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23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姚长青拿着厚厚的一迭发票,心里也真是发愁。是的,自己是校长,可以从学校的办公经费中拿出一块钱来作为招待经费,但这招待经费主要是吃吃饭,唱个歌什么的,翟新文给的发票里还有不少洗浴中心、健中心、网球馆甚至是高尔夫球场的发票,这些钱如果入了帐,也通不过市教育局的财审科的年终财务审计啊!况且一下子报销这么多钱,苏进波会怎么想?会计刘萌会怎么想?出纳司卫东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这钱是被我姚长青贪污了呀?如果这些副校知道了我报销了这么多钱,他们也没有参与过这些活动,他们心里会怎么想?会不会到市局领导那里打我的小报告,轻则让我难看,重则我“光荣”下岗?

    姚长青想到这些,不自地摇了摇头。唉,翟局长这是把一个烫手的山芋交给了自己呀!这种事,也不能跟任何第二个人讲,讲了那就等于出卖了翟局长,也间接地相当于出卖了自己的前途。以后哪个领导还敢信任自己,把一些不好办的事交给自己处理?

    一个人憋在办公室里,姚长青是踱来踱去,愁眉不展。姚长青真想把方圆叫过来,跟方圆商量商量这件事怎么办,这似乎已经成了习惯,但这件事实在是不能让第二人知道。要知道,这一次翟新文可是给自己一个大礼,那就是让自己再拟一个学校拿3、教育局拿7的扩建报告,预算200万的话,学校少拿了20万,这跟3万比起来,简直是学校赚了一个大便宜!况且,翟局长还给自己出了那么好的主意,平息了网络攻击的后患,也避免了自己在万不得已的况下拿董梅作替罪羊,这份意自己也应该这样去做。

    姚长青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好办法。先办其他的事吧,明天旅游团就要出发了,什么事都要在今天全部解决。姚长青叫来了周素素,让周素素再拟一份学校拿3成资金的扩建报告,再报到市教育局基建科,并告诉周素素,上面写上联系人是贾明,留下贾明的手机号码。

    周素素说:“姚校,怎么又减了1成呢?”

    “是局领导对68中学的关照,具体的你就不要问了。”

    周素素说:“姚校,咱的预算款是185万,少了一成付款,学校就少付18。5万啊!这是多么好的事啊!”

    “是啊!周主席,这里没有别的事了,你去忙吧。”

    “姚校,学校省了这么一大笔资金,网络论坛的帖子好像也解决在望,怎么你还愁眉苦脸的呢?是不是有什么难事?要不我帮你出个主意?”

    姚长青心说“不好”,自己在愁发票的事,竟然被周素素给看了出来,妈的,女人就是心细。姚长青微笑着说:“没有什么发愁的事,愁事都已经办了,我在想,明天旅游团要出发了,要注意什么问题,是不是要提前跟老师们讲一讲?”

    “姚校,你考虑得很对。我现在下去把扩建报告的事先办好,然后我拟一拟旅游团要注意的事项,我从网上查查,再结合学校的实际,然后打一份给你看。下午不是要开全体老师会吗?到会上,您把审阅过的注意事项讲一讲,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好的,周主席,谢谢你啦!你真地很能干呢!”姚长青觉得周素素做一个办公室主任,还真是好材料。

    周素素笑了,神间的妩媚让姚长青心中一动,猛然间想起了与自己风流一夜的刘媚。那一夜的激,那一夜的温存一时间都涌上脑海,让姚长青觉得真有必要给刘媚打个电话。

    “周主席,去忙吧。我还得处理一些别的事。”

    “姚校,我走啦。”

    姚长青想了想,决定先给贾明打个电话。手机很快就拨通了。

    “贾校长,我是姚长青。”

    “姚校长,你好。我在驾驶基地学开车呢!”

    “我知道,打扰你了,贾校长!”

    “别这样说,有工作的话,你尽管说。”

    “是这样的,明天学校旅游团就要出发了。”姚长青嘱咐贾明,暑假期间学校要扩建,工程款批下来就可以动工了,施工的过程,让贾明多费费心,多盯一盯。另外,旅游团出发后,学校里就以贾明为首,每天都最好能来学校看一看,问问值班的老师,问问传达,有什么事及时给他姚长青打电话。

    贾明一一答应下来。姚长青扣了电话,还是忍不住给刘媚打了一个电话:“刘媚,我是姚长青。”

    “姚哥,真地是你吗?”刘媚接手机的时候,竟然莫名地掉下眼泪。

    “阿媚,不要哭。这些子学校里忙,也没有跟你联系,对不起啊!”

    “姚哥,其实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我知道,如果你不给我打电话,那我仅仅是过眼云烟,我也认了;但我一直在鼓励自己,姚哥一定会记着阿媚的,一定会给阿媚打电话的。呜呜呜!”

