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山村的热情(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308、山村的(四)

    或许是饿了,孔双华觉得食盘上的每一道菜都做得香。这可都是健康食品,是在滨海市区很难吃到的野味儿啊!方爸爸、方妈妈、大姐和大姐夫、二姐和二姐夫分别给孔双华敬酒,话语朴实,但透着的温暖让孔双华也很感动——农村人就是善良、啊!心变好的孔双华,似乎也忘记了房间里还是有淡淡的脚臭味儿,眉开眼笑的喝酒、吃菜。

    看到孔双华开心,方圆也很高兴。在喝了几杯被敬的酒之后,方圆说:“双华,我们也敬敬爸、妈、姐和姐夫吧。”孔双华说:“好。”

    两个人都给自己倒满了啤酒,先敬父母。孔双华毕竟是见过许多场面的城里姑娘,在这样的氛围里,谈吐不凡,有感激,有感谢,有尊敬。听得老人心里高兴,方爸爸杯中的白酒是一饮而尽,方妈妈满眼含笑地望着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俏媳妇,是满心欢喜。

    再敬大姐和大姐夫。方圆就给孔双华介绍了,由于大姐年龄比自己大9岁,其实在小的时候,这个大姐也顶半个妈,对这个小弟弟的也深厚无比,有了好东西,让给弟弟吃;有了新衣裳,让给弟弟穿。方圆说着说着,看到大姐的眼里竟噙满了泪花。

    孔双华也被打动了。她端起酒杯,诚恳地说:“大姐,谢谢你对方圆的护,方圆能有你这样的大姐,这是方圆的福气。我敬一杯酒,祝大姐和大姐夫体健康、家庭幸福、孩子进步、万事如意。”

    大姐的泪就淌了出来,连忙用手去擦,脸上却是含着幸福的笑容。大姐说:“弟妹啊!做姐姐的照顾弟弟,那还不是应该的吗?”端起杯,跟大姐夫一起,与孔双华和方圆碰了杯,把酒全喝了。

    方爸爸说:“娟子,抹啥眼泪呢?这么高兴的子,不许这个样子的。”大姐说:“爸,俺这是高兴的。”说着,从衣兜里摸着一个红纸包,递到孔双华的方向:“弟妹啊!你跟着虎子来我们家,作大姐的本想给你买点东西作见面礼,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买啥好。俺们都是乡下人,兴许买的东西弟妹你看着不喜欢,所以啊,我跟你大姐夫商量了一下,就给你一个红包,你看着喜欢啥就买点啥。”

    孔双华心里高兴,但嘴上还客气着:“大姐,都是一家人,你这是客气什么呢?”孔双华不伸手,拿眼睛看方圆。方圆知道大姐家的子不是那么宽裕,看这红包的厚度,最少也得1000元。方圆说:“大姐,不用。你的心意我领了,晓还得上学,花销也不少,这钱我们不要。”大姐说:“晓上学是晓上学的事儿,弟妹今天来又是一码事儿,姐就能拿这么多,千万不要嫌少。”方圆的眼里也噙着泪水。方爸爸说:“娟子给的,媳妇你就收下。如果心里念叨着这份,将来大姐有困难的时候,就多帮帮大姐。”方妈妈说:“闺女,收下吧。”孔双华接过钱时,心里忽然感觉沉甸甸的:多好的大姐啊!

    在给二姐敬酒的时候,方圆又跟孔双华介绍了这个大4岁的二姐,在学校里如何维护弟弟不被那些调皮男孩子欺负的往事。二姐比自己高三个年级,每天早晨,拉着自己的手去上学;每天放学后,又拉着自己的手回家,一直到二姐考上高中到外地住校为止。孔双华看着二姐,也觉得蔼然可亲,也诚心诚意地给二姐和二姐夫敬了酒。

    二姐也拿出一个红包,看厚度应该比大姐要多。孔双华心里忽然觉得大姐不似刚才那么亲切了。客气一番,钱还是收下了。在方爸爸的主导下,全家又一起喝了一杯团圆酒。几个孩子都吃饱了,到院子里去玩了。几个大人开始吃饭。二姐自告奋勇,到灶间给大家盛饭。当饭盛上来的时候,孔双华都有点傻眼:天哪,一人一大碗,这碗的大小,比自己家的碗大三倍吧,而且给方圆、给自己都盛得满满的。这可怎么吃得上?

