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你不当枪谁当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321、你不当枪谁当枪。////

    阅毕苏进波拿来的食堂9月的财务数据统计表,姚长青对苏进波更是刮目相看:术业有专攻,人各有其才,这苏进波做总务主任,真是安排在了合适的位置上。一个月下来,一个学生一顿饭4.5元,成本摊薄后大约需要3.7元,也就是说,一个学生一天可挣毛利8角钱,一天800多学生吃饭,一月22天,这一个月下来,学校食堂总赢毛利在1.5万元,扣除给教工食堂的补贴部分,还有1万的盈余。照这样的趋势,扣除寒假暑假,一年下来,至少也得挣8万元!学校的帐目,政府审计比较严格,许多项目的支出都不能超支,这学校的食堂帐,就可以不走学校大帐,成了一笔可以相当自主支出的小金库了。其实当初姚长青选择由学校自己来经营食堂,而不是承包租赁出去,就是因为承包租赁出去之后,承包金肯定挣不多,毕竟经营者还要挣钱,而且承包者的租金也需要走学校的大帐。现在好了,终于有一笔较大数额的能够由自己自由支配的钱了。

    姚长青满意地望着苏进波:“老苏,这几个月来你辛苦了。办食堂,众口难调,不可能人人满意,我们能够保证让绝大多数教师和学生满意就可以。我每天也吃食堂的饭菜,营养足、口味不错,比以前市教育局统一定点的那个什么快餐公司的盒饭午餐,要好许多。现在,你把学生食堂办起来了,也意味着教师食堂不用像以前那样由学校补贴了,其实相当于这一块的钱也省下来,里外里合算。”

    苏进波看到姚长青对自己工作的肯定,心里也很得意,但必要的谦虚还是有的:“这关键是姚校长你决策英明,我只不过做了总务主任应该做的事。”姚长青说:“你不用太谦虚,你的工作成绩我是看在眼里的。办食堂的人很辛苦,这个月的绩效奖金,你拿头一份儿,到时候开会的时候我会说明这一点。”苏进波说:“谢谢。”

    姚长青说:“办食堂,涉及到卫生、食品安全等许多方面,现在的蔬菜农药都不少,这个方面老苏你一定要注意啊!千万不能贪图便宜,买了有毒有害的粮食、蔬菜、制品,造成教师或学生食物中毒,那你所有的功劳可就全抹杀了,恐怕也有可能要蹲几年监狱。()我不是危言耸听,最近山西、河南,都出现了类似的事件,现在家家户户都是一个孩子,责任重于泰山啊!”

    苏进波觉得汗都流出来了。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最近一个阶段,苏进波在进货的时候,已经无法不顾及到有些商户的面子,毕竟人家的“孝敬”也相当可观。现在,姚长青这么一说,苏进波心里有些慌乱:莫不是姚长青姚长青说:“过去一个月,证明你做得很不错。学生的饮食安全不仅要把住进货关,更要确保食堂工作人员不出现任何问题。广东的那一个案例,不就是食堂工作人员因为被承包人批评了,心怀怨恨,所以就在煮大米粥的时候,加了老鼠药毒鼠强,使当天凡是要了大米粥的师生,全部中毒住院,死了那么多人!别人的教训也是我们的经验,老苏,平常对食堂工作人员的思想教育、卫生教育也很重要啊!在条件许的况下,设立奖金,提高一下他们的待遇,让他们工作的时候安心,这也很重要啊!”

    苏进波再一次流出冷汗!天是一方面,关键是姚长青说的问题,正是自己忽视的问题。他从心里佩服姚长青的细致和预见,郑重地说:“姚校长,你说的事我都记住了,我马上回去落实。”姚长青满意地点点头。

    苏进波站起来要离开,姚长青又想起一件事,说:“老苏,上级对招待费这一项卡得很死,这几年学校的招待费是年年都超标,还记得4月底给方圆庆功请市教育局、市教研室的领导,那一次的费用就超了全年的费用。学校办这个食堂,也是想解决一下招待费的出口问题,以后,有些招待费就从我们这里走帐吧。”苏进波笑了:“没问题。”姚长青也笑了:“不过,没有我的签字,或者我没有跟你打过招呼,什么费用也不能报销的。”苏进波说:“姚校长你是一支笔嘛,这个原则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总务,还是清楚的。”