    “阿媚,不要哭,都是姚哥不好,姚哥今天晚上一定会挤出时间见你一面!”

    “真地吗?”刘媚的声音让姚长青陶醉,简直腿都有些发软,而他的下在这一瞬间竟然产生了异样的反应。

    “是的,不过,晚上不能陪你吃饭。学校里还有很多事,我现在忙得不可开交。”

    “我理解,我知道姚哥忙。姚哥,我今天晚上就在亚都宾馆等你,我哪儿也不去,一直等到你来。”

    “好的,阿媚,我一定去,再晚我也去!”

    姚长青真地被感动了。放下电话,姚长青唏嘘不已——想起当时在卫生间里的激一幕,想起刘媚的小手拨弄着自己的头发给自己吹风,几多感动漾心间。

    好半天,姚长青才从这感动中走出来。想起发票的事,还是要办哪!这可怎么办呢?正发愁呢,董梅推门走了进来。

    看着这个差点被自己当作替罪羊的副手,姚长青心里有些愧疚。他地打招呼:“董校长,来来来,快坐。”

    董梅坐下后,神有些沮丧:“姚校长,明天的旅游我不能去了。”

    “怎么啦?”姚长青有些诧异。

    “本来呢,我是真想去。我想把珍珍交给她姥姥,可是她姥姥说她最近体不太好,不想看孩子。如果我去了,珍珍怎么办?所以,算了吧,我就不去了,来跟你说一声。”

    看着董梅楚楚可怜的样子,姚长青忽然萌生了一种冲动,就是想把董梅搂在怀里安慰一下的念头。姚长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生出这样的念头,他为自己的下流想法感到惭愧——已经有了妻子,也有了刘媚,怎么会还去想着去搂董梅呢?唉!男人哪,真他妈的是野兽!

    “董校长,要不,你带着珍珍一起去吧!别人家都是女老师去,丈夫可以照顾孩子;男老师去,妻子可以照顾孩子,而你的确存在着无人照看孩子的问题。这样吧,今天下午,在全体老师会上,我把你的况跟老师们说说,相信其他老师也会理解的。”

    董梅眼圈红了,显然心里充满了感动。“谢谢姚校长,谢谢。”

    “不用谢,董校长,你给学校出了很多力,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这我都知道。享受这样一点特别的优待,也是应该的。”

    “谢谢。”

    “不谢。”姚长青说完了这些话,觉得心里对董梅再也不亏欠什么了,“董校长,我还有事呢,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先去忙吧。”

    “好的。”

    姚长青目前董梅出了门,马上给苏进波打了内线:“老苏,过来一下。”

    苏进波很快就来了。

    “老苏,跟旅游团的合同已经签好了吗?”

    “签好了。”

    “付款怎么样?”

    “付了50%。”

    “好的。明天就要出发了,你再带5万元现金,带几张支票,应个急!”

    “好的。”

    “老苏,关于小面包的事,你就多费费心,什么长安之星,什么松花江民意、什么五菱之光,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旅游回来,你就去办这件事。这车呢,主要是公用,你为主开,同时也给办公室周主席那里放一把钥匙,万一白天有什么紧急给市教育局送的公文,也可以用一用。”

    苏进波心里有些不痛快,非常想不同意却又不敢说不。

    “老苏,别介意我的这个想法。如果这车整天你一个人开,恐怕学校某些人心里会有意见,即便当面不说,背后也可能说你。这样你在处世方面就会形成一些阻力。在办公室放一把钥匙,一下就堵住了其他人的嘴,这样也能充分发挥了小车的作用,你说对不对?”

    苏进波心里话:“是不是这周素素觉得姚长青有车开,贾明有车开,她没有车开,来到你这里告我的小状?这个周素素,这笔帐我记着。”但嘴上却说:“校长,你考虑得很对。我完全理解并支持。”

    “老苏啊!你是对学校有贡献的人哪!后勤工作我交给你,非常放心!这小面包车,其实就是为方便你的工作而买。另外,下班后,学校没有集体活动的话,车就归你开。每月的油钱呢,只要不是烧得太多,我都给你报销。”

    “谢谢校长。我知道校长这是为关照我,谢谢,我一定会把校长交待的工作办得让校长你放心满意。”苏进波心里舒服多了,对姚长青也充满了感激。

    “校办工厂上半年应给学校的钱付了吗?”姚长青想起校办工厂,忽然想到了报销发票的出路。

    “还没呢!说是能拿出几万,但最近几天忙,也没顾上要。”

    “先不要了吧。校办工厂也需要资金周转,等年底一起来结算吧。现在学校里资金不紧张,也就放手让他们自己干吧。”

    “校长你说得对。”

    “好啦,一定记得明天多带点钱,应付路上急需。”

    “放心吧,校长。我管了这么多年的钱,还没有出什么问题呢!”

