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比孤独更可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366、比孤独更可怕。*///*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董梅没有去医院。当姚长青的陈卫国要拉着董梅去医院的时候,董梅坚决地制止了他:“我没事,回家歇歇就好。”

    到了楼下,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董梅挪着铅样的步子挪向自己的家,每一步都那么艰难,每一步都感觉自己要倒下了便再也爬不起来了,不知道是怎样打开的房门,进的房里,在关上了门后,董梅“扑通”一声就瘫坐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起来。

    这几天董梅就觉得体不太好,心神俱疲,以至于做什么都无精打采。为了不让已经很懂事的女儿牵挂自己,她把女儿半哄半劝地送到了女儿的姥姥家,塞给了妈妈1000元。没有太多的解释,只说最近工作忙,恐怕要加班,担心孩子吃不好休息不好。老人虽然在钱方面比较计较,但女儿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外孙女毕竟也有自己的骨血,现在女儿又给了钱,自然就爽快地答应下来。

    所以今天董梅回到家,家里更是空的,了无一点生气。董梅就这样蜷缩在地板上,忘记了衣服已经被地板上的灰尘抹脏,忘记了地板的冰凉。想起来倒一杯水喝,却似乎没有一点力气能够支撑着自己起。自己这是怎么啦?为什么感到这个世界好像要垮掉了似的?哀莫大于心死,为什么自己现在也有这样的感觉——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方圆,方圆!方圆!!”董梅在心里泣血呼唤:“不要离开我,不要抛弃我,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我只希望你能够在我孤独的时候抱抱我,在我生病的时候给我倒一杯水,做一顿饭。*///*至于有没有名分,至于要不要结婚,我都不在乎!你可以和孔双华结婚,我也会衷心地祝福你们!我只是希望,你在与孔双华享受甜蜜的时候,还能够有时想想我,想想这个年龄虽然比你大许多,但一样被你所吸引、一样上你的老女人吧!”

    “铃铃铃,铃铃铃。”董梅包里的手机响了。董梅挣扎着,使劲地抬起头,用肘顶着,另一只手费力地拉开手包,拿出手机。董梅失望了,这不是方圆打来的电话,而是自己的上司姚长青。

    “姚校长!”董梅有气无力。

    “董校长啊!我听你的声音,很憔悴啊!你病得不轻,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谢谢姚校长关心,我没事,就是觉得有些累,浑没有劲儿。”

    “董校长,这都怪我平常关心得不够,光给你加担子,不给你减担子,方圆准备课这一个月,你是既忙教学管理,又忙方圆的两个班,还要经常出去开会,这是我把你累坏了呀!”

    董梅哽咽了:““董校长,你的功劳是最大的。所以,我向你通报一下会议研究的结果:学校的10万奖金,你拿5000,学校副校级加上苏主任、方淑娟、乐天拿2000,剩下的中层和初三三班、四班的班主任、初二年级的全体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和两个计算机老师拿1000,全校老师每人500元,剩下的钱作为学校办庆功宴的经费。董校长,你快去检查检查体吧,早点恢复,到学校后,钱就直接发给你。”

    “姚校长,我不能拿大头啊,还是你校长领导得好,你拿大头吧。”

    “谁在这一次全国课期间的贡献最大,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你拿5000元,不是我个人的意思,而是大家的意见哪!董校长,你拿这个头份奖金,是理所应当的呀!”

    董梅的心里有一些安慰,但仍然偏执地继续着自己的思维:方圆不喜欢我了,就是给我再多的钱还有什么意义?

    或许是有了一点力气,董梅艰难地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接了一杯大桶矿泉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脱掉了外,换上了睡衣,排泄了尿急,董梅一头扎在上,便一动也不动。两种声音在董梅的心原上激烈地争吵:“董梅,你别不知天高地厚了,你多大,人家方圆多大?人家离开你,是很正常的。”一个声音气势汹汹。

    “我怎么了?虽然我年龄大了一点,但我的格很温柔,我的体保养得也不错,况且我也没有过分的要求,我不要求方圆娶我,跟我结婚,只是要他不要离开我,在我悲伤的时候能够安慰安慰我,在我生病的时候能够给我的一点点照顾,就足够了。”这个声音虽然不宏亮,但却倔强而执着。

    “董梅,你不是喜欢方圆吗?喜欢方圆就要替方圆想一想。方圆娶了孔双华,事业正行进在高速路上,如果再因为和你有着不清不白的关系,方圆的前程一败涂地,然后方圆的婚姻也毁于一旦,那你就高兴啦?满意啦?”

    “我是喜欢方圆,准确地说我是上了方圆,但我会很好地保密的,不会让别人知道我和方圆之间有这样的关系。”

    “董梅,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你做得保密就够了吗?当年方圆跟宋思思还没有什么事呢,都被传得满城风雨,更何况你和方圆之间还有实质的关系。你想想你平常看方圆的眼神吧,含脉脉,哪里像一个同事看同事的眼神,哪里像是上级看部下的眼神,分明是人眼里出西施嘛!”

    “我看方圆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看的嘛!”两个声音的混战,让董梅的头脑像一团浆糊,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转了一个,仰面朝天,看洁白的天花板,就是像医院太平间里盖在没有呼吸的人上的布,而现在,自己正躺在这张上,目光涣散,思绪全无,虽然还有呼吸,但心……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