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227 22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226、钱不够的滋味真痛苦

    周二的上午,董梅把全校教师年度考核的表拿了过来,方圆高居榜首,第一学期的市课一等奖,这一学期的省课一等奖,加上初二四班语文期末考试年级第一,全班综合成绩年级第二,使方圆不能不雄居榜首。姚长青也觉得应该,看看奖金数,呵,3720元!再看看其他人,初三有四位教主要学科并且兼任班主任的老师超过3000元,最高的一位3560元,也与方圆相近,好么,这五位加起来就接近2万元哪!看了看董梅列的总数,11万多,天哪!

    姚长青忍不住问道:“董校长,你这是怎么计算的?怎么会用这么钱?我记得去年杨校长年度奖励,好像就4万元多一点吧。”

    “姚校长,你说的要提高标准嘛!其实多就多在初三的老师上,你说今年考上5中的学生一个奖班主任200,奖教该班的各学科老师80;考上3中等其他一批次高中的奖班主任160,奖学科老师50;考上二批次高中的奖100,将学科老师40;考上普通高中的奖班主任60,奖学科老师20。你也知道,今年咱学校的成绩好,全市第9,当然许多班主任,许多初三老师都拿两、三千元。至于方圆,老师们比不了,他为重点抓初三的,享受初三老师待遇,又拿了省、市两个一等奖,所以奖金最多!”

    姚长青说:“董校长,先把表放在这里吧,等我们校务会再研究。你去教导处,看看教导处这几天忙得怎么样,方圆体还没完全好,你多靠靠。”

    “好的。”董梅愿意往教导处跑,在教导处多见见方圆,心里就会感到莫名的温暖,总是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在延平的那个清晨梅开二度的景。

    姚长青见董梅走了,咬着牙喊了一嗓子:“11万哪!我到哪里去搞这么多钱?我还得组织旅游,我还得买车,也不知道能收多少借读生,多少择校生,如果中考68中学在全市第一的话,恐怕现在就会有很多人要来了,但第9名还是腰杆不硬啊!好在这周边的4所初中学校,68中学的成绩第一名,在电脑派位的时候,估计报68中学的学生数量能远远超过其他中学,没有派进来的,恐怕也会想办法分到68中学——电脑派位快一点来吧,我姚长青太需要钱了!”

    董梅走了不久,贾明也进了办公室。他拿了一张纸放到姚长青的面前说:“姚校长,预算有点超标啊!你看看,学校原有老师68人,齐秀云等2人不在了,现有66人,按3000元标准,如果大家都去,个人拿500,学校给每一人负担2500元,那学校就要负担16万5千元,即使是去一半,学校也得负担10万!”

    姚长青顿时头都大了!天哪!两项加起来就得27万,如果自己再买一辆6万的金杯,3万的小面包,就得37万,自己一时间到哪里去凑这么多的钱?

    “贾校长你联系了几家旅行社?有没有更便宜一点的路线?”

    “有的,有去青岛外加蓬莱的,一飞一卧,1680元,如果老师拿500的话,学校将负担1180元,66个老师将是7万元。”

    “这个钱数还勉强说得过去。不过,刚才董校长已经把要给老师们发的奖金数统计出来了,要11万哪!贾校长,你说说今年暑假我们不出去旅游,省一点钱好不好?”

    “姚校长,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没办法收回了。现在学校老师们很多都知道学校要重奖教学成绩好的老师,大家心劲儿都很足,许多现在初二、初一的老师都憋足了劲儿,准备新学期拼一拼,听说有的班级在期末考试第二天就已经安排了足量的作业,并要求学生提前借初三的各学科教材,先自学呢!”