    “你办事,我放心。不过,还是要提醒一点,所有的花销,全部要保留好发票,不然很难入帐。”

    “我知道了,校长。”

    “老苏,学校里有时需要报销一些很难入帐的发票,比如某上级领导交待的发票,这样的况怎么办呢?”

    “比较难办。我了解他们滨海5中是从食堂走的帐。滨海5中的学生食堂规模很大,2000多学生吃饭,所以这里头的利润很可观,食堂就成了滨海5中的实际上的小金库,很多不好处理的发票就在食堂通过采购或其他途径给报了帐。”

    苏进波的话大大地启发了姚长青:是啊,现在68中学可不可以也建一个学生食堂,也给自己留一块能够比较容易走帐的地方呢?像今天翟新文这3万多元,从办公招待费里走帐,的确经不起推敲,而如果有了学生食堂,那就好办多了。

    姚长青说:“老苏,你的话启发了我。学校新学期也将筹办一个学生食堂,你先想想在学校哪块地方搞,怎么个搞法。旅游回来后,拿出个方案,我们一起研究,争取开学后,学生食堂也建起来。你知道,有时当个校长也很难,有些帐目都放到办公经费里,实在太勉强。”

    “好的,校长。”苏进波心花怒放。办食堂,这里面油水大着呢,自己作为总务主任,肯定管着采购,想想都知道有多少好处在里面。“校长,你放心,回来以后,我马上筹备学生食堂的事,一定争取比教师食堂办得更好。”

    “我相信你老苏的能力。去吧,我还得处理些别的事。”

    送走了苏进波,姚长青才发现自己现在口干舌燥。忙了半下午,全体老师也快要开会了,但翟新文发票的事还没有解决。喝了几口水,姚长青急匆匆地下楼,赶到了校办工厂厂长室。

    厂长宋礼国连忙给姚长青倒上茶。

    姚长青说:“老宋,厂子经营得不错啊!”

    “一般般啦!基本上是不赔不赚!”宋礼国心里话:是不是又要来跟我要钱?无事不登三宝,来了肯定没有好事。

    “老宋啊!刚才我跟总务苏主任说了,上半年的帐先不结算了,等年底一起结算。”

    “真地吗?”宋礼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是真的。我是一校之长,难道我说的话还值得怀疑吗?我是考虑校办工厂很需要周转资金,现在学校资金又不是那么紧张,所以你们应该付给学校的钱,也就可以稍微缓一缓。”

    “那就太谢谢姚校长啦!”

    “不过呢,钱暂时是不交了,还是要给学校做贡献嘛!学校里招待费有些超标,有些帐目也不太好入帐,想从你这里走一下,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那没问题啊!我们这里业务招待费是算在成本里的,多或者少,都没有关系的。”宋礼国说。

    姚长青微微一笑,心里话,要的就是这句话。“这里我3万2千7百元的发票,你现在给我报销一下,另外再预支给我1万7千3百元,凑5万元,我今天下班前就要这笔钱,是现金,不是支票。”

    “姚校长,您这是?”宋礼国现在才明白,这馅饼果然是有代价的。

    “老宋,我也难啊!有些事没办法跟你讲,你也是场面上的人,对这也都明白。那1万7的现金,发票我拿到手后就会立刻给你的,不过不是现在。老宋,这些钱我姚长青是没有用一分钱,也没有一分放在自己的腰包,但我又必须来报销这些我没用过的发票,我的苦衷相信老宋你完全能理解。”

    宋礼国办校办工厂这么多年,一下子就明白了姚长青的意思——他这是替领导销帐!这领导肯定级别很高,绝对不是学校级的领导,或许姚长青心里不愿,但是没有办法,因为这个领导可能能决定姚长青的小命!宋礼国说:“姚校长,从校办工厂报了帐没有问题,但年底给学校的年供?”

    “我报了多少,就从应付总数中减多少。不会让你为难的。”

    “好的,我马上安排人给你拿钱。”

    “不急。老宋,这件事除了你和我之外,不能有任何第三个人知道,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懂,我全明白。老宋我的为人你姚校长还不清楚吗?你分管校办工厂这么多年,你对我最了解了,不该说的话我从来不说一句,问什么都是不知道。”

    姚长青满意地点点头。

    宋礼国很快就取来了5万钱,整整5匝。姚长青接过钱,说:“老宋,谢谢你啦!你把钱给包起来吧。”

    “好的。”宋礼国连忙找到一个大牛皮纸信封,把钱包在里面。

    这时,姚长青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周素素的手机。接通,周素素焦急的声音:“姚校,全体老师会开了,就等你来讲话了。”

    236、重温激与浪漫

    “芊芊,晚上我还要去翟局长那里,你就先收拾收拾我要拿的东西,辛苦你了。”

    “去翟局那里做什么?”苗芊芊心里有些不愿,明天姚长青就要带队到蓬莱、青岛旅游去了,这离别前的最后一夜,夫妻两个人不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多交流交流,还出去跑什么?

