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233 23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232、学生家长的血泪控诉

    学校已经放假了,但学生报到的第二天,滨海68中的全体干部和教导处、总务处的老师全部到校,谁也没有放假。毕竟,在学校旅游团正式出发前,学校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他们及时处理好,这样姚长青才能放心地去旅游。方圆也没有时间去学驾驶,早早地就给教练打了电话请假。初一的新生虽然已经排好了班级,但还有很多后续的工作,比如学籍的录入等等,需要教导处去完成。

    三个人正在教导处忙着呢,忽然办公桌的内线电话响了。梁萍起,接过电话:“喂,哦,姚校长啊!”

    “让方圆赶紧来我办公室,我有急事找他。”

    梁萍说:“好的。”还没等跟姚长青再说声“再见”,姚长青已经挂了电话。姚长青的语气很急,让梁萍的心里也忐忑起来:会是什么事呢?

    方圆连忙一路小跑来到校长室。刚推门进去,姚长青就焦急地说:“出麻烦了,方圆,你看看,这‘教师之家’里有人在攻击我们68中学呢!这可怎么办?本来学校的各方面刚刚有所起色,现在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这个家长实在是太混蛋了!”

    方圆来到姚长青的电脑前,电脑显示的是《滨海报》的门户网站滨海新闻网的社区子论坛——教师之家的一篇帖子。帖子的题目很刺眼——《摧残花季少年:我儿子还没正式上初中就快被68中学折磨死了》。呵,乍一看这个题目,真把方圆吓了一跳。

    正文就是这位署名“流泪的妈妈”的血泪控诉:“在期末考试后,许多家长都说滨海68中在龙湾区东片的3所中学里是最好的,听说在全市中考中成绩第9名,而另外两所中学实在不怎么样,都在20名开外。为了儿子的前途,我几次三番地在这三所中学进行暗访,当我看到了68中学门口的宣传栏,看到了《滨海晨报》对68中学的介绍,真是被68中学吸引了。我毫不犹豫地让儿子报了68中学,就是希望儿子能在好的学校里读书。在电脑派位时,听说报68中学的学生很多,我还在家上了几柱香,祈祷儿子一定能派到68中。果然,我的祈祷发生了神奇的作用,周围几个邻居、同事的孩子都被派到了11中,只有我的儿子幸运地派到了68中!我为儿子的幸运欢呼,但没有想到,儿子的厄运却在悄悄降临。

    7月15,新生报到。呵,68中学真是人山人海啊!途中经过11中,却没见到多少学生,这对比真是鲜明呢,让我的心里为儿子正确的选择而感到欣慰——68中,果然在龙湾区是点学校啊!可是,当中午我来接儿子的时候,却见儿子垂头丧气地从学校里出来。我问儿子:‘你怎么啦?’‘妈,这68中学不是天堂,是地狱!’我大吃一惊,连忙问:‘怎么啦,这中学可是3所中学里最好的一所啊!’儿子哭咧咧地说:‘我原来还想在暑假里好好地玩玩呢,真没想到,老师给布置了那么多的作业,那么多的任务!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儿子把记的作业给我看,我的头也晕了:天哪,这哪里是暑假?怎么看起来比上学都累啊!儿子的老师给儿子留的任务有:1、向初二、初三的学生借齐初一应学的所有课本,争取在暑假期间自学一遍。

    2、《语文》要求背诵的课文全部背熟,生字全部写会。古文部分要能读懂主要意思。

    3、《数学》要求自学为主,遇到不懂的地方做出标记,可向家长、高年级同学请教,也可在返校时咨询老师。

    4、《英语》要求能读懂所有课文的内容,遇到不会的词,要学会查词汇表或英汉词典。

    5、每周写周记2篇,暑假期间写周记总篇数不少于12篇,每篇不少于500字。

    第一次返校,作业应至少完成一半;第二次返校,作业要争取全部完成。

    天哪!这是暑假还是上课?天哪!我的儿子怎么进了地狱?天哪!这68中的老师是不是都是魔鬼?天哪!我的儿子还活不活了?