    “是吗?”听到这个消息,姚长青倒是开心的,老师们知道努力工作,这就是好事,明年的中考应该更有希望。

    “老师们也都知道要外出旅游的事了,大家对姚校长你还是很满意的,也不知道谁已经把消息透露出去,说个人只负担500,剩下的全由学校负担,看现在的形,大概没有老师不去吧。”

    “啊?”姚长青傻了眼,原本想用重奖加旅游的办法,刺激老师们工作的积极,现在自己一时间到哪里去找这么多的钱呢?择校生,择校生,都快点来68中学吧!一个学生收3000~5000,得至少收60个择校生才能堵住这个钱窟窿,学校能收得到60个择校生吗?

    贾明看到姚长青有些神失措的样子,心里好笑:想取悦老师,让老师们都买你的好,也得量力而行。现在好了吧,打肿脸充胖子,滋味不好受吧!想到这里,贾明说:“要不,姚校长,我学车的钱由我自己出吧,能给学校省一点算一点吧。”

    姚长青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顿了顿神,理了理思路,才慢条斯理地对贾明说:“钱是多了一点,但让贾校长你学车的钱还是有的。贾校长,根据你了解的况,校办工厂能挤出多少钱来?”

    “校办工厂留够流动资金和意外备用金后,估计最多能挤出7万元,这些钱连发老师们的奖金都不够呢!”

    “咱学校的财政帐户上还有多少钱?”

    “这个我不太清楚,你得问老苏!”

    “好,我知道了。辛苦了,贾校长,既然答应了老师们的事,我姚长青还是一定会想办法做到的。你去忙吧,这几天学校学生们的纪律、安全,你还要费费心,初三的学生马上要离校了,他们三三两两的来,别偷学校的东西,也不要破坏公物,你跟初三的班主任们多交流多沟通,早打预防针。”

    “好的。”

    “对了,这些子学校门口的小黄毛多不多?”

    “基本没有了。我每天都能看到中午和下午放学的时候,有民警在附近巡查。好像小商贩也少了许多,城管大队的人也经常在。”

    姚长青说:“我知道了。贾校长,学生安全很重要,你去忙吧。”心里说:鱼翅没白喝,海参没白吃,干白没白喝啊!

    贾明走了,姚长青这才给苏进波打了一个内线,问清了学校帐户还有8万多元,加上工厂能挤出的钱,一共是15万,还缺两万多,如果算上车,还缺12万,这钱从哪儿出呢?得想个法子呀!姚长青这个时候深深的感受到:当个校长,钱不够的滋味可真难受!什么时候能像刘明那样,高中部一个择校生,差5分之内的1年1万,三年就是3万,差10分的1年2万,差20分的1年3万,初中部择校一律一人3万,不叨叨第二个数,局长、副局长介绍的,打八折,科长们介绍的,打九折,谁都要收钱,那有多牛,钱花不了的花,连刘明股底下的座车都换成了奥迪A6的1。8T豪华配。自己要是能把68中学发展成那个样子,该有多好!

    227、为了钱只能不择手段

    姚长青一直很坚定地认为,当一个好校长,要有超然的态度,不能把自己陷在事务堆里,而要多想想学校的发展方向,多想想学校的大事。但想大事也不那么容易的,像现在,到哪里去筹集这么多的钱呢?钱,钱,钱!

    姚长青躺倒在办公椅上,把眉头皱得紧紧的,内心的焦灼感也越来越强烈起来——当初真不应该许下重奖的承诺,是啊!老师们的积极都起来了,可是现在需要这17万,学生下学期的杂费不能提前收,快放暑假了,到哪里去弄钱呢?

    忽然,姚长青想到了越志彪,要是越志彪能先把这5万元捐资助学款交过来,这17万就解决了,老师们的奖金就可以先发下去了,旅游的奖金也解决了。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自己的脸面就可以保全,甚至可以树立不错的威信。至于大面包车、小面包车的钱,可以等这两件事结束以后再想办法嘛!

    想到这里,姚长青的心开朗起来。他找到越志彪的名片,摸起电话,拨通了越志彪的手机。

    “越总,你好,我是姚长青啊!”

    “姚校长,几天都不找我老越,是不是把兄弟我给忘了呀?”

