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258 259 26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257、小小算计

    姚长青在这一瞬间改变了主意,决定晚上宴请延平县教体局的领导。姚长青说:“原局长啊!谢谢你对方圆的赏识,也感谢你长期对68中学的厚。上一次董校长和方校长在延平县得到了原局长无微不至的关照,我一直想表示一下感谢,希望这一次教育工作会议期间能够有机会请一请原局长和其他来滨海市区参加教育工作会议的延平县教体局的领导。”

    “姚校长,你就不用那么客气了。小方和董校长到延平,是送课下乡,是给我们延平传授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我们款待一下也是应该的。”

    “原局长,有来有往,我们才能建立长期的友好合作关系,况且68中学与咱们延平已经城乡携手,我们更是应该多联系、多交流、多沟通,才能感好啊!”

    “是啊,应该多交流。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代表延平教体局,在教育宾馆摆个面子,请一请上一次因为工作忙没有去延平的姚校长和其他领导。”

    “哪里,原局长,这个面子要由68中学来摆,有来有往,中国人的世俗规矩,不能光由延平县教体局的领导掏钱哪!”

    “哈哈,好说,好说!”原进宝总是这个笑容可掬。

    姚长青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原局长。这一次延平来了几位同志?”

    原进宝说:“一共3位,我和周小可书记,再加上我的司机。”

    “好,那今天晚上就请延平的三位领导。”

    “中午怎么办?是去教师宾馆的大餐厅去吃自助吗?不去吃了吧,我们延平做个东,中午摆个小面子,怎么样?”

    “谢谢原局长,”姚长青说,“下午还要进行汇报和交流,顶着个大红脸,带一酒气,不太好啊!我们那一组,很有可能是两个市局一把手有一个要来的。”

    “是啊,姚校长考虑得真细,那我们就去吃自助啦!”

    “好啊,一起去吧。”

    原本姚长青打算为方圆稍微地庆祝一下,中午吃个所谓的工作餐,其实就是在学校门口的签字酒店醉仙楼点上几个菜,少要一点酒,吃完了回学校,按分工各自忙活各自的事。下午两点回教育宾馆,参与分组交流和讨论。现在看来,这个计划被打乱了,姚长青对几个部下说:“走吧,中午的工作餐我们也不吃了,我们陪延平的领导一起吃个饭吧。”

    来到了大餐厅,里面是人头攒动,每个人手里都端着食盘,在盛着食物的各类大器皿前找寻着自己喜欢吃的饭与菜。姚长青说:“原局长,请吧。”

    “姚校长,请。”原进宝拿起一个食盘,回过头,对方圆说:“方圆,中午陪我老原吃个饭,好不好啊?”

    方圆看了看姚长青,没有立即回答。

    姚长青心痛得要命,担心也进一步提升,但脸上还是故作大度:“方圆,原局长这么看得起你,这是你的荣幸啊!”

    方圆说:“谢谢原局长。好,中午我陪您吃个工作餐。”

    原进宝哈哈大笑:“好,小家伙,走吧。”

    这个中午,姚长青吃得非常不安心,他的眼睛不时朝角落里正在与原进宝边吃边交谈的方圆方向看去。这个原进宝,一边说,一边比划,有的时候干脆把筷子放下来,眉飞色舞,笑逐颜开,旁边的方圆也是带着一脸的微笑,不时地说着什么。

    这个时候,总是有人会火上浇油一番。贾明坐在姚长青的边,小声地说道:“姚校长,看原进宝那意思,他可是真喜欢方圆哪,是不是想要把方圆调到延平去工作啊!”

    这无疑戳痛了姚长青的神经,一向平和的姚长青脸上竟然带上了一丝狰狞,恶狠狠地说:“想要挖方圆,没那么容易!连翟书记想要挖方圆到市局作团委书记,我都没有同意,何况他一个县教育局的局长!”

    言者发于心,听者有意,贾明看到姚长青脸上的表,心里咯噔一下,又听到翟新文要挖方圆做市局团委书记,姚长青也没有同意,心里想:这姚长青不会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吧!为了自己的利益,谁都可以拒绝,自己以后可得提防着点。不过,方圆要被提拔被姚长青阻止,这倒是一个有用的信息,什么时候能够用上,现在不好说,但这肯定是一个有用的信息。

