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我想要有个家(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盗版必被封杀)

    真是没有想到,才看了一房子,刘媚就看好了。()这60平方的带厅一房,厅与卧室、厨房,都是带窗户的明间,朝向南北,让刘媚进了房间就觉得一个人的世界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卧室里双人是九成新,客厅里有电视,有沙发,有茶几,厨房里的厨具比较齐全,而卫生间虽然是暗间,但面积不小,大约有3个平方,还配了电水器。

    刘媚说:“长青,就是它了。”姚长青说:“要不,我们再去看看别的?”刘媚说:“这个就很好。其实我也只是租住,不用太大,光线好、通风好就可以,况且如果真地太大,打扫卫生也会很累的。”姚长青笑了,他的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这称呼变了,关系也似乎更亲密了。

    房主人说:“两位,看好了吗?我这房子的确是不错,因为家里还有一房子,所以这房子我是长期出租,所以家里的设施很齐全的。这房子才腾出2天,前面租住的小两口到杭江去发展了,现在你们夫妻如果没有孩子,住这个房子,应该说很合适的。况且,我的房租也不贵,才1000元一个月。”

    刘媚抿着嘴微笑,拿眼睛看姚长青。姚长青知道她笑的意思,显然是对“夫妻”这个称呼感到开心。姚长青将错就错,温和地说:“这位大哥,我们两个都是工薪族,收入也不是很高,还得供孩子上学,还得按月给老家的老人寄钱,你看看能不能把房租便宜一点。”

    房主人说:“看这位小姐的打扮,看这位先生的穿着,你们都不是一般人哪!我活了五十多岁,看人还是有一定准头的,二位气质不凡,这神态里就能看得出来,所以一定不缺这一百两百的。倒是我,儿子有女朋友了,现在娶个媳妇得好几十万,虽然我有房子,如果儿子结婚,可以让他们去住我现在住的房子,我和老伴搬到这里住,但多一点房租就能减轻我和老伴的压力啊。”

    话都入入理了,刘媚也觉得1000元对自己来说是小菜一碟,正准备答应下来,却听姚长青说:“大哥,现在房源很多,你家的家务事我是不打听的,我现在就是要找一个比较合适的房子。()你这房子收拾得不错,这我承认,但我个人觉得是小了一点,才一室一厅。我人这方面经验不是很多,但我长年租房子住,所以我知道1000元完全可以租一个两室一厅的好房子住。阿媚,我们再出去物色物色别的房子吧。”

    刘媚立刻领会了姚长青的意思,配合得天衣无缝:“长青,这房子我是觉得真不错,要是房租能降一点,我们就选这一家吧,虽然面积小了一点,但两个人住还是完全可以的。”

    房主姚长青微微一笑:“阿媚,我看这位大哥并没有租给我们的诚意。面积在60平方的房子,市面上的房租也就是600元~700元,即便是我们愿意拿出900元来租房子,我相信,也能租到比这个房子更好更宽敞、更大的房子。”

    姚长青说着,拉起刘媚的手,直接向门外走去。房主人不想失去眼前这个比较理想的客户吧,毕竟,这房子将来还要由自己老两口来住,如果租给了卖海产品的或者农村打工的,把家住上一年,还不知道会折腾成什么样子。眼前这两口子,一看就是有文化的、有素质的文明人,女的看起来又干净,一定能够把房子收拾得很好,住起来也让自己放心。房主人连忙喊道:“这位先生,你留留步,我们再商量商量。”

    姚长青和刘媚停下脚步。姚长青微笑着说:“老哥,什么事?”

    房主人说:“房租的事我们再商量商量吧。我看你们两口子都是有文化的人,房子交给你们来住,我也放心。你们说,这房子一个月能出多少钱?”刘媚看着姚长青,等姚长青拿主意。姚长青说:“700。”房主人一脸苦相:“先生,这实在太低点了吧。我这房子,虽然面积不是特别大,但全部是明间,特别是厅,20多个平方,宽敞明亮,来个客人也完全坐得开。再说,这家我收拾得也很干净,家具、家电也都很齐备,如果一个月700,是不是有点太低了?”