    快中午的时候,周素素已经拿着拟好的《温州市68中学机动车管理使用规定》的草稿进了校长室。在拟的时候,周素素心里就感到特别地畅快!这个贾明,开着公家的车,烧着公家的油,一个月的时间,几乎跑遍了整个湘江省的景点。这一两天,贾明大概就要拿着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油票来找姚长青签字报销了吧。料想他也不敢拿着过路费、过桥费来报销,但像贾明这样精明的人,把过路过桥费换成什么别的费用单子,也是用可能的。周素素决定自己亲自来拟这个规定,从网上找,打电话联系别的学校询问了解,还真地就拿出了一个相当完整、也相当苛刻的规定。这个规定,也对车辆白天的使用进行了约定,贾明开的金杯面包车,全天归办公室安排;苏进波开的长安之星,上午因为要采购、联系事务由姚长青耐着子读完了规定的草稿,心里对周素素的认识进一步加深:的确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女人,以前是嫉妒方圆升得太快,现在是嫉妒贾明开着公车去旅游,凡是她得不到的,她就不想让别人得到。虽然里面也体现了对自己这个校长用车比较宽松,但对贾明、苏进波的要求也太严了。自己本来是想控制一下车辆每个月的费用,不要太过分就可以,毕竟贾明和苏进波都是自己的重要帮手,哪里想到周素素竟然拟定出一个如此完备周详的规定?

    姚长青放下草稿,微笑着说:“周主席,在工作效率这一点上,我姚长青是非常佩服你的,才1个多钟头,你就把这个学校机动车管理的规定制定出来了。”周素素有几分得意:“姚校,写个公文,定个章程,这都是我的强项,在咱局的这些办公室主任里,能写出我这水平的还真是不多。”姚长青说:“是啊!周主席很能干,这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但周素素根本没有听出来:“谢谢姚校的表扬。”

    姚长青说:“周主席,我的本意是学校的这几辆要控制一下跑长途,降低每辆车的使用费用。刚才我读了你拟的规定,写得很细致,比开学初那个更周密了,看来周主席是动了心思。这是件大事,下午呢,我们开个中层以上干部会,讨论讨论。不过,我还是要提几点修改意见,一呢,晚上车辆的使用,就不用规定了,贾校长、苏主任要是没有什么急事,也就会停下车;如果人家家中真有急事,那还能不让人家开车。”

    周素素说:“那也不应该烧公家油。”姚长青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友。有的时候,不能百分百。相信周主席做了这么多年的办公室主任,对这一点了解得也特别清楚。”周素素心里不太愿,想到那一天苏进波开着车拉着老婆孩子逛商场与自己见面,虽然最后把自己拉回了家,但心里每当想起这件事来,就很不舒服。

    姚长青说:“还有,既然是一个比较完整的规定,再把教师车辆的管理,特别是位置的停周素素刚刚出去,后脚贾明就走了进来。姚长青第一眼就看到了贾明手里贴得厚厚一打要报销的票据,心里一紧:妈的,真是花我的钱你不心疼啊!你不当家,不知道学校挣得钱不容易吗?心里这样想,但表怡然:“贾校长,假期玩得愉快吧?”贾明笑着说:“不错,去了几个地方,这旅游的确是放松心的好途径,以前条件不许,现在有条件了,我是真想多走几个地方转转。”姚长青笑了笑:“应该,应该!祖国的大好河山,都应该了解了解。”贾明说:“是啊!我计划未来5年,我要争取走遍全中国。”姚长青简直有些崩溃。

    姚长青说:“刚才周主席过来,跟我说了说学校车辆管理的一些事,她的建议有些还是很中肯的、有建设的,下午我们开个会,把局长首发逍遥小说网周素素的一些建议提出来讨论讨论。”贾明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心里也咯噔一下:怎么,这个女人现在转移目标,不冲着方圆,改冲我啦?真是一个她妈的小肚鸡肠的女人,典型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我倒要看看她下午在会上能说些什么。姚长青注意到贾明的表变化,心里想:收拾得就是你!但不能让我来说,我得找一杆枪,一杆好使的枪!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