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什么时候都要讲政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394、什么时候都要讲政治“长青,你一贯的表现都是老成持重,办事稳妥,现在68中学怎么会成这个样子?现在,方圆要调离,也有可原,他现在的处境你姚长青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翟新文有些声色俱厉了!

    姚长青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向敬重的向来和颜悦色的翟书记,竟然会对自己大发雷霆。()本来姚长青是想自己在学校里解决有关方圆的事,但冥思苦想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向翟书记请教,给点点步。但现在,场面一下子就僵了。

    翟新文可能也觉得自己说得有点过于严厉,看了看姚长青一脸委屈的样子,他放缓了一下语气:“长青哪!我是一直都很信得过你的,也一直在努力培养你,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事实证明,我的眼光没有错。68中学在你手中才半年,学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全市的中游初中学校,变成了排在前10的上游学校,而且现在学校的发展势头也非常好。这也验证了那一句在教育界流传的话,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长青,你的敬业精神、拼命精神,你的智慧、创新,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姚长青忽然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士为知己者死。跟着翟书记干,那真是干了没白干,而且肯定会有好的前程。

    翟新文话锋一转:“长青,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我们什么时候都要讲政治!讲政治,懂吗?在方圆上,我们更是要讲政治!”

    姚长青有些没听明白,疑惑地望着翟新文。

    翟新文语重心长地说:“长青,什么叫讲政治?讲政治就是时刻要与党的方针政策相一致,时刻要维护党的根本利益,维护党的形象。对于一个中学校长来说,什么是与党保持一致?那就是要时刻与局党委的决策相一致;什么叫维护党的根本利益,那就是时刻要维护局党委的根本利益!方圆是教育局,准确地讲,是我和韩局长刚刚树立起来的典型,也是市委王书记、市政府宋市长、邓市长、市委组织部盛部长、群部长重点关注的对象,长青你想想看,如果方圆在全市教育系统的广大干部、教师心目中被描绘成了风流、私心、目中无人的形象,那就是证明教育局党委、教育局领导们的眼光都错了吗?那不是证明王书记、宋市长、邓市长、盛部长、群部长的眼光也错了吗?我和韩局长树立起来的典型,是这样一个不争气的教师,这不是在煽我和韩局长的耳光吗?”

    姚长青在这个时候才真正地感受到:原来维护方圆的形象,不仅仅是68中学工作的需要,不仅仅是维系自己与方圆的友好合作关系,而是真正翟新文的语气更加低沉平和:“长青!我这几天一直也在思考方圆的问题,从私人感上讲,方圆是我老师孔教授的女婿;从滨海教育发展的大局讲,我们多少年才能培养出一个像方圆一样好学上进又非常有灵气的好苗子呀?于公于私,我们都应该护他,时刻提醒他、点拨他,让他更快地成长起来!我和韩局长,已经离退休年龄越来越近了,韩局长最多干3年,我最多再能干8年。()长青你呢?42了吧,最多再能干14年,但滨海教育事业需要一代一代的优秀人才带领着继续发展,未来的滨海教育是要由像方圆一样的年轻人担当起来的。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而毁了一个人才,那只需要几句话呀!我们都是党员,用我们的党来衡量,我们应该不应该来帮助方圆度过难关?”

    姚长青使劲地点了点头:“翟书记,您说得太好了!您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看来,我以前想得过于简单,我的确是没有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您批评得对!我错了。”

    姚长青流下了悔恨的泪水。这泪水已经很久没有从这个中年人的眼眶里流淌过了。姚长青在泪眼朦胧中,觉得翟新文的形象越来越高大,成了一株自己所仰视的大树。

    翟新文轻轻地拍了拍姚长青的肩膀,叹了一口气,给姚长青递过来一张面巾纸,说:“擦擦吧。一个大男人,都四十好几了,还这么不经说,说流泪就流泪呢!”

