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还要吃一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觉得非常惊讶:“乐天,你怎么在这里?”乐天笑着说:“我昨天晚上就睡在这里,你都醉成那个样子,把你一个人留下不方便,所以我就留下来,正好也空着一张。()”方圆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乐天的手:“好兄弟,谢谢。”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方圆觉得充满歉意。乐天说:“方校长,您这是说见外的话哪!你是我的好哥哥,也是我的好领导,我做这点事,还不是应该的吗?况且,昨天晚上,也不是我一个人想送你回来,好多人都想送你回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老师要送你,对方圆你在老师们心目中的地位,通过这一次要送你看得特别清楚。”

    方圆问:“都有谁要送我?”乐天说:“昨天你喝醉以后,就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看得人心疼。谁再给你敬酒,你也不醒,姚校长说,方校长说多了,得把他送回学校。大家就都抢着上了,田乔乔最踊跃,当然我也冲在前面,还有苏主任、方主任,还有初三年级很多的老师。”方圆心里感动:“真是谢谢大家了,我也献丑了。”乐天说:“还是姚校长做了决断,让苏主任为主护送,送完后再回来;方主任和我负责照料你。在回来的路上,你就开始吐啊,你也分不清方向,把人家出租车吐得一塌糊涂,虽然靠着车窗吐,但车里车外,车门上,全是吐出来的东西。人家出租车司机都火啦,是苏主任拿出100元来,连说对不起,说这钱算是车费、误工费和洗车费,司机才勉强压住火,但还是嘀咕了好几句,把你说了一通。”

    “后来呢?”方圆心里充满歉意,也充满感谢。这苏进波,真是够意气,星期一上班后得好好感谢感谢他。乐天说:“方主任特别地让我感动。当我和苏主任把你扶进屋搀上以后,方主任端来一盆水,用温的毛巾给你把脸、手都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又细心地把你吐在衣服上的酒菜擦拭。因为衣服实在太脏,她让我把你的衣服都换下来,给你盖上毛巾被,然后你的脏衣服她就端出去了,恐怕现在已经晾在晾衣架上了。后来,方主任又打来水,给你泡了蜂蜜,让我扶你起来,让你喝,你都跟个死人似的,哪里还会喝。她又让我把你放倒,她坐在边,一小匙一小匙地喂你喝,才喝了几口,哇哇哇地吐了方主任一哪!方主任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出去了,让我把地收拾干净,把你的脸盆给你放在边。”

    方圆心里感动得不得了。淑娟,淑娟,这个温柔贤惠的好女孩,谁娶了她,都是一生修来的好福气啊!乐天继续说:“方校长,人家方主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换了一衣服,还是端着水杯,又坐在你边方圆的心里充满了感激。是啊,如果不考虑别的因素,方淑娟一定是自己最用心去的好女人!但自己为什么见到淑娟时心变得硬起来了呢?方圆心里清楚这个答案,但不愿意去承认它,更不愿意用嘴说出来,这让方圆对方淑娟充满了愧疚。曾经不止一次,方圆对自己说:放弃事业又如何?但一次次又否定自己:现在基础这样好,如果不趁打铁,将来不能干出一番事业,那会后悔一辈子。甚至有的时候,方圆也会问自己:假如跟孔双华实在无法相处,马上就跟方淑娟结婚吧。但另一个名字——思思却像鬼魅一样出现在脑海——天哪,宋思思竟然成了自己的第二选择!也就是说,虽然自己答应一旦跟孔双华分手,那就会选择方淑娟这句承诺,现在也不敢说能不能真正兑现。

    尿急。方圆回避了自己的尴尬,说:“乐天,谢谢你啦,你是我的好兄弟。我现在尿急,方便回来再跟你说话。”乐天说:“我扶扶你吧。”方圆说:“不用。”撩开毛巾被,发现自己上竟然只穿了一条短裤。方圆连忙把毛巾被盖上,急急地问:“昨晚你脱的衣服还是她脱的衣服?她在场不在场?”

    见方圆着急的样子,乐天说:“方哥,昨天是我给你脱的裤子,方主任那个时候出门到门外了,我给你盖好毛巾被,她才进来。不过,她坐在你边,给你喂喝蜂蜜水,真是感人又让人羡慕啊!”

    方圆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万幸,要不然,传出去,又是一件麻烦事!特别如果传到孔双华的耳朵里,那自己还活不活了?本来她离开学校,最担心自己跟宋思思或者方淑娟之间发生点什么事,前前后后嘱咐过自己好几次了,还好,是乐天给自己脱的裤子。

    方圆从边的墙上找好了衣服,上,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实在是太憋得慌,来不及啦。出了门,就看到了在晾衣服的方淑娟,晾的正是自己的衣服。方圆停下脚步,站在方淑娟的面前,诚恳地说:“谢谢你,淑娟,昨天晚上的事,乐天都跟我说了,谢谢。”方淑娟见方圆站在面前,心里涌上甜蜜:“酒醒啦,头疼不疼?”方圆说:“还好。”方淑娟说:“男人在外面也不容易的,不过喝太多的酒,伤害自己的体,还是要适可而止比较好。”方圆说:“是的。淑娟,方淑娟笑了,方圆念着自己的意就好,就是要让方圆觉得欠自己的,只有这样,才有最后赢得方圆感的机会。

