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255 25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254、弱势书记?

    教育局党委会议如期召开。这是翟新文就任局党委书记,孙红军升任局党委副书记、孔丽丽升任副局长以来的第一次党委会议。这一次会议议题非常重要,是关于调整科室人员、调整学校领导班子的会议,提前一天,政工科已经给局党委成员都发了通知。

    这一次人事调整,面比较大,韩素贞为了慎重,还是与翟新文在上党委会研究前与翟新文取得了完全的一致。关于学校的人事,翟新文参与的意见不多,只是提出可以把政工科卫立军安排到一所学校担任书记兼副校长,其他人事布局没有半点参与,完全同意韩素贞拟定的名单,让韩素贞心里也对翟新文的善解人意和理谦让感到满意。关于教育局机关的人事调整,翟新文看到教育科提拔的果然是申军,而陈月明还是在原来的师范科,人事科提的人选正是楚国香,翟新文就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只是把政工科科长的人选,政工科卫立军去职后政工科的补缺人选、团委书记于雅伦留任的意见说给韩素贞听。韩素贞不再坚持自己的人选,毕竟,学校这么多的人选,翟新文只提到卫立军一个人,各科室的人选,自己决定了16个,翟新文只决定了2个,适当的尊重还是要有的,毕竟翟新文是书记,与自己平级,而且人家主动让了自己,自己也应该给翟新文一些面子。况且,通过这一次布局调整,马顺田的人除了孙红军提升了之外,8个科长,自己决定了16个,这意味着整个机关,除了党口的两个部门,剩下的绝对会执行自己的指示不打折,翟新文在相当的程度上已经被自己架空,他以后会更加配合自己的工作的。这几年来想提出来的一些工作思路,应该能够顺利地贯彻到各区县、各学校,教育的发展迎来了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好局面。

    翟新文则在协调时,提出了重用年轻后备人才的建议,得到了韩素贞的认可,毕竟,像方圆一样的有才华的年轻人,也应该提拔到重要岗位上锻炼,使他们尽快地成长起来,这也是在为滨海教育的未来发展培养新人,做必要的人才储备。翟新文就与孙红军一起,拟定了草案。草案的内容在拟定时,翟新文就有意围绕方圆来制定入围的条件,使方圆在即将到来的考评中一定能得到最高分,让这当选毫无异议。翟新文明白,游戏规则,说白了,就是让自己想重用的人入围,让自己不想重用的人出局,游戏规则没有一定之规,它也是人制定的,怎么制定,当然是自己说了算。

    韩素贞看了决定草案,也觉得不错,签字认可。翟新文就表示,这个草案由孙红军副书记在党委会上提出。韩素贞表示同意。

    7名党委成员,翟新文与韩素贞分坐左右,占据主位;孙红军、于胜利、孔丽丽在翟新文的下首,邹志刚、耿清在韩素贞的下首。而政工科蒋华作为政工科临时负责人负责会议的记录工作。

    翟新文主持了会议:“同志们,现在我们开会。今天的会议有三项议程,一是由韩局长提出教育局机关人事调整的意见草案,请同志们审议;二是由孙书记提出草案,请同志们审议;第三个议程是关于局党委成员的工作分工问题。因为议题非常重要,所以今天上午的会议时间可能比较长,请各位同事把有关事安排一下,手机关闭,我们争取上午能够通过这三项议程,为滨海市教育工作会议的召开做好人事准备。”

    几个人看着刚刚发到手的材料,都有些懵——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怎么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是谁的意图?是翟新文的还是韩素贞的?