    “哪有啊?这几天不是忙期末考试吗?忙完了考试忙批卷,忙完批卷忙期末总结,什么事都要我最后拍板,简直忙坏了。”

    “哈哈,当一把手烦恼事多,都不容易啊!”

    “越总,孩子期末考试成绩怎么样?在那所学校过得还愉快吗?”

    “期末考试不怎么样。那所学校的教学质量比68中学差不少呢,越进说他现在的老师水平,连68中于老师水平都不如呢!”

    “是吗?”姚长青心想:当初就是给你儿子找一所差得不能再差的学校,这样你儿子才能留恋68中学的好处,才会想着回来。如果给你联系了滨海5中,儿子去了就不想回来了,那我还怎么挣这5万元?

    “是啊!儿子现在就嚷着要回68中学,他实在不愿意在那所学校呆一天了。”

    “行,这事好办,7月12就放假,你让孩子7月13就来学校吧,转学手续我来帮你办。”

    “那太感谢你了,姚校长。”

    “不用谢,你也为68中学做贡献了嘛!5万元的赞助款,不是小数,你也知道,学校的财力有限。”姚长青故意把话题往赞助款上引。

    “姚校长,你放心,孩子的转学手续办好,并且确保安排在了方圆兄弟的班,那我立刻把5万元打到68中学的帐户上。”

    “那就谢谢了。”姚长青跟越志彪客气了几句,挂了电话。

    想想自己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就解决了5万元,姚长青越发觉得自己的确有水平。也没有求爷爷告,更没有低声下气,略施小计,就让一个老总自己说出要拿5万元,这就是我姚长青的本事。如果近期能多转入一些择校生,那就更好了,想个什么办法呢?

    姚长青心好起来了,忍不住哼起了小调。拿起今天的《滨海报》,呵,一片形势大好,滨海市各项年度目标,时间过半,任务过半,GDP增长16。8%,地方财政收入增长31%,农民上半年人均增收532元,增幅达到18%……各项经济指标增速均超历史水平。姚长青暗暗地骂了几句:吹吧,就使劲吹吧,不怕吹破牛皮就吹。反正大量下岗职工都快吃不上饭了,今年早来的两次台风基本上让早稻中稻没有什么收成,农民的子怎么样,农民自己的心里最有数。想想这滨海市统计局也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蒙着耳朵改数字造政绩,姚长青刚才的好心去了一大半——都是些什么东西呢?难道真地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吗?

    姚长青拿着《滨海报》,继续看这头版头条,越看越觉得里面有学问,越看越觉得这党报在揣摩领导意图、猛拍领导马方面的确是做得不错。领导嘛,就喜欢自己的成绩很多,政绩突出,这样才能自我感觉到是一个好官,是一个让更高级领导信任的好下级,也只有政绩突出,才有可能从地级领导提拔为副省级或省级领导。滨海的大事,我姚长青是管不了,但万事皆通一个“理”字,那市教育局领导是不是也喜欢每一所学校多给她创造政绩呢?把一所普通中学改造成品牌中学,非一之功,我姚长青能不能从数字上、从形式上下些功夫,也像这《滨海报》一样,做出让领导满意的“成绩”来呢?

    姚长青想到这里,心里恢复了喜悦,都说人生处处是学问,这一点都不假,从这《滨海报》数字造假都能悟出人生的学问呢!很显然,许多校长们还在撅着股埋头若干想把学校发展得更好的时候,我姚长青已经悟出了当今社会如何制造明星学校、品牌学校、点学校的指导原则,那就是数字造假、成绩夸大、荣誉不断,用这样的方法,完全有可能在3~5年的时间里,把68中学打造成像滨海5中一样的滨城名校。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钱!有了钱,就好办事;有了钱,就能“制造”更多的政绩,给领导脸上增光;有了钱,就能赢得老师们的人心和副手们的拥护,自己的地位就会更牢固,或许还有机会再上一层楼,也捞个副局当当。可是越志彪这点钱,只能解决眼前这几件事,不会源源不断地赞助,并且当他的儿子明年从68中学毕业后,像越志彪这样唯利是图的小人,大概以后不会再理睬68中学甚至不愿意多看我姚长青一眼!要说学校,纯粹是吃财政饭的,政府不拨款,最可行的来钱途径就是有更多的择校生,学校愿打,家长愿挨,一个愿意收钱弥补教育经费的不足,一个为了孩子有个好的学习环境也认为值得投资出这份钱。可是,全市学生都心仪滨海5中,实力次一点的也想进入滨海3中,有谁会愿意抢着来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只有初中班的68中学呢?

