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24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241、媳妇熬成婆

    当消息越来越对自己有利的时候,翟新文更是小心谨慎,周到地面对每一个人,说话更是不轻易表态,避免给任何人以把柄。但老师交待的事一定要做好,孔双华要调到一个工作轻闲利于复习考研究生的单位,现在这样的单位实在是太少了!谁不想去这样的单位啊?在工厂、服务行业,这些的单位可以说基本没有了,事业单位现在也精兵简政,也很难找出一个能够工作轻松而又让孔双华有足够的时间去学习的地方;即便是有,孔双华学中文的,专业也不一定对口,孔双华也不一定能胜任啊!

    但翟新文拿着手里的滨海市市直电话簿,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看,科技局、体育局、卫生局、地震局、发改委、交通局……终于,翟新文看到了文化局下设的一个副处级半独立单位——市图书馆,让他的眼睛一亮:让孔双华做一个图书管理员,借书人少的时候,应该有充分的时候学习。

    翟新文马上给孔子田打电话。得到孔子田的肯定之后,翟新文立刻联系跟自己交不错的市文化局局长周玉栋,没提想考研的事,但简单介绍了一下孔双华的家庭背景。周玉栋也正好想把自己大学刚刚毕业的女儿送到教育上做教师,毕竟留在自己管的文化单位的话会有很多人说闲话。两个人一拍即和,一次不动声色的交易很轻松地完成。为了表示对翟新文的感激,周玉栋还想请翟新文和孔丽丽吃饭表示感谢,但翟新文表示坚决要请周玉栋,不过不是现在。周玉栋说:“翟局长,现在外面的风可是传得很响啊,说你马上要被任命为教育局的党委书记了,到时候要更加支持我们文化局啊!等你任命之,老哥我给你摆酒庆贺!”

    大家都是熟人,也平常算是酒桌上比较好的朋友,这几年翟新文帮助周玉栋相对多一些,毕竟周玉栋也有些关系子女要牵扯到转学的问题,找别人都推三阻四的,只有翟新文比较痛快,需要交钱都提前告诉,能不用交钱的也会实实在在地讲,让周玉栋觉得翟新文是个会办事的人。

    现在开了这个玩笑,翟新文却不敢马虎:看来,外面的风已经传得很响,是不是真地市委常委会研究通过了?翟新文不敢确定,嘴上客着,心里却忐忑得像揣了兔子一样惴惴不安。

    终于到了7月31的这一天,市委组织部提前一天通知市教育局,将宣布市委对教育局党委书记的任命,请教育局组织正科级以上的全体会议,人人必须参加。但任命的人选是谁,组织部并没有说。在这一个下午,教育局里的空气格外紧张。

    上午9:00,全教育系统党政干部大会在市教研室的阶梯大教室举行,市教育局科室长以上干部、各局属学校和事业单位的书记、校长参加了会议。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群峰出席了会议,陪同群峰坐在主席台的只有党委书记马顺田和党委副书记、局长韩素贞。但主席台还留了一把椅子,显然是准备给新书记坐的。

    韩素贞主持了会议。她在到了9:00的时候,在话筒前朗声说道:“现在会场安静,马上开会了。”

    整个会场顿时安静下来,刚才还在窃窃私语的校长、书记、科长们立刻闭上了自己的嘴,而会场的整体气氛也变得凝重起来。韩素贞说:“同志们,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全市教育系统党政干部大会,将要宣布市教育局新党委书记的任命。首先,让我们用烈的掌声欢迎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群部长讲话。”

    群峰看着全场的100多名教育系统的科以上干部,一种威严的感觉人心底升起。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这样的时刻,群峰清楚,自己坐在这里,代表的是市委组织部,代表的是市委,领导的威严很自然地流露在这个刚刚40岁的年轻组织部副部长的脸上。

    “同志们!今天我受组织部盛部长的委托,来宣布滨海市教育局新党委书记的任命,深感责任重大。本来,马顺田同志应该在9月初退离二线,但市委考虑到教育系统的特殊,8月初将是学校人事调动的重要时刻,8月中旬将召开新学期教育工作会议,而到9月的时候,学校都已经开学了,因此,经过市委组织部与马顺田同志的友好磋商,马顺田同志顾全大局,同意提前一个月离职,我们对马顺田同志表示深深的敬意!”

