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意外的邂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407、意外的邂逅。////

    青联会召开的那一天早晨,方圆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出发。孔双华因为临近研究生考试,已经请假在家。听说方圆要在滨海市委宾馆住两个晚上,便越发依依不舍,抱住方圆的腰,久久不愿松开。或许是因为有了孩子的缘故,在过去的几天里,方圆觉得与孔双华的感拉近了许多,以前看到孔双华撒或发脾气,方圆心里或多或少觉得有些矫揉造作或生惯养;而现在,孔双华再撒的时候,方圆却理解成的缠绵,再使小子的时候,方圆认为怀孕以后孕妇的子不稳定,却没有半分反感,总是竭尽所能地柔声安慰。

    现在,孔双华不让方圆走,方圆也紧紧地拥着孔双华,温言道:“华华,就是去开两天半的会,后天中午我回来了,而且我有闲空的时候,就会给你打电话的。”孔双华把脸贴在方圆的膛,依依不舍,竟然轻声啜泣起来。方圆也被孔双华这份执著的柔所感染,轻轻地抚摸着孔双华的后背,任她发泄心中的恋。

    孔妈妈呆不住了,说:“小华,方圆8点要报到了,你再不放手,恐怕就会迟到。看看你,把方圆的西服和衬衣都哭湿了,这怎么能行?你赶紧去再给方圆找一。”方圆冲着孔妈妈笑了笑:“妈,我也舍不得离开双华呢!”孔双华松开了抱腰的手,低起脸,却是挂着泪花的笑脸。刚才方圆短短的一句话,足以让孔双华的心感到温暖。从元旦到现在,方圆对自己越来越关心、体贴,孔双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不愿意让方圆离开自己半分钟。当然,方圆参加青联大会,这是方圆的光荣,也是她孔双华的光荣,要知道全市500多万人口,青年就占了三分之一强,从18岁到45岁,都是青联吸纳的对象,本次青联一共有委员287名,而自己的丈夫,就是全市200万广义定义的青年人中的佼佼者。

    孔双华说:“老公,等一等啊!我再给你找一西服和衬衣。都是我不好,把你的新衣服弄湿了。”方圆说:“华华舍不得我走,我也舍不得离开华华呀!”

    与孔双华吻别后,方圆急匆匆地向小区门口走去。时间的确有些来不及了,得搭一辆出租车才行。但刚刚到小区门口,方圆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普桑,68中总务处的陈卫国正冲着方圆挥手。方圆走到近前,笑着问:“陈老师,你怎么来了?”陈卫国说:“方校长,是姚校长让我来送你去的。快上来吧。”

    方圆上了车,陈卫国麻利地把车发动起来,一点油门,车子朝着市政府的方向疾驰而去。陈卫国说:“姚校长说了,你安心开好会,学校的事不用担心。两个班的语文,董想到这里,方圆拿起手机,拨通了姚长青的手机:“校长,我是方圆。谢谢您,安排陈老师来送我,其实我也可以自己坐车去的。”姚长青说:“送是一定要送的。你去参加市青联会,代表的是68中学的形象,代表的是教育的形象,维护好你的形象,也是在维护学校的形象,维护教育的形象。”方圆说:“校长,您还有什么要交待我的,我一定认真牢记。”姚长青呵呵地笑着:“没有什么。学校的事什么也不用想,把青联会开好就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青年联合会,来的全是全市各界的优秀青年才俊,多交朋友,对方圆你的成长肯定会有很大的帮助,把握好这个机会吧。”方圆说:“谢谢校长的指点,我记住了。”

    到了市委宾馆门前,早有服务生把车门打开。方圆不自觉地像个领导干部一样从车里走出来。陈卫国也下了车,一把接过方圆的包。方圆说:“陈老师,谢谢你。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看看其他人,都是自己进去的。”陈卫国这才有些不愿地把包交给了方圆。方圆说:“陈老师,谢谢。你回学校吧,我自己进去就成。”陈卫国说:“后天什么时候散会,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开车来接你。”方圆说:“不用了,谢谢你。”陈卫国说:“你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呀!”说完了,也没有上车的意思。这时候,方圆注意到有好几个人都在看自己,心里有些窘:自己一个小小副校长,摆什么谱啊?人家别的青联委员,还不知道比我方圆优秀多少倍呢!看陈卫国的样子,方圆点点头,说:“陈老师,后天散会,我就给你打电话。就是麻烦你,不好意思的。”陈卫国说:“不麻烦,不麻烦!方校长再见!”跟方圆握了握手,竟然是欢天喜地地走了,让方圆心里没想明白,陈卫国为什么要这么贴我方圆。

    这时候,有一个年轻的女孩走过来打招呼:“请问,您是参加青联会的青联委员吗?”方圆点点头:跟着叫于静的女孩进了大厅,呵,大厅里好闹!已经来了不少的青联委员,他们有的在忙着填表登记,有的都已经互相认识,在彼此交流,有的站在一边东张西望,有的正三三两两地向电梯方向走去。方圆扫视一圈,竟然一个认识的都没有。按说也要来几个教育上的啊,不是说教育局党委副书记孙红军也过来吗?怎么没有见到呢?

    于静看起来心不错,几步就把方圆带到了另一个年轻女孩的面前。于静说:“方校长,这是为教育界别委员服务的青联大会秘书滕云竹,参会的所有事不明白,都可以找滕云竹。我还要去接别的委员,方校长,再见。”于静主动地伸手,方圆也微笑着回握:“谢谢于秘书。”

    女孩如蜻蜓点水一般地与方圆握手后,翩然而去,没有一丝拖泥带水。这让方圆有些发愣:外面的女孩和教育上的女孩就是不一样啊!看来自己真是井底之蛙,看看这个于秘书,落落大方,笑容让人接近,与学校老师们迥然不同啊!整个68中学,大概也就是田乔乔可与这个女孩作作比较,不过这田乔乔现在也是团系统的人哪!

    好不容易从发呆中清醒过来,看到滕云竹脸上的笑容,方圆倒不好意思起来:人家滕秘书现在笑自己,恐怕是笑自己是不是看上了于秘书啊!怎么会呢?自己刚才感叹的是外面女孩的开放大方,学校年轻女老师的保守端庄,况且自己是已经结了婚的人,也要做爸爸了呢!方圆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滕秘书,我要做什么,你吩咐。”滕云竹笑得更开心了:“方校长,您是青联委员,我是为您服务的秘书,不要说‘吩咐’这样的字眼的。”方圆脸更红了。

    登完了记,领取了房卡和参会的材料,方圆看到自己被安排在1502房间,就问道:“滕秘书,我从哪个地方上去呢?”滕云竹笑着说:“方校长,电梯在那一边。”说着用手一指,“方校长您这是第一次来市委天哪!果然被误解了。方圆心里有说不出的苦:都怪自己孤陋寡闻,接触的几个大场面,基本上都是教育上的大场面,外面的世界了解得还真是很少。方圆红着脸说:“滕秘书,替我谢谢于秘书。我已经结婚了,而且快要做爸爸了。”滕云竹脸上愣了一下,好像也有几分失望,但转眼就恢复了笑靥如花的神,方圆还是细心地捕捉到了这一点。

    离开登记处,方圆朝电梯的方向走去,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喊他:“方圆,是你吗?”方圆回过头:啊,怎么会是她?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