    姚长青坐在办公桌前冥思苦想,觉得短平快的方法也是有的,第一就是打方圆这颗教育明星牌,在学校门口竖一个宣传牌,介绍学校的进步,把学校从全市44所初中学校的第19名进步到第9名,成为进步幅度最大的初中学校,这是一个亮点;第二个亮点就是介绍方圆,但不能只介绍他自己,而要凸显这个在市课拿一等奖,又在湘江省拿一等奖的老师,正带领着一大批青年老师变成教学能力突出的骨干教师,使学校的师资整体水平显著提升。

    光有这个还不够。在龙湾区的东部,共有3所初中学校,彼此之间竞争激烈。由于滨海市是实行学生就近入学,在龙湾区东部有15所小学只能从这三所初中学校里选择一所,如果报哪一所的人数超过了该校的招生数,那就对该校报名的小学毕业生实行电脑派位,没派到该中学的,就直接划拨到生源相对不足的中学。生源不足的中学肯定是那教学质量不太好的学校,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肯定不愿意去,44所初中学校(含完全中学的初中部)今年中考的况是,68中学第九名,47中学第26名,11中学第41名,显然68中学占据明显优势。怎样能把龙湾区东部的这些不愿意去较差学校的学生和家长动员起来,那68中学可就来钱罗!一个择校生先不跟5中、3中那样,一个学生3万,我就按一学年6千,三学年就是1。8万,如果能收100个择校生,我手上就有180万哪!180万哪,能干多少事!大面包车买回来了,小面包车也买回来了,把老师们的奖金跟业绩挂钩,实行重奖也能有足够的钱来作后盾,那老师们除了拼命工作去争取更多的奖励,对我姚长青也会更满意;上级领导来检查,别人吃个25元、40元每人的标准餐,我就来80元每人,走时再给领导留点有一定价值的纪念品,领导也乐意啊!沉住半年气,我姚长青再把那帕萨特1。8T增压豪华配的轿车买回来自己开,谁也不会说什么,也用钱堵住了他们的嘴。

    姚长青把整个子都靠在椅背上,此时此刻,对于能拥有更多的择校生的愿望像蟑螂一样快速地在姚长青的心原繁衍,迅速地占据了姚长青的整个体!管他什么与11中、47中的关系,只要我能搞来择校生,我宁肯让你们两所中学校长来骂我!

    姚长青想得脑袋都疼了,似乎没有太好的办法。习惯的,姚长青拿起了内线:“方圆,来我办公室。”

    方圆进来后,姚长青说:“坐。”

    “有什么指示,校长?”方圆的态度恭恭敬敬,让姚长青心里很舒服,心里话:这可是我挖择校生的一面旗帜啊!管你是谁,谁想挖走我也不会同意!

    “方圆,我跟你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了呀!现在的初中生招生形势你也清楚,龙湾区东部3所初中,15所小学的毕业生任选一所报名,报名超的学校,需实行电脑派位。今年,我们68中的成绩在这三所中学里是最好的,而且拉开了与47中学的差距,所以,我估计报名来我校的学生肯定会超过学校应招生数。”

    “是的,校长,你分析得很对。”

    “可是,方圆你知道,这一次光老师发学年奖金,因为我实行重奖政策,跟业绩挂钩,跟中考成绩挂钩,所以很多老师的奖金都3000多,所有老师的奖金加起来,11万哪!”

