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孔子田的私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340、孔子田的私心这一天的晚餐是格外的丰盛。孔妈妈、孔双华这一老一小两个女人,都争着挤进了厨房,分工合作,密切配合,都想拿出自己的最佳水平,给方圆显示显示自己的手艺。方圆也想做点力所能及的活儿,比如择择菜、洗洗菜什么的,但被孔妈妈一口回绝:“方圆,你神色不太好,肯定是这些子累的,赶快到卧室里睡一觉,厨房里的事,我和小华就可以了。”

    孔双华说:“你不知道,我的厨艺进步很大呢!今天晚上,你一定要尝尝我亲自做的菜。”孔妈妈也帮了腔:“是啊,小华的进步很大,现在做的菜也很好吃呢!”

    方圆也的确觉得有些累,上课累,准备课更累;回杭江后,陪酒累,爬山涉水虽然景色美但仍然是累。方圆说:“妈,双华,那你们辛苦吧。我真地想睡一觉了。”

    方圆进了孔双华的卧室,孔双华也跟了进来。她像个小女人一样,给方圆掀开被子。方圆一头扎到了上,顿时觉得一种极度劳累像蝙蝠一样缠住了自己的神经。孔双华给方圆盖上了被子,方圆就已经开始打起呼噜来。

    当孔双华叫醒方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点了。方圆睁开惺忪的睡觉,看到整个卧室一片昏暗,迷迷糊糊地问:“几点了?”这个时候的孔双华,体也多出了不少的女人味儿,望着方圆,心疼地说:“已经下午6点了。方圆,请几天假吧,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吧。刚才你回房间躺下,才一分钟,就听到你打呼噜的声音,要不是累得太过了,也不会打呼噜啊!”方圆微笑着说:“双华,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睡了这一觉,觉得好多了。”孔双华就扑到方圆的怀里:“你休息过来了吗?”方圆说:“是,基本休息过来了。”孔双华用头深深地拱方圆,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方圆,我们已经一个月都没有**了,我都想了。”方圆的心也是一阵悸动:“是啊!就今天晚上吧。”孔双华紧紧地搂着方圆的腰,久久地不愿意松开。

    两个人就这么在边站着抱着,谁都不说话,孔双华更是有一种甜蜜在心里暖暖地升起来,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自己的男人多么优秀啊!才26岁,已经是副校级,而且拿了全国教学比赛的一等奖!自己是多么“英明”啊,先下手为强,早早地把方圆占下,现在估计很多人都嫉妒死了。这个心的男人,这么能干,成绩这么突出,前程一定会比爸爸更厉害,肯定不会仅仅做个中学校长,恐怕他应该还有更大的出息!

    就在这时候,孔双华卧室的门猛地被推开了,孔妈妈站在门口。看到方圆和孔双华紧紧相拥的样子,孔妈妈从心底里就高孔双华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方圆的腰,拉着方圆的手,走出了卧室。见到孔子田笑吟吟地坐在餐桌前的木椅上,方圆连忙打招呼:“爸,您回来啦?”孔子田笑呵呵地说:“是啊!女婿凯旋回家,我当然也要回家,哪怕有应酬也要推掉的。”孔妈妈说:“方圆哪,你不在家这十几天,你爸爸可就是你刚刚走的时候在家吃过两顿饭,之后每天都见不着他。家彻底地成了旅馆,只是个你爸爸睡觉的地方了。”

    听着孔妈妈地诉苦,方圆还分不太清楚这是自豪还是真抱怨,就嘿嘿地傻笑。孔子田则也是一脸的苦笑,让方圆看着更纳闷了:难道岳父他也有很多的苦衷吗?

    洗了手,一家人坐下吃饭。呵,这丰盛的晚餐简直是让方圆胃口大开。可是,还不能马上就吃,孔双华已经自告奋勇地给一家四口都满了一杯葡萄酒。孔子田说:“今天我们喝点酒,也是来庆贺庆贺,一是庆贺方圆获得了全国语文教学比赛的一等奖,二是庆贺我们全家又一次大团圆,二是庆贺方圆化险不夷,顺利地度过了一个人生的难关。”

    大家的脸上全都是笑意。碰了杯,喝了酒,方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爸,您刚才我说我遇到什么难关,我怎么没有听明白?”孔子田呵呵地笑了:“孩子,你在外面比赛,家里就有人捣乱哪!”孔子田把那个网络帖子的事前前后后的事简单地跟方圆说了说,特别是把翟新文如何帮助方圆化被动为主动,还在政府在线有力地宣传了一下方圆的事,略微具体地介绍清楚。