    翟新文说:“好,我看各位同事的手机都已经关了,现在我们开始开会。首先,请韩局长结合各位领导手中的人员调整名单谈这一次人事调整的思路。”

    韩素贞手执名单,意气风发:“同志们,现在我就跟大家说说这一次人事调整的考虑和想法。”对于留任的科长和校长、书记,韩素贞没有做过多的说明,但是对于轮岗的科长、校长和书记,对于新提拔的科长、校长和书记,韩素贞都做了详尽的说明,听起来真是头头是道。邹志刚、于胜利、耿清看看翟新文,低头不语看材料;看看韩素贞,精神抖擞谈调整成竹在;再看看名单,原来属于比较听马顺田招呼的人基本上都被调整到薄弱学校或比较不重要的科室去了,而新提拔的人,可以说,除了政工科蒋华看不出是谁的人,剩下的全都是韩素贞比较认可的人了。

    韩素贞做完了说明,会场上烟雾已经起来了。这个时候,是大家都在动脑思考的时候,哪个党委成员不希望在某些科室能够安排上自己比较中意的人选呢?

    没有人说话。翟新文说:“同志们,现在欢迎大家对韩素贞提出的人员调整方案提出意见。”

    仍然没有人说话。会场的气氛像香烟的烟气一样朦胧起来,这时候,几位男领导的烟都抽得厉害起来了。

    韩素贞说:“这一份名单是我和翟局长共同研究过的,大家如果有什么意思,可以提出来的。”

    翟新文连忙补充:“我主要考察了党委口的分管科室,当然,对于各科室的人选、各学校的人选,韩局长也征求了我的意见。”

    于胜利说:“两位大领导,以前局里研究人事的时候,都是在开党委会时一个科室一个科室的研究,今年不一样啊,还没上党委会,这名单就已经敲定了,那我们还议个啥?”

    韩素贞说:“作为局长,当然要提前有一个通盘的考虑。况且,现在这个名单,也不是最后的名单,我们大家还可以讨论嘛。如果觉得哪个人选不太合适,完全可以提出你认为合适的人选,我们再议,争取达成一致。如果不能达到一致,那我们还有举手表决的机制嘛,7名党委成员,4名以上通过,就是党委的最后决定嘛!”

    于胜利看了看韩素贞,不再说话。

    邹志刚说:“韩局长、翟书记,这样研究人事的方法,的确是第一次,我也希望,以后在党委研究某项议题的时候,能够听听我们这些副局长们的意见。当然,今天关于我分管的5个科室,我也提提自己的看法。”

    翟新文说:“邹局长,请说。”

    邹志刚说:“教研室、教科所、招生办的三个科室没有动,我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但教育科和督导室的变动,我不是很同意。孙全做督导室副主任已经多年,他所开展的素质教育督导考核评估体系,应该是目前比较健全的考核评估体系,在督学工作中评估学校教育质量,比较公平合理且能推动各学校不断提高办学水平;在对政府各部门的督政工作中,督导室也积极想办法、出点子,在财政投入等许多方面,以孙全为首的督导室做了大量工作。所以,目前我认为,孙主任的工作还是比较称职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他放到安全科这个刚刚成立的科室去?”

    翟新文说:“邹局长给同志们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嘛,我们党委会绝对不搞一言堂,大家有什么意思,都可以提出来,能够协商的,尽量争取协商;协商不成的,最后再举手表决。”

    韩素贞说:“这个人事调整是我安排的。安全工作很重要,必要要找一名责任心强而又精细的同志来担任安全管理科长,我在所有的科长里综合比较了一下,觉得孙全同志具有这个优点,所以就点了他的将。邹局长,你是不是有更合适的人选呢?”

    邹志刚说:“孙全责任心强的确是这样,但安全工作让这个督导系统的专家型科长去管理安全,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

    韩素贞说:“邹局长,那么在你看来,督导室工作更重要,安全管理科工作就不重要了吗?”

    “安全工作当然很重要,我只是觉得安排孙全去安全科有些不妥当。”

    韩素贞毫不示弱:“我看没有什么不当。”

    嘿,火药味还浓!翟新文心里偷着乐,但这个时候还是要缓和一下气氛:“同志们,听得出来,大家都是从工作的大局出发,来讨论人事调整,邹局长的建议,其他领导还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发表出来嘛!”