    姚长青又埋头吃饭,似乎忘记了贾明的存在。过了一会儿,忽然又抬起头,自言自语道:“得让原进宝断了挖方圆的念头啊!”说完放下筷子,拿起手机,径直走出餐厅,到外面打电话去了。贾明不清楚姚长青会用什么办法去断原进宝的念头,但心里对姚长青的提防是已经产生:虽然姚长青当初提拔了我担任学校的副校长,并且一直对自己不错,但以后不能什么知心话都跟姚长青说,他的心机实在是太深了,刚才脸上那狰狞的表,让人不能不感到,如果有什么紧急事发生的时候,姚长青会不顾一切、不择手段去达到他的目的——这很可怕呀!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交流、讨论时,来到初中组的是副局长孔丽丽和她所分管的人事科长楚国香、高教师范科科长陈月明、勤工办主任苏全顺。这众位校长们免不了对孔丽丽升任副局长表示祝贺。孔丽丽表现得倒也是得体大方,她感谢了校长、书记们一直以来对自己工作的支持,期望今后仍然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自己分管的人事、师训、勤工俭学工作,支持自己协助党委参与分管的团队工作,共同为教育事业贡献心力,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学校,办好人民满意的滨海教育。

    许多校长自然是马连连,一些校长纷纷邀请孔丽丽到学校指导教师继续工作,表示,现在各学校对培养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都非常重视,希望孔局长能多多关照。

    坐在一边的高教师范科科长陈月明心里是特别的不舒服,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啊,原本自己也有希望去当这个副局长,那今天被众星捧月的将是自己;原本自己有希望去政工科、教育科等要害部门担任科长,但现在还原地踏步,反而成了一个比自己年龄小的女局长的下属。气虽然不顺,但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让陈月明这个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的人是非常明白的。

    下午的交流结束后,晚上仍然是自助餐,但显然来就餐的人明显少了许多。姚长青等68中学的人也没有露面,他们竟然在天府酒家订了一个大房间。这可是贾明、董梅、周素素、方圆和苏进波第一次过来就餐的地方,房间是不错,杜甫草堂,一听就那么有文化底蕴,而且房间宽敞,坐10个人也绰绰有余。他们不知道姚长青为什么订这家酒店,也不清楚摆了10把椅子是还有谁要来。

    进了房间,众人都看着姚长青。姚长青说:“原局长、周书记,还有这位同志是?”

    原进宝说:“我的司机,你叫他小吕吧。”

    “小吕,你好。大家先随便坐吧,本来呢,原局长、周书记应该坐在主宾的位置上,但今天晚上不好说,虽然说是68中学请原局长、周书记和小吕吃饭,但有贵宾要来,所以,我也只能坐在副陪的位置,专门负责倒酒和结帐罗。”

    原进宝与周小可很惋惜,贾明等人也不明白,姚长青说的这个贵客到底是谁。姚长青这里把苏进波叫到跟前,详细地询问了学校工程进展的况,显然,姚长青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回到学校,但心里一直很牵挂学校工程的进展。不仅是学校的基建工程,学校的学生宿舍问题也很关心,了解在工程中还有什么困难,这可是学校自己完全负担的基建项目,每一分钱都需要由学校自己来支付,所以,姚长青一直认为,要尽可能花最少的钱办更多的事。苏进波也了解学生食堂对姚长青的积极,更了解学生食堂建成后对自己的好处,所以比学校的*场改造用心多了,一天中用在学生食堂上的精力能占七、八分,而用在教育局的工程上只有二、三分,还是在基建科长或基建科员来巡视的时候才陪一陪。

    原进宝也没有放过这个饭前交流的机会,在与认识的董校长客气了几句之后,又把目标放到了方圆的上。他太需要这个年轻人了,要想做副县长,付出的努力不仅是经济上的,更是政绩上的,原进宝有一种直觉,那就是方圆能够帮助自己实现这个梦想,就让他来做教研室主任,抓教学,抓出成绩。这一次任命,已经是副科级,到时候,在教研室的位置上干出成绩,自己做了副县长,直接安排方圆过渡为副局长,延平教育还是自己的天下。

    姚长青虽然与苏进波聊着天,但眼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方圆和原进宝,他心里暗暗冷笑:哼,原进宝,请你吃饭是假,让你断了要方圆的心思是真!待一会儿,看你还怎么开口?

    258、真是高人

    原进宝终于知道为什么姚长青自己不坐主陪位,也不安排自己和周小可坐主宾位了。当翟新文出现在“杜甫草堂”的门口时,姚长青在第一时间站了起来,几步迎上前去:“翟书记好,您大驾光临,真是让长青感到无比光荣啊!”