    在义愤填膺之时,我要大声地质问68中学的领导和老师,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有老师看到这个帖子,如果看到,请转告你们的校长:第一问:初一课本什么内容都让孩子自学,那么要你们当老师的做什么?让我们借课本,我们到哪里去借?

    第二问:国家三令五申强调减轻学生负担,你们68中学怎么敢顶风而上,连暑假也不让孩子休息?

    第三问:国家在强调实行素质教育,你们68中学这是在实施素质教育吗?

    第四问:谁规定你们可以在学生还没有正式上初中,就可以给这些十二、三岁的孩子布置作业?

    第五问:教育局的人眼睛都瞎了吗?也不管管68中学的非人道做法?

    如果没有人来主持公道,如果68中学的校长、主任不在这里回个话,我就要向市教育局投诉,向滨海的各大报纸投诉,向市长公开电话投诉,我要控诉!控诉!控诉!

    这是血泪的控诉!这是正义的控诉!这是代表广大家长心声的控诉!

    支持我的家长们,都来跟贴吧!”

    好长的帖子啊!方圆读完了帖子,一时也觉得问题很棘手。他看着姚长青,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家长一看就是很惯孩子的那种家长,也一定是很难缠的那种类型。不过,她提的问题真是很麻烦啊!”

    姚长青说:“方圆,你给我查查,是哪个班的班主任这样布置作业,给学校惹这么大的麻烦?”

    “校长,这恐怕不是一个班的问题,而是十三班多数都是这样的,或许内容不一样,但质都一样。校长您今年重奖取得好成绩的老师,给老师们鼓了劲儿,大家都下决心要把自己班的教学质量抓好,各初一班的班主任接手班级以后,我猜想他们的心思都是一样的,就是希望自己的班在全年级在各类活动中位置靠前,最好是争第一,因为不同的名次就意味着奖金差别很大!”

    “哦,那你说怎么办?你看看这个家长的帖子,什么血泪控诉,什么魔鬼,什么地狱,这都把我们68中形容成什么样子了?这是在严重败坏我们学校的形象!这将会对68中学的招生工作造成严重影响!”

    姚长青都有些气急败坏了,调门比平常高了许多,“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我担心市教育局领导会来批评我,批评我们68中学,更担心报纸要曝光,那影响就更大了。”

    方圆默然,姚长青的考虑很多都是很有道理的。可是事已经发生了,这可怎么办呢?

    姚长青说:“方圆,帮我想个主意。我可不希望学校的光明前景因为这个家长的一个帖子而毁于一旦!”

    一时间,方圆能想什么好主意呢?他望着姚长青那殷切的目光,心里感到很惭愧——不能给校长排忧解难,自己这个助手不称职啊!

    看着姚长青忧心如焚地样子,方圆说:“校长,不如把学校领导们都召集到一块儿,商量商量这件事?毕竟人多智慧多、点子多,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好的办法?”

    “好,马上召集开会。”姚长青把电话拨到周素素那里,说:“通知学校的所有中层以上干部,到小会议室开会。”

    放下内线电话,外线电话铃响了,看看来电显示,正是韩素贞的电话。姚长青慌忙拿起来,调整了一下绪和声调,恭敬地问候道:“局长,您好!”

    “好什么好?都快叫你气死了!刚刚在局长办公会上表扬你工作做得不错,今天就被人控诉了!先是一所中学的校长、书记一起来控诉,说68中学抢了他们学校的生源,他们学校现在招生不足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们68中学;现在,你们学校又被家长举报,说你们加重学生课业负担,这位家长把你们68中学形容成魔鬼,形容成地狱!姚长青,你这是在搞什么明堂?难道不知道现在每一所学校的安定就是在维护整个社会稳定的大局吗?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现在强烈反对加重学生课业负担吗?”

    “校长,我,我,我……”

    姚长青一时口吃,不知道怎样回答。韩素贞这一顿痛批,已经把姚长青批得有点晕了头!