    刘媚有些同眼前这个50多岁的人,说:“800吧。”房主人心中窃喜,其实如果姚长青真地坚持700元,那房主人也准备妥协,但现在女方提出了800元,真是不错。但该装还是要装的:“能不能850元?您二位看看,我儿子要结婚了,家里还真需要钱。”

    姚长青说:“其实我就是准备给700的,但我人既然说了800,那就800,多一分也没有。如果同意,我今天就先付半年的,4800元;如果不同意,那就算了,我们再另找。”

    刘媚还有些犹豫,怕这样好的房子万一房主人不同意怎么办。房主人却已经答应了,虽然还是一脸的苦相,而且好像是做出很大的让步似的:“好吧,那我就再让一让,800就800吧。这位小姐,你先生可真是一个会砍价的人哪!原本是1000,现在成了800,我一年下来损失2400元哪!”

    刘媚简直有些崇拜姚长青了。再看看姚长青时,眼睛里已经包含了很多的柔,似喜雨要浸润原野,似风要漫过丛林。姚长青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是尊严,这是意,这是一个成熟男人在女面前的魅力展示。

    交了4800元,拿了房门钥匙,又跟房主人在房间里签了一式两份的手写的合同,互相在合同上留了电话、姓名,一切就办妥了。

    从新房出来,刘媚和姚长青一前一后进了普桑轿车。顾不得周围路上的行人,刘媚抱着姚长青,在姚长青的脸上开垦出一个一个的唇印。到极处,刘媚忍不住轻轻地用牙齿咬姚长青的嘴唇,慢慢地加重力量,直到姚长青忍不住喊了一声“哎呀”才松口。

    姚长青轻轻地推开刘媚,说:“你咬我做什么?”刘媚说:“老公老公我你,就像老鼠大米,一口一口吃掉你,把你吃到肚子里。”嘿,连流行的手机短信都给用上了。姚长青说:“你叫我什么?”刘媚说:“叫你老公啊!怎么?有什么不对吗?”姚长青说:“不是以前都叫我哥或者青哥吗?”刘媚说:“那是过去,从今天起,不,从现在起,我就要叫你老公,当着外人的面,我就叫你长青。”姚长青笑着说:“好,随你吧。”

    姚长青开着车回亚都宾馆的路上,接到了儿子打来的电话:“爸爸,中午能来接我吗?我和妈妈已经从学校里出来了。”姚长青说:“我现在在外面办事呢!宝贝儿子,你回家吧,功课那么多,抓紧时间学习。如果觉得来不及,就打个出租回家吧,我给你报销。”儿子说:“好吧,爸爸,那我和妈妈就回家了。”姚长青说:“好。”

    挂了电话,刘媚说:“长青,你儿子来的电话呀!”姚长青说:“是啊!上午他在外面学书法,现在学完了,想让我接他回家。”刘媚说:“那我们就过去接接他呗。”姚长青大吃一惊:“阿媚,你疯了呀!我儿子和她妈妈在一起呢!”刘媚神色黯然下来,这个一直隐藏在心里,一次次试图想回避的问题,同在终于再一次出现了,姚长青他有妻子,现在自己也上了姚长青,也想成为姚长青的正妻,这个矛盾可怎么解决呢?

    一路无语。到了宾馆收拾东西时,姚长青和刘媚之间也没有了往的欢声笑语,说的几句话都是有关收拾什么东西,东西放在哪个箱子的机械的语言。姚长青显然也意识到了,与刘媚相类似的问题——眼前的这段恋该怎样处置?

    把收拾好的东西再拉回刚刚租住的房子,一些穿的挂起来,一些上用的铺好,其他的都先放在那里。刘媚和姚长青坐在沙发上,各自想着心事。这一回,是刘媚先开了口:“老公,越志彪的工程款还没有把提成的部分付给我呢!怎么办?”姚长青说:“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现在担心的应该是越志彪。”刘媚有些担心:“老公,越志彪可是有黑社会背景的人哪,他要是发了彪,那可是真刀真枪刘媚笑了:“我就知道老公办事老练沉稳、有成竹。”一个妩媚的微笑,一个人心魄的吻。姚长青再一次和刘媚相拥,刘媚把头深深地扎进姚长青的怀里,拱啊拱啊,拱得姚长青心里痒痒的z。但刘媚在缠绵之后说的第一句就让姚长青陷入无限矛盾与尴尬之中。

    刘媚说:“老公,我想要有个家。”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