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心难懂(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听到孔双华抬高了语气的话,顿时哑口无言。是啊!刚才不是说了没有细看,怎么会归纳出苏睿涵美的特点呢?还不是因为自己以前就认识她啊!方圆想起了还锁在教导处抽屉里苏睿涵写给自己的信,想起了苏睿涵在信里对自己说的话,忽然觉得,这封信就如同是董梅一样,也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得赶紧处理了这封信,哪怕是直接撕掉。

    “双华,你不要多心。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只你一个人,别的女孩漂亮不漂亮,跟我没有关系。人家长得漂亮,那是人家的事,咱也不能让人家长得不漂亮。这个苏老师漂亮也罢,不漂亮也罢,都跟我方圆毫无瓜葛,我都是准备要结婚的人,心里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了。”

    孔双华的心安定了一点,但还是有疑虑:“方圆,你对我一心一意我知道,但我担心的不是你动了歪心思,而是担心你不追人家人家反过来追你啊!”

    方圆说:“放心吧,大家都知道我和孔双华是恋人关系,6月底的时候,我们也很好地处理了方淑娟、宋思思的问题,我相信,没有人会再来找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当男朋友的。”

    孔双华说:“方圆,我现在真有点后悔,当初我不应该听爸爸的话,离开68中学啊!”

    “即便是你当老师不到图书馆,我和你也不能在一所学校里,这个双华你也知道的。现在当中学老师累的,如果你留在学校,恐怕你可能要调到别的学校,新环境压力更大,哪里有时间去复习考研究生呢?”

    “方圆,我就是觉得我不在你边,有别的女老师会打你的主意。”孔双华倒是直接倒出了心里话。

    方圆心里有些感动:是自私的,是排他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孔双华对自己的还是很深的。方圆安慰孔双华说:“双华,放心吧。假如有女老师对我说了一些想进一步交往的话,我会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就是孔双华。”

    “我知道你对我好,方圆,听到你亲口说一下,我心里真开心。”

    两个人又随意地说了些别的事,挂了电话。方圆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候,呵,52分钟,煲了一个电话粥的时间!方圆心里有些心疼电话费,决定晚上跟孔双华见面的时候,一定要跟她说一说,不要再打这么长时间的电话。

    看看电脑,自己还保持着刚才的状态:一个打开的WORD文档,里面写了不多不少四个字——“竞选演说”。

    方圆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正准备静下心来,好好构思一下给苏进波要写的稿子,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这是一则短信到来的提示音,方圆拿起来,是一个方圆连忙回了一个:“谢谢,请问您是?”

    对方很快又回了一个:“你应该知道我是谁。”

    方圆再回:“我真不知道你是谁,这个手机号码我第一次见。”

    短信再回:“我换号了,师兄。我知道不应该再打扰你,但是听说你做副校长了,我还是很为你高兴,祝贺你!”

    啊?是宋思思!没有谁会称呼自己是师兄,只有宋思思!方圆想起了自己在医院住院时对宋思思的伤害,想起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对宋思思和她父母的伤害,虽然时常后悔自己当时太狠心,不应该这样伤害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可是不这样做就无法确保跟孔双华顺利地交往,当时也找不到更好的其他的办法。没有想到,宋思思现在还在默默地关注着自己,是谁把自己做副校级干部的消息告诉宋思思的呢?肯定是乐天!

    天哪!自己该怎样回这个短信?想给宋思思打个电话,却觉得自己无法开口,毕竟自己有愧于人家。想了半天,还是回个短信吧。

    “思思,谢谢你。上一次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向你道歉。最近你还好吗?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宋叔叔的左膀右臂?”

    宋思思的短信回得比方圆要快:“师兄,我理解你,如果我是你,可能也会那么做的。我祝你和孔老师幸福!我现在已经在3个部门子公司工作过,进步很大,爸爸表扬我了,我说是你教的。”

    方圆有些感慨: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建议,是想通过这样的建议,让宋思思锻炼得坚强起来,没有想到,她还真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锻炼。看来,自己的话在宋思思的心里很重要啊,虽然自己不是她什么人。

    宋思思的短信显然没有发完,很快又来了一个:“爸爸听了以后,脸色很不好看,没吭声就走了。妈妈问我,怎么方圆就不愿意跟你交往,还帮着你出主意?我没办法回答。看得出,妈妈对你很欣赏,很不甘心。”

    方圆的心里涌上自己也说不清的滋味,反正是不太好受。唉,要是像封建社会那样,可以娶个三妻四妾就好了,像宋思思这么好的女孩子,也是百里挑一,很难找的。如果真是封建社会,那就把孔双华、方淑娟、宋思思、苏睿涵一块儿给娶了,可是现在,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

    宋思思的短信又来了一个,是重复刚才发的。很显然,她是担心方圆收不到啊!方圆斟酌了半天,回了一个:“思思,虽然我们不能*人,但仍然是朋友,是学友。有什么需要我给你建议的,或者宋思思的短信回得很急迫:“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好朋友,好学兄。朋友之间见个面、吃外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有事想向你当面请教呢!”

    宋思思的要求看起来十分合理,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方圆想到孔双华,想到孔子田,心里便不敢越雷池一步,毕竟,想做一番事业,不仅需要能力,还需要人的扶持,只有孔子田才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

    方圆想到这里,回了一个短信:“交流的方式有许多种,小事短信也可交流,大事可用电子邮箱,如果确实遇到了困惑,见面交流也可以。祝你顺利!不用回了。”

    方圆读着宋思思的最后一条短信,犹豫了半天,还是把宋思思的手机号记录在手机中,不过没敢写宋思思,而写了赵天龙三个字。短信是不能留的,万一孔双华晚上无意中发现,解释都不好解释啊!收信箱、发信箱,方圆全部清空。

    已经中午了,方圆感到有点饿了。看了看表,已经快12点了。正准备起去教师食堂打饭,手机又响了。是方淑娟的手机号。

    方圆拿起手机,接通了来自对方的信号:“淑娟,什么事?”