    但韩素贞并没有结束,还在继续:“姚长青,你听着。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限你在明天之前把这件事平息下去!不得见报,不得被投诉市长电话,不得给教育系统抹黑,不得给我韩素贞添乱!如果见了报,如果市长公开电话的督查件转到教育局,我拿你是问!”

    “啪!”韩素贞已经把电话扣了,只剩下姚长青有些发呆地站在办公桌前,额头上全是汗!天哪!韩局长也看过这个帖子,恐怕整个教育局的领导们都看到了这个帖子了吧!

    233、负面报道不见得是坏事

    贾明是被周素素从学车的场地上叫回来的,他正在跟着增驾的教练学习中型客车的驾驶呢!赵刚在家看孩子,老婆上班,接到周素素的电话,只好把哭哭啼啼的不愿意让自己走的儿子送到家,打个出租车也赶到学校。

    等这两个人赶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在小会议室坐齐了。小会议室里的气氛严肃、凝重,姚长青也难得保持这几天来的微笑神,固然努力地保持着平静,但局长的训斥还是让姚长青心中生出恐慌——要是这件事处理不好,被局长给免了职,那可就把刚刚打好的基础全部拱手让给了继任的人——几天的时间,自己给68中学挣了160万择校费、借读费,自己想建功立业有了雄厚的经济基础,无论是与领导沟通好关系,还是收拢学校老师们的心,还是改善68中学教育发展的软硬件,都有了坚实保障。不行,绝对不能让自己被这件事搞倒,最好是平稳解决,学校与家长各让一步;实在不行,从初一的老师里找一个替罪羊;如果这样还不能解决,那就从学校干部里找一个替罪羊;怎么着也不能扯到自己的头上,一定要把自己解脱干净——如果到了这最后一步,让谁来做这个替罪羊呢?姚长青看着眼前端坐的众干部,一个一个掂量,其实这件事是跟教学有关,好像真正能挂上钩的只有董梅和方圆。别人都不抓教学,即便让他们当这个替罪羊,也是名不正言不顺,那就只有抓这两个人。方圆,这个最得力的帮手,也是学校吸引择校生的招牌明星,真舍不得啊!再加上如果真让他顶这个冤大头,那方圆的老丈人——与市委书记、市长们基本都一样级别的滨海大学副校长孔子田肯定不答应,市局的韩局长、马书记、邹局长、翟局长也肯定不会同意;那就剩下董梅了!这个副校长,说能干也的确很能干,可就是说话没个把门的,虽然为自己、为学校干了很多的事,也是有功之人,可是现在如果势发展危及到自己的政治前途的时候,那该牺牲还是要牺牲的。谁让她说话没有分寸?并且在老师心中的威信在四个校级干部中排名最后,相信她在组织初一班主任开会的时候,肯定也说过抓教学质量的事,那正好与这一篇家长的控诉帖子对应。好,真是到了那不得已的一步,就让这董梅当冤大头吧。

    都到齐的众人没有人说话,都在看着沉着脸不作声的姚长青。姚长青体会到了做校长的威严——这是权力的力量。事想开了,也找到最终能够在最不利况下推出来的替罪羊了,姚长青心好一些了。他挤出一点微笑,对大家说:“各位同事,学校最近的形势一片大好,我看到同志们的信心很足,干劲很足,大家都想甩开膀子在新的学期大干一场,我甚至有这样的想法:明年初三的中考,68中学要力争进入前三名;明年初一、初二的联考,也在全市走在前列!我现在是抱着很大的决心去干的,所以,放假好几天了,我天天都泡在学校里,思考学校如何加快发展,思考如何进一步改善学校领导、老师们的工作生活条件。我也不瞒着大家,关于解决干部生活条件的,我也作了安排,贾校长现在正在学习增驾B1驾照,也就是能开中型客车的驾照,学校在开学前准备购买一辆金杯或其他品牌的中型客车,20座以内的,以后就由贾校长开。这车白天呢,学校拉书、拉资料,或者有很多人要外出开会,就可以用这辆车,贾校长开会或者校办工厂有事需要外出处理,也可用这辆车;早晨和晚上呢,贾校长就辛苦辛苦,负责接送一下我们中层以上的领导,让大家以后也不用挤公交车了。贾校长平常辛苦拉大家上班下班,周末的时候,如果家里需要,也可以用一用嘛!学校还准备买一辆小面包,平常交给苏主任开,学校的食堂工作这一学期有很大的改善,苏主任功不可没,但苏主任每天到蔬菜批发市场买好了菜、粮、,总是需要包一辆车拉回来,每天租车的钱也不少。我想呢,学校现在经济条件改善了,也应该买一辆小面包车,平常就给总务处用,不仅可以拉菜,也可以拉教具、拉上级安排给学校的由总务处负责的东西。在集中拉学生教科书的时候,也可以和大面包车一起。当然,双休不上班的时候,苏主任家里确实有事需要,也可以开开的。昨天呢,我还和周主席商量了今年夏天对学校的校容校貌进行大改建的想法,现在正在向市局打报告,等批了我们就开始改建,让68中学在新学期开学时,能够有焕然一新的面貌!”