    群峰带头,会场上响起了烈的掌声。马顺田站了起来,朝全场鞠了一躬。

    群峰继续说道:“马顺田同志做市教育局党委书记五年来,市教育局党的建设工作卓有成效,包括组织建设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对此,市委是充分肯定的。以马顺田同志为班长的市教育局党委班子,能够认真学习贯彻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科学发展观统揽教育工作全局,坚决执行市委、市政府的决策和部署,表现出较高的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体现了较强的驾驭全局、宏观决策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近几年来市教育系统取得的显著迈步,与马顺田同志的辛勤工作也是紧密相关的。”

    韩素贞心里有些不舒服,这么高的评价,这不是证明自己什么工作都没有做吗?但也知道这是官场话,她带头鼓起掌来。

    群峰说:“关于新书记的人选,市委和市委组织部是非常慎重的,作为全市拥有最多党员、最多财政支付人员的市直部门,组织部在研究确定新党委书记的人选时是慎之又慎。经过民主评议、组织推荐,也征求了分管教育的市领导的意见,经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市委任命翟新文同志为滨海市教育局党委书记。”

    全场响起了烈的掌声。有人欢喜有人愁,但翟新文听到宣布时,内心竟然是百感交集,除了欣喜,竟然也生出许多酸楚——为了当这个党委书记,我容易么?翟新文从第一排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地,但是坚定有力地站了起来,转过来,扫视全场,他看到了许多切的目光、嫉妒的目光、羡慕的目光,他看到了姚长青。还能表示什么?翟新文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然后缓步走上主席台,与马顺田、群峰、韩素贞一一握手致谢,然后来到马顺田旁边空出的座位前,再一次向全场鞠躬。

    全场长时间烈的掌声。

    群峰说:“同志们!对翟新文同志的任命,是市委把一副重担压在了他的肩头,希望以翟新文同志为党委书记、以韩素贞同志为局长的市教育局新的领导班子,在原有较好的基础上,创造新的业绩。一是要求做好工作交接,做到平稳过渡,让市委放心。二是进一步加强团结,团结能干成事,团结出干部、出人才、出成绩、长智慧。要按照市委崔书记要求的“像护自己眼睛一样护团结”,这是考察干部水平、境界和大局意识的重要标准。三是进一步加强作风建设。教育是个大系统,局机关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的工作理念和作风,带动和影响着广大教职工、近百万学生,要发扬求真务实作风,以良好的领导工作作风带好校风、教风、学风。四是加强廉政建设。教育局干部做到廉政,能够带出学校和教师干干净净,对学生的健康成长也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韩素贞说:“感谢群部长代表市委对我们教育系统的殷切期望,我们一定加强团结,不辱使命,完成好市委、市政府交给我们的工作,努力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现在,我们请马顺田同志讲话。”

    马顺田说:“感谢市委给我这么高的评价!我完全拥护市委的决定,对于翟新文同志担任教育局党委书记,我认为是非常合适的。虽然我从党委书记的岗位上退下来了,但我还将继续关注教育,希望自己能够在教育上发挥余,继续为滨海市教育事业奉献绵薄之力。”

    全场掌声又一次响起。但是个明白人都能听出马顺田的话里还是透着许多的无奈。人老了,退了就是退了,谁还需要一个太上皇来指导工作呢?马顺田完全明白自己的话说了也是白说,人未走,茶也将凉,但如果把自己安排在主任督学的岗位上,自己还应该能干好几年呢!