    “没办法。”姚长青从包里拿出包着5万元的牛皮纸信封,对苗芊芊说:“芊芊,今天上午,学校被一个学生家长在论坛里攻击了,我束手无策。是翟局长把我叫到教育局,给我出主意、想办法。同时,今年夏天,学校要扩建改建,也需要分管基建的翟局长大力支持,翟局改了一个小数字,就给68中学省了大约20万。现在,翟局让68中学能不能给他报销一些发票,这我不能不答应,我姚长青能提拔为校长,是翟局长的大力推荐,你也知道,在行政上想干点事,你不站好队,那是没有人扶持和提拔你的。现在,我已经把宝押在了翟局长上,希望他能再进一步。我给他报销了发票,又多拿了一些钱,凑成5万,希望能为他进一步提供支持。”

    “行了,长青,你去办你的大事吧,我全力支持你!我们夫妻虽然要分别一个多星期,但毕竟会长长远远。先帮助翟局进步了,你也能进步了;你进步了,我和孩子也能跟着好。”

    “谢谢芊芊。今天晚上恐怕我会回来得比较晚,我不知道翟局长会不会有别的事找我,甚至会出去喝一点酒。”

    “好的。注意不要喝过了,别明天早晨头疼,没有办法带队了。”

    “我知道。”姚长青搂过苗芊芊,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这拥抱在苗芊芊看来是丈夫对自己深深的;但姚长青知道,这是内心对苗芊芊的愧疚——姚长青已经决定,从翟新文家中出来,他就要去亚都,与那个曾经风一夜的刘媚约会。

    翟新文今天推辞了所有的应酬,在家等姚长青。他相信自己的预感:姚长青一定会把事办得很好。而当姚长青把5万元钱交到翟新文手中的时候,翟新文还是感到了惊喜。这姚长青,现在看来是彻底地铁了心跟了自己,那好,等自己真做了市局党委书记,就论功行赏,该给他的荣誉一定要给,条件合适的话再把他调到更好的学校当一把手。

    翟新文没有多说什么,淡淡地一句:“好,我没有看错人,谢谢你了。”就送走了姚长青。在分别时那握手与彼此凝视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默契!

    从翟新文家里出来,姚长青没有回家,开着普桑,直奔亚都。那里有自己魂牵梦绕的佳人,那里有自己一直在压抑但也一直在强烈渴望的激,那里有一个曾经用她的小嘴、她的舌为自己悉心服务也让自己第一次体验到男人滋味的她!

    越走近1101房间,姚长青的心被不能被控制的咚咚地剧烈跳动起来。姚长青觉得心里渴望见到刘媚的向往像熊熊燃烧的火焰,几乎要冲出膛。

    轻轻地敲门,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却是漫长的等待。门内传来了刘媚那柔媚的声音:“谁呀?”

    姚长青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便小声说道:“我是姚哥。”

    门开了,那是一张怎样迷人的笑脸!纵然是西子重生,也该不过如此罢!姚长青借着半拉开的门缝,闪了进去。门关了,一个软软的富有弹子结结实实地扑到了自己的怀里。姚长青立刻感到自己的体发生了反应。

    刘媚把头深深地埋在姚长青的怀里,有些幽怨地说:“哥,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你好几个小时了。”

    “对不起,我刚才跟我的上级汇报工作,耽搁了一点时间。”姚长青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把刘媚紧紧地搂在怀里。放眼四望,今天晚上,这个房间里温馨而雅致,不用说,是刘媚用了至少半天的时间来收拾、整理和装扮,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婚房,处处充满喜庆的氛围!姚长青这个时候特别恨自己当初只学理科不学文科,要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吟一首浪漫的小诗,那会为这小屋又增添多少雅趣?姚长青还恨自己来得匆忙,也没有想着给刘媚带一件可心的礼物——唉,心了整整一天,一件事一件事地去干,哪里还想得到给刘媚一件礼物呢?总是要给刘媚一个见面礼吧,拿什么给她呢?忽然,姚长青心里有了想法——什么礼物也不如这个礼物重要!

    两个人相拥了很久很久,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刘媚深地凝视着姚长青,眼睛里透着无限地关切:“哥,你瘦了!是不是这些子学校工作特别累,把你累瘦了?”