    翟新文呵呵地笑着:“本来呢,今天晚上我还真是有事,但长青的邀请一定要来,所以就把别的活动给推掉了,来参加一下长青的活动。”

    原进宝正在跟方圆说话,看到翟新文,吃了一惊,连忙站了起来:“翟书记,进宝向您问好啊!”

    翟新文呵呵地笑着:“原局长,辛苦啊!来市区开会,就在这里好好地放松一下。”

    原进宝说:“翟书记,怪不得姚校长让我们随便坐呢,原来是您要来呀!”

    姚长青说:“翟书记,您来了,您就坐主位,我坐副陪位。其他人怎么坐请翟书记您安排。”

    翟新文并不急着回答,而是一一与68中学的几个人握手,与周小可握手。除了方圆,他对周素素最熟悉,毕竟,当年韩素贞差一点就不提拔眼前的这个少妇了,因此,翟新文在与周素素握手致意的时候,还是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子,果然是比较有味道的。

    翟新文握完手,径直走向主位,笑着对众人说:“既然长青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勉为其难。周书记,来,坐我这边;原局长,来,坐我左边。剩下的同志都是68中学的,你们自己看着坐吧。”

    姚长青说:“大家坐吧。”

    周小可与原进宝的心此刻有些不同。周小可在县里的时候,从来不敢跟原进宝这个强势局长争第一,虽然名义上党委书记应该排在第一,局长排在第二,但在延平县教育系统的各项活动中,原进宝从来当仁不让,把周小可排在自己的后面,周小可无可奈何。现在,参加68中学的宴请,市教育局的翟书记真给自己面子,让自己坐在主宾的位置,这是给党维护形象啊。原进宝有些无奈地坐在翟新文的左边,绪显然不高,翟新文并不了解原进宝在延平的强势,因此虽然注意到原进宝的表,但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绪变化。

    待众人落座,翟新文说:“长青,今天晚上把我叫来,说是陪陪延平县教体局的领导,来,把活动的意义说一说。”

    姚长青笑着面向大家:“各位领导、各位同事,今天晚上的活动,我想包含着三层意思,第一层意思呢,是庆贺翟书记官升一级,成为滨海市教育系统党委一把手;第二层意思呢,是给一直关心68中学的延平县教体局的周书记、原局长接个风,欢迎两位领导来滨海市区,期望68中学与延平教育系统的友谊能够更深;第三层意思呢,是我们的年轻干部方圆,在局领导的关怀下,成为滨海市教育系统第一批年轻的校长助理,七十多所中学一共出了10名,68中学有一个,那也是68中学的光荣啊!”

    翟新文微笑着点点头:“长青啊,庆贺我当了党委书记,我看就没有必要嘛,当了党委书记,这是市委对我翟新文的一种信任和期望,我肩上的责任更重了,这没有什么好庆贺的。倒是第二层意思和第三层意思还是比较有意义的。小可书记和进宝局长平常虽然也经常来市区,但延平与68中学关系这么好,倒是开创了我市城乡教育携手的新局面,我看可以通过这一次活动,把延平跟68中学的友谊和感再加深一点,延平也可以提供一所中学,跟68中学结成兄弟学校、伙伴学校,我先应下,到时候签字的仪式,我翟新文是一定要参加的。”

    原进宝说:“翟书记,您真是说出了我心里的愿望,您的这个指示,教育工作会议之后我马上贯彻落实,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我们的学校跟68中学签字成为兄弟学校。”

    姚长青说:“我们68中学非常愿意这样做,我们可以把我们在学校管理、教学教研方面的一些做法跟延平的兄弟学校交流,特别要让我们的老师们受受教育,看看延平的同行们是在怎样的条件下刻苦工作的,让我们的学生们受受教育,看看延平的同学们是在怎样的条件下刻苦学习的。当然,我们也愿意力所能及地对我们的兄弟学校进行各方面的支持,不仅是送课下乡,还包括特质上的。”

    翟新文说:“好啊!长青的态度很谦虚的嘛!市区中学的办学条件,无论是软条件还是硬条件,可能是农村中学要好一些,该帮助还是要帮助的;当然,农村中学这几年的进步也很快,据我了解,学校的建设上已经跟市区的中学不相上下,我觉得相对欠缺的,是教育理念还在一定程度上停留在应试教育上,教育教学方法还不能完全适应素质教育的需要,这需要市区的学校在教育理念、教学方法等方面多进行有针对的交流、培训、示范课等;同时,农村中学的电教配备还比较短缺,城市中学里一些用过几年的电脑和电教设备,如果需要更新,撤下来的也可以赠送给农村中学,这也很好嘛!”