    耿清说:“孙全做督导工作多年,工作成绩是不错的,虽然我不分管督导工作,但成绩还是看得出来的。当然,安排张元庆去做督导,也能胜任,毕竟张科长做了多年的教育科长,也非常熟悉教育管理工作。所以,这个人事安排,我觉得值得商榷。”

    翟新文伸出一只手,对韩素贞说:“韩局长请。”

    韩素贞说:“我们考虑人事,不仅要考虑谁合适谁不合适,还要尽可能地考虑多提拔一些年富力强的同志充实到领导岗位上来。像教育科的申军,做副主任科员已经8年,对教育管理工作也非常熟悉,如果一直窝在教育科里,科长不提拔或调任,那他永远就是个副主任科员。所以,让张元庆去督导室,小申就可以得到提拔嘛!邹局长,你觉得申军是否能胜任教育科长的工作?”

    邹志刚说:“申军是不错的,不过让孙全去安全科我个人觉得不十分妥当。”

    韩素贞侧过头:“翟书记,要不我们投票表决一下?”

    党委会上的话,虽然保密,但没有不透风的墙。翟新文想到自己将来要把孙全变成自己队伍里的人,如果在表决时站在了韩素贞的一边,似乎不太好,于是说道:“韩局长,各位同事,我提一个建议,大家看行不行?”

    韩素贞说:“翟书记,说吧。”

    “既然邹局长也比较认可申军担任教育科长,说明局党委提拔小申得到了大家共识,这个谁还有异议?”

    没有人说话。

    翟新文说:“那么好,申军担任教育科长就算是通过了。现在关于督导室、安全科两个科长的人选,韩局长看好孙全和张元庆两个同志,邹局长和耿局长认同孙全继续担任督导室副主任,我看这里面也不矛盾嘛,同志们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交集,求同存异嘛!”

    孙红军很快就领悟了翟新文的意图,开口说道:“各位领导,既然张元庆已经不再担任教育科长,我有个提议,张元庆可不可以出任安全科科长呢?”

    耿清说:“这我没意见。”

    邹志刚说:“只要孙全不离开督导室,我就没有异议。”

    于胜利说:“我分管安全工作,张元庆是一个比较能干的科长,来安全科,我没有意见。”

    韩素贞想了想,觉得反正这两个人都是要调整走的,张元庆去也是一样的,说道:“好,对于孙全留任督导室副主任,我不反对。”

    翟新文说:“看,我们领导班子很快就达成共识了嘛!申军任教育科长,孙全留任督导室,张元庆去安全科,鼓掌通过吧。”

    在剩下的科长调整、校长调整中,虽然激烈,翟新文觉得让韩素贞与几个副局长去争论吧,他只是在调节紧张气氛时才说几句话,而韩素贞却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遇到一些争议比较大的人选,韩素贞就忍不住使用投票表决,翟新文与韩素贞一致,决定了孙红军和孔丽丽与韩素贞的一致,即便邹志刚、于胜利、耿清三个人想法一致,也无法改变3:4的结局,所有的人事调整基本贯彻了韩素贞的初衷,让韩素贞心中大有成就感,像5中的赵梓栋,就被提拔到滨海12中校长,使从5中出去的人才又多了一个。

    几个副局长心里都憋着一口气,感受着韩素贞的霸道和翟新文的“软弱”,他们不怀念起马顺田在位的子。

    之后的两个议题,更是顺利通过。提拔年轻后备干部的方案,在讨论和略作修改后,7票全票通过;关于人事分工,于胜利增加了对基建科的管理,这个项目有油水,谁都清楚,于胜利表示愿意管好,对于增加的安全管理科,也与原来于胜利分管的工作相一致,顺理成章地成为分管科室;孔丽丽分管原来翟新文分管的科室,基建科给了于胜利,把于胜利分管的高教师范科纳入自己的分管范围。孙红军协助翟新文分管政工科、工会和团委,其他领导分工没有变化。翟新文看着志得意满的韩素贞,用商量的口气说:“韩局长,今天的党委会要不就结束?”