    韩素贞说:“我们欢迎马书记能够经常回局来指导和监督我们的工作。现在我们请新任命的党委书记翟新文同志讲话。”

    全场响起了烈的掌声,与刚才的掌声形成了比较鲜明的对比。翟新文的心激动起来了,是啊,终于迈出了事业的一大步,多少人从副处干到退休也没有办法再进一步,而自己今年只有48岁,就已经成为了市直单位的党的一把手!如果将来有一天再能够党政一肩挑,成为整个教育系统的真正的一把手,那就更好了!这应该是自己今后5年内的努力方向啊!

    翟新文开口说道:“感谢市委对我的信任,感谢同志们对我多年来的支持和帮助,感谢马书记、韩局长多年以来的正确领导。作为教育局的党委书记,我深感责任重大,我决心在坚决贯彻执行市委各项工作部署的前提上,以科学发展观统领教育局党建工作的全局,坚持和谐发展、全面发展、快速发展,为教育系统用好想干事、能干事、会干事的干部,为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鞠躬尽瘁!”

    又是掌声一片。

    掌声稍微平息后,翟新文继续说道:“在常的工作中,教育局党委将继承好马书记打下的好基础、成功的好做法,同时坚持党建创新、教育创新,紧密配合行政工作,围绕教育发展的大局,谋思路,促发展,坚决为行政工作的顺利推行保驾护航!在常的工作中,教育局党委将与以韩素贞同志为班长的行政领导班子团结协作,时刻牢记团结宗旨,时刻树立全局意识,与韩素贞同志搭好台,唱好教育的主旋律!在常的工作中,教育局党委要发扬民主作风,倾听各科室和基层干部、教师的呼声,坚持为民多做好事、多做实事,努力塑造党的良好形象!在常的工作中,教育局党委要把党风廉政建设摆到重要位置,从保护我们的干部入手,防微杜渐,惩前毖后,严格教育收费,严肃党的纪律,努力打造一支清正廉洁的干部教师队伍,服务滨海教育发展的大局!”

    翟新文说得铿锵有力,给台下的人以强烈的震撼,连韩素贞都有些惊诧:什么时候,翟新文说话这么有力度过?看现在的态势,他还真地进入状态了呀!难道自己推荐的不是一个助手,而是一个对手吗?

    台下又响起了烈的掌声。许多的科级干部都被翟新文的演讲口才所打动,原来对翟新文的印象完全打破——呵,翟书记原来还真是有政策理论水平啊!连讲话稿都不用,讲了四个“在常的工作中”,句句在理,句句精辟,句句高屋建瓴,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群峰说:“同志们,刚才新、老两位书记说得都很好!一位要发挥余,一位要创新工作。我希望新、老两位书记做好工作的交接工作,使政治上顺利过渡,保持稳定!市委希望以翟新文同志为党委书记、以韩素贞同志为局长的新的教育局领导班子,抓紧时间开展工作,做好新学期各项教育目标的制定、教育人事的调整等工作,确保新学期顺利开学。”

    韩素贞说:“我们一定不辜负市委的重托,团结一心把教育工作做好。现在我宣布,会议结束,散会!”

    242、摆低姿态很重要(一)

    从台上走下来,与韩素贞、马顺田一起送群峰出门。经过会场时,翟新文不断地接受着各学校、各科室的祝贺,翟新文也面带笑容地一一应酬着。

    来到群峰的车前,韩素贞紧紧地握住群峰的手,说:“感谢群部长。今天晚上我们市教育局准备为马书记准备一个送行晚宴,同时也是祝贺新文当选党委书记,请您一定在百忙中光临指导。”

    群峰说:“韩局长,您太客气了。今天晚上可是你们教育局的家宴,我一个外人,怎么好参与呢?”

    “群部长,我可是代表市教育局诚挚欢迎您啊!今天晚上主要是我们教育局内部的工作人员,但我们还想请你、请邓市长两位领导参加。你是我们教育局这领导更替的见证者,邓市长是我们的分管领导,都应该来啊!”

