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思思,你在谁的视线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410、思思,你在谁的视线里上午10点,滨海市青联联合会第六次大会预备会议召开。*///*方圆作为市教育局选派的4名委员之一,与另外两名委员市教育局教育科科长申军、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副主任罗达甘坐在了一起。市教育局党委副书记孙红军作为市青联的待选领导,坐在了主席台的前排。

    半个小时之前,当方圆赶到了1802房间的时候,申军、罗达甘已经在孙红军的房间了。申军与方圆早就认识,地打着招呼:“方校长,就等你了。”方圆说:“不好意思,让各位领导久等。”孙红军和善地笑着:“他们也是刚刚来。方圆,我来介绍一下,这一位是市招生办的副主任罗达甘。”方圆伸出手,主动问好:“罗主任,您好。”罗达甘也笑着回握:“方校长,久闻大名啊!幸会,幸会。”孙红军说:“大家都坐吧。”

    几个人分别坐在椅子和上。孙红军说:“这一次局党委研究决定,我们4个人成为青联委员。你们三个作为市教育局直属单位的优秀青年代表,当之无愧;对于我来说,其实已经是半老头子了,真地是勉强来参加。看到大家都朝气蓬勃、年轻有活力的样子,我真是又羡慕又不好意思跟年轻人在一起。”罗达甘说:“孙书记不仅仅是青联委员,也是即将改选的市青联副主席,我看除了团市委的几位主席、副主席,孙书记也是最年轻的副主席之一啊!”孙红军说:“这也是组织上的安排。教育界别是个大界别,虽然市局直属单位只有4名名额,但大学、研究机构、各区市,都选派了不少年轻有为的教育上的同志,所以我们这个界别组一共会有31名委员。这是仅次于企业管理界别的39名委员的第二大界别组,比第三大界别组共青团界别组还多1人呢!我呢,也被安排为教育界别组的召集人。今天把几位叫我的房间,是强调会议期间的几点要求,希望我们市教育局选派的4名委员在整个教育界别组中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遵守大会纪律,展现我们市教育局的良好形象。()面对大学、研究机构的教育界委员,我们不卑不亢,不必因为对方是教授或研究员而妄自菲薄;面对来自各区市的基层教体局、基层学校的委员,我们不能高高在上,摆出高人一等的架势,而应该谦虚尊重。”方圆、申军、罗达甘纷纷点头。

    孙红军说:“青年联合会是面向各界各族优秀青年的国统一战线组织,也有‘小政协’之称。我个人的理解,这不仅是一个青年人参政议政、建言献策的平台,更是加强社会交往、接触社会各界、认识更多朋友的平台。我相信几位都能认识到,来到了青联,利用三天青联会的机会,罗达甘说:“谢谢孙书记的教诲,我一定会好好利用三天的机会,与各界青联委员交朋友。”申军说:“谢谢孙书记,我会努力的。”孙红军看看方圆。方圆说:“我这是第一次进市委宾馆,说实话有点找不着北。我刚才看了看青联委员的名单,许多都是政府机关的领导、企业的老总、银行的行长、共青团的书记,民主党派的更是科技、教育、文化上的领军人物,我是一个小小的中学副校长,他们会交我这样的委员做朋友吗?”

    这是方圆的心里话,也是方圆故意摆低自己的位置。摆低了自己的位置,申军与罗达甘就不会对自己有敌意,甚至于也会乐于帮助自己,毕竟他们都三十多岁,在方圆面前做做大哥,也是很有面子的事。三个人都笑了。孙红军说:“方圆哪,在我们4个人中,你是最年轻的一个,我呢最年长,一般说来,三天里,除了开大会的时候,其他时间,像分组讨论,像分组活动等,我们教育界别的同志们一般都在一起,如果你觉得开始有些不适应,我和申科长、罗主任,都会帮助你这个小兄弟的。”