    韩素贞很喜欢翟新文这样来征求自己的意见。今天的党委会,除了孙全没有调整算是违背了自己的意愿之外,剩下的议题全部遂了自己的心意,在这自己当局长这几年是前所未有的啊。此刻的韩素贞,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

    翟新文说:“同志们,今天的党委会开得非常成功,同志们都从工作出发,就事论事,认真地研究了人事工作,研究了提拔后备干部工作,研究了领导的责任分工,顺利地完成了今天党委会的议程。会后,蒋科长把今天党委会关于人事调整、关于后备干部的决议、关于领导责任分工的文件,以教育局党委红头的形式,报区委区政府,并下发各区县教体局、各局属中学。有不懂或业务不熟的地方,向孙书记多多请教。现在我宣布,散会。”

    会议的结果和会场的有关况很快在教育局机关大楼内传播,许多人都在这交流中形成了这样的印象:新上任的翟书记太软弱,而这个局长韩素贞太强势,恐怕以前党政平衡的局面将不再存在,局长强书记弱的局面将会形成。大概除了孙红军、孔丽丽、蒋华、楚国香、申军或多或少能够了解到这个复杂政治斗争里翟新文的手段,剩下的许多人都感觉,市教育局将变成韩素贞的一言堂了。

    翟新文不求虚名,但求实,现在已经基本掌控了教育科、人事科和政工科,在党委会议中已经有了确保的3票,再能争取到邹志刚、于胜利、耿清3个人中的1票,就能形成党委会的优势,还有什么可怕的?况且,外表的假象更容易麻痹韩素贞,更容易让自己在无声无息中取得政治的主动,这只不过需要时间罢了。现在,让韩素贞多高兴几天吧,自己得考虑考虑怎样让孙全、张元庆加入到自己的拥甭中来,考虑考虑怎样利用这10个年轻的校长助理,来充实自己的支持力量。对了,晚上还得跟几所大学的校长见见面呢!赶紧给老师孔子田打电话吧。

    255、快马加鞭

    之后的几天里,翟新文与韩素贞马不停蹄地跟新上任的科长、校长、书记,调整工作岗位的科长、校长、书记,退二线的校长、书记集中谈话、个别谈话。翟新文每天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别的事,僵硬的笑脸一天下来,就僵在笑的原型上,无法自如地收回。但教育局的各项工作还是要加快推进,办公室与教育科紧张地筹备滨海市教育工作会议,提出下学期的工作思路和工作重点,各局属中学和各区市教体局要上报总结和下学期工作打算,新上任的申军除了正常向韩素贞请示汇报之外,也及时向翟新文请示汇报,因为工作是轻车熟路,所以一切进展有序开展。

    人事科则紧张地调控各学校的师资安排,新上任的楚国香果然是干人事的好手,在孔丽丽的具体指导下,各学校的师资流动、补充、调整工作顺利展开。在翟新文的特别关照下,68中学成了教师调入的大户,除孔双华正常调走、耿志敏被调到11中干职员、齐秀云内退之外,又补充配备了9名教师,其中包括杨芳的女儿赵小雅。这是杨芳与翟新文的互利合作,杨芳的3中接收了群峰的侄女,翟新文安排杨芳的女儿进了68中学担任英语教师。

    政工科在新科长蒋华的带领下,由孙红军靠上去抓,把72所中学报上的校长助理人选逐一挑选,形成了20人初选人选,在第一时间报给了翟新文和韩素贞。这个时候,各种电话、各种条子也接连不断地影响着韩素贞和翟新文的神经,机会难得啊!谁都想利用这个机会再进步一下啊!于是20人的初选人选也是变来变去,让孙红军、蒋华深切地感受到,组织工作难做,不是难在水平上、能力上、业绩上,而是难在人上。