    几句话温暖着姚长青的心窝,让姚长青眼睛竟然有些湿润了。“阿媚,我一直都惦念着你呢!可是工作真地很忙,虽然期末考试结束了,可是还是有干不完的工作,学校都放假了,我一天也没有休息,天天都靠在学校里。就说今天吧,我一天解决的事有七八件,从早晨到学校一直忙到晚上5点多才下班。回家也没有休息,陪孩子吃完饭,我赶紧出来向我的上级领导汇报一件重要的工作,从领导家里出来,我就急着赶来了。”

    “哥,你的辛苦我知道。今天我特意给你做了几个小菜,我想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可是,你都吃过饭了。”刘媚的话语里透着失望,让姚长青的心像是被小刀割了一样。

    姚长青连忙说:“我在家没有吃多少,我肚子还饿着呢!我一定要尝尝阿媚的手艺。”

    前的小几上,四小盘精致的小菜,两小杯深红的葡萄酒,面对面坐着的两个人,在这个灯光摇曳、温馨浪漫的小屋里,开始品尝着甜蜜的滋味!一个是久为人夫,在很长时间里认为浓浓的亲就是的中学校长;一个是曾人皆可夫,众男人只知道玩弄她而不知道怜她唯独眼前这个中学校长把她看作人把她看是珍贵的人儿的私企副总实际的公司女公关,一次偶然邂逅,一段难解的孽,人在局中迷,谁言旁观者清。

    这种感觉温馨而甜蜜;这种感觉却是建立在*的基础之上——它牢靠吗?

    想到这里,刘媚把姚长青搂得更紧了。

    两颗奔放的心终于慢慢地平静下来。刘媚那醉人的声音又一次冲击着姚长青的耳膜:“哥,起吧,我们一起到卫生间,让阿媚给你好好地洗一洗。”

    姚长青紧紧地搂着刘媚,什么也不想说,只想静静地感觉与回味。许久许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刘媚更是久久地把头深深地扎在姚长青的肩窝里,闻着姚长青上的男子汉气息,刘媚深深地陶醉,在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愿意为这个男人付出一切!

    觉得精神有些恢复了,刘媚轻轻地抬起自己的头,温柔地说:“哥,还要再来一次吗?”

    姚长青一觉醒来,房间里一片黑暗。这是几点了?我怎么会留宿在外呢?天哪!难道自己真地留宿在外了吗?

    回想起这一晚的激时光,姚长青内心产生了对妻子的深深的愧疚——芊芊,对不起啊!再轻轻抚摸眼前的佳人,也觉得对不起刘媚。天哪!怎么能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成了这样?

    姚长青轻轻地把胳膊抽出来,把枕头放在刘媚的头上,借着微弱的窗户的光,去摸自己的衣服。刘媚立刻醒了,柔声问道:“哥,你要走了吗?”

    刘媚拧开了灯,两个*的人彼此对视。姚长青再次躺下,轻轻地搂住刘媚,柔声说道:“阿媚,此生此世,我再也不会把你忘记!阿媚,我必须要回去了,明天早晨,我将要带旅游团出发,我得回家带些东西。阿媚,我旅游回来,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哥,我不拦着你。你再去洗个澡吧,我给你吹吹头发。”刘媚也起了,穿上了睡衣。

    当姚长青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终于决定:不能让刘媚这样白白地跟了自己,自己得为她做一点事。他说:“阿媚,暑假68中学将要改建,*场需要铺装、绿化,教学楼需要粉刷,工程量大约200万。我已经决定,这个工程交给你们青蓝公司来做,你是介绍人,该收多少中介好处费就收多少。我只有一个条件:保证工程质量。我给你留一个电话,他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贾校长,你和越志彪去找他;我也跟贾校长打好招呼,前期协商工作就可以先做着。9天后我就从青岛返回,具体的合同我们可以敲定。”

    “哥,其实有没有工程,我现在心里都只有哥一个人。哥能想着妹,妹心里就高兴。”刘媚是动了真感。姚长青重重义,自己并没有抱着利用他的想法,他却已经想给自己这个200万的大工程,好处费不会少于10万,甚至会有15万~20万。

    从刘媚这里出来,姚长青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2点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唉!自己回家准备怎样跟芊芊解释?

    一路开车,一路想,姚长青决定再次欺骗自己心的妻子:就说和翟局一起去洗浴,结果在捏脚的时候,在躺椅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2点了。

    想想自己开始对妻子说谎了,姚长青的心里也难受。

    终于到家了。姚长青蹑手蹑脚地打开门,进了屋,房间里一片黑暗。姚长青决定在长沙发上睡觉,不要打扰自己的妻子。还好,苗芊芊的卧室里没有声音,儿子的卧室里也没有声音,那自己就睡吧。躺在沙发上,姚长青感到浑太疲乏了,腿真地是软得几乎像得了软骨病,只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进入了梦乡!

    当姚长青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上已经披了一条毛巾被,天也大亮了。

    厨房里传来熟悉的做早餐的声音,那人的香味已经钻进了姚长青的鼻孔,姚长青顿时觉得自己都饿了。起了,冲进卫生间,哗哗地唱完了歌,洗了一把脸,姚长青来到厨房,充满歉意地对苗芊芊说:“老婆,辛苦你了。”

    苗芊芊回头看到是姚长青,连忙说:“长青,你再去睡一会儿吧!天天加班到这么晚,都要出发了,还忙这忙那!再去睡一会儿,等饭好了,我再叫你和儿子。”

    姚长青顿时觉得无脸面对这个与自己相濡以沫十几年的好妻子!