    原进宝说:“翟书记,您考虑得可真是周到细致啊!您站得高、看得远,让进宝真是非常佩服。您刚才的这一番分析,说出了我们延平教育系统的心声啊!”

    众人面面相觑:呵,马跟得快啊!

    众人也纷纷“充分肯定”翟新文的分析,姚长青更是表示:在学校进行教育装备的更新之后,一定把这些换下来的装备送到延平,只要延平的领导和同行不嫌弃就行。

    原进宝说:“姚校长,谢谢啊!教育工作会议结束之后,我就回去做这件事,我们的校长、老师,也真应该受受教育,好好地跟68中学学习学习。翟书记啊,您知道吗?我们延平也非常需要涌现像68中学方圆校长这样年轻有为的青年教师、青年干部啊!”

    翟新文接过话茬,微笑着说道:“原局长啊,是不是看好了方圆老师啊?”

    原进宝顺杆就爬:“翟书记,您真是太理解我了,我是做梦都想把方圆这棵参给挖到我们延平啊!”原进宝一脸期待着望着翟新文,忘记了姚长青的存在,就期望翟新文能够给自己说几句话,让那姚长青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答应也得答应,放了方圆,让方圆成为自己着力培养的新兵,为自己在延平的人事布局和再上一层楼奠定基础。

    翟新文轻轻地拍了拍原进宝的肩膀:“进宝局长啊,我看这个主意你还是尽早取消了吧。方圆作为市教育局重点培养的十名后备干部,也是市教育局的宝贝,这10名年轻校长助理,一个也不会放的,要全部留在市区的中学,他们可都是滨海教育未来20年的希望所在啊,所以,即便是姚长青校长答应放方圆,我们市教育局也不会答应的。现在方圆只不过是放在68中学,68中学也说了不算哪!进宝局长你也知道,方圆现在是副科级了,那也是局管干部了,调动不调动,姚校长说了也不算哪!”

    原进宝目瞪口呆。看着原进宝那个发愣的样子,姚长青心中窃喜:再叫你原进宝不死心,这一次让你彻底死了心。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我就是要借着翟书记的口,彻底地断了你的念想。凭什么我们把人培养起来了,你们延平来摘桃子?现在,谁调方圆我也不同意放,只是我没有办法告诉你原进宝,市教育局还要调这方圆去当团委书记,也是因为我的坚持,才没有成,不然,方圆现在可能就不是坐在这里了,而是坐在市教育局团委办公室里。说我有私心,我承认,我姚长青也需要有政绩啊,谁来干?靠谁干?我姚长青当校长也需要钱啊?谁来挣?谁在谁就是学校挣钱的门面?当然,一定不能让方圆知道自己拦着不让他当市教育局团委书记的事,这是非常必要的,那么就在其他方圆给他一些好的待遇,让他舍不得离开68中学,心甘愿地为我姚长青出力。

    姚长青感激的目光投向翟新文,翟新文投以默契的眼神。翟新文下午接到姚长青的求助电话时,心里更加理解姚长青为什么不放方圆。他也认真地思考了68中学的发展、方圆的作用、自己从中有什么样的好处,也是觉得方圆留在68中学对自己的好处最多,便决定给姚长青这个面子,拉姚长青一把。但是怎样跟原进宝说,也不太好说。刚才这么一说,现在看来效果不错,既在一定程度上断了原进宝调方圆的念头,姚长青对自己的感激更加深一层,姚长青也就更加可以为我翟新文所用,真是一举数得啊!

    翟新文看了看还在发愣的原进宝,大声说道:“来,我来给大家敬杯酒,把这晚宴给开起来。”

    259、新的开始

    方圆终于拿出了B2驾照,这同一天,孔双华也拿到了C1驾照。两个人从驾驶员培训中心出来,打上出租车。孔双华把头靠在方圆的肩膀,说:“方圆,我现在真舍不得离开68中学啊!我想买一辆车,我们两个每天一起来学校,一起回家,朝夕相处,形影不离,那该有多好啊!”