    但无论怎样调整遴选的规则,无论怎样计算校长助理的分数,方圆都是牢牢地占据着第一的位置。在翟新文对20名初选人选在抽空的时间里逐一见面交谈之后,提出了一个15人的二选名单,这才与韩素贞进行具体的协商。这15个人,不但都有工作成绩作支持,而且个个背景不凡,以至于翟新文在与韩素贞协商时,韩素贞直摇头,忍不住说:“唉,新文哪,现在用一个人才真地很难啊!连咱的副局长、老校长们也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想法,咱又不能不照顾。”

    翟新文说:“是啊,工作难做啊!72个人选,挑选10个,7选1的比例,谁都知道难以选上,所以都不敢完全靠业绩来说话,纷纷找自己的关系。这几天,我都接了上百个电话,不是为某人说好话,就是希望得到关照。不过,这一次主要还是看工作能力、工作成绩,也适当地尊重了一些领导的意见。这也是中国特色啊!”

    韩素贞说:“行啊,这件事啊就交给你来办吧,我要忙教育工作会议的事,还要准备一个到人大去做一个关于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工作汇报,都忙昏头了。这15个人的况我都看了,谁上都可以,新文你看着办吧,最后的结果我完全同意。”

    翟新文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韩素贞忙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拿下这15个人的哪一个,都会得罪这个人背后的那一个人。韩素贞不愿意得罪这背后的人,就让翟新文来当这个冤大头。韩素贞或许没有想到,任何事,都具有正反两个方面,有不好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翟新文会用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培养了一批支持和拥护翟新文的生力军。

    在孙红军和蒋华的协调、安排下,翟新文与15个二选后又逐一见面,包括方圆,逐个谈话,每天晚上都谈到很晚才走,为此翟新文甚至放弃了许多吃大餐的聚会。在谈话中,孙红军和蒋华再次领略了翟新文的谈话艺术,毫无疑问,最终敲定的10个人选,除方圆确实是因为业绩突出之外,剩下的9个人都成为翟新文的坚定支持者——要知道,这些人很可能就是未来的校长啊!一年培养10个,5年后,他们就会陆续走到校长的岗位,翟新文这步着眼长远的棋下得太巧妙!

    当然,表态不明的,或者自以为有关系的不把翟新文放在眼里,全部遭到“枪毙”。最终名单形成时,孙红军和蒋华长长地了一口气,但翟新文地叮嘱道:“教育工作会议召开前,名单不透露给任何人,就在教育工作会议上当场宣布,这是工作纪律,你们两个人都是知人,出了问题,拿你们是问。”

    孙红军很快领会了翟新文的意图,就是给那些自以为关系很硬而又不把翟新文放在眼里的青年教师们来一个既成事实,教育大会公布的结果当然是最终结果,不会更改。孙红军从中进一步见识到了翟新文的手段,见识到了翟新文开展工作其实也相当地果断。蒋华没有领会翟新文的意图,但出于对翟新文的绝对服从,保密工作也是做得相当出色,谁问都是一问三不知,或者说正在办理中,还没有敲定。

    教育工作会议一天天地临近了,教育局的工作更忙碌了。办公室的人员已经开始考察会场的安排了,教育科的人每天都加班到深夜,准备各类材料,政工科则开始给翟新文准备讲话。翟新文要求的题目是《加强干部教师队伍建设,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这样的内容与当今教育发展的大趋势相同,蒋华也是一连几天都在办公室忙到很晚,草稿出来了,先给孙红军看,两个人再改。新科长与老科长,原本配合就比较默契,蒋华的笔杆子确实不错,加上新上任的,让这讲话稿成了蒋华自进入政工科之后最让自己满意的一篇讲话稿。

