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有人欢喜有人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小婷虽然遭受了苦痛的折磨,但也不是没有收获,越志彪清醒过来,看到浑青一块紫一块,仍然在低声啜泣的小婷,终于想起昨晚的疯狂,心里也明白自己把对刘媚、对姚长青的恨全都撒在了小婷的上。歉意感让越志彪甩下5000元,又带着小婷去了皇家洗浴中心,请专人按摩放松,然后直接带到了销售奇瑞轿车的4S店,当场掏钱,买了一辆奇瑞QQ。越志彪在办手续的时候,全是签自己的名字,但颜色的挑选,车型的选择,全由着小婷,最后选了3。98万的自动档的那一款。越志彪马上打电话,让车队队长来,带着车去办手续,自己则拉着小婷去了海鲜美食城,饱饱地吃了一顿海鲜午餐。

    下午的时候,车队队长已经把挂好牌照的车开回公司。越志彪和小婷出了办公楼看,许多公司的人都出来看。越志彪当着众人的面,对小婷说:“车从今天归你开,烧的油把票留我,我给你报销;遇到有警察罚款,马上给我打电话,我来给你摆平。”

    车队队长把钥匙交给小婷,被折磨了一晚的小婷似乎忘记了昨晚的痛苦,脸上再次绽放开心的笑容。对着越志彪说了声“谢谢”,打开车门就钻进了车里。轻快地转了一个车,车子停在越志彪的面前。小婷从车里出来,说:“越总,车真地给我开吗?”越志彪笑着说:“当然,从今天开始,这辆QQ就归你来开,一直到大学毕业。如果大学毕业你来我的公司,将给你换一辆更好的车。”小婷开心得像个孩子,如果没有旁人在场,肯定会扑到越志彪的怀中,亲亲这位有钱的大老板。还记得上一次给越志彪“服务”时,越志彪答应给自己买一辆车,但一直没有回音,但现在车钥匙就在自己手中。嗯,虽然昨天被打得不轻,但一辆车外加5000元,够本了!

    小婷开车走了。越志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三姐跟了进来:“志彪,我跟着你干也干了很多年了,那真是全心全意地干。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想到你给别人买车这么痛快,却从来没有想着给姐姐我买辆车。”说着说着,就抹起眼泪来。

    越志彪说:“三姐,你要用车,就用我的宝马,不比好QQ好好几倍?姐姐啊,你是我的亲人哪,那个小婷是什么?是个婊子!车给她开,也不是给她,车还是我越志彪的,但三姐你想过没有?刘媚这个臭婊子走了,许多政府工程有时往往不是靠钱就能攻下来的,我越志彪还需要一个像刘媚一样的女人!这小婷就是我重点培养的对象,你不给她点甜头,她能听你的话,能为你出力卖吗?”

    三姐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

    越志彪说:“姐姐你说吧三姐说:“车子那我不要了,我看好了一房子,手头上有点紧,志彪你要是能赞助我40万,我就心满意足。”

    越志彪说:“你那房子多少钱?”三姐说:“62万。”越志彪说:“现在暂时还不行,等滨海大学的工程结算了,我手头有钱了,我就赞助你40万。但是三姐你不能到外面说去,不能跟爸妈说,更不能跟大姐、二姐说,你知道吗?”三姐连忙答应:“我知道,我一定不说。”越志彪说:“三姐,今天给小婷买了辆QQ,你应该高兴。老子以前养刘媚的时候,租着宾馆房间,让她开本田雅阁,每个月要开8000块的工资。现在呢,养两个大学生的费用,还比不了刘媚的一半!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不准再提。”

    三姐得到了40万房款的承诺,满心欢喜,忙不迭地答应着,出了门。

    姚长青一连几天都沉浸在幸福与苦痛的边缘,幸福的是,当自己用智慧为刘媚轻松地赢得了24万的提成款时,那份自信让姚长青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成熟的男人。而刘媚的感激,不仅仅表示要把钱分一半给姚长青,更在第二天晚上,使出浑的解数,让姚长青在刘媚新租住的小房子里享受到了当皇帝的快乐!