    “这么多呀!”

    “是啊!为了让老师们休息得好,能在下学期开心工作,我还准备带老师们外出,估计至少也得5万。”

    “哦。”方圆心里说:“是不是说我学车的费用是他姚长青用心才挤出来的?”但嘴上却马上跟道:“校长,要不,我学车一定去学车,费用由我自己拿就好了。”

    “方圆,你误会啦。我还想买一辆大面包,学校拉书拉材料,学校干部、老师们外出开会,都可以用一用;我还想买一辆小面包,负责给食堂拉菜拉粮食,如果学校的工作打不开点,也过来帮学校拉东西拉人,这至少也需要10万。我是说学校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但来钱的地方只有校办工厂,一年干得好也就30多万,根本不够应付学校的开支。现在还有一个财源,就是这些想报我们68中学但被电脑派位派到其他两所他们不愿意去的中学的小学毕业生。”

    方圆有些惊奇。

    “如果这些想来的毕业生能够自愿择校来我们68中学,我们一个学生收1万8,6000一学年,那就能很好地缓解我们学校办公经费的不足。我还想如果能有更多些就好了,这就需要我们想个什么办法,让这15所小学的家长们了解我们68中学在这三所中学里是最好的,而且差距还大,我们第9名,47中学26名,11中41名,使这些毕业生和家长更想来68中学读书,即使没有派到68中学,他们也会想办法进来。如果能多收100名,我们就有180万的进帐;如果能多收170名,我们就有超过300万的进帐啊!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跟你商量商量,我们怎样做,才能让这15所小学的家长们知道68中学好,心里更加渴望自己的孩子能进68中学,如果进不来,就会自愿变成择校生!”

    方圆听得目瞪口呆,在这一刻,方圆发现姚长青心机很深,而且为了做某些事,会不择手段,这样的人其实是很可怕的。

    228、临阵磨枪枪也光

    方圆对姚长青心里有了成见,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一点,毕竟,姚长青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在一定程度上,他对自己的评价高低和支持与否,对自己能否实现更大更远更快的发展至关重要。

    方圆坐下来,认真地思考姚长青的想法,还是给姚长青提供了几点参考建议:学校门口的宣传展牌上,把内容换成介绍68中学闪光点的内容,让每一个过路人、来参观68中学的家长和学生能够看到。与周边15所小学的学校领导协商,如果他们能够让68中学派人到该校参加毕业生毕业典礼,并给一点时间介绍一下68中学,让广大的小学毕业生和他们的家长了解68中并喜欢上68中,这就好办了。最有经济实力的能够选择去上3中、5中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还是要从这3所学校里选,那这个介绍就很重要。到报纸上做一则广告,介绍一下发展中的68中学,虽然可能要花一点钱,但影响大,不断能把本学区的学生吸引过来,甚至还能从外学区也吸引一部分学生过来。

    姚长青简直觉得方圆就是最能理解自己的肚中的蛔虫。具体的方法虽然方圆没有说,但与15所小学领导协商,可以请他们出来吃个饭嘛!做广告?这倒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不过的确很好,这样不仅对本学区的生源有影响,甚至会把影响扩大到全市,也符合自己刚刚理解的数字造政绩的心得,好,的确是好!

    姚长青问:“方圆,你的建议很好,可是15所小学,我们这几天能协调得过来吗?”

