,那街道的泥泞,跟农村的土路也没有什么区别。今天下午我们的参观,也经过了好几条这样的道路。要是没有警车在前面开道,我看一下午是根本不可能参观完的。”

    方圆深有同感。当许多委员把掌声送给这名民主党派青联委员的时候,方圆也发自内心地给他鼓掌。这位委员似乎受到了鼓励,继续说道:“所以,我希望决策者们不要寻思着什么事就马上决策,要提高决策的科学,不然真成了‘寻思军’,最好的方法就是各个不同的部门,协调配合,挖路就挖一次,把该铺设的各类线路、管道分门别类地铺设好,预留前瞻,挖一次,十年内或五年内不用再扒路。我们老百姓不欢迎‘扒路军’天天在道路上扒路。”

    很尖锐啊!方圆觉得自己真是开了眼界,第一次见到了这么多敢说真话敢说实话也不怕别人批评或穿小鞋的人!民主党派,看来还真不是吹的,提点不同意见,为老百姓做点好事,还真需要这样的人!方圆反问自己:如果是我,也意识到受到了民主党派青联委员的影响,在这间会议室里,讨论火朝天。毕全力、孙红军、方圆,都在不同的层面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民主气息。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