    237、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外

    越志彪没有想到,自己在根本没有参与的况下,会拿到滨海68中学187万的基建项目,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其实这些子越志彪一直没有闲着,他见孔子田这条路实在难以走通,通过其女婿方圆送购物卡,没有成功;送笔记本电脑,没有成功;送医药费,也没有成功,越志彪决定再另外再找一个滨海大学的实权人物作为合作的伙伴,把滨海大学的基建工程项目、绿化工程项目拿下来。只要他不是无缝的蛋,越志彪就有信心把人攻下来,把项目拿下来。

    机缘巧合,一次偶然的机会,越志彪在酒局中认为了滨海大学的基建处长郑旦秋。认识了就好。几杯酒下来,互相交换了名片;吃完饭,越志彪新版送郑旦秋回家;路上稍微转一个弯,诚意邀请郑旦秋去洗浴中心消遣消遣,郑旦秋喝多了酒也不知怎么的就答应了,越志彪给郑旦秋包了一个时间为3小时价格为1888元的一龙戏二凤的鸳鸯浴;第二天,越志彪又打电话问郑旦秋什么时候有空,拉着郑旦秋去了击场,让郑旦秋实实在在地过了一把击瘾;双休,越志彪又邀请郑旦秋带着全家,赶到雁山脚下的一处温泉山庄,泡温泉,天然浴,游雁山,回去的路上,大包小包的特产、礼物让郑旦秋笑纳之余,觉得越志彪真是一个够朋友的人。

    越志彪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就提出工程的事,三一小聚,五一大餐,今天高尔夫,明天夜总会。三来二去,郑旦秋和越志彪成了很投机很默契的朋友,倒是郑旦秋提出来说大学基建工程的事,越志彪在第二天就接着郑旦秋来到青蓝公司现场考察,什么二级资质,ISO9001,14000、18000三个国际不同项目内容的证书,以后以前所干工程的汇编,真让郑旦秋动了心。郑旦秋说:“越哥,50万以下的工程呢,我虽然不能做主,但基本上我定的意向,差不多我就可以直接给你;但我想给你一个大项目,至少也得几百万,这还需要于校长亲自过问。”

    越志彪堆满笑容,说:“郑处长,谢谢您的好意,于校长您只要能请出来,我老越就一定不会让郑处长有一点为难或做得不周的地方,一定让于校长满意。”

    借着这个机会,越志彪又认识了滨海大学校长于发奎,在第一次聚会结束以后,越志彪毫不犹豫地给了郑旦秋一张5000元的购物卡表示感谢。越志彪明白,这些钱都不是白拿的,以后都会从工程里捞回来,这前期投资万分必要,不然,人家怎么会把工程交给你呢?

    果然,在进一步的交往中,于发奎对青蓝公司有了比较好的印象,对越志彪本人也感官良好,越志彪对自己的尊重和价值不菲的礼品孝敬,让于发奎觉得越志彪是一个会办事、懂规则的人,加上青蓝公司的资格很高,规模较大,以前所干的多个工程都是优良等级,甚至还有一个工程获得了建设部分发的“鲁班奖”,在郑旦秋的建议下,于发奎签字同意,把滨海大学国际商贸学院教学楼外的景观设计、绿化铺装工程交给了青蓝公司。越志彪在拿到30%预付款也就是112万的当天,就把10万元送到了于发奎家,5万元送到了郑旦秋家,表示感谢!于发奎在笑纳的同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严把工程质量关,只要能够把这个工程做好,以后还会把更大的工程交给青蓝公司来做。越志彪千恩万谢的同时表示,等工程结束,根据赢利况,还会从利润中拿出于校长应得的一份,孝敬给于发奎。在于发奎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的神里,越志彪全明白了,于发奎是道中老手了!

    青蓝公司的施工队伍很快就进入滨海大学了。越志彪在动员会上做了重要的训话,他说得很死:这滨海大学的第一个项目,务必保证质量,哪怕不赚一分钱也要把工程做细做好,要在设计上下功夫,在要施工上抓一流,让这一个工程成为样板工程,为以后再赢得更多的滨海大学的工程奠定基础。越志彪安排副总宋华军亲自负责这项工程,每天都要往工地上跑一跑,看一看,随时与学校方协调、沟通,认真听取学校的意见,特别是基建处郑旦秋处长的意见。

    在接手了滨海大学的工程不几天,副总刘媚竟然又告诉了越志彪第二个好消息,这怎能不让越志彪不喜出望外?他当即让刘媚联系68中学的副校长贾明,在傍晚时分,越志彪亲自开车,到架驾校接上贾明,在楼外楼饭庄与贾明了解滨海68中学改建扩建的有关事宜。