    听着姚长青的诉说,大家心里都很吃惊,许多人心里也对姚长青充满了敬意。姚长青似乎还意犹未尽:“我的车呢,也不用换了,还是普桑。车是旧了点,但一样还能用。有同志向我建议说也换一辆稍微好一点的车,我没有同意,我是在想,等学校再更富裕的时候,真正像滨海五中一样富裕的时候,再换一辆也不迟。个人的事应该放在后面,不急的。”姚长青这是卖了人,还给自己将来买一辆好车埋下了伏笔。

    董梅说:“姚校长,你真是让我佩服!说真的,像你这么有魄力而又一心想着大家的校长,现在真地很少!我一想到新学期我就能坐上专车上下班了,我心里就暖和和的。”

    周素素说:“姚校,这些事你以前都没有跟我们讲,现在我对你的认识进一步加深,跟着你干,学校好,我们大家也跟着好。”

    苏进波说:“姚校长能理解我们干总务的辛苦,给我们配一辆车,真是体恤我们这个具体干活的同志。姚校长,你放心,车我会用好,总务工作我会干好,食堂的事也会办得让你放心满意。”苏进波想到自己以后也成了有车一族,而且烧公家的油,公家付钱办理所有的保险,不用自己掏一分钱,心里非常得意!虽然小面包车档次低了一点,但周六周拉着老婆孩子,拉着父母和岳父岳母,一个小车全拉了,到郊区来个郊游,爽啊!平常晚上车就归自己了,拉着老婆孩子,去父母家也好,去岳父家也好,实在是太方便了!

    姚长青点点头:“谢谢大家对我的肯定。其实我还有很多新的设想,但现在我也不想讲了。现在,学校遇到了一个麻烦,一个初一的学生家长在滨海新闻网上的教师之家论坛,发了一个帖子,控诉我们学校,快把她的孩子*死了,我已经让方圆把这个帖子打印了10份,现在发给大家。请大家来,就是希望我们团结一心,都来想想怎么办的问题。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现在韩局长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方圆把材料发给了每一个人,大家纷纷拿起来认真阅读。

    董梅第一个喊出来:“这个学生家长真是一个混蛋家长!她难道不知道学校抓教学是为她孩子好吗?她是不是脑子犯晕,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考个职业高中或者连高中都考不上啊?别的家长都是望子成龙,都希望孩子能考上重点高中,真不是知道这个家长吃错了什么药,简直就是一个糊涂蛋!”

    姚长青说:“董校长,现在不是批评或者批判这个家长的时候,现在我们是要想个办法,让这个家长平息怒气,然后不到市教育局投诉,不打市长电话,进一步地讲,别影响我们68中学刚刚树立起来的良好的社会声誉!”

    场面也一次安静下来。显然,大家都开始思考怎么办的问题,但没有谁发言,这让姚长青心里很焦急!他的心里甚至恨恨地想:如果实在没有好的办法,那就是让董梅当替罪羊好了,反正我是不能把刚刚到手的校长位子丢弃。

    过了一会儿,姚长青实在无法忍受小会议室里的安静,忍不住说道:“大家都说说吧,怎么办好?”