    方圆搂着眼前这个已经对自己一心一意的女孩,心中感慨万千:自己是幸运的,而这幸运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说在获得省课参赛资格之前,是自己刻意经营、努力进取,通过赢得学校领导和教研室李国强的支持取得了市课第一名,省课参赛资格,那现在自己获得发展的机遇,则更多是孔双华给自己带来的,当然,发挥影响力的是滨海大学副校长孔子田,他与翟新文的师生关系,与邓云聪的朋友关系,为自己的发展创造了可以说是最佳的外部环境。自己怀里的这个女孩,原本脾气暴躁、小公主习气严重,但毕竟出门书香门第,一次实质的关系她成了自己的女人之后,在孔子田和孔妈妈的引导下,也可能年龄的增长有一定的关系,她也越来越具有大家闺秀的风采,虽然有时还会使一点小子,来一点小脾气,但跟刚刚接触她时,迥然不同了,曾经对她有过的厌恶,也随着孔双华的变化而越来越淡,喜欢、欣赏的因素在心里一点一点地增加,现在,方淑娟在自己的心里完全没有了份量,虽然对宋思思还有一点愧疚,但那也是一点点而已。方圆柔声说道:“你爸不是说了吗?夫妻两个人如果有人提拔成了校级领导,按照亲属回避的原则,是不能在一所学校的。爸爸考虑问题长远,他希望你将来能够成为一个大学教授,就像妈妈一样,既在学术上有自己的成就,同时也能有充足的时间担负起家庭的重任。这一次调你去图书馆,你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复习考研,到时候读3年硕士,到大学任教,再去读个在职的博士,那就更加名正言顺地成为大学里重要的一分子了。在大学比在中学的工作压力能小一些,工作氛围宽松一些,也不用坐班,时间相对自己,双华你就有更多的时间研究自己的专业,多**文,提高影响力,为早成为副教授、教授加速。在中学里,每天工作压力很大,根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方圆没有提到做家务、带孩子,但在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大男子主义的思想,认为这就是应该由作妈妈的多付出一些更好,如果双华成为自己的妻子,也和自己一样做中学教师,哪里有时间带孩子,哪里有时间去料理家务,而夫妻两个人总不能靠孔妈妈这个长辈做一辈子家务、带一辈子外孙吧。

    孔双华说:“既然中学这么累,那么方圆你也到大学里教书吧。你现在已经有了硕士学位,让爸爸找领导说说,你先做教师,再去读博士,也就和我一样了。”

    方圆心里几乎产生了动摇——这个主意其实也是不错的。但想到自己想要建功立业的愿望,在大学,这一切将离自己更遥远,而在中学,或许自己真地有可能做出一番顶天立地的大事业。方圆说:“按照爸爸的设想,你在大学教学,我要去办教育,中学校长只是我最初步的奋斗方向,或许爸爸的心里,还期望我能够做得更好,走得更远。”

    “嗯,爸爸说,中学校长当好了,可能会当教育局长,教育局长当好了,将来做个副市长也有可能。方圆,你努力吧,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从孔双华的口中听到孔子田这样评价自己,对自己有这么高的期望,方圆不血沸腾,他搂紧了孔双华,说:“双华,我不会让爸爸失望的,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一天晚上,孔子田难得在家,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地吃了晚餐,方圆又被孔子田叫到了书房。

    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孔子田觉得最近一段时间他的变化可真不小,更加显现出了少年老成的气质,并且通过与孔双华一起学车,两个人的感也增进了不少。想起自己刚刚拒绝翟新文,不让方圆去教育局团委,其实是藏了很多私心在里面,面对这个充满潜力、好学上进的年轻人,孔子田决定更好地指点他,让他快速进步。孔子田看得很清楚,两个年轻人感好是一方面,而如果让方圆对自己的信赖、依赖程度不断加深,那他与孔双华的感也会不断加深。其实小华的进步也很大,现在知道做家务了,现在不那么频繁地发小公主脾气了,也因为甜蜜的缘故对父母也知道关心体贴了,当然,还需要雕琢。如果一切进展得如自己所愿,那未来的一天,方圆和双华,就如同自己跟老伴一样,成为世俗羡慕的榜样。

    感受着孔子田投向自己越来越慈祥的目光,方圆的心里如同沐浴阳。方圆说:“爸,这一次我能顺利地成为学校领导班子的新成员,我知道,在很大程度上是翟书记看在了您的面子上。我会努力的,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方圆,校长助理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是机遇,也是挑战。当你成为学校领导班子的一个成员的时候,从工作上,你更要站在全局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从宏观的层面把握方向,不能像以往一样局限于某一个具体细致的问题或工作。”

    “嗯。”

    “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校长,肯定会有很多人嫉妒,也肯定会被很多人造谣中伤。嫉妒心是个很可怕的东西,一旦有了嫉妒心,这个人做起事来常常会不择手段,所以必须提防。”

    “爸爸,您说得太对了。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学校领导层里就有人在嫉妒我,明显地在排斥我。”

    “这个人是谁?”

    “工会主席周素素。”

    “她多大年纪?”