    改了5稿的讲话稿交到翟新文手中的时候,蒋华的心里还有一些忐忑。当翟新文读完了讲话稿,觉得讲话稿如同写出了自己最想说的话,特别是结合当今全国都在围绕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做文章时,自己在这个场合的第一次重要的政治演出,有这样一篇出色的讲话稿,一定会为自己增光不少。翟新文不吝惜赞美的词汇,当着孙红军的面,表扬了蒋华的稿子写得好,表扬了最近蒋华上任以来的工作态度和工作成效,让蒋华感受到了天般的温暖。

    而申军的遭遇与蒋华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教育科给韩素贞准备的教育工作会议的讲话稿,遭到了韩素贞一连几次的严厉批评,申军越发感觉到,翟新文才是一个体恤下属的好领导,韩素贞不是,简直就是冷血动物。

    256、故人重逢

    8月12,滨海市教育工作会议在滨海教育宾馆隆重举行,来自各局属中学的副校以上干部、正教导主任,各区(县、市)教体局的党政一把手,在本次人事调整中退二线的学校原领导参加了会议。这一天,占据了教育滨海整整一个楼层的主会议室座无虚席,滨海市人大副主任吴军、滨海市政府副市长邓云聪、滨海市政协副主席沈大同、教育局党委书记翟新文、局长韩素贞、党委副书记孙红军、副局长邹志刚在主席台就坐。

    会议由副局长邹志刚主持。韩素贞总结了上半年滨海教育的发展况,提出了下半年的工作重点与发展思路;翟新文作了《加强干部教师队伍建设,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动员讲话;邓云聪对教育工作会议的召开表达了祝贺之意,对于韩素贞、翟新文和孙红军的发言都作了点评,肯定了成绩,提出了希望。邓云聪特别提出,今年市教育局党委提拔十名年轻教师走上领导岗位,不仅是培养后备干部、加强梯队建设的重要举措,更是与党在新时期干部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的要求相吻合,可见新的教育局党委班子敢于创新求发展,勇于探索走新路,这是非常值得表扬的。邓云聪希望,滨海市教育局党委一班人,要站在教育发展的前沿,用前瞻的思维去看待问题,用超前的眼光去培养适应未来的教育干部,真正为滨海市教育事业培养一大批德才兼备的青年人才,为滨海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创建小康社会培养更多的合格劳动者。

    邓云聪对教育局党委的表扬,是在点评了韩素贞、翟新文的发言之后,对教育局党委提拔青年校长助理的决定进行的表扬。邓云聪清楚这是在为翟新文树威信,翟新文也心知肚明,虽然邓市长没有直接点自己的名,但表扬党委就是在表扬自己。韩素贞听着心里不太舒服,心想:这件事也是我同意的了呀,可不完全是党委的功劳。她甚至有些不满地看了邓云聪好几眼,却不敢发作。

    台下坐着的学校校长、书记,各区县市教体局的局长、书记,个个也都是这么多年摸爬滚打历练出来的,谁听不明白?教育局机关与会的科长们也有不少明白人,有的为自己已经成为翟新文的兵感到庆幸,有的一直把韩素贞视为圭臬而现在知道新的党委书记虽然看起来弱但实际上后台坚强啊以后也得好好地与党委书记沟通好,有的为自己虽然想努力成为新党委书记的人但新党委书记不接纳自己而感到无比苦恼,本来已经被韩素贞所扬弃,难道就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亲娘”吗?

    每个人心思不同,听会的感觉就不同。受触动最大的,就是孙红军公布的校长助理名单里,没有预想到的那个人而感到吃惊。但已经是红头文件了,看来今年更改是没有希望了,仔细地想一想没有成功的原因是什么,有的困惑,有的明白,有的若有所思,有的知道要从头再来。

    整个大会,看起来人人都在认真听会,会场上安静而郑重,但每个人内心的波澜完全被肋条骨、被衣服给包裹起来了。

    姚长青握了握坐在自己边的方圆,轻声道:“小方,祝贺你呀!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副校级干部了,也成为学校领导班子中的一员了。”

    贾明也握手祝贺,小声说:“方校长,祝贺啊!”