    但痛苦也仍然不断地侵袭着姚长青。让姚长青几乎就要崩溃。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放弃苗芊芊和儿子,那绝对不可能;放弃刘媚,与苗芊芊例行公事般的平凡子,让姚长青也觉得索然无味。姚长青没有回答,只是把刘媚紧紧地搂在怀里。

    但事远远没有结束。就在第二天,姚长青收到了一个大信封,上面写着“姚长青校长亲启”。在办公室,姚长青打开了信封,是两张光盘。对这样的事,姚长青很是敏感,马上想到了绯闻。难道自己与刘媚在周侣一样在街头行走、在亚都宾馆上下楼时,被人偷拍?

    姚长青很小心地把房间地门关上,反插好。打开电脑,放入其中的一张,播放软件很快地出现了AV的画面,开始仅仅是刺激,但姚长青很快就看到了让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景——他最喜欢的女人,赤**地在上,为一个老男人在卖力地用她的小嘴、她的、她的*,为博得这老男人的欢心而卖弄风……

    姚长青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第二张不用问,也是这样的内容。但姚长青忍不住还是要看,一看,更是气炸了肺。这一部片子里的男主人公,赫然就是今年天从政府副市长位置上转到市政协副主席位置上的那位曾经主管过城建的宋时轮。

    姚长青不敢再看,连忙把盘取出,用信封包好姚长青连忙拨通了传达室的电话,问:“宋师傅,是谁来送的光盘?”

    “是个青年人。”

    “你认识他吗?”

    “好像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是谁?以前肯定见过,好像他从前来过我们学校。”

    姚长青一听就急了,啊?来过我们学校?说明至少是我认识啊!姚长青急急地追问:“你好好想想,你在什么时候见过他?”宋师傅还真是想起来了:“那个小青年,好像就是以前给咱学校干绿化的那个老总的司机!”

    姚长青全明白了,同时也惊出了一的冷汗:天哪!我和跟刘媚这几个月来,*次数绝对不止20次,会不会被录像?如果被录像了,那就是一颗随时让自己政治前途完结、家庭也会分崩离析的原子弹啊!还有,自己曾经收了越志彪一张3000元的家乐福的购物卡,还好,自己一直拿在上,还没有花掉。这东西也不能留,留下也是祸害!

    姚长青摸了摸脑门,全是汗!

    这一上午,姚长青哪里还有半点心办公?但坐在办公室里,就得不断地接电话,就得不断地面对推门进出的老师们!姚长青强打欢颜,一个一个地接待,但终于实在无法忍受了,在把不知道接待了多少位之后的董梅送出门后,姚长青说:“董校长,我出去办点事,学校的事你多盯着点儿。”

    又跟周素素打了招呼,姚长青开着普桑就出了校门。姚长青开着车沿着滨海市滨江大道,向着鸥江的上游方向开去,闯了几个红灯,不知道,但姚长青知道,虽然滨海市的道路不是特别宽,但自己今天开车开得特别快!

    在郊外的省道上,姚长青发现了一条沙石路,就拐了过去,向着一个小山包开去。在一大片竹林处,姚长青停下车,在竹林的影里直地躺了下去。刘媚、越志彪、苗芊芊、儿子、翟新文的影胡乱地在脑海里出现,而刘媚与那个前任副市长、与另外一个老男人在上的景更是像奔涌的海浪一样,顽固地不停歇地冲击着姚长青的神经。

    怎么办?刘媚,这个跟不知道多少男人睡过觉的女人,自己还能继续跟她交往吗?越志彪,这个黑社会的黑老大,看来是没文化,却也心狠手辣,打人打七寸。自己刚刚以为*着越志彪把工程款提成拿了出来是自己了不起,现在看来,越志彪是后发制人,比自己更胜一筹。他手里有没有自己与刘媚的录像z?如果有,那这一次给自己这两张光碟是什么意思?是警告自己吗?如果没有,他把这两张光碟拿来又是为了什姚长青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就在这个时候,姚长青的手机响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