    “校长,我不知道我的看法对不对?15所学校的确太多了,如果都去协调,时间来不及不说,就是协调成了,如果不派个学校干部去该学校介绍68中学,好像显得对人家学校不重视一样。我提议,只选择小学毕业班在4个班以上的学校,这样可能就只有5、6所学校了。”

    “好,很好。方圆,这样的话你就负责来办这件事吧。”姚长青很开心,决定放手让方圆去做。

    “校长,外事活动,我个人觉得周主席比我更合适。”方圆记得周素素对自己好像有些疑忌心理,不想在这样的事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冲突。

    姚长青看着方圆,也感觉方圆的考虑是对的,这周素素已经跟自己表达过一次对方圆的不满,如果这一次安排方圆去,恐怕也会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周素素这个女人,真是麻烦!要知道她是这么一个人,当初直接提名方圆做工会主席兼任教导主任就好了。

    “好吧,等一会儿我会召集开个校务会,会安排给周素素办这件事。不过,你也不能闲着,把宣传牌的文字稿、报纸宣传用的文字稿、图片稿等抓紧时间办好,搞好后给我看,通过了我们也得抓紧时间该上架上架,该上报上报。”

    “好的,校长。”

    “好的,没别的事,你先去忙吧。”姚长青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对方圆的倚重感更加强了——有个能干活的帮手,真是一个校长的福气啊!

    见方圆走了几分钟了,姚长青给周素素打电话:“周主席,过来一下,有点事跟你商量。”

    在这个上午,68中学又开了一次校务会,出席的范围是校级干部加上苏进波和方圆,一共6个人。在会议上,姚长青把争取更多择校生对于68中学发展的重要和紧迫跟学校的几位干部做了交流,达成共识。姚长青说:“这15所小学,不可能全部照顾到,我们就利用这一周的时间,重点联系其中的6所超过4个毕业班的小学。这件事由周主席来具体办,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就轮流请这6所学校的校领导吃饭,大家也辛苦辛苦,今天开始没有事谁也不准请假,出席的范围就是我们6个人。”

    周素素说:“好,这件事我马上落实,今天我就把到这6所学校去。”

    “可以,让小陈开车送你去。”

    董梅说:“一天一桌,六天六桌,需要花不少钱吧。学校经济这么困难,这又要多花多少钱呢?校长你不是说连老师奖金的钱都发不够吗?”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请客吃饭花的小钱,多来一个择校生的钱都花不了!姚长青心里鄙夷董梅,但心平气和地说:“董校长关心学校经济困难,这体现了董校长校如家,很好。我们吃这6顿饭,总钱数控制在6000元之内,但只要我们收一个择校生,按一年6000元的标准,那三年就是1。8万,如果多收了10个,那就是18万,花的钱多还是得的钱多,大家一比较就很清楚了。”

    董梅望着姚长青,伸出大拇指说:“姚校长,你的确是高,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姚长青呵呵地笑着,心里很得意:“董校长,你这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当校长,这个地方用钱,那个地方也用钱,所以我经常要考虑钱的事;你抓教学,脑子里想的更多的是教学教研的问题。”

    方圆说:“姚校长,我想请假!我现在其实体还没有完全好,晚上还要去孔双华家,让孔双华的妈妈再给我推一个吊针,所以我就不去了。”

    姚长青心里有些不乐意——这是多大的事啊!事关学校“钱”途的大事,需要每一个人共同努力。不过,方圆说的也是实,官不差病人。于是姚长青说道:“好,方主任病还没好,可以破例。不过回家也不能闲着,把宣传方案赶紧搞出来,需要计算机老师绘图设计,就直接调人,需要在语句上措辞,就直接找文笔好的语文老师一起商量。”

    “好的,校长。”

    “还有谁请假?”

    董梅说:“我不能保证每一次都去,我孩子……”

    姚长青打断她的话:“孩子送给老人看着,这出去喝酒也是工作嘛!况且这一次出去陪客人,直接关系到学校能不能多收几个择校生,这实在太重要,不能请假。”

    其他人都表示能天天到,公费吃喝,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况且与小学校长、副校长们交流的过程,也是认识新朋友的过程。但姚长青想得长远,他想到这次只有校级领导全部出去,才能更好地体现诚意;跟这些小学校长交流,不是一锤子买卖,最好通过这样的沟通,建立起一种长期的友好合作关系,让青山长在,友谊长存。