    别人的也很满。孔双华有些诧异:这么多的饭怎么能吃得下?孔双华端起自己的碗,却发现只能用筷子,还没有汤匙。孔双华拿眼睛看方圆。方圆说:“双华,我们家都用这大碗吃饭的。”转过头,对方爸爸说:“爸,城里的女孩儿都吃饭少,这一大碗,双华肯定吃不上,会剩下的。”方妈妈说:“剩下就剩下吧。”方圆说:“二姐,麻烦你,把饭给再倒出一些,留三分之一就可以。”方爸爸说:“吃这么少怎么行?吃少了哪里有力气干活儿?”方圆笑了:“爸,城里哪里有什么力气活儿?不像咱们这里,耕田、砍柴、收割庄稼、浇水,什么都需要出力。”

    二姐端着碗,把碗里的饭挖出一些。再端回来的时候,还有一半。孔双华还是有些发愁:刚才都吃了一肚子菜,就是不吃饭也行,这半碗饭,也够呛能吃上啊!孔双华又拿眼睛看方圆,方圆说:“双华,尽力吃吧。吃得越多,爸爸妈妈越开心。”孔双华说:“吃多了会长胖的。”方圆有些尴尬,为了掩饰,说:“那实在吃不上的话,剩下的我来吃。”

    孔双华又摆了摆筷子。方圆说:“我去给你拿个勺子。”二姐说:“弟妹,你怎么不习惯用筷子吃米饭吗?”孔双华说:“我一直都用勺子吃米饭的。”二姐说:“我来拿吧。”

    米饭果方圆问:“双华,今天的米饭香不香?”孔双华说:“真地特别香。”方圆说:“我们南方的米饭,跟东北的米饭比起来,那是没办法比。东北的大米啊,就是香!”孔双华说:“为什么啊?”方圆说:“东北的昼夜温差大,有利于营养素的沉淀,这是其一;第二呢,东北的水稻一年就种一茬,生长期特别长,而南方的水稻呢,一年收两茬到三茬,生长期短不说,第二茬和第三茬的稻米营养度、香度就更差些了。”孔双华说:“那以后我们回滨海后,就只吃东北大米,不吃滨海本地的大米吧。”方圆说:“好。”

    吃完了饭,大姐、二姐立刻下了炕,开始往灶间搬。孔双华也站了起来,准备下炕。大姐说:“弟妹,你远远地来了,就是客,坐在那里吧。我和你二姐收拾收拾就行了。”方妈妈说:“闺女,不用你。”孔双华说:“妈,那我去厕所可以吗?”方妈妈说:“虎子,你带着媳妇去,带着手电。”

    方圆陪着孔双华出了房门。来到院子里,三个外甥正在门口照明灯下玩得开心呢!看到舅舅和舅妈来了,晓说:“小舅好,小舅妈好。”另两个孩子稍小一点,站在那里呵呵地傻笑。方圆说:“都进屋吧。一会儿舅妈给你们礼物。”

    三个孩子雀跃着进了屋。在院子的一角,有一个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小房子。方圆说:“那就是厕所。”啊?可真简陋啊!孔双华说:“那木头之间的缝儿都漏光了。”方圆说:“这里的厕所都是这样的,将就将就吧。都是家里人,没有人看的。”孔双华说:“方圆你进屋,从包里拿出点卫生纸来。别让爸妈看见。”方圆说:“好,你等着我。”

    方圆陪着孔双华进了这个简易厕所,倒是有一个蹲位,看看蹲位下,全是堆起来的人的粪便,散发着臭味,孔双华差一点都吐了。方圆说:“忍着点吧。农村的条件就是这样。那些东西都是农民的宝贝,种菜种庄稼,好肥料啊!”

    这对孔双华来说,可真是破天荒的头一回。憋着不方便,那是不可能的,刚才喝了好几杯啤酒,从小镇回来也好几个小时了。孔双华捏着鼻子,一口气憋着,把废弃物排出,匆匆地擦拭,急急地赶出方圆笑了:“双华,没有那么严重吧。”孔双华说:“谁说不严重?熏死了!如果我天天被这样的气味熏着,几天后我就会晕过去!”方圆说:“我们就是呆几天。”孔双华说:“我知道,所以我就忍着。如果这不是你家,打死我也不来啊!”方圆说:“我知道,双华为了我,谢谢你啦。”孔双华说:“知道就好。今天好几件事我都不习惯,我都忍着哪!”方圆说:“嘘!小点声儿,有什么事,等我们回滨海再说。”孔双华说:“好吧,全看在你的面子上。”方圆说:“那我们回屋吧。”孔双华说:“到外面走走吧,我的腿都麻了。坐炕,暖和是暖和,可是太硬了,我现在是腿也麻,腚也疼。有没有小竹椅之类的东西,让我坐着呀!像你妈、你姐那样坐着,我真受不了了。”方圆说:“好,我们先到外面走走,一会儿我想办法。”

    推开院门,就是一条平实的土夯实的村街。孔双华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方圆,咱们这儿的空气可比滨海清新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