    周素素说:“姚校,我觉得这个班主任老师的确有问题,一下子布置这么多作业,他要把学生们都累死吗?把这个班主任查出来,找他来,向家长解释,解释不清,拿他是问。学校现在的发展形势这么好,这个老师的做法不是在拿学校的发展开玩笑吗?”

    “周主席你的话我不听。”董梅说,“老师的心是好的,也与咱学校现在高度重视抓教育教学质量的思路是一致的,现在的问题不在班主任,而在这个家长,她实在太惯自己的孩子了,孩子吃一点苦都不肯,我想这个孩子也好不了!学习不刻苦的孩子,没有几个有出息!”

    “董校长,姚校刚才已经说了,现在不是我们批评或批判家长的时候,而是怎样解决问题。你一味的批评家长不好,如果是当着家长的面,只会激化矛盾,而不会解决问题。董校长如果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那你说出来,我们大家都洗耳恭听。”周素素不甘示弱。

    “怎么解决的办法,我没想好,但是要处分初一的班主任,我第一个不同意!”董梅毫不退缩。

    嘿,外面的事还没有解决好,窝里先斗起来了。姚长青心里这个气啊!早就知道这两个人不和特别是周素素不太服董梅提拔副校长,但现在大难当头,董梅也太不知好歹了。看来,让她当这个替罪羊还真是师出有名,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她董梅支持班主任这样做,即便自己最后迫不得已对她下手,那也是她董梅自找的。

    姚长青说:“现在是解决问题的时候,大家都出出主意吧。”

    这个时候,大家才七嘴八舌地发表了各自的看法。方圆没有说话,他在听,因为他的确不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办。没有经历过,相关的法律法规也知道得不多,他把众人的谈论当作了学习和消化吸收。

    但讨论的结果没有一个办法能让姚长青满意。姚长青心里焦急万分,韩局长的训斥还在耳边萦绕,如果不抓紧时间解决并及时向韩局长汇报,到时候还真是要拿个替罪羊开刀啊!这是我姚长青不愿意看到的事

    忽然,手机响了。姚长青透过手机的外屏,看到那是个熟悉的号码——翟新文的座机号码。

    姚长青慌忙把手机接通,调整了绪,恭敬地问候:“翟局长好。”

    “长青啊!是不是在为网络的那个帖子发愁啊?”

    “翟局,”姚长青哽咽了,这一句温暖的问候,让这个汉子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我和学校的干部们正在商量怎样解决这件事呢!但是商量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好的办法啊!”

    “长青,都做校长的人了,怎么还抽鼻涕啊?”翟新文的声音仍然是那么亲切而让人温暖。

    “翟局,让您见笑了。”姚长青从矮几上抽出一张面巾纸,擦了擦眼泪。

    “长青啊!我一直在关注这个帖子。68中学被家长举报作业多,看起来是个负面报道,影响很坏,但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我在读这个帖子的时候,就在想,有时候负面报道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甚至*作得好,还能转化成一件好事!我看这一次网络的举报就是一件好事,至少我在读的时候,我了解得的信息就是:68中学是真在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是真在培养学生的研究学习,是真在抓教育教学质量呢!”

    “翟局,谢谢您的理解与肯定!”姚长青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

    “不用谢我。我一直都很看好你,长青,你是一块当校长的好材料,是个人才,我一直都很器重你。你上任两个月,学校的中考在全市就是第九,现在又这样抓教学,我相信明年会更好的。如果教育局有谁敢拿这件事做你的文章,我翟新文第一个不答应!”