    群峰还在迟疑,翟新文微笑着说:“群部长,今天晚上我们主要要给马书记送行,马书记作为教育系统的前辈,韩局长和我请您敬上一杯送行酒,这个小小的要求也不为过吧。”

    群峰呵呵地笑着:“翟书记,好,好,好!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到。”

    马顺田也与群峰握手,说了声“谢谢”,三个人看着群峰钻进了轿车,韩素贞连忙给带上了门。

    看见群峰的车走远了,韩素贞对边的两位说:“马书记、新文,我们回去吧。”

    翟新文听着这样的称呼,虽然亲切,但明显是小看了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仍然保持着谦和的微笑:“好的。”

    马顺田回到自己的车,司机司礼国默默给马顺田开了门,神也是有些失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是不是还继续开拉菜的小面包?

    翟新文跟在韩素贞的后面,来到她的车前,给韩素贞拉开了车门:“韩局长,请。”

    韩素贞看了看翟新文,微笑着说:“新文哪,你也是正处,和我一个级别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啊!”

    “哪里,新文能进步,韩局长的帮助新文不能忘。回局后,新文找您汇报工作。”正说着,翟新文的手机响了。

    韩素贞说:“肯定是祝贺的电话啊!要多准备几块电池,不然一会儿就打没有了。”说着,进了轿车。

    翟新文给带上门,看了看电话号码,是姚长青的电话。想了一想,翟新文接了电话:“长青。”

    “翟书记,我真为您高兴啊!祝贺您了!今天晚上,我代表68中学给您设一个晚宴,为您庆贺一下,好不好?”

    “长青啊,谢谢你。庆贺就不用了,那都是形式上的东西,但我翟新文知道长青是个什么样的同志,你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我都记着呢!长青,我很欣赏你,既能做事,也会做人,放心吧!”

    “谢谢翟书记,我姚长青就是您的人,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上次您跟我说的孔双华的事,我已经重新调整了人选,请您放心;关于学校改建的工程,我会天天靠在上面,绝对保证工程质量,我姚长青不会从中拿一分钱,就是要把所有的钱都用到工程中,确保验收出一个优质工程,让68中学以焕然一新的面貌呈现在翟书记您的面前,不给您抹黑。”

    “好的,长青,我完全相信你。我已经跟韩局长说了,等学校改建结束后,以后也要把68中学作为一个外事活动点,就像3中、5中一样。所以,工程质量一定要抓好,不能放松。基建工程中行贿受贿的事件很多,我可不希望长青你在这样的事上出问题哟!关键是不值得啊!”

    “是,翟书记您的教诲我记住了,我一定不会在这件事上犯错误!”姚长青信誓旦旦。

    “好。我还有事,有什么事以后再联系吧。”

    “翟书记再见!”

    翟新文想到回局后马上要跟韩素贞表表态,虽然自己刚才给她开了车门,但这不足以让她觉得放心。现在自己刚刚做书记,根基不牢,还不是争权夺利的时候,所以该放下段委曲求全还是要委曲求全的。等自己真正将来有一天根基牢固的时候,嘿嘿,老子还真想党政一肩挑呢!

    还有几个电话要打,给孔老师的电话一定要打,给邓市长的电话一定要打,当然最后是当面拜访邓市长,不过背着韩素贞去似乎也不太好。

    翟新文来到自己的车前,忽然想到:哟,是不是从明天开始,自己该配专车司机了?嘿!待遇是提上去了,以后喝醉了也不用担心回不了家,但自己好像也不如自己开车方便啊!不知道司机班的哪个司机能够胜任自己司机的角色啊?

    正想着,忽然听到有人亲切地喊了一声:“翟书记!”抬头一看,却是政工科长孙红军。他一脸笑容,向自己走来:“翟书记,我以后可就更是您直接领导的兵了。是不是您还有些大事要处理啊?我来给您当司机吧。”

    嘿,这孙红军,在处理姚长青与周素素的绯闻事件中就看出不一般,现在做自己的政工科长,还真是一个善于领会自己意图的好部下。

    “红军,你来得正好。路上呢,我打几个电话,然后也跟你一起商量商量工作上的事,毕竟,现在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啦!”