    “三十七、八吧。”

    “对于她的嫉妒,我想你的判断可能是正确的。毕竟她已经年龄不小了,而你才26岁,这意味着什么,几个月后你正式转为副校长以后,只要你还留在68中学,就意味着把她当副校长的路堵死了,你说她能不嫉恨你吗?”

    方圆恍然大悟。

    “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当然要提防,但不能因为她的嫉妒、她的排斥就畏首畏尾,不敢做事了。对于她,必要的尊重是要有的,毕竟她年龄比你长,但也不能过于造就与忍让,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她可能就会感觉到你怕她,从而更加得寸进尺。最好的方法就是谦恭有礼,不卑不亢。还有一点,对于这些妒恨你的人来说,特别要注意自己在他们面前的言行,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不表态就不表态,做事的时候要时刻注意维护自己的形象,不给他们留下把柄。要知道,既然她心里已经开始排斥你了,必然会想方设法找你的毛病,而且会小题大做,甚至为无中生有。所以,对付这样的人,既不能害怕,更不是轻视,要有理有节,既团结又斗争,能够把他们对你的嫉恨转变过来最好,不能转变过来也要坚持自己的既定目标,不受他们的干扰。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个方面要特别注意,一是要努力出工作成绩,只有不断地出工作成绩,那么她如果在老师们那里传播你是靠关系上台之类的流言就会没有市场;二是要努力地争取学校更多人的支持特别是主要领导的支持。你们学校的姚校长对你不错,很信任,也很想通过你来讨好我这个大学副校长,这我都看出来了。应该说,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况,他一般都会支持你的,但必须还是要注意用扎实的工作、必要的尊重与沟通,维系这种支持。其他领导也很重要,你们学校不是有两个副校长吗?都要争取过来,成为你的支持力量!”

    “爸爸,您说得太好了。”

    “不是我说得好,是我走的路比我走得多。另外,由于我的专业就是行政管理,所以,对于中国企事业单位里的人与人如何相处,还是有一定的研究的。”

    “爸,我特别佩服你。这一次小华调到市图书馆,也是您的英明决策,我相信今年的硕士研究生考试她一定能过。”

    “小华是很聪明的孩子,智商绝对错不了,只要肯努力,一定能行的。不过,未来的三年里,小华可就是没有工资的学生了,方圆你不会因此而产生别的想法吧。”

    “爸,瞧您说的,我都改了称呼叫您爸爸了,我是一定要和小华好的,她是学生也好,是工人也好,我的是她这个人,不是她的工作。”

    方圆的回答显然让孔子田感到满意,孔子田也明白,方圆的话也不是不带一点水分。但你好我好大家好,孔子田当然不会点破,就说道:“关于你和小华的婚事,我也想过了,等你正式被任命为副校长之后,等小华考上研究生之后,我给你*办一下。婚礼上的事你不用*心了,我们大学里别的没有,但就是人多,所有的礼仪小姐、服务人员全部用大学生,大学的电教馆提供全的录像、摄像服务,我们大学广播艺术学院的一位滨城名司仪到时候也会免费为你主持的。为什么要等到明年你正式被任命为副校长后再结婚呢?我是希望你们之间再加深加深了解,格、脾气等各方面再磨合磨合,小华被我和你妈妈宠坏了,你作为一个男子汉,应该多包容一些。当然我和老伴也会不断引导小华,学着去做一个好妻子的。”

    方圆说:“爸,我全听您的。最近小华比我认识她的时候,简直有天壤之别,现在,她越来越有大家闺秀的风采了,书香门第就是不一样的。”

    孔子田听着很受用。他点了点头,说:“这几个月,小华的确比以前成熟了许多,这也是的力量啊!”

    方圆说:“爸,有件事我还想跟您商量一下。”

    “你说。”

    “我想今年十一假期,带双华回我老家,让我的爸爸、妈妈认识认识她,好不好?”

    “应该啊!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这里的称呼已经变了,你和双华也有了实质的关系,应该让你爸你妈认识认识这个未过门的媳妇。不过,东北那么冷,双华可从来没有去过北方,更没有去过东北,会不会冷啊?”