    原来,68中的这个项目还没有批,但姚长青已经打电话给贾明,告诉他如果项目批下来的话,就与青蓝公司的老总越志彪和副总刘媚联系,把细节谈好,合同等他回来再签,但可以先动手干着。

    虽然是镜中影的事,但越志彪了解姚长青,知道这个事十拿九稳。在酒足饭饱之后,越志彪安排司机拉着贾明,越志彪亲自送贾明回家。在送贾明下车的时候,越志彪硬是把一张2000元的购物卡塞到了贾明的手中。

    贾明推辞了一下,但越志彪表示就是给孩子买点学习用品。贾明马上想到可能姚长青已经收了这个越志彪的好处,所以才会把工程给青蓝公司,也就心安理得地反购物卡收下。

    在回去的路上,越志彪越想越觉得这一次刘媚又立了功,想到她又要从工程款里提走8%,越志彪就心痛得不得了,妈的,真是个不认人只认钱的婊子。这个工程,自己前期也有很大的投入,包括钱包括感,这也不完全是刘媚的功劳,把刘媚叫来,今天晚上先玩玩她,玩完了再跟她谈谈提成的事,不能让她拿这么高的比例!

    越志彪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刘媚的手机:“阿媚,我是越哥。”

    “越总,你好。有什么事吗?”

    刘媚的声音不冷不,一点也没有以往嗲的成分在里面,让越志彪吃了一惊。“阿媚,今天晚上你没有什么安排吧,过来,到香格里拉来,让哥哥好好你一次。”

    “越总,对不起,我今天没有心。”

    越志彪更奇怪了。他说:“刘媚,叫你来你就来,这是越哥我给你面子,你婆婆妈妈地做什么?”

    “对不起,越总,我今天的确没有心,以后再说吧。”

    “你要是不来,那这个工程款提成的事你也就别想了。”越志彪有些火了,“别老子给你脸你不要脸,赶快给老子滚过来。”

    “越总,这是下班时间,你没有权利这样要求我吧。今天我陪贾校长喝酒,喝得有点多,我头晕,不能过去了。如果越总你想找点刺激,还是找别人吧。”

    什么?刘媚以前从来不敢这样顶撞自己,难道这婊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越志彪火冒三丈:“刘媚,你这个臭婊子,这个工程款的提成,你别想了。”

    “越总,请你放尊重点,我不是婊子,我是一个人!工程款的提成我一定要拿,如果你不给这个提成,你能不能得到这个工程,还不一定呢!”

    越志彪破口大骂:“你翅膀硬了是怎么的?你这个臭婊子、烂婊子,你是不是想让越哥我找一群小弟兄*你呀?”

    越志彪还想骂,刘媚已经把电话挂了。再给刘媚打时,手机却处于占线状态。越志彪简直有些想不通,这个臭娘儿们,以前对自己恭顺无比,恨不得自己经常跟她睡上一睡,今天怎么这么邪门?

    越志彪坐在轿车里生闷气,也失去了玩刘媚的心。他对司机说:“走,到金帝皇宫洗浴中心,老子也来个鸳鸯浴去。妈的,还想提8%的工程款,1%我都不给你,不,一分钱也不给你这个臭婊子!”

    正自言自语呢,越志彪手机响了。看了看号码,越志彪连忙调整心。觉得自己脸上的表已经是挂满了灿烂的笑容时,这才按响了手机:“姚校长啊,你好,你好,可想死老哥了!怎么样,在外面旅游,一切都顺利吧。”

    “还不错,越总。”

    “怎么,有什么吩咐吗?如果有,尽管说。”

    “不敢劳驾越总。我是有件事跟越总说一下,如果越总不能保证给刘总足够的提成款,那么这个工程就不会给青蓝公司来做。我相信,会有许多公司愿意来接这个工程的。”

    “别,姚校长!这个工程我一定能做好的,保证能做好,请你一定给老越我来做,不能给别人呀!”

    “哦,越总,别着急。68中学的这个工程呢,是我委托刘副总介绍给青蓝公司的,当然,刘副总也可以把这个工程委托给其他的公司来做,这是她的自由。我跟越总是好朋友,但工程上的事,越总你还是要跟刘副总多争取,看看工程能不能由青蓝公司来完成。”

    姚长青的语气很平和,完全没有盛气凌人的气势,但越志彪却听了一后背的冷汗!妈的,刘媚这个臭婊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68中学的这个工程竟然成了有这个臭婊子就可以干没有这个臭婊子工程就会由别人干的地步。哎呀,自己刚才把刘媚好一顿痛骂,是不是这个工程要黄了呀?