    接下来的几天,白天姚长青和他的同事们各自忙分管的工作,文宣方案也讨论通过了,校门口的宣传展牌做好了,许多已经提前来学校“查探军”的小学毕业生和家长已经关注这四块连在一体的展牌内容了。在发行量最大的《滨海都市报》和第二名的《滨海晨报》都约定了版块专刊介绍《发展中的68中学》,放在周五同一天发布。

    周二开了全体老师会,兑现了发给老师们的奖金,高的3000多,少的只有300多,差别非常大,拿奖金高的老师们心气更足了,拿奖金少的老师们虽然对学校有意见,但姚长青说得好:“人人都有教初三的机会,并且不教初三也一样能拿高奖金,关键是靠业绩,谁的工作业绩多,谁就能多拿奖金,这奖金就是要奖勤罚懒,如果有些老师拿得少了一点,也不要嫉妒其他老师,不要埋怨学校,而要反思自己的工作,是工作不积极了,还是工作业绩不突出?找出不足,争取新的一学期去追求更大的成绩。我姚长青说话算话,今年学校的经济其实相当困难,但我还是拿出11万来给老师们发奖金,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每一个老师:只要你努力工作,只要你能做出突出的成绩,我就要重重地奖励你们!要是干不好成绩,我不需要批评你们,你们的奖金拿得少就是对你最适当的评价!”

    姚长青的话和这68中有史以来奖励额度最大的奖金的确在老师们心里引发了震憾。教新学期初二和初三的老师已经迫不及待地在会后与学生联系到校,重新调整作业,卯足了劲儿要在新学年去争取更突出的成绩;等接初一班的老师都急得,恨不得明天就是新生报到。姚长青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明白这违背了教育规律,也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但为了自己的政绩,为了打造教学高质量的品牌学校,为了收更多的择校生,为了实践从《滨海报》党报上体会到的数字政绩工程,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心里期望这一次重奖,能够更好地调动老师们工作的积极,期望来年中考成绩再前进一点,进入全市前5名,当然最好是前3名。这样,学校就形成良循环了,教学质量越来越好,收的择校生越来越多,学校的经济条件不断改善,给老师们的奖励额度就会更大,老师们的积极就会更高,教学成绩就会更好,收的择校生就会更多……

    在这一次会议上,贾明代表学校宣布了旅游计划:路线——蓬莱、青岛;去的方式:火车,可一路观光;回的方式:飞机,大家都累了,从青岛飞回滨海,一点都不劳累。付费方式:个人拿500元,其余不足由学校包,自愿报名。有种种原因不能去的,原本考虑一分钱不发和发500两个方案,后来折中考虑,不去的学校发300元,但这钱数比学校补贴给去的老师的钱数要少很多,目的就是鼓励每个老师都放松放松。本来,旅游单价只有姚长青、贾明和苏进波三人知道,也不想透露,但会后老师们都着急地问价格。贾明跟姚长青请示后,姚长青觉得跟老师们说说效果会更好,毕竟1680的团费价,学校补贴1180,让老师们感受感受学校的福利也是一件好事。于是全校都知道了,旅游单价2200,因为学校是包团,经过争取,每人的价格降低到了1680,学校要补贴1000多。这是多高的福利啊!王晓媛和张军强更是率先报名,交上1000元,把这一次学校安排的旅游活动作为自己的婚假旅游。