    姚长青说:“翟书记,我这是被感动的。滨海教育能有您这样的领导,是滨海教育的福气,也是滨海市人民的服气,更是那些上进的青年老师们的福气啊!我跟着翟书记干,无论干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后悔!”

    翟新文说:“长青啊!我也知道你很难!这一次方圆帮助方淑娟争取市课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前几天,曹本松也来找我诉说,告方圆的小状,被我狠狠地批评了一通。我也知道,这曹本松是藏了私心在里面,他的外甥女在68中学教语文,对不对?”

    姚长青说:“是,他的外甥女叫苏睿涵,在我校教初一的语文。”

    翟新文说:“不管怎么说,方圆还是太年轻了,他有时候想事想得还不周全。当然罗,如果他真地想什么事、做什么事都能细致周密,那也跟他的年龄不符合嘛!但这一次,方圆他担不起这个责任!这个责任就会毁了我们市教育局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啊!所以,我和韩局长都不会许任何人来抹黑方圆、诬蔑方圆,谁这样做,我和韩局长就摔碎谁的饭碗!”

    翟新文的话冷得像冰一样,姚长青的心里咯噔一翟新文说:“长青,这件事方圆担不起这个责任,那么谁来担最好?我想来想去,还是要委屈长青你啊!”

    啊?我?姚长青万万没有想到,翟新文竟然要让他姚长青来背黑锅。

    “长青,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我们都是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来保护一个青年干部的成长,我们即使受一点委屈,这又有什么呢?你还继续做你的校长兼党支部书记,什么也不受影响,而我还会在今后的各项荣誉评比中适当地照顾到你的头上。”

    姚长青这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把心放在肚子里。

    翟新文继续说:“这个黑锅,背起来其实也容易,第一,关于方圆发请柬的事,你就说是这是你的意思。虽然你和我都明白,这是我的老师孔教授的意思,方圆根本没有决定权,但孔教授怎么说也是市人大副主任,是滨海市的重要领导同志,我们不维护他的形象,谁来维护他的形象?这也是讲政治啊!”

    姚长青说:“翟书记,您放心吧。”

    翟新文说:“第二,关于方圆为方淑娟争取语文课的事,你也说这是你的意思,是你让方圆这么做的。理由嘛,你自己想,要能自圆其说。关于计算机老师的事,我想你大概也了解到真相了,我也就不多说了。至于如何消除其他语文老师的敌意,我看也简单,过一会儿,我让谢秉国来我办公室,我们一起商量商量,大不了再给你们68中学一个名额,让那剩下的语文老师去争吧。他曹本松的外甥女有没有实力,那要看她自己的造化。虽然方圆的语文教学水平很高,但这一次,还是安排另外一名干部和方圆一起听课一起挑选吧。”

    姚长青说:“翟书记,我明白了。”

    翟新文说:“关于英语老师里流传的什么上的事,这件事我看这样处理吧。你和方圆一起听课,不让方圆一个人听课。不管女英语老师上得多好,最后从男英语老师里挑选一个出线,堵住那些制造谣言的家伙的嘴。在制造绯闻这件事上,长青啊,我得批评你呀!以前处理了一个耿志敏,又处理了一个齐秀云,怎么你们学校还有这样的绯闻满世界传播?这说明什么?说明校风不正啊!你这个当党支部书记的,思想教育怎么抓的?你姚长青可真得抓一抓这个问题哟,我可是听说,别的学校都传说你们学校有制造桃色新闻的传统。都成了传统学校了,这也是学校的特色发展吗?别的学校都是体育传统项目学校、艺术特色学校、海洋特色学校,我们68中学厉害啊,绯闻特色学校。”

    姚长青的脸再也挂不住了,腾地一下红了。这是被教育局党委书记在批评啊!姚长青对于制姚长青是越想越生气,脸绷得像三九年的牛皮鼓,用鼓槌一敲,恐怕就迸裂了。

    翟新文注意到姚长青神色的变化,心里一惊:莫不是在恨我揭他的短?不行,我得试探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