    “谢谢翟局。”姚长青被感动得泪流满面,看得众人惊诧莫名。

    “长青啊!我在论坛里注册了几个用户名发了几个跟帖!你现在再去看看帖子,我感到帖子的风气已经从负面变成了正面。你也不用跟同事们研究讨论了,马上开车来教育局,到我办公室,我给你出几个主意,保证把这负面报道变成吸引广大家长争相把孩子送到68中学的正面报道,你姚长青又能多收许多择校生。”

    “是,翟局。翟局,我15分钟以后就赶到。”

    姚长青抽出几张面巾纸,擦干眼泪,不好意思地冲大家笑了笑:“让同志们见笑了,刚才被翟局长鼓励的话感动了,不好意思啊!行了,散会吧。都去看看这个帖子吧,但任何人现在不要跟贴,等我从市教育局回来,我们学校以一个统一的名义跟贴。方圆,你去注册一个用户名,就叫‘滨海68中’。”

    “好。”方圆答应道。

    姚长青说:“我现在去市教育局,你们都先在学校等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234、利益共同体

    到了翟新文的办公室,翟新文地招呼姚长青坐下。在翟新文的面前,姚长青能感受到比其他局级领导更放松的心

    翟新文说:“长青,在电话里,我可是听到你哭了。你说说你,都四十出头的人,怎么能随便就掉眼泪呢?”

    “翟局,我当时是被感动的。您真对我不仅有知遇之恩,还有提携之恩,更有点拨和护的恩,我当时实在忍不住流泪了,让您见笑了。”

    “我也得谢谢你啊!长青,我做这个副局长,也是很难的,你从来都是支持我,从来不给我添任何麻烦,这其实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啊!”

    “翟局,我真地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而长青的心里还真想为翟局您排忧解难,哪怕是做一点点力所能及的小事也好。”姚长青说这话时,感到自己真是发自肺腑,没有虚伪的成分。

    翟新文很认真地望着姚长青,脸上露出满意的深:“长青,有这份心意,我就知足啦!我没有看错人,长青你是个可以信赖的好同志、好朋友。”

    “翟局,您这都说到哪里去了?我长青就是翟局您的人,您是枪,我就是子弹,您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好,好,好。”翟新文说,“现在,关于攻击68中学的那个帖子,是不是韩局长批评你了?”

    “是啊!韩局长让我保证,不能上报,不能让家长打市长电话,不能给教育局添乱。我心里也一直揪着心哪!”姚长青想起帖子的事,心又沉重起来。

    “长青啊!任何事都有不好的因素,也有好的因素,所谓有利有弊,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现在的关键是,怎样充分地挖掘利的因素,怎样充分地遏制弊的因素,使不好的事向好的方向转化。家长的这个帖子看似言辞激烈,但其实不同的人从帖子里读到的信息是不一样的。许多对孩子有很大期望的家长,特别是希望将来孩子能够考上好高中,考上好大学,他们最担心初中学校这个关键的学段抓所谓的素质教育而忽视了教学质量,毕竟当今中国的考试制度决定了,要想进入一流的高校深造,唯一的途径还是应试选拔,而不是素质测试。所以,相信很多读了这个帖子的家长,恐怕有些已经动了心思,想把孩子送到68中学,你们68中又能收到不少的择校费呢!”

    姚长青听翟新文这样说来,心里也痒痒地想看看这个帖子现在怎么样了。翟新文像是看透了姚长青心思似的,微笑着说:“我一直在关注这个帖子,还没有关闭窗口呢!来,我们一起看看,我刷新一下。”

    呵,帖子果然啊!已经有了2376人次点击,有了135人回复,在“教师之家”这个网页里普遍点击只有几十人次回复几人次的论坛里,显得格外突出。

    “长青,我在里面回复了几个帖子,就是从我刚才跟你说的角度。现在,这个帖子你来看一下,我看大多数人都在说68中学是在抓教学质量,而这个家长有些太袒护孩子了。许多家长还表示要到68中学考察考察,去看看这所学校,是不是也把自己的孩子转到68中学呢!这个家长也跟了几个帖子,除了一味指责这些跟帖都是68中学的托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更鲜明的观点,而一些回帖也毫不客气地说他们也是初中学生的家长。我看你可以趁打铁,以68中学的名义答复她,欢迎她来学校沟通,共同为了孩子的进步。同时呢,开宗明义,强调68中学是在真抓教学质量,而且把教学质量放到了学校生存与发展的生命线的重要位置上。”

    “翟局您说得对,我马上就回去办。”

    “长青,不急在一时,还有些事要跟你聊聊。你先过去坐吧。”

    姚长青回到沙发上坐下,目不转睛地望着翟新文。

    “68中学关于暑假扩建改建的报告我已经看了,时间有点晚哪!”

