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难以抗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新学期的开学期越来越近了,姚长青的电话也多起来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当一所学校的教学质量得到了社会认可的时候,常常有许多的家长想把孩子转到这所学校读书。由于姚长青策划的宣传手法,包括学校门口的宣传栏,包括在周边各小学的家长会介绍,包括在报纸上做了一篇《发展中的滨海68中学》的广告,68中的知名度是越来越高,这方圆也跟着有了知名度,许多的家长都知道68中学有名师,想让孩子到68中学读书的心愿自然是越来越强烈。虽然滨海68中比5中、3中在许多方面还有一定的差距,但一年6千的择校费,跟5中初中部的一年1万5千和3中初中部一年1万的择校费,还有比较大的差距,使周边的学生和家长们想就近享受优质教育的愿望一个个地变成了实际行动。家长们是各显神通,有的家里有钱,那就直接交费上学,以至于在开学前3天的时候,68中学的平均班额都超过50人,初一扩班到了13个班,再腾不出一个教室的程度。不能再收了,再收的话就难以保证质量,但想来68中学的学生还是在一个个地增加。

    怎么办?不收,放着责成的择校费不要,那是傻瓜;收,班里没有多余的学位,也腾不出更多的教室组建新班级。这还是小事,如果因为收了许多学生,教学质量下降,恐怕明年的况就会截然相反。这光想交钱来上学的学生和家长还比较好办,关键是来自方方面面的关系所带来的压力,有来自市教育局的,电话一个一个地打,都直接找姚长青,知道转学这样的事是一把手说了算;也有来自龙湾区政府各部门的,包括龙湾区教体局的,虽然不存在隶属关系,但驻在龙湾区,难免会经常跟龙湾区的各个部门打交道,也需要他们的支持。这些有“能力”的家长,找这些关系人把电话打来,自然是希望孩子能在68中学读书,当然,再少交一些择校费更好,最好是一分钱也不交。

    姚长青几天来接这样的电话都接到了头疼的地步,甚至连翟新文也打电话来,介绍了3个朋友的孩子要来68中学。()翟新文是什么人,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那是知遇之恩的领导,这样的电话更不能拒绝。怎么办?开会!

    五个校级干部开了办公会,统一了思想:能不能就不收,毕竟教室没有多余的,每一个教室也都满了。如果是市局副局以上领导介绍的,一年按2000收,如果是市局科长级、教研室教研员和龙湾区各部门介绍的,一年按3000收,如果是市局办事人员和其他能说上话的人员介绍,按一年4000~5000收,没有关系的,6000不打折,也基本不再收董梅与方圆充分理解姚长青的难处;贾明笑了笑,表示完全赞同;周素素心里不太乐意,觉得姚长青这是揽权,不就是转个学生吗,用得着把所有转学的事都揽到自己上,那不是把好处都一个占了吗?

    会开完了,姚长青接的电话更多了,姚长青既享受到了当校长被人求的那种尊严感,也有焦头烂额的难以应付的感觉。中午也不能在学校吃饭了,更不用说是晚饭了。到了这个时候,早早地就有来自各方的人马在门口等着,接姚长青出去吃饭,姚长青也根本无法拒绝,或许拒绝家长没有什么问题,但拒绝家长找的这个“关系”让姚长青无法拒绝。虽然去了酒喝多喝少,一般没有人强求,但求姚长青办事的家长或“关系”一般会递上些小礼品,给现金的人少,即便是给姚长青也不敢收,这小礼品的价值可是往往都必须拿得出手才行。有的家长送上两瓶茅台,有的家长献上一包中华烟或苏烟,有的家长递上家乐福商场的购物卡表示给姚长青的孩子买点上学用的物品。

    遇到这样的况,姚长青想到自己刚刚做上校长的位置,可不能因为这样的事犯错误而下台,但送的人坚决,送的人说得巧:“也不是送钱,就是点小礼品,一点心意啊!”姚长青难以拒绝,渐渐地也难以抗拒这样的惑。一个星期下来,姚长青渐渐地有些麻木之感,当这些家长仅仅请自己吃个饭喝点酒已经是理所应当,如果仅仅吃完了饭而没有“小礼品”送上,反而觉得这家长真是不够意思的感觉。