    “翟书记,我是战士,您是指挥员,是一个部队的,不过我愿意在前面冲锋陷阵,您在后面指挥就可以的。”

    “好,红军。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你开车吧。我还真要打几个电话!”翟新文在这一念间,觉得有必要让孙红军知道知道自己的背景和实力,虽然自己真地说起来的话还没有什么背景和实力,但有的时候,造势是需要的,需要让部下们了解自己这个党委书记也是有强硬的后台的,要不然,怎么能当上市教育局的党委书记?用自己的嘴去说,肯定是太幼稚,但在有意无意间透露出那么一点,让别人在人群中传播,那效果比自己说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翟新文决定在回局的路上,先给孔老师打个电话,再给邓市长打个电话。

    242。摆低姿态很重要2

    242、摆低姿态很重要(二)

    坐在车里,翟新文拨通了孔子田的手机:“孔老师,您好,我是新文哪!”

    “新文,是不是党委书记任命啦?”孔子田地问候着。

    “是啊,孔老师,今天教育局开了全体干部大会,市委组织部您的学生群部长宣布了任命。我得好好感谢您啊,孔老师,我知道,这一次的任命,没有您这个厅级干部作后盾,哪里有新文的好事啊?”

    “新文,您太客气了!我早就看出你是一个当官的好材料,干行政工作一定会很出色的。作为你的硕士导师,能够教出你这么出色的学生,我也很自豪啊!”孔子田一方面是真地为翟新文感到高兴,另外这里面也或多或少有些话在里面,这几十年来,自己教的学生数以万计,硕士生也带了上百人,博士生也毕业了20多,翟新文在这么多学生中,仅仅算是很普通的一个。

    “孔老师,我心里对您特别感激,学生我一定要摆个面子,请请您,请请邓市长,请请您的学生群峰。”

    “好啊,也应该给你庆贺庆贺!”孔子田笑着答应了。

    “那好,孔老师,今天晚上不成了,市局要给老书记送行,改天,您等我电话。”

    “好的,别人的宴请我可以辞,新文你的宴请我一定到!”

    “谢谢孔老师您给面子,谢谢!”

    挂了电话,翟新文偷偷看了一眼孙红军,他稳稳地开着车,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他听到了,呵呵,这也是一个当官的好材料啊!

    翟新文凭着记忆,拨通了邓云聪办公室的电话,铃音一声一声地响着,翟新文担心邓云聪不在办公室。但电话终于接通了,是邓云聪的声音。

    翟新文连忙调整好表和语气,恭恭敬敬地说:“邓市长,您好,我是市教育局的新文哪!”

    “哦,新文,是不是找我老头子打乒乓啊?”

    “改,一定请邓市长再指导指导我的乒乓!今天新文跟您汇报一下,刚刚结束的教育局全体干部大会上,市委组织部已经宣布了对我的党委书记的任命。”

    “祝贺你啊,翟书记!”邓云聪笑呵呵地说。

    “邓市长,您还是叫我新文吧!说心里话,这一次要是没有您,我怎么会得到提升呢?邓市长,您的意新文都记在心里,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去开展工作,全力贯彻好您的指示精神,坚决不过夜!”

    “好,新文!还有别的事吗?”邓云聪沙发上还有一个客人,他想结束这一次通话。

    “邓市长,我想请您和我的老师孔校长一起吃个便饭,不知道您能不能给新文赏个脸?”

    “刚才韩局长已经打电话给我了,说晚上有个欢送会,怎么还有啊?”

    “那是公宴,咱这个是家宴,就4个人,老地方,明天晚上,好不好?”

    “孔子田校长一定来吗?”邓云聪问。

    “应该会的,如果您邓市长出面,孔校长一定会来的。”

    “好。如果明天晚上没有什么公务活动,我会来的。到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好的,邓市长,谢谢您!”

