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从来都不缺消息灵通人士(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374、从来都不缺消息灵通人士(二)

    “老邓你好。”孔子田的语气亲切而亲近。

    “哈哈,老孔,祝贺你呀!只是不知道现在是称呼你孔大校长好呢还是称呼你孔大主任好?”邓云聪与孔子田之间关系亲密,时常开类似的玩笑。但今天的玩笑话里似乎还带着一点酸溜溜的味道。

    孔子田说:“邓常委,你就别跟我闹啦!”邓云聪还不是市委常委,但孔子田知道邓云聪的心思。

    邓云聪说:“老孔,从今天开始,你就要监督我啦!党委统揽全局,人大监督政府,我这个副市长可是要受你这个人大副主任的管罗!”

    孔子田说:“管管你也好,免得你在外面五花六花。我可行替老嫂子看好你,不能让你在外面彩旗飘飘!”

    “哈哈哈哈哈哈。”邓云聪哈哈大笑,“老罗,不行罗!要是年轻一点吗,或许还真在外面风流快活一下。现在不行罗,跟你这样的老家伙们在一起喝喝酒、唱唱歌、跳跳舞、搓搓麻,这还勉强应付应付,要是插彩旗,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罗。”

    孔子田说:“这就是近朱者赤的缘故吧。天天跟我这样的老学究在一起,还受到了良好的党教育了嘛!”

    邓云聪哈哈哈哈又笑:“老孔,你是做学问的不假,也是博导不假。老邓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可不是个老学究,在咱们的校友里,你可是地地道道地八面玲珑的风云人物啊!”

    邓云聪的话虽然难听,但孔子田听来,倒是有几分赞美。真做个老学究,那到老还是一个老学究,博导,教授;研究行政管理嘛,就是为政府的行政管理服务,在滨海大学,就多为滨海提高政府绩效出谋划策、提供方案;在Z省,就为Z省的省委省政府、省各厅局办提出一揽子改革方案。()没有这些学以致用的研究和实践,哪里有这样高的知名度;没有自己谨慎处理、按规则处事的圆融练达,哪能做了院长又做副校长,做了副校长又做人大副主任呢?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天时赶上了改革开放,在经济体制改革不断深入的今天,社会对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益迫切,怎样在不改变中国**一党执政这一根本原则下对政府进行全方位的改革,正是当前行政管理研究的重要方向。孔子田则紧紧抓住了“行政绩效”这一切入点,进行了卓有成效地研究,并在滨海市各部门都进行了实践和尝试。所谓地利,就是处在滨海大学这一滨海市的第一高等学府,一个人再有学问,如果他就是个小学老师,那也没有人会相信他的理论能够改变滨海市行政管理的绩效;但自己不一样,自己是大学行政管理学的教授,是管理学专业的全国孔子田说:“老邓你说得不错。所以有人说,研究学问哪,不能死读书,不能读死书,否则就会读书死了。我孔子田是活读书,读活书,所以才会读书活呀!”

    邓云聪说:“好啦,不开玩笑了。今天晚上,我给你摆个面子,怎么样?也不叫别人,就叫上群峰和翟新文,你的两个学生。”

    孔子田说:“老邓,明天再联系一下吧。今天晚上,市人大要给刚刚卸任的崔亮主任饯饯行,然后呢也算是欢迎丛主任和我加入到人大的行列,市人大副秘书长以上,包括各研究室、工作室的正处级主任,再加上人大副主任们,要在香格里拉聚一聚,交流交流。”

    邓云聪沉吟了一会儿,说:“老孔啊,我可得提醒你呀,现在的局面很复杂,这丛书记过去做副主任,摆明了要当这人大的常务副主任,那肯定跟现任的常务副主任有矛盾。崔书记要到省里任职去了,升到副省级的话,那可就管着滨海了,跟崔书记走得太近,新上任的王书记不高兴;离得太远,恐怕也不好,要是崔书记担任副省长或省委常委,那可就是线上的领导啊,我们又无法预计他会不会给安排在省政协副主席的位置上。”

    孔子田说:“老邓你提醒的是。谢谢你,你说的话我记住了。”

    邓云聪说:“好,那我也不耽误你接电话的时间了。明天晚上,别的家不许应,跟我聚一聚。有好多事儿,我心里都结着疙瘩呢,你得帮我解一解。”

    孔子田说:“老邓,你这个副市长最近可是风光无限,还能有解不开的疙瘩?”

    邓云聪说:“唉,不就是叫心里那点想法给闹腾的。其实一样是副市级,待遇一样,钱没少我的,车也一样坐,人哪!”

    孔子田知道,邓云聪恐怕是在为能不能在未来的市党代会上当选常委在苦恼,连忙说:“老邓,我答应你,明天没有特殊的事,别的应酬我全推了,就去你那里。”

    邓云聪说:“好,明天我给你电话。”

    才挂了电话,孔子田的手机又响了:“孔老师啊,您的手机可真难打啊!我打了足足半个小时,一直占线。我今天还真是下个股决心,打不通不算完。我就这么一直打,才刚刚打通。孔老师,我其实是真想第一个给你打电话的呀!”

    说了半天,孔子田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连忙问:“您是我的学生吗?”

    “孔老师,我是广播电视局的潘金钟啊!”

    潘金钟!还真是自己的学生,这个学生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很深,因为他和另外一个知名女的名字很相近——潘金莲!当时在读硕士的时候,同学都戏称他是潘金莲的哥哥。他的名字也很有来历,据说是水命,而阳五行里讲“金生水”,所以他的名字里全带上了“金”字旁。现在的潘金钟,已经是滨海市广播电影电视局的副局长。平里联系应该说有,但不算多,一年最多也就见个三、两次,不知道这一次潘金钟给自己打电话这么急,是什么意图?孔子田油然而生一种警惕,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正是这个时候。

    “哦,潘局长啊!”

    “孔老师,您可别折杀学生了。就叫我金钟或小潘,就是别叫我局长。孔老师,在您的面前,我永远是您的晚辈,是您的学生啊!”

    倒是会说话。孔子田笑了:“好,金钟,我谢谢你了。上午的会刚结束,正式的结果还没有公布呢!”

    潘金钟说:“孔老师,向您祝贺当选市人大副主任,只是我给您打电话的一个内容。我是有几件事想向孔老师您请示一下。”

    呵,好谦卑的口吻哪!孔子田的警惕之心又提高了几个等级。“不要用请示这个词,那是对领导说请示。”潘金钟说:“孔老师,您就是我的领导啊!市人大副主任、滨海大学副校长,副厅级,我呢,副处。所以,还是要请示的。”

    说了这样的话,孔子田心里有几分不悦:前面称呼自己老师,现在把自己又摆在人大副主任的位置上,这明显少了几分真诚多了几分官场上的虚伪。孔子田对潘金钟的印象顿时坏了好几分。

    但人在江湖,还是要说江湖上的话,孔子田客气地说:“金钟,说吧,什么事?”

    潘金钟说:“我要跟孔老师您汇报请示三件事。第一件事呢,是想请您到广电局给我们科以上干部作一次学术报告。”孔子田说:“今年恐怕不行了,都已经排得满满的,最早孔子田忽然觉得,这个潘金钟在官场上还真能算得上是个人物,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一个副处级,但如此八面灵光,连我这个作老师的,都自叹不如啊!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