    方圆说:“我憋不住了,回头再来谢你。”方淑娟笑了,“快去吧。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和乐天一会儿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方圆冲进了卫生间,哗哗哗,好舒服啊!这个时候,方圆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静静地,享受这片刻的喧哗带来的精神的完全放松。

    回到宿舍,方淑娟也来了。进了门,方淑娟说:“方圆、乐天,你们赶紧洗漱洗漱,打来的豆浆,再不喝就凉了。”乐天说:“我没有牙具。”方淑娟说:“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看,这是杯,这是牙刷。牙膏你和方圆共用吧。”

    乐天打了一个立正,敬了一个军礼:“谢谢嫂子。”说完了知道说错话了,偷偷看了看方圆,一脸尴尬;再偷偷看看方淑娟,有点尴尬却也充满喜悦。乐天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刚才说顺嘴了,真是不好意思,方主任,对不起啊!”方淑娟笑了:“叫什么还不一样,总是我比你大一点嘛。不过叫嫂子,时候稍微早了一点,你嫂子我还没有给你找好哥啊!”说着有深意地看了方圆一眼,吓得方圆就是不敢接话。

    洗漱完毕,方圆和乐天来到方淑娟的宿舍,吕小华看见两个人进来,说:“方校长,乐天,你们看看,今天我跟你们沾光了。平常方姐总是让我喝西北风,今天让我喝上豆浆啦!看,还有茶叶蛋,有油条,有馅饼,有火烧,想吃啥都有啊!”乐天说:“小吕,这不是沾我的光,我也是沾光的人哪!”方圆心里感激,但觉得乐天说得不妥,连忙打住:“乐天,别瞎说。”乐天又一次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

    四个人吃饭的时候,倒是再没有多说什么。但方淑娟还是时刻在关注着方圆吃饭的进程,给他剥了一颗茶叶蛋,给他夹了一张馅饼,给他倒了两次豆浆,这既是发自内心,也是做给乐天和吕小华看的。没办法,不用这样的心思,难以赢得方圆的“芳心”啊!

    方圆知道,这个时候越是自己吃得多,方淑娟心里越开心,既然无法回报方淑娟,那就多吃一点。乐天也真是有点饿了,昨天晚上没吃多少东西,光喝酒了,肚子半夜就饿了,但只能喝点水在充饥。现在这饭的确是香,看到方圆吃得狼吞虎咽,那自正说着,方圆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孔双华的。方圆看了方淑娟一眼,觉得在这里接不合适,就站了起来,走向门外。方淑娟一看就明白了,心里不由暗自忧伤。

    方圆接起了电话:“双华,早上好。”孔双华说:“方圆,你醒啦?昨天喝了多少酒啊?”方圆说:“双华,真是不好意思,昨天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孔双华的声调接着就变了:“方圆,你又喝醉啦?你现在怎么啦?一喝就醉,不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今天爸爸在家,我得告你一状。”方圆说:“我也不知道,许多老师都给我敬酒,敬了我就喝,喝多了就醉了?”孔双华忽然想起一件事,问:“昨天谁把你送回来的?”方圆说:“是乐天。乐天昨天就睡在我宿舍里,陪了我一晚上。”孔双华说:“我不信。”方圆说:“好吧,我把乐天叫过来,接个电话。”但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方圆推开门,说:“乐天,你出来一下。”乐天出来了,方圆小声地说:“孔双华要查岗,你接电话,可不能提她啊!”

    乐天接过电话:“孔老师,我是乐天,你好啊。”孔双华说:“谢谢你啦,你昨天陪在方圆的宿舍吗?”乐天说:“是啊,昨天方哥喝得有点多,我就把方哥送回宿舍。我怕晚上方圆需要有人照应照应,我就留下了。”孔双华说:“谢谢你,乐天,让方圆接电话。”

    乐天把电话递给方圆,伸了伸舌头,回了屋。孔双华说:“方圆,在吗?”方圆说:“在。”孔双华说:“关于喝醉酒的事,让爸爸说你;你昨天让乐天照顾照顾,我还放心的。妈妈知道你今天要来吃早餐,现在正在准备早餐,你赶快过来吃早饭吧。”方圆暗暗叫苦:自己忘记了昨天答应孔双华今天要去吃早饭的事,现在吃得这么饱,还要再去吃一顿吗?但方圆的嘴上却是这样回答:“好,我马上就过去,品尝品尝妈妈的手艺。”

    挂了手机,方圆进了屋。他知道自己得马上走了,但就这么一走了之,显然对乐天、对方淑娟来说,都非常不公平。方圆坐下后,喝了一口豆浆,马上想起要留肚子到孔家吃饭,立刻不喝了。方圆说:“淑娟、小吕、乐天,本来今天中午真应该我请大家吃个便饭,不需要由乐天来乐天不知道遇到这样的事该怎样办,现在看方圆至少从外表上说从容淡定,心里也佩服得不得了Z——这才是真男人!不管内心是不是波涛汹涌,但表面看来,平静安详。现在,该看方淑娟怎样表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