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雁过要拔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382、雁过要拔毛Z省教育厅副厅长柳军来参加方圆的婚礼,让韩素贞很是吃惊,以为柳军也欣赏方圆的年轻和才华。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柳军竟然也是孔子田的学生,而且还没有毕业,读的是行政管理专业的在职博士。怪不得,怪不得啊!

    韩素贞心里中感叹:方圆娶了孔子田的女儿,就如同一下子步入了豪门,再加上他自的努力的出众的才华,这样的年轻人不发展起来都难。韩素贞心里不仅有些羡慕方圆的“好命”来。想想自己,靠着苦干和拼搏,从普通教师到教导主任到副校长到校长到副局长到局长,一步一步走来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也经历了很多的坎坷,自己是在38岁的那一年才当上校长,但当上校长的时候,也是整个滨海市教育系统最年轻的正校长,转眼之间,自己已经52岁了,再过几天,就是53岁的生了。子经不起混哪!方圆才26岁,就是副校长,只要有他老岳父给撑着,相信肯定会打破自己的纪录,在38岁之前就能坐到校长的位子——年轻人啊,真是让人羡慕和伤感——假如我韩素贞再年轻一回,是不是也要考虑嫁到一个有背景的家庭,那现在可能就不是局长,而是副市长了。

    羡慕方圆不能耽误工作。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留下柳厅长,请他在滨海多留几,检查指导一下滨海的教育工作。()难得柳厅长能来滨海,雁过拔毛,不拔也对不起滨海市的广大教育工作者,也对不起自己这几年来的励精图治。请柳厅长走一走、看一看,了解了解滨海教育这几年的巨大变化,以后自己到省厅去开会时,也能让省厅的领导多总结总结滨海的经验,多表扬表扬滨海的教育改革与发展成果,给滨海市的教育工作贴上一点金,这就是最大的成绩了。

    婚宴开始不久,韩素贞就把这个想法跟翟新文和邹志刚说了:“新文、邹局长,柳厅长难得来我们滨海一次,这一次一定要请柳厅长留下,指导指导我们的工作。”翟新文说:“好啊,韩局长果然是极具领导意识。如果柳厅长能够多看看我们滨海市教育上的变化,也就能够感受到韩局长在担任滨海市教育局副局长、局长期间对滨海教育事业的发展付出了多少心血了。”

    翟新文的话正好说中了韩素贞的心,也让韩素贞听着心里比较舒服。总体来说,虽然今天翟新文抢了风头,但也有可原嘛,毕竟他是孔子田的学生,市里的各大局的头头脑脑们,翟新文也比较熟悉,换孔家的亲戚,恐怕也不认识啊!

    邹志刚说:“是啊,滨海教育多年来一直在省里各地市排名中游,我觉得,省厅在考核的时候,也不是绝对公平。难道杭江、韩素贞点了点头:“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一个是经济大市,一个是省会,这都是我们滨海所不具备的政治优势。但说来也是,滨海市的高考每年都在全省前5名,而杭江和宁海总是一个倒数第一,一个倒数第二,我也搞不明白,这两个市的教育综合督导怎么就会排在第一和第二呢?”

    翟新文心里偷笑:这样的事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北京的高考成绩,除了几个边疆省区外,总是排在全国的最后,在江苏、山东、Z省这样的省,进清华总也得600分以上,但在北京,480就能被清华录取。当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出希望全国高考一个分数线的时候,教育部迅速做出决定:从2002年起,北京市单独出卷,结果第二年北京单独出卷了,题比全国的卷要容易,还是考了个熊样,别的省区二本录取线在560分左右,北京的二本录取线440分。哪里还有什么公平?但谁又说北京的教育质量差?北京的教育事业发展不好?比物质待遇,更是没有办法比,当滨海的教师月收入2000的时候,北京教师的收入已经在4000元以上。

    但翟新文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说出来,没有一点好处,只会成为自己政敌攻击的把柄。既然韩素贞想把滨海教育的进步展现给柳厅长看一看,那就展现展现。其实,从翟新文所了解的况,郊区各县市,还是有一些破旧不堪的农村校舍,也缺少优良师资,缺少教育教学的设备,许多学校还没有微机教室,连教师备课还在用手写。当然罗,如果把这些都展现给省厅领导看,省厅领导说不定会一时心软,或觉得确实有需要,会拨过来一笔特别的经费,但对滨海教育的印象也就更差了。翟新文猜想,这韩素贞是不会把这样的学校、这样的教育展现给柳厅长看的,她要展现的是精心挑选的学校,是能够给她的脸上贴金的教育成绩。骗领导,实在太容易了。领导工作很繁重,理万机,哪里有时间一个村一个村地看,一个镇一个镇地查,只能由市教育局的同志安排好了路线,所看到的当然是盛世滨海、繁荣教育的景象了。

    韩素贞说:“走,我们过去给柳厅长敬敬酒吧。”说着就站了起来。翟新文也站了起来,小声提醒:“韩局长,现在敬酒是不是有点早?新郎和新娘还没有开始敬酒,而且孔校长和他人也没有敬酒。”韩素贞皱了皱眉,说:“是有些不妥。但我担心过一会儿柳厅长就走了,那就不好办了。必须现在敬酒搭个话,把柳厅长留下的事敲定。然后我马上安排司机,安排办公室老汪把食宿安排好,我们局党委要利用韩厅翟新文说:“好的。那我跟着你。”

    邹志刚没有意见,也倒满了酒,站了起来。

    韩素贞说:“走吧,我们现在就过去敬酒。新文,你多帮衬帮衬,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一定要请柳厅长留下。”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