    方圆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孔双华好奇地问:“怪不得什么?”方圆说:“我到了成都,手机就被邹局长没收了,说是要让我安心上课。我当时就说了,我每天得给家打个平安电话,可是邹局长说,报平安的事他来做就可以。教研室的谢主任跟我住一个房间,从吃饭到去上课的路上,我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我都有一种被软的感觉。不过,我当时理解这是领导的关心,怕我出任何问题,现在看来,谢主任是怕我找到一个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知道了帖子的事影响上课啊!”孔子田说:“是啊,你还有领导关心关心你。你问问双华,问问你妈妈,她们两个跟你联系不上,就拿我下手,我简直被折磨得惨不忍睹,但却没有领导来关心关心我啊。后面的几天,我都不敢回家吃饭,一回家吃饭她们两个就让我一定要跟方圆瞬间明白了孔子田为什么刚才是一脸的苦笑。方圆说:“妈、双华,我对不起你们。爸爸没有错,有错的是我。”孔妈妈说:“你回来了,谁都没有错了。当初我和小华找不到你,那就只能找你爸爸了,因为你爸爸是全家的主心骨,所以你爸爸不当这个冤大头,还有谁能当?”说着,给孔子田投过去一道深的目光。孔子田能体会出老伴对自己的信赖,心里也有几分感动。看到女儿一脸无辜的样子,孔子田想起了女儿那几天的偏执,心里马上笼罩了一层影——这样的事不能让方圆知道,至少是结婚以前不能让方圆知道。孔子田无奈地笑了笑,接过孔妈妈的话,说道:“好吧,我认了。”

    一家人开始开心地吃菜、喝酒。孔双华吃着吃着就不好好吃了,把头靠在方圆的肩膀,两只胳膊抱着方圆的一条胳膊,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方圆,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孔子田和孔妈妈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孔妈妈说:“方圆,全国的课也比完了,也该准备准备你们俩的婚事了。”孔子田说:“为了你和小华的幸福,我这个老**员也信一回迷信。我已经找人给掐算过了,结婚看女不看男,小华最适宜结婚的时间是历的十月和四月。你们的婚事我也不想拖那么久了,就定在今年的历十月吧。按公历算的话,应该是在十一月下旬到十二月上中旬。具体哪一天,再研究。结婚证在这期间领,婚礼仪式也在这期间办。至于结婚照,我看最近就可以找个双休拍拍吧,再冷了天,穿那么少的婚纱,会冷的。”

    在方圆的心目中,孔子田的话如同真理。方圆说:“一切听爸的安排。”孔子田说:“婚礼的期暂时还不定,酒店的事不用你们心,就在我们滨海大学学苑大酒店,什么司仪、乐队、摄像、拍照、请柬等,都不用你们心,我会安排给下面人去办,现在的关键是,滨海这一边肯定要举行一次婚礼,你爸爸、妈妈是否过来?这么远的路,花费是小事,但老人颠一路过来,颠病了,就麻烦了。”

    方圆也觉得是件麻烦事。他没有想到孔子田也有私心,其实孔子田的内心就希望,滨海这边的婚礼就由女方来办,办完之后,方圆和孔双华再回吉林老家,再由婆家也办一场婚礼,这样的话,方圆的爸爸、妈妈就不用过来了。听孔双华介绍过了公公婆婆的况,在孔子田的心目中,自己的两个亲家还是比较土气的,属于没什么文化的人,思想认识也比较封建,如果过来参加方圆的方圆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也没有什么发言权,结婚要花的钱,自己可以把所有积蓄都交上,但那是杯水车薪。还不如一开始就听孔子田的,随孔子田怎么安排。反正无论怎样安排,孔子田都是为了女儿女婿好。方圆说:“爸,我以前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一点经验也没有。我一切听你安排。”

    孔双华拧了方圆一下,疼得方圆一咧嘴。孔双华说:“幸亏你一点经验也没有,你要是有经验,我也不会嫁给你啊!”方圆这才想起自己刚才是说错了话。全家人都呵呵地笑起来。

    孔子田说:“我有个想法,方圆你可以跟我亲家说说,又省钱而又能把婚礼办得圆满。”方圆说:“爸,您请说。”孔子田就把方圆和孔双华在滨海和通化各办一次婚礼的想法和顺序以及好处说了说。方圆也觉得不错,就频频点头。听孔子田说完了,方圆说:“爸,您的想法确实很好,不过我还要给我父亲打个电话,跟他商量一下。如果我父亲不同意,我会做他的思想工作。”

    吃完了饭,方圆第一个站了起来,准备收拾。孔双华说:“你说说看,你认为最好吃的菜是哪一道?”方圆顿时明白了孔双华的意思,就指着味道还可以但明显可以吃出不是孔妈妈做的那一道菜说:“最好吃的菜是它。”孔双华顿时眉飞色舞:“方圆,那道菜是我做的。好,奖励你,今天晚上不用你收拾了,我一个人全部包圆。”

    孔子田说:“方圆,今天你就不收拾了。今天小华做家务很主动,提出表扬!我希望方圆也能表扬表扬你的未婚妻,因为她能主动看到方圆有些窘,孔子田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你可能马上要当副校长了,也算是进了官场了。关于官场,我有一些心得,今天就跟你一起聊一聊,你跟我来书房吧。”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