    被人请吃了饭,收了人家的小礼品,姚长青就只能收下这个孩子,同时在择校费上给予优惠,按照一年6000三年1万8的收费标准,那绝对不行的。姚长青就按照关系人的背景与层次,分个三六九等,减免择校费。同时,在家长面前,姚长青也越发纯熟地表达出:学校现在已经满了,确实无法收下新学生了,没有学位。但由于关系人是领导,是好朋友,所以这一次收下孩子,完全是看在关系人的面子上,要是没有关系人,就是交钱也不收的。姚长青给足了关系人的面子,家长在敬酒表示完全清楚,要是没有关系人,根本进不了68中学,所以,既感谢姚长青,也感谢关系人。

    这让关系人感到很有面子,原本熟悉的,与姚长青的关系更好了;原来不太熟悉的,包括市局的一些科长,通过酒桌的交流,感加深了,对姚长青也是刮目相看。关系人也会充分肯定68中学的进步,肯定68中学的进步与姚长青的努力晚上回到家,苗芊芊也给姚长青带来了一些别的信息:今天谁谁来了,带来了什么东西,怎么拒绝也不行,就放下了;今天谁谁打电话来,想约姚校长吃个便饭,不知道姚校长什么时间有空;今天谁谁打电话来,问姚校长什么回家,客气地麻烦女主人在姚校长回家的时候,能来个电话,他的电话是×××××××××。

    姚长青是既烦这接连不断的事,也很喜欢这种有这么多的人来求自己办事的感觉。对于给家里送来东西的人,姚长青表示:钱坚决不能收,收了钱就是受贿,受贿一旦被查出来,那就会校长也没当甚至可能坐牢。其他的东西,价值太贵的也不能要,一瓶酒啦,一条烟啦,一盒茶啦,这些小东西送来了,就收下,人也不能一尘不染,水至清则无鱼嘛。凡是送了东西的,都留一个电话,一个姓,有什么事,他要亲自跟这个人联系,家里人不能答应任何事。

    苗芊芊当然知道受贿的危害,一口答应。她清楚,现在之所以有这么多的人找姚长青,就因为姚长青是校长;如果别人是校长,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来找她苗芊芊。苗芊芊还跟姚长青说起了自己在单位里还产生了一些变化,一些同事也知道苗芊芊的人是68中学的校长,她们对苗芊芊的态度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她们的孩子有的正在上初中,有的还在上小学,都不约而同地对苗芊芊客气得不得了。姚长青听了,微微一笑:“如果我是市教育局的局长,恐怕对你客气的人就更多了。你想想看,我仅仅是一所不错的初中学校的校长,她们就对你客气;市教育局的局长可以把她们的孩子安排到她们想去的任何一所学校,那时她们就对你更好了。”

    苗芊芊深以为然,更加理解只要姚长青做着校长的位子,就会有这样的尊严,就会有人持续不断地送小礼品来,所以也非常关心姚长青在学校的工作是否顺利。姚长青趁着高兴劲儿,也讲了一点学校的事,包括方圆的能干,方圆背后的复杂背景;讲了贾明的服从与不表态;讲了苏进波拼命工作的状态;讲了周素素最近跟方圆,跟苏进波之间闹的一些矛盾,甚至有的时候也顶撞自己。苗芊芊立刻升起万丈怒火,对姚长青说:“原来你做副校长的时候,她眼里只有杨芳没有你;现在你当了校长,她还敢顶撞你?方圆、苏进波都你给你干活的骨干,周素素把这两个人都得罪了,以后你的工作还怎么开展?这样的人坚决不能留,想赶紧把她调走,免得留在学校成姚长青眼前一亮,觉得苗芊芊的主意真不错。他说:“老婆,真没想到啊,老婆你的智慧也赶得上当年朱元璋的皇后马秀英啦!”苗芊芊被姚长青表扬,心里开心,笑着说:“我的聪明不会比马秀英差,但肯定长得比马秀英好看!”

    姚长青听了后哈哈大笑。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