    罗达甘心里暗笑方圆是从基层学校选拔出来的,果然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见识就是不行,能选上青联委员,不就是因为拿了个全国一等奖的课吗?但心里的鄙夷却绝对不能表现在脸上:“方校长,请许我叫你一声小方兄弟。我们都是市教育局党委推荐的,心肯定往一处想,有孙书记给我们领导方向,肯定没问题。孙书记如果去参加常委会、主席会,那我罗达甘也会和你在一起,我认识的朋友,也会成为你的朋友。”方圆说:“谢谢孙书记、罗主任。”申军说:“方校长可是滨海教育的后起之秀,也不能太谦虚啊!拿出你的自信,这么年轻,又长得这么帅气,说不定会迷住许多团市委的小妹妹们。如果市青联委员里有年轻的女青联委员,说不定也会向方校长暗送秋波。”方圆的脸腾地红了,他马上想到了宋思思,难道申军已经看出什么了吗?不会吧。方圆尴尬地说:“申科长,您取笑了。我是已经结婚的人了。”孙红军、申军、罗达甘都哈哈大笑起来。

    方圆和申军、罗达甘是坐在左侧偏后的位置。忽然大厅里响起了一阵电铃声,整个会场安静了下来。坐在主席台前排第4号领导位置上的一个年轻人把嘴巴靠近了话筒:“各位委员,现在开始开会。”他向坐在1号位置的另一个年轻人侧小声请示了什么,然后顿了顿方圆目不转睛,赫然看到,孙红军副书记坐在第3号领导应该坐的位置上。而到现在为止,讲话的两个人都非常年轻,看起来都不到30岁。这个团市委的书记毕全力,应该是正处级的干部吧,他怎么会这么年轻呢?

    方圆小声问:“申科,刚才主持会的是哪一位?”申军小声回应:“他是团市委副书记郝丁一。”方圆问:“看起来这书记和副书记年纪都不大啊!”申军说:“毕书记今年才29岁,郝书记也不过刚刚30岁。”

    方圆不再说话,眼睛望向毕全力的方向,心里却是心潮澎湃:天哪,自己马上就27岁了,才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副校长,而人家毕全力,不过比自己大两岁,已经是正处级的团市委书记。有的时候,我方圆曾经为自己的快速进步沾沾自喜过,现在看来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我方圆跟外面的人比起来,差得远了。我到29的岁的时候,能发展到毕全力那样的程度吗?**说过,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一点也不假。我方圆曾经多么骄傲啊!滨海市教育系统的一朵艳的鲜花、一颗璀璨的新星。真是井底之蛙啊!看来,市青联里藏龙卧虎,比我方圆有本事的、有地位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呢!别的不说,就说思思吧,她现在才23岁半,就已经是大成企业集团的副总经理,管理着上千人的集团总部和下设工厂,这份成就也是我方圆所及不上的。

    想到了宋思思,方圆的目光便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近300人呢!主席台下的主灯已经关闭,几盏小灯仅仅起到了能站起来找到路的程度。思思会坐在哪里呢?方圆熟悉宋思思飘逸的秀发,熟悉她的浅粉色小西服,带着这样明确的线索去寻找,从后到前,从左到右,天哪,还真是看到了宋思思!她安静地坐在那里,在聆听毕全力书记的部署。其实这份议程安排每个青联委员手中都发了一份,完全没有必要在大会上宣读,至少方圆心里是这样认为的。望着宋思思,方圆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安宁,这是一种牵挂之时得知平安的心理放松,方圆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更让方圆奇怪的是,方圆发现,许多青联委员也没有在听毕书记讲话,他们的头颅好像也在向着宋思思的方向逡巡、观望!呵,思思成了众青联委员关注的焦点了。这也不能怪思思,一个副总经理的头衔,再加上出众的仪表、得体大方的谈吐,想不被关这个时候,坐在右侧前方座位的宋思思忽然转过头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看不清她的眼神,但可以感受到她的某种程度的焦虑。难道是在寻找我方圆坐的位置吗?方圆目不转睛,等宋思思把头转向自己坐的方向的时候,方圆不自地微抬手臂,在前轻轻地摆了摆。啊,思思笑了,她果然在找我方圆!方圆莫名地欣喜,也冲着宋思思笑了笑。方圆也同样发现,在自己与宋思思直线距离内的男青联委员们,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望着宋思思,也都回应宋思思甜美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