    “翟局,您多费心!我也知道,要提出报告,在学期初就应该拿出来,可是那时候我还不是校长。我接任校长的时候,学校也没有几个钱,我也不敢提。最近你也知道,学校收了一些借读生、择校生,有一些资金,所以我才敢提出来。”

    “长青,你的事我会尽力去争取的。时间是晚了一点,但你们学校愿意承担4成付款,这在所有学校的申请报告里是独一家,所以我看完全有可能批下来。不过,我要嘱咐你,枪打出头鸟,别的学校都不提付款的事,只有你提,而且还提到4,这不太好!所以,这份报告我还没有给韩局长看,你回去重新拟一份,再报到基建科,付款到3我看就可以嘛,反正都是财政上的钱!”

    “那就太谢谢翟局了。”姚长青简直有点心花怒放了。帖子的事解决在即,现在一下又能给学校省十几万,这翟局简直对自己是太好了,现在翟局就像自己倚的大树,方方面面替自己考虑得太周到了,姚长青又有些哽咽,“翟局,您说,有什么需要长青做的事,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全力。”

    “长青啊!你是自己人,有些事我也不瞒你,我也很难哪!我做副局长已经6年了,做到这个年龄,谁都想再进一步!如果这一次我不能再进一步,恐怕我到退二线的时候,也只能是个副处了。”

    “是,翟局,您说,需要我做什么?长青就是您的兵,我全听您的。”

    “也没有什么大事。现在许多人都在盯着马书记空出来的位置,现在整个教育局可是暗流涌动啊!你想想看,我本不是管教学业务的副局长,同时成为党委委员的时间比某些人还短一些,这都不占优势啊!所以,我也一直在努力。长青你也知道,假如我做了党委书记,整个教育系统有谁再陷害你、攻击你,都需要掂量掂量,即便是有了事,我作为党委书记,也能更好地维护你。”

    “是的,翟局,我会全力支持你早成为党委书记的。”姚长青忙不迭地表衷心。姚长青明白,自己能当上校长,是翟新文鼎力推荐的结果;现在自己能够应付当校长以来的许多烦心事,也是翟新文在全力帮自己。如果翟新文当上党委书记,按照党管干部的原则,自己也能更好地优化学校的干部配置、教师配置,自己建功立业的目标实现的可能将大大地增强了。

    “长青,你知道我是副局长,在与有关领导协调沟通的时候,常常需要吃个饭啦、消遣消遣。本来呢,我是有一些报销的途径,但最近实在是太多了,原来的一些渠道也因为发票太多,有些承担不了。”翟新文似乎是无心地在说着自己的困难。

    姚长青心领神会:“翟局,您这样厚长青,68中学也有一些钱,您把发票给我,我来给您报销。总之一句话,我就是要全力以赴地帮您再进一步!”

    “长青,我没有看错你!好,跟自己人,我也不用再客气了!最近我跟有关的领导吃饭、娱乐,这里有几张发票,你先看看,如果有能报销的路子,你就给报一下;如果没有,也没有关系,你再把发票还给我!长青,我难哪!”翟新文长长的叹了一品气。

    翟新文把一打发票交给了姚长青,姚长青接过来一看,呵,厚厚的一打啊!这哪里是几张,而是几十张吧!这个时候,也不能有别的想法了,学校的招待费这一块很麻烦,看看能不能从校长工厂那里找一点出口。姚长青说:“翟局,您放心,全交给我吧。我报销了现金,今天晚上给您送过去。”

    “长青,谢谢你啦。”翟新文的脸上挂满了笑容。显然,他满意眼前姚长青的承诺,但心里也在说:“我不从学校扩建工程上给你省十几万,让你报销这3万多,恐怕也没有这么痛快吧!”