    挂了电话,翟新文闭上眼睛,把头靠在了座椅背上。刚才的两次通话,相信孙红军一定会听得很清楚,不怕你听得清楚,就怕你听不清楚。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后台与背景,作为政工科长,以后不老老实实地听我翟新文的话,能行吗?不过,如果孙红军的嘴真地很严的话,他要是不把这件事当作流言传出去,那我的初衷岂不是没有达到?

    怎么办?是提醒一下孙红军,那岂不是画蛇添足反而不美?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静静地闭目养神,车忽然停下了。孙红军轻声地说:“翟书记,到了。”

    “哦?”翟新文睁开眼睛,发现车子已经到了市教育局大楼前。他微微一笑:“红军,辛苦你啦!”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孙红军恭恭敬敬地说,接着迅速地下了车,拉着了后车门。翟新文从车里出来,轻轻地拍了拍孙红军的肩膀,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步入了一楼门厅。

    孙红军再次钻进车里,把车发动起来,驶向车库。停了车,孙红军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静静地坐在车里。再也不能小瞧眼前这个人了,怪不得能够是他脱颖而出,而不是抓教学成绩不错的邹志刚副局长,这邹局长大概是背景不深厚啊!这翟新文,看样子跟分管教育的邓市长关系不错,还跟一个厅级的孔校长关系不错,市领导不就是厅级干部吗?厉害!幸亏当初对翟书记一直都很恭敬,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不合礼仪的事,今天主动地开车,恐怕也给翟书记留下不错的印象。今天翟书记当着我的面打这两个电话是什么意图呢?恐怕不仅仅是向我示威吧,是不是还包含着其他的意思?孙红军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翟新文回到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响了。翟新文拿起电话,却是杨芳的声音:“翟书记,祝贺您。”

    “杨校长,您太客气了!我还得好好谢谢您哪!上一次我把群老师(注:群峰的侄女)介绍给您,您眉头没皱一下就收下了,我知道您这是看我翟新文的面子,谢谢你啦!”

    “翟书记,您对3中的照顾,对杨芳我的照顾,我都清楚,今年夏天对3中的改造,市局拿了300万,加上我们拿的60万,我相信新学期3中也会有很大变化的。我就帮您办了这么一点小事,您也不必挂在心上的。”

    “呵呵,老杨啊!我这样称呼您您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会,喜欢着呢!”

    “老杨啊!我翟新文佩服的人可是不多的,但你老杨算一个。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机况,都处惊不乱,在全市的校长里,您可算头一位啊!”

    “翟书记,您过奖了!有什么需要3中、需要杨芳出力的事,打个招呼就成!”

    “好的,谢谢您,杨校长!”

    放下电话,翟新文把手机关了,赶紧离开办公室。他知道,如果自己在办公室呆的时间再长一点,向韩素贞示好的时间全被各类祝贺的电话给挤占了,估计各科室长也要来自己办公室。虽然这种感觉很好,但现在得分个轻重缓急,特别是自己刚刚当上党委书记,必须得抓紧时间向韩素贞示弱,别让她心里以为自己当上了书记就开始想独揽一面了。

    翟新文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笔记本和一支签字笔,本上已经写好了自己准备跟韩素贞交流的内容。正要出门呢,敲门声响了起来。

    翟新文放下本子,说道:“进来!”

    进来的是人事科长孔丽丽。

    242、摆低姿态很重要(三)

    翟新文笑了,笑容可掬。自从上一次在68中处理姚长青绯闻事件,翟新文和孔丽丽走得更近了,无论是常工作,还是晚间应酬,有时在歌厅唱歌、跳舞,难免搂搂抱抱,孔丽丽似乎也比以前更放得开了,搂就搂一搂,抱就抱一抱。

    “来,坐吧,小孔。”翟新文亲切地招呼孔丽丽。

    “翟书记,我是来向您道贺的。”

    “呵呵,谢谢!”