    方圆听出了父亲对女儿的慈与关怀,连忙说:“爸,我们那里到10月的确比较冷了,已经开始下雪了,只要多穿一点,肯定没有事。不过,也可以带着双华去看看雪啊!我们滨海是亚带气候,一般的冬天也见不到雪,我们长白山北坡那里,有滑雪场,我可以带双华去滑雪的。还有啊,我们在林场,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树木,一眼看不到边,虽然不是原始森林,但地方人稀,方圆几十公里一个村子,几十公里一个林场,一个个的小山包上全是各种各样的树,在南方见不到的落叶松、白桦、椴树,我们那里全有。长白山现在也成了著名的旅游区,如果时间来得及,我还想带双华去看看天池。”

    “好,就这么定了,十一假期,你们两个回你的老家。”孔子田笑容和蔼,既像是领导在同意部下的建议,也包含着浓浓的慈父怀,“坐飞机去吧,滨海到长,既节约时间,也避免了坐火车一路的颠簸和中间多次换车。飞机票也不用*心,我安排办公室到时候给你订好,连返程都一起办了,你到时候就在长买上去延吉的火车票就可以了。”

    260、你是小雅?

    明天就要返校了,初一的班主任因为孔双华的调离也有了空缺,其他临时安排的班主任也因为调入语气、数学、英语老师而有了想调整的想法。耿志敏调走了,去了11中,听说是到了校办工厂;张军强也走了,是姚长青做了多次工作,并主动跟多所学校的校长联系,帮他找到了出路,在姚长青的心里,像张军强这样不努力的教师,根本无法适应自己将来办一流品牌学校的要求,工作能力很重要,但有几个人能像方圆那么聪明能干,退而求其次,那么工作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肯吃苦,肯付出,做事认真,这是留在68中学的必须条件,这就是为什么留下王晓媛,而动员张军强离开的道理所在。张军强是不想离开的,他手头上有债务,在68中学的收入现在看来是越来越好,所以,当姚长青找他谈话的时候,他是不同意的。姚长青对他是不用像对方圆那样,还得小心一点,别让方圆心凉了,那说调走,随便哪个人要调,自己的小胳膊是根本无法扭得过上面那些人的大腿的;但张军强不一样,也是个外地大学生,也没有什么背景,当姚长青耐着子动员他离开,张军强还是坚持要留在68中学的时候,姚长青火了,他把敲门提高了五度:“张军强,你留在68中学可以,但我可以就让你留在68中学待岗,收入拿平常的70%。我好话跟你说了,你如果参加学校新的岗位竞聘,你很有可能就要下岗,所以还是到别的学校去找找机会。如果你愿意调走,我还可以帮你联系联系学校;如果你留下,到时候竞聘不到岗位,别说我姚长青没有跟你打招呼。”

    这吓着张军强了,很快,他就表示同意离开,不过得跟王晓媛商量一下。姚长青说:“不用了,跟王老师商量你也得调走,如果你不愿意丢面子,还是直接跟王老师说,你想换一所学校,夫妻两个人呆在一所学校里不太合适,其他的事我来给你圆场,并且我可以给你联系一所中学。”

    在开校务会之前,姚长青特意看了看方圆的办公室收拾的况,看到苏进波在指挥着几个工人模样的人在搬进搬出,姚长青微笑着打招呼:“苏主任,辛苦啊!”

    “姚校长,不辛苦的。”

    “苏主任,这些子你辛苦了,天天忙里忙外,*场建设、学生食堂,都忙坏你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苏进波最近忙活得不轻,除了因为后勤是本职之外,他还看到了办学生食堂的潜在利益,而且,自己马上要开上小面包车了,这完全是姚长青给自己带来的,给姚长青多干一点活也心甘愿。

    姚长青似乎并不了解苏进波的内心活动,觉得苏进波一个暑假天天靠在学校里,真地很辛苦,就开口说道:“苏主任,除了每天加班50元的补贴外,你这些子肯定也经常打出租车办事,多找些出租车票来,我给你签字报销。”

    苏进波立刻明白姚长青的意思,是让自己多找些出租车票,哪怕是全家人打出租车的票据,这是变相地给自己发补贴啊!苏进波说:“姚校长,不用的。”

    姚长青说:“苏主任,你的辛苦我清楚,去找一点吧,不要跟别人说就可以了。”

    “谢谢姚校长了。”苏进波觉得心里暖和和的。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姚长青开始考虑学校的人事,每个人的分工看来基本维持就可以,不过应该给方圆加一点担子,让他分管哪一方面的工作比较好呢?如果分管教研,董梅干什么?况且校长助理似乎也不太合适完全承担副校长的工作。如果只让他做教导处工作,那别人会把这个校长助理当成是教导主任,这与翟书记培养方圆的初衷不相吻合,那么学校哪个方面的工作可以让方圆担起来呢?