    告别了翟新文,姚长青立刻开车回到学校。进了教导处,姚长青说:“方圆,来,用‘滨海68中’的用户名进入论坛,我们给这个家长做一个回复。”

    叫来贾明、董梅、周素素,几个人一起商量措辞,在论坛里回复了这样一个帖子:“滨海68中学的答复家长同志:非常感谢您给68中学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学校愿意与包括您在内的每一位家长真诚沟通,共同来把68中学办好,共同为包括您的孩子在内的所有孩子健康成长创造一流的学习环境。

    近年来,68中学在多任校长和全校教师的共同努力下,教育教学质量不断提升,从原来在全市初中学校和含初中部的完全中学中排名倒数到今年中考成绩在全市挤进前10名,一年一个新台阶,68中学在许多家长的心中已经从薄弱学校变成了很想把孩子送进去读书的点学校,今年报考68中学的学生人数是学校应招生人数的2倍多。多年来,学校一直高度重视教育教学质量,把提高教育教学质量作为68中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尽最大努力满足广大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愿,尽最大努力让每一个在68中学读书的孩子都能在毕业时考入理想的高中学校!

    我们一直在努力!也涌现了一批教学能力强、教学成绩优的骨干教师,一些教师在全市、全省崭露头角,像青年教师方圆,2005年获得市语文教学比武一等奖,今年又代表滨海市参加湘江省初中语文教师基本功比武,获得一等奖第一名,他就是学校众多骨干教师的典型代表!

    抓教学质量提高,不是靠喊几个口号就能实现的,这是需要学校老师、家长、学生共同努力才能实现的目标!进入中学后,学生有没有较强的预习能力、自学能力和分配时间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孩子进步的程度,影响着孩子将来能不能升入令他自己和家长都满意的高级中学和大学!面对初一的新生,学校建议每一个学生都加强对教科书的预习和自学,建议每一个学生都在暑假里培养业余时间进行研究学习和自觉学习的良好习惯,但绝对没有强求,如果有些学生和家长觉得这样做是多此一举,完全可以不做,因为建议是不带强制的。但学校这样的建议,得到了绝大多数家长的烈拥护,广大家长都表示:学校这样关心孩子的成长,这样重视抓教育教学质量,把孩子送到68中,他们放心。有的家长还表示:如果学校不给孩子在暑假里提一些学习的建议或要求,他们也准备给孩子报一些补习班,为的就是让孩子在暑假里不能过分贪玩,到了八月底正式开学的时候,玩心收不回来,学习跟不上!

    有些家长心疼孩子,怕孩子累着,我们学校充分理解并尊重,所以,如果对学校的有些做法感到不满意或想提一些建设的建议和批评,我们愿意与包括您在内的家长朋友真诚沟通,共同为孩子的进步和成长商讨最佳的途径。

    在这里,学校给这位家长留下学校办公室的电话3726800,欢迎您在方便的时候给学校打电话,学校值班领导会随时欢迎您来学校,与您共同商讨您提出的建议和要求。同时,我们也把这部电话作为社会监督电话,广大家长和社会各界人士对68中学有什么建议、意见、批评,都可以打这部电话,接电话的领导或老师一定会认真记录,能当场答复的当场答复,不能当场答复的会记下您的联系方式,在经学校研究后,给您答复。

    发展中的68中学,期待着每一位家长的关注,欢迎每一位家长多提建设的建议、意见、批评。学校深深地感激每一位关心学校发展的社会各界人士!

    本回复代表68中学对这位家长朋友的答复意见,其他任何回复都属于个人行为,与68中学无关。如果您还有什么建议或要求,欢迎致电3726800,学校将会有专人聆听您的建议或要求。

    滨海68中学2006年7月17

    帖子发上去了,姚长青的心也基本落回肚子里。他相信,这个帖子会平息这场网络的风波,甚至会给学校带来更多的初二、初三的择校生。滨海市教育局有规定,初二的学生可以转学,初三的学生在正式上初三之前可以转学,相信看过这个帖子的有些家长,很有可能在秋季开学前把孩子送到68中。

    回到办公室,姚长青拿出翟新文给的发票,从抽屉里拿出计算器,一张一张的算,啊?3万2千7百元!这么多发票,该怎样报销呢?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