    “翟书记,您被提拔为党委书记,从我心里说,这是众望所归,就应该这样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一次市委的任命就是明证。”

    翟新文呵呵地笑着:“小孔啊,工作是大家做的,这几年人事工作你出了很多力,我翟新文都是很清楚的,即便市委是看中我的工作成绩提拔了我,我的工作成绩里也有你小孔的功劳啊!”

    “您分管人事,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分内的本职工作。以后翟书记您要统管教育局的全面工作了,不会再只分管我们人事科一个科室,我在这里表个态,只要翟书记您吩咐,我们人事科一定在第一时间把您安排的工作完成好。”

    翟新文轻轻地拍了拍孔丽丽的手,亲切地说:“小孔,我全明白呢!你放心,心里有数,你做的工作都没有白做的。”

    孔丽丽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这让翟新文很奇怪:“小孔,你还有什么事吗?”

    孔丽丽的眼圈红了:“我,我,我……”

    支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翟新文急了,说道:“小孔,我一直是你的分管领导,虽然以后可能不分管你了,但你的事我该出面还是一定会出面的。”

    “我想和我丈夫离婚!”

    “啊?”翟新文的头立刻就大了,“为什么呀?”

    “他打我!那一次我在外面应酬,回家晚了一点,也就晚上11点多吧,大概也是喝得多了一点,我记得还是你送我回家的。我在家吐了,把地板吐脏了,他就骂我,当我第二次吐了,他就打我,打了我好几个耳光!翟书记,您也知道,我外面应酬,既是为了开展工作的需要,也是为了我的家庭啊!而且他打我,把孩子都吵醒了,他还当着孩子的面,煽了我好几个耳光!我浑都软得跟棉花一样,哪里还有力气还手,只能任意他打他骂。”

    “真是太不像话了!”翟新文立刻觉得事非常棘手,发出气愤的一句后,却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看看手表,再不跟韩素贞沟通,就得下午了,这不好。他说:“小孔,我还有事,很急的事!我的态度是,离不离婚是你的事,但现在不能离,在当前还有一个副局长空缺的关键时刻,如果你离婚了,基本上就意味着还没有竞选就提前被淘汰了。所以,冷战也好,吵架也好,为了孩子也好,为了争取提升的机会也好,现在都不能离婚,你听明白了吗?”

    “嗯,我听你的,翟书记。”一副楚楚可怜的小女人模样,让翟新文心生怜。翟新文说:“放心吧,等副局长的竞选结束,这件事我会出面的。现在我有事,你先去吧。擦干眼泪,人家看你红着眼睛出去,这不好!”

    终于送走了孔丽丽,翟新文二话没说,立刻拿着笔记本和笔出了门,直奔韩素贞的办公室。背后督导室副主任孙全喊:“翟书记,我有工作跟您汇报!”

    翟新文回了回头,说:“孙主任,我有事跟韩局长说说,等我回来吧。”

    孙全一脸失望,但还是立刻回答:“好的,翟书记,我等你。”

    翟新文一边急走,一边思忖:这个孙全,是马顺田的人,也是韩素贞不喜欢的人。以后凡是韩素贞不喜欢的人我都可收为己用,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孙全做督导室副主任已经好多年了,完全也有资历做一个督导室主任了。因为督导室主任是副处级,韩素贞不喜欢他,自然在涉及到孙全的提拔时总是会提出反对意见,马顺田虽然是书记,但其他党委委员多数还是看韩素贞的脸色,自然每一次审议推荐孙全为督导室主任的时候,都是不通过结束。孙全心里对韩素贞的意见估计也是多得不得了,马顺田退二线了,孙全的后台倒了,这小子还聪明,想贴上我这个靠山,但没有想到,在我根基未稳的时候,我是不会轻易地对孙全示好的。

    轻轻地敲了敲韩素贞的门,听到里面韩素贞喊了一声:“进来!”

    翟新文调整好面部表,推门而入:“韩局长,我来跟您汇报汇报工作。”

    “哟,新文哪!来,快请坐。”韩素贞站了起来,“新文,以后我们就是平级的关系了,不能再说‘汇报’这两个字了,我们之间研究一个问题,就是商量啊!”

