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只要你不怪我就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370、只要你不怪我就好。()

    秋宵月色胜**,万里霜天静寂寥。

    不知道两个人是怎样从客厅来到了卧室,从卧室来到了上,一边是火升腾的精壮青年,一边是渴望被的孤独少妇,这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这恰如嫩芽恰逢了雨,或许开始的时候来有些生疏、有些粗暴,但当水交融之时,两个人,在董梅的上,激演绎了一次全心投入的大片。

    终于从激之中平静下来。董梅像个妻子一般地给方圆和自己的体擦拭干净,然后小鸟依人般地蜷缩在方圆的肩窝,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健康有弹膛,心中多天以来的郁闷、难受都消失殆尽,有的只是无尽的幸福与陶醉!这一次的**,董梅如沐香汤,似饮甘泉,与延平的两次相比,是完全的不同。方圆在技巧上更加的熟练,至少也知道该进哪里不需要再由自己引导他寻找进攻的方向;方圆的持久也值得称道,在进进出出中,董梅感觉到自己再一次焕发了青活力,再一次找到了被人怜被人抚的滋味。这样的感觉如果能够再持久一些,那该有多好!这样的感觉如果这一生都能持续下去,那不枉此来这世上活一回。

    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这激过后的甜蜜,董梅再也不想离开这温暖的怀抱了。////

    而方圆此时却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怎么会是这样子?自己这是怎么了?再有十几天,自己就要跟孔双华结婚了,现在怎么会和另外一个女人发生这样的事,而且现在还赤**地躺在一起?唉,自己要是不来,董梅恐怕也真地会病下去,而且没有人关心,再几天不吃饭的话,饿死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自己来探望她是对的;但自己的意志怎么就这么不坚定,就这样不住惑?

    怎么办?怎样来应对这已经发生的局面?既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就得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事暴露是绝对不可以的,现在再想断绝与董梅的关系,那也是难上加难了。唉,经常读到这样的报道,网上一个男人跟好几个女人维持着同时的关系的事也不是凤毛麟角,但方圆就是想不到,自己现在竟然也成了这样让自己特别鄙夷的男人!

    这个时候,方圆甚至想到了,假如自己跟苏睿涵、方淑娟、宋思思也同时有这样的关系,那将会是怎样一种局面?

    乱!没办法收场!

    这是方圆的第一判断。

    这样的事一定不能发生!

    但现在,安抚住董梅,别让董梅再做傻事,是很重要的;让董梅保持缄默,对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只字不谈,让自己顺利地度过眼前的危机,这也是很重要的。无论如何,不能让董董梅的手还在自己的膛上轻轻地划着,这份温柔地抚摸让方圆有另一种滋味。他想到了“偷”两个字,唉,这“偷”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有激碰撞时的冲动与愉悦,也有激之后的提心吊胆。这董梅的“滋味”与孔双华的“滋味”是截然不同的,就像这世界上没有两条相同的河流,也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

    方圆被枕在董梅头下的手,轻柔地抚摸着董梅的头发,想到本来是上班时间来探望一个生病的同事,结果探望来探望去,竟然探望到了上,利用上班的时间跟这位生“病”的女“病”人发生关系。这实在与平里敬业、精业的方圆迥然有异——世事弄人哪!

    方圆说:“董校长……”但嘴巴立刻被董梅的一只手捂住了:“不准叫我董校长,希望你叫我小梅。”声音是柔柔的,软软的,让方圆心里怦然一动,几乎脱口而出。但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习惯的过程,如果真地称呼董梅“小梅”,那以后叫顺了嘴,在公开场合一不小心再这样称呼她,那可就真露了马脚——称呼一个年龄大许多的中年同事叫“小梅”,这里头肯定有“事”。

    方圆轻轻地拨开董梅的手,温言道:“还是叫你董姐吧。叫董校长,是工作时的称呼;在生活里,叫你董姐好不好?”董梅温顺地点了点头,几缕头发划过方圆的腋窝和前,怪痒的。

    方圆说:“董姐,你生病了,我来探望你。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对不起了。”董梅说:“我本来就没病,是心病。你来了,我就高兴;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的心病也就好了。方圆,你真地很强壮呢!你知道吗?这许多年来,从我有过这样的事到现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受到**的乐趣,你当强壮有力的它在我的体里一进一出,我都能感受到,充满时的充实,进出时的麻醉,离开时的空虚。我渴望每一次撞击,你知道吗?到后来你的每一次撞击,都让我有一种飘上云端的感觉,整个的心都被幸福填满,我在心里头直喊,让这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方圆侧过,再一次把董梅拥在怀中。董梅的倾诉,让方圆感受到了一种男人的尊严,同样的**,在董梅来看是一种幸福与满足,而孔双华呢?

    方圆说:“你不怪我就好。”董梅紧紧地环住方圆的腰,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