    董梅眉开眼笑,目光里透着柔,她也伸出手,与方圆握了握,一个指尖却轻轻地在方圆的手背挖了几下,这特别的感觉方圆当然感受到了。董梅说:“方圆,我真为你高兴!”

    周素素见周围几个人都表达了祝贺之意,虽然自己的心里酸溜溜的,但也故作大方:“方圆,祝贺你成为方校助。”

    贾明似乎故意以为是听错了,说道:“周主席,你刚才是不是叫小方是方校助?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校长助理也是校长,也是光明正大的副校级,况且像小方兄弟这么优秀的青年人才,助理也就是过渡过渡,说不定几个月后就是副校长。”

    贾明似认真似开玩笑的话,闹了周素素一个大红脸,她没有想到贾明会这样带着笑容来骞促自己,让自己的这个“方校助”的称谓更加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唯独自己这样称呼方圆,人家方圆心里会怎样想?

    周素素连忙说:“叫校助与校长,都一样的嘛,姚校长,你说是不是?”

    姚长青看着贾明与周素素斗嘴,又看了看方圆,方圆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只是带着一脸谦和的笑容。姚长青暗暗感叹:自己像方圆这个年龄的时候,可没有他成熟,这个方圆,看来在孔子田的训练下已经越来越老道了,翟新文现在可是方圆最直接的后盾,不用说,翟新文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因为欣赏方圆的才华,更是为了赢得方圆背后的孔子田的有关支持吧。翟新文甚至要把方圆调到市局做团委书记,这简直一步登天!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也是翟新文比较倚重的部下,那肯定就会把方圆挖走。所以,虽然周素素因为女人吃醋,看不得方圆这么年轻就和她一样成为副校长,所以故意喊方圆是“校助”,但这个时候,自己没有必要因此得罪方圆,更不能得罪方圆背后的翟新文和孔子田,而是要锦上添花,卖给方圆一个人

    姚长青听了周素素的话,微笑着小声说:“周主席,我看这个问题大家也不用讨论了,以后小方就是我的校长助理,全校上下就称呼他方校长,毕竟他已经是副校级,而且这个‘助理’我估计也‘助理’不了几天,很快就转正为副校长了。当副校了,得有副校的待遇,贾校长现在搬在齐秀云的办公室,他原来作工会主席时的办公室还闲着,这次教育工作会议结束后,就给腾出来,收拾收拾,作为方校长的办公室。”

    姚长青的表态让方圆感到被姚长青器重的感觉,他连忙说道:“姚校长,谢谢您的厚,我在教导处办公就可以了,不需要单独的办公室。”他心里明白,姚长青这样的优待,只会让周素素更加嫉妒自己。

    果然,周素素的心里像被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极了,她恨方圆,这么年轻就已经坐到了副校长的位置,而当几个月后真地转成了副校长,那自己这个工会主席,将排在方圆的后面去了。方圆做了副校长,同时也意味着自己做副校长的机会也基本丧失,这个方圆,是挡着自己进步的人哪!当初耿志敏真应该一下子把方圆给整死,让他永远不得翻该有多好!周素素此刻已经被醋火钻心,忘记了当初是方圆主动谦让,才有她这个工会主席的岗位,不然,恐怕没有姚长青积极争取,没有翟新文极力斡旋,恐怕韩素贞绝对不会同意这样风姿绰约的办公室主任提拔为副校级。

    周素素不再说什么,哼了几声,坐在座位上沉默不语。这让方圆很担心,担心自己前进路上又多了一个拦路人,可是怎样想办法化解周素素这个心结呢?方圆决定晚上去孔双华家后,向孔子田请教请教。