    喝了一口水,姚长青把学校主要的几方面工作在一张废纸上写了写学校的主要工作:教研、科研、艺术体育科技竞赛、德育、工会、后勤、校办工厂、总务。看了一遍之后,姚长青决定把科研工作提出来,上学期提过的德育与教学相结合,以德育促学校校风、教风、学风的提升,这个科研课题本学期就要立项了,让这个有锐气的年轻人来主导一下。另外,让他重点分管初三毕业班。行了,这就像一个副校长了。姚长青看了看其他的学校工作,心里大体上对分工有了初步的安排。

    学校的中层,现在明显地断档,一个有经验的人也没有,有没有必要从外面调一个做过几年教导副主任的人呢?调来的人,如果是干得好,学校肯定不放;学校放的,肯定是干得不好的,也罢,也是自己培养吧。方圆做正教导,方淑娟做副教导,梁萍做教导员,还缺一个教理科、抓初二的副教导,这个人让谁来做呢?想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这让姚长青心有些焦躁起来。

    看了看新调入的人员,一个人名引起了姚长青的注意:赵小雅。这里翟新文给介绍来的,今年大学毕业,学的不是师范,是外贸英语,英语水平应该错不了,唉,没有学过心理学、教育学,也不知道能不能教好课。像这样的关系老师,不要也得要,真是担心她会影响办名校的目标实现啊!

    烦心事不少!就在这时,姚长青的手机“嘀”的一声,这是来了一条短信。姚长青拿起手机,啊?是刘媚的短信:“哥,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今天我要来68中工地,你能见见我吗?”

    姚长青想起从青岛、蓬莱回来后跟刘媚的激再逢,真是小别胜新婚,再聚别样啊!当姚长青把在青岛、蓬莱、烟台三个地方买的一些纪念品交给刘媚的时候,刘媚竟然流下了喜悦的泪水,让姚长青分外地怜,不自地用自己的唇去吻干刘媚脸上的泪水。这一夜,姚长青又是后半夜才回家,冲动的激让两个人如同干柴碰到烈火,在一次次的燃烧中,得到了升华。

    接到了刘媚的短信,姚长青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甜蜜。他连忙给刘媚回了一条:“到学校了,给我找个电话,我要亲自陪刘总巡视一下工地的况。”

    刘媚很快又回了:“有姚校长陪同,不胜荣幸。请姚校长放心,为了应得的提成款,我也会用心监督质量的。”

    姚长青赶紧回一个:“我是只管质量,别的你看着办,我都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不了解。”

    刘媚的短信很快飞来:“狡猾,实在太狡猾了。”

    姚长青赶紧给回:“哈哈,过奖,过奖。”

    刘媚的短信:“我喜欢你的狡猾,我喜欢你的成熟,我喜欢你是一个好男人。”

    姚长青读着短信,心豁然开朗了许多,回的短信带了一点戏谑的味道:“远上亚都楼梯斜,十一层处有人家,停车*回家晚,只因无奈上她。”

    刘媚的短信更是风趣:“阿哥阿哥我你,就想老鼠大米,一口一口吃掉你,把你吃到肚子里。”

    姚长青乐了,很开心地乐了,他拨了电话打过去:“媚,我是长青。”

    “哥,我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你了,真地很想你!我晚上做梦都梦着你,真地,哥,我忍不住,今天就借着去看看工地,也要见你一面。”

    “媚,我这几天工作忙,学校的事很多很多,请你多理解。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去看你的。”

    “我知道。男人就应该忙事业的,我支持你的。”

    “好,我要开个校务会,等你来了,我陪你一起看看工地。”

    “好的,那我下午去吧,别影响你工作。”

    “谢谢你的理解。”

    姚长青挂了电话的时候,竟然有些依依不舍。静静的带着甜蜜回忆了这几次与刘媚的疯狂,姚长青的脸上又漾起发自内心的微笑。姚长青忽然发现,只要想到了刘媚,种种不快乐的事好像也随之消失了。姚长青拿起电话:“周主席,通知学校中层以上的领导们开会,在小会议室。方淑娟先不用来了,中层叫上赵刚和苏进波。”

    “不叫方圆吗?”

    姚长青说:“周主席,方圆以后不再是中层了,他已经是市教育局任命的副校级干部了,他当然要来。”

    周素素又一次吃了瘪,对方圆的恨更加深了。

    方圆哪里知道,现在周素素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他在学校传达室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那就是杨芳校长的女儿赵小雅。当他看到赵小雅在学校门口张望了几次之后,终于推开学校大门旁边的小铁门后,走进校园。方圆连忙从传达室走了出来,迎着赵小雅,说道:“小雅,我是方圆。”

    “方圆哥,你好。”

    “小雅,你怎么来了?是来找我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