    “哪里,韩局长,在我的眼里,您还是我的领导啊!没有您的鼎力推荐,新文不是那么容易再进步的。”

    显然翟新文的话让韩素贞心里很受用,她呵呵地笑着:“新文哪!搭班子也需要找一个既能干事会干事,也能对脾气合得来的人选才好!在党委会议上,在许多大事上,我们都能想到一起去,即便是意见不同,我韩素贞也是讲民主的人,只要道理讲得通,有利于教育发展的,我也会采纳。”

    “韩局长您的民主作风我是充分有感受的。我清楚地记得两件事,一是提拔姚长青的党委会,我提出不同意见,您不但没有武断地拒绝,还让杨芳校长来,听听她的意见,使这一次党委的决策更加科学透明,也更加民主。现在看来,姚长青这个校长当得不错,68中学的进步是非常明显的,这也充分体现了韩局长您的民主作风啊!”

    “这件事嘛,当时也的确觉得应该慎重!”韩素贞心里非常受用,“新文你的意见在我的心里一直都很重要。当时听取了杨芳的建议后,我其实还在犹豫,因为姚长青在我的心里,一直是抓德育和后勤的,我也担心他能不能抓好教学工作。事实证明,不用齐秀云是对的,不用5中的赵梓栋,可以把赵梓栋放到其他学校当校长嘛!”

    “还有呢!让一次研究提拔68中学的副校长,您,还有马书记,都有提拔方圆的意思,但我又提出了反对意见。韩局长您没有在党政一把手都要提拔方圆意见统一的况下强行通过,而是民主协商,让新文我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最终,韩局长您采纳了我的意见,让方圆先从教导主任做起,熟悉教务管理,这实际上为这个年轻的后备人才将来做副校长奠定了很好的业务基础啊!”

    “是啊,方圆小伙子不错的,很能干很能吃苦也很优秀,我现在还想提拔他当副校长呢!”

    “是啊,韩局长您是才的领导,这一点也很让新文佩服呢!”

    “作为局长,用好人才是很重要的,只有用好人才,才能把党交给我们的教育事业发展好,才能办好让人民满意的教育。像方圆这样的人才,我们就是要重用。”

    “韩局长,您的话启发了我,我现在有个想法,跟您说说,您看合适不合适?”

    “讲,新文。如果想法很好的话,就作为新党委班子的第一个政策提出来,也算是你新文的成绩嘛!”

    “谢谢韩局长。我是想,既然韩局长这么才,特别欣赏那些有华的年轻人,不如新学期,我们就提出一个政策,全市范围内提拔10名30岁以下的校长助理,每个学校推荐一名,由市局党委会研究确定,校长助理享受副校级待遇,助理时间为一年,一年后考察合格,成为副校长,同时也成为我们滨海市教育系统后备干部梯队的成员。”

    “新文哪,你总是能想到我心里去。你的想法不错,也符合当前要重用人才的改革潮流,我完全同意!我早就说过嘛,搭班子一定要选一个能够对脾气合得来的人,我看我就没有选错嘛!”

    “其实我刚才的这个想法,也是受您的启发啊!您一直想重用包括方圆在内的年轻老师,我就想,应该怎样来实现您的这个想法呢?党委管干部,我作为党委书记,得提出一个好办法,帮助韩局长您完成这个心愿嘛!”

    “对的,这就对罗!局长和书记就是要这样配合,才能干好工作的。”韩素贞满脸笑容,充满欣赏地望着翟新文。她这个时候,越发真切地感受到:推荐翟新文当教育局党委书记,是自己近年来最重要的最正确的决策。

    翟新文笑了笑:“韩局长,新的局党委一定会努力配合好您的工作的。让我们共同努力,把滨海的教育事业再向前推进一大步!”

    “好,新文你当党委书记了,我更有信心了。”韩素贞伸出手,翟新文也伸出手,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目光也交织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