    越志彪心一急,有点口吃:“姚校长,你听我解释解释。”

    姚长青在电话里呵呵地干笑了几声,说:“越总,你不用跟我解释,你还是跟你的刘副总解释吧。”

    越志彪听到对方的手机挂掉的声音,坐在轿车的后座上,越志彪气得把手机狠狠地摔到副驾驶座位上,大喊道:“妈的,真是邪了门了,68中学真是出怪人,一个方圆够怪的,现在再来一个姚长青,老子当初真是小看他了。”

    生气归生气,近200万的大工程不要那才是傻子。平静了一下心,越志彪自言自语:“大老爷儿们能屈能伸,该低头就低头。”

    拿起手机,发现手机都黑屏了。妈的,刚才一生气,竟然把4000多元的手机摔坏了!他连忙要来司机的手机,把同机的手机卡取下,把自己的手机装上,开了手机。司机的手机进入状态慢,急得越志彪想再一次把它给摔了,一想到如果今天晚上不跟刘媚解释清楚,这个工程可能就成为别人的工程了,越志彪还是把手机在手中轻轻地拍了几下,说:“你倒是快点进哪!”

    新麻烦接着又来了,手机是好了,可是司机的手机怎么找号码?越志彪自己手机是手写按屏的那种,用笔尖点几下就找到刘媚的电话号码,这个可怎么找?越志彪说:“小吕子,你知道不知道刘副总的手机号码?”

    “不知道,我平常跟刘总没有什么太多联系。不过,我知道宋副总的手机,我跟你说一下。”

    通过宋华军,越志彪查到了刘媚的手机号码。他连忙给刘媚打过去,呵,还好,刘媚没有关机。吃了大概是7声的时候,刘媚接起了电话。

    “越总,有事吗?”

    “哎呀,刘总啊!我老越是个粗人,刚才说的话你千万别生气!你也别跟我这个粗人一般见识!你是大学生,是知识分子,是大家闺秀,就把我越志彪当王八蛋好啦。”

    “我可不敢把越总您当王八蛋,如果我真把你当王八蛋了,你找一群小弟兄把我*了怎么办?”刘媚立刻知道了姚长青已经给自己出气了,心里痛快了许多。虽然还不太敢骂这个有黑道背影的越志彪,但讽刺一下他的底气现在是有了。

    “刘总啊!我那是胡说八道,我那是放,我放怎么能当真呢?刘总是我们青蓝公司响当当的人才,是湘江大学的高材生,在全公司都是倍受尊重的,怎么会有人敢欺负你呢?如果有,我老越第一个不答应!谁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不把那个欺负你的家伙扒一层皮,我越志彪就不姓越!”

    “越总,还有别的事吗?已经很晚了,我要休息了!”

    “别,刘总啊,这不还有点事跟你商量商量嘛!就是68中学的基建工程的事。”

    刘媚打断了越志彪的话:“既然越总刚才说了,我一分钱提成都拿不到,我已经决定换一家公司来做这个工程,其实也不是别人家,就是以前青蓝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鹏程公司。我明天一早就给鹏程的王总打电话,看看他有没有兴趣,能不能给我8%的提成款?”

    “哎呀,我的好妹子,你可千万不能找那个鹏程啊!这8%的提成款我给,不,我给你9%的介绍费,工程造价的9%。”越志彪是真急了,在心里已经把刘媚的老祖宗都骂遍了,嘴上却变得更软了。

    “越总,谢谢你啦!或许人家鹏程也会给我9%的介绍费呢!”刘媚决定狠狠地宰这越志彪一刀。这个时候,刘媚心里已经萌生了离开工程行业的心思,反正加上这一次的提成款,自己已经攒了200万了,那么以后自己再正正经经地做点生意,做个正派女人。姚哥对自己好,自己不能再随便跟别的男人上,那就一定要离开工程这个黑窝,躲得越远越好。

    越志彪再一次把刘媚家里人骂了人遍,这臭婊子,也太黑了,我给她9%,已经是破了例了,她还威胁我,等我逮一个机会,好好地收拾收拾你这个臭婊子。“我的大妹子,哥哥我最多可以给你10%的介绍费。”

    “谢谢越总。好吧,鹏程公司的电话我不打了,不过,我还得想一想,等明天我给你答复吧。”刘媚挂了电话,只留下了坐在车里发呆的越志彪。

    司机把车停下了,回头问越志彪:“越总,已经到皇宫洗浴了,您下不下车?”

    “不下!老子要回家!这个臭娘儿们,心可真黑呀!”

    司机把车发动起来了,宝马车平稳地开起来了。越志彪心里忽然觉得:刘媚不能再用了,一个能威胁自己的人怎么能在公司里继续呆下去呢?应该培养一个新人了,这个刘媚很多大领导都已经玩腻了,也该换个新的了。从哪里找呢?越志彪忽然想到,报纸上公布的一个数字,2007年,全国将毕业484万大学生,但国家只能提供140多万个岗位。越志彪眉头展开——再去找一个,不找几个漂亮一点的大学生,自己先把她们一个一个地开了瓢,然后再组建公关部。刘媚,这68中学的工程一结束,上哪里就去哪里,当然,也不能让她这么痛痛快快地走了,得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知道,越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作品完全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