    但孔双华却一点不开心,方圆没有拿最高的奖金,在学校正式公布奖金前的干部商议时,他要求和其他中层一样,享受教师奖金的平均数加15%。方圆的理由很充分,虽然自己是在今年5月成了中层,做教导主任的时间才两个月,但成了中层,就得按中层的标准,不能按教师的标准。方圆的表态让周素素、苏进波心里的不平之气平和了许多。这是小事,关键是方圆不能去旅游了。头一天方圆回家说校长花3200给报名学车时,孔双华还很高兴;第二天学校宣布旅游计划,孔双华心里是真想去,想想上一次去舟山群岛普陀寺,真地很好玩,这一次去青岛,那可是朝思暮想的事,青岛作为北京奥运会的协办城市,这几年在全国打得很响,几个家电名牌海尔、海信、澳柯玛,全来自青岛,听说青岛有一座名山崂山,有诗形容:泰山虽云高,不及东海崂,风景宜人,去休闲避暑的好去处;还有海军博物馆,还有海底世界、极地海洋世界、啤酒节、海洋节、帆船赛,孔双华还知道三个历史典故都发生在青岛,秦始皇东巡回来时,曾经在琅琊台这个地方向东眺望徐福带500童男童女出海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战国时齐国差一点被灭国,是田单在即墨故城用了火牛阵大破燕军,连复70余城;刘邦打天下时,壮士田横不愿投降刘邦,就率500勇士在田横岛投海自杀,这田横岛也值得一看。蓬莱虽然地方不大,但名气也不小,这蓬莱阁据说是当年八仙过海的出发地,更神奇的是,据说在蓬莱阁眺望大海的时候,赶得巧就能够看到海市蜃楼的美景,这几年在网络上经常会看到有人在蓬莱拍摄到海市蜃楼的图片,让孔双华对这一次旅游更是充满期待。

    在家中商量的时候,方圆鼓励孔双华自己去,他要学车,真没有办法去。但孔双华却不这么想,认为方圆鼓励自己去这是在支开自己,要是自己去了蓬莱、青岛这七八天,那个方淑娟、宋思思再找机会贴近方圆可怎么办?自己已经跟方圆睡过了,不再是处女了,而且对方圆的依赖越来越大,防范其他女子的意识也越来越强,这样的况更是让孔双华不能放心离去。最后的结果是孔双华自愿不去,但也在同一所驾驶学校报了名,学习C1驾照,虽然不跟着一个教练,练得不是同样的车,但毕竟每天都能见到方圆,也能早晨、中午、晚上一起吃饭了。

    白天干学校的工作,晚上姚长青和贾明这些人也都没有得闲,一天晚上宴请一所小学的校领导,由于68中学的校级领导加总务主任全到,让小学校长们心里很舒服,毕竟68中的校级干部全来就是对自己是一种尊重,中学是科级,小学校长们按说都不达级,如果勉强算一级的话,也才是股级。所以,虽然姚长青们每一次都喝得很醉,几天下来渐渐不是享受而越来越多地带一些痛苦了,但协调沟通不错,这6所学校全部答应在毕业典礼上给68中学10分钟介绍学校的时间,让姚长青深深感到:协调也是生产力。

    周五,市教育局来了两个政工科的科员,组织老师对学校的校级干部进行民主投票,四个校级干部姚长青、董梅、贾明、周素素接受老师们的投票评议。姚长青对自己很有信心,结果也的确如此,在后面孙红军打给姚长青的电话里,特意祝贺了一下,表示在全市72所中学的校长考评中,姚长青的得分最高,超过了3中的杨芳,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中考成绩进步大,从19到第9,这成绩给他加分不少;二是老师们的民意测评,姚长青的优秀率达到了93%,称职率100%。孙红军还开玩笑说:“姚校长,有什么提高威信的好方法,也给我介绍介绍啊。”

    姚长青心里很满意自己最后几天的大动作,重奖老师、组织旅游,哪一件事都是让老师们心里舒服的事。以后做事,更要上下兼顾,既拍好领导的马,也要与老师们搞好关系,毕竟现在的民主测评那可是真评啊!不记名投票,对校长有意见那可真敢在“不称职”一栏上打对勾啊!

    翟新文的电话很快也到了:“长青,祝贺你呀!在所有的学校正职考评中,你的成绩名列第一名,工作做得不错,韩局长、马书记在办公会上表扬你,说当初任命你还真是走对了一步棋呢!”

    姚长青恭恭敬敬地回答:“长青有一点进步,都是翟局您指导得好,平常的关照也比对其他校长多得多。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做什么工作,长青都不会忘记翟局您的提携和关怀。”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