    上午的会议终于结束了。姚长青说:“走,回学校,我们吃个工作餐,贾校长和我到学校工地上盯一盯,董校长重点靠一靠新学期的教学教研工作计划,周主席回去看看网上的通知,别有什么漏项,该谁分管的就安排给谁。另外,周主席通知一下苏主任,不,还是由我来通知吧,让他组织人把贾校长原来的办公室收拾一下,缺什么,补什么,配备的标准与董校长、贾校长、周主席完全一致。还应该配一台电脑,贾校长你管后勤,你负责向市局财审科申请政府采购,如果到开学也配不上,学校就去买一台,现在学校的经济况也不像以前那样紧张。”

    众人一一答应,方圆心里对姚长青感激得不得了,见安排了半天,竟然没有自己什么事,心里着急,连忙问道:“校长,还没有给我安排工作呢!”

    姚长青说:“你闲不着的。这几天开教育工作会,你和董校长一起研究新学期计划,多向董校长学习,毕竟董校长教学经验、管理经验比你丰富。”

    “是的,校长。”

    “另外,听说你暑假学车,是不是近几天就要考试了?”

    “是的,校长。”

    “嗯,教育工作会开完后,你就抓紧时间去学车,学校也要马上研究人事,研究新学期工作了,你已经是校级干部了,到时候更应该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到工作中来。”姚长青有话,既透着领导的关怀,也带着对方圆的期望,让方圆心里暖融融的。

    几个人都站了起来,正要往外走,然后看到一个矮矮胖胖的人向这边走来。中学的校长们彼此间都很熟悉,与所在区的教体局的局长、书记也比较了解,但是对于兄弟区市的教体局领导特别是郊区各县的教体局领导都不太熟悉,所以姚长青也没有理会。但董梅眼尖,已经快步迎了上去:“原局长,你好。”

    “哈哈,董校长啊!你还记得我这个乡下人哪!”

    原进宝打着哈哈,与董梅握了手,眼睛去望向方圆。姚长青一下子明白过来,这就是延平县教育局局长原进宝。姚长青连忙迎上前去:“原局长,你好,我是68中的姚长青。”

    “哦?你怎么认识我?我们可没有见面,姚校长你不会是有千里眼吧。”

    姚长青说:“原局长的大名,长青早就如雷贯耳了,原局长这几年在《滨海报》《滨海都市报》上可是频频露脸啊,你的照片我可是经验看得到的。”

    “哈哈,姚校长,幸会幸会啊!我是来向你祝贺的,祝贺你们学校的方圆,成为这一次市教育局党委提拔的后备骨干啊!”

    绕过姚长青的手,原进宝来到站在姚长青后的方圆:“小方啊,是不是看见了我老原,就想躲着我呀?”

    方圆落落大方:“原局长,非常高兴见到您!一真想向你问好,您忙着跟各位领导打招呼,我不好插嘴的。”

    原进宝呵呵地笑着,拉上了方圆的手:“呵呵,好啊,真是懂事的年轻人啊!怪不得市教育局的领导也这样欣赏你哟!我可是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的哟!”

    啊?喜欢?方圆连忙说:“原局长,您太高抬小方了,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老师,不过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我抓住了,又碰巧取得了这么一个省一等奖的课。”

    “小方,我就喜欢你这谦虚!年轻人既能干又谦虚,才是真正的好年轻人。要是很能干但又很张狂,目中无人,那得看领导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领导重才,那可能还有这样年轻人的发展空间,要是领导不是重才或肚量不够大,那能干而又张狂人年轻人将会被碰得头破血流的。小方,你不是这样张狂的年轻人,你的上流露的是真诚,是对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尊重,是又有才华又谦虚,你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哪个领导不喜欢,哪个领导不想提拔和重用你呢?”

    原进宝似乎忘记了姚长青和周围几个68中领导的存在,说的话既充满感,也带有一定的哲理,还带着深深的遗憾!但原进宝的话立刻把姚长青的神经扯紧了:是不是原进宝还想着调方圆过去的事啊!这可怎么办?姚长青心里一盘算,对了,就这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