    “方校长,饭我和梁老师已经给你打好了,你快来吃吧。”

    什么?饭已经被方淑娟打好了?方圆觉得头都有点大了——这几个女人都怎么了,怎么在这同一时间,一齐向自己开炮啊!

    到了食堂,方圆就看到方淑娟在招手。看了看那个快餐盘摆的位置,嘿,正在方淑娟的右首,方淑娟的左面,是梁萍在埋头吃饭。这个位置排的,真是让人没话说,教导处三个人在一起吃饭,也很正常啊。但领教过了方淑娟缜密心思的方圆知道,方淑娟给自己打了饭,还让自己不得不坐在她边,她显然不仅仅是让教导处三个人一起吃饭那么简单。

    方圆走到跟前,对方淑娟说:“方老师,以后我自己打饭就可以了。”

    方淑娟倒也是官话:“方校长,你当领导的工作忙,我和梁老师作为你教导处的帮手,打打饭也是举手之劳。”

    嘿,理由听起来还合理,但越来越了解方淑娟的心思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方圆可不这样想。但直接拒绝好像也太不讲人了,方圆于是说道:“方老师,梁老师,谢谢你们。以后不麻烦你们了,我真地自己打饭就可以的。”

    方淑娟呵呵地笑着,并不说话。梁萍说:“方校长,要是你累病了,校长说我们照顾不周,我们可担不了啊!”

    嘿,看起来,方淑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已经与梁萍达成统一战线了。方圆只好说了声“谢谢”,坐在方淑娟的旁边,开始进餐方圆来的时候,方淑娟和梁萍已经吃了快一半了,所以,梁萍很快就吃完了,她端起快餐不锈钢盘,说:“你们继续吃,我先走了。”

    方淑娟却很好地控制了吃饭的节奏,不多也不少,细嚼慢咽,跟方圆的进度慢慢一致起来。方淑娟为自己的小心思见到了成效感到高兴——从早晨一来,方淑娟的心就不错,先是听说孔双华调走了,然后听说方圆成了校长助理,然后成功地给方圆打了午饭——只要有了开始,以后天天给他打饭,看看方圆能不能被自己精心的照顾所打动——当然,方淑娟的心里一次次地提醒自己:自己这不是在方圆,而是在利用他,如果有机会把他搞倒搞臭,闹得他和孔双华分了手,那就最好。方淑娟的心里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假如自己再有机会与方圆走到一起,成为他的恋人、成为他的妻子,自己是恨他还是会得死去活来地他?

    梁萍走了,方淑娟小声地说:“方圆,我想请你帮帮我。”

    “什么事?”方圆问。

    “这一次教导副主任竞选,我要参加,我想竞选成功。”

    “我也祝你成功。”

    “方圆,你知道我才26岁,太年轻,教学成绩也没有你那么出色,所以我很担心竞选失败。你知道,我已经在教导处工作两个多月了,加上暑假,也算是三个多月了,我愿意做好你的助手,我敢说,谁也不能像我这样,能一心一意地做好你的帮手。”方淑娟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句句钻入方圆的耳中,也震撼着方圆的心。

    方圆默然。几个月来,与方淑娟的配合的确是越来越默契了,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助手。并且,明知道方淑娟深着自己,却一次次的伤害她的心,的确是欠方淑娟的太多了。这一次,无论如何,要好好地帮帮方淑娟,让她能够实现她的愿望。

    方圆说:“我怎么帮你?”

    方淑娟说:“我明天就会把竞选演说稿写好,你帮我看看,再听我演说演说,提提毛病。”

    方圆说:“好。”

    两个人正小声窃窃私语,一个靓丽的影伴着甜美的声音,在方圆的耳边响起:“方圆,这里有人坐吗?”

    方圆回过头,呵,正是新调入的苏睿涵。方圆看了看周围,许多老师都在朝这个方向看,方圆的脑袋有点大。方淑娟心怀敌意,非常气愤苏睿涵破坏了自己刚刚营造的良好气氛,但什么场合表现,什么场合不表现,方淑娟感觉自己拿捏得很好。

    方圆说:“这里没有其他人。”

    “好,那我坐下了。方圆,你知道吗?我来到68中学,谁都不认识,只认识你,哎呀,想快一点了解了解咱们学校,就只好找方淑娟在旁边这个气呀,凭什么让苏睿涵过来插一杠子?方淑娟觉得心中的怒火在向上升,不行,不能让苏睿涵坏了自己的好事,得想个法子。方淑娟冷静地迎着投向这个方向的一道道目光,想找一个合适的人来帮助自己解决眼前这个苏睿涵。忽然,方淑娟看到了饱含嫉妒与仇视的眼神,心中忽然有了主意。方淑娟说:“方校长,刚才跟你说的事,下午回教导处后我再跟你汇报。你和苏老师聊聊吧。”方淑娟微笑着对苏睿涵说:“苏老师,你们边聊边吃吧,我去那一边了。”

    方圆说:“淑娟,你不要走,在这里吧。”

    方淑娟并没有理睬,她径直朝刚才看好的那个人坐的地方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