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218 21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217、来来往往不同

    董梅话出口时还没有想到别的什么,但孔双华这么一问,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仿佛被人看破了心事一般,尴尬地坐在那里。

    方圆也紧张万分,心里担心什么,什么就出现了,必须得马上解决,不能在孔双华的心里留下影。方圆笑笑说:“董校长说话得注意加定语,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在工作上我方圆能干的,用起来很顺手,有点离不开呀?”

    董梅连忙回应:“是,我刚才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心里却暗生幽怨:明明是我心里真离不开你,为什么却要口是心非?

    孔双华还想说点什么,被方圆轻轻地握住了手。看方圆的神,仿佛有话要对自己讲,于是,虽然孔双华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还是隐忍不发。这让方圆感到满意——孔双华也懂得忍耐了!

    董梅领着女儿匆匆告辞后,孔双华问方圆:“方圆,你怎么不让我再问董校长啊?”

    方圆微笑着:“坐,双华!初三复习的最后一个月,你和其他初三老师们也不是没有和董校长打过交道,她说话的分寸有时把握得不太好,这你也知道。要不,到了复习的最后阶段,很多老师对董校长都面服心不服,背地后里也有不少的牢。”

    “这倒是真的。大家对你的评价比董梅高得多呢!他们说你虽然年纪小,但看问题看得准,也尊重他们这些老教师,觉得你说话比董校长说话,更容易让他们接受。”

    “我也听到一些风声,但他们当着你的面当然愿意说我一些好话,我也知道我还有很多不足。不过,从董校长上,也有我们可吸取教训的地方啊!今天她大舌头说离不开我,与在复习时表现出来的信口来说,又有什么不同?”

    孔双华点头。

    “所以,双华,你要理解她,毕竟是我们的上级,能来看望我,这本就是给你和我面子,你说对吗?”

    董梅走后没多久,贾明来了,买了一些水果,上还泛着酒气。贾明和方圆很客气地坐着说了些不痛不痒的客气话,让孔双华除了刚刚见到贾明时说了几句话之后,再也插不上话。贾明坐了十几分钟就以不影响方圆休息为由离开了。在送走贾明回来后,孔双华说:“贾明和你都在说些什么,云山雾罩的,我都听不懂。”

    方圆笑了,“男人之间有时就是这样。如果我猜得没有错,今天贾明来了之后,再不会有人来了;之所以贾明今天要来,在有一次聚会时贾明暗示好像很感谢我给他让了副校长的位置他才做了副校长,好像他知道是我让给他似的,从那以后,贾明对我都总是很客气。其实贾明做副校长,如果从本校提也是众望所归,论年龄、论资历、论经验,没有谁能比得了他,他是我们这个干部队伍里最大的老大哥了。”

    “方圆,你要是当时不让呢?”

    “当时我跟咱爸说了,要是我不让,可能我是副校长,但我会得罪了包括贾明、周素素、苏进波在内的许多人,也不容易在老师当中树立威信,毕竟我太年轻了。现在,我做教导主任,通过我扎扎实实的工作,赢得了老师们的好感和肯定,以后再提副校长时,那我就当仁不让了,包括周素素也不让了。毕竟爸说了,我只有当了副校长,才能娶你过门——我还真想早点娶你做我的有法律凭据的媳妇呢!”

    这最后一句话说得孔双华心花怒放,也充满了憧憬和向往:“方圆,自从你从延平回来,我们那个了之后,我没有一天不想结婚,结婚了,我就能天天见到你了,再也不用好几天见不着你,想你都想得我难受。”

    方圆拉着孔双华的手在边坐下,孔双华倾倒在方圆的怀里,一时间,病房里充满了无限温与幸福。

    晚上孔双华留宿在病房里,在和衣上前,孔双华扶着方圆、举着吊针去了卫生间——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羞涩,但几次之后,孔双华就渐渐习惯了,而方圆也从孔双华这照顾中感受到:大家闺秀就是不一样,或许因为是独生子女可能上有气、霸道、自私的特质,但引导起来的变化和进步也特别大,最近孔双华母的温柔也越来越清晰地表现出来,而“独霸”去方圆一个人也越来越清晰地表现出来,都让方圆的心更多地在孔双华的上停留——可以培养,方圆发现自己越来越孔双华了。

    快10点的时候,孔双华接了孔妈妈的电话。孔双华这样在外面留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孔双华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嘱咐几句,同时也嘱咐孔双华要照顾好方圆,不要耍大小姐脾气。孔双华一边打电话,一边应着,但还是流露出一些不耐烦:“妈,我不是小孩子,我都知道了。妈妈晚安。”就挂了电话,让方圆感受到孔双华仍然残留着某些尾巴看来仍然是根深蒂固。

    第二天上午10点的时候,周素素、苏进波、赵刚来看方圆,三个人合买了一点水果,说了些关心的话,就匆匆离去。孔双华说:“这三个人也太小气了,来了就提这么点水果。”

    方圆心里有数,无论自己对这些人如何忍让或做什么,他们心里都不会心存太多感激,从感上,这几个人比贾明差了许多。有比较才有分别,以后遇到什么好处的时候,该不让也不必让;遇到什么矛盾的时候,该多一个心眼还是要多一个心眼!

    但下午的时候来的一拨人让方圆感到意外且惊喜。十几个初三的老师,在级部组长刘老师的带领下,呼拉拉地涌进了病房,一时间,病房都没有可坐的地方,有几个老师只好站着。这也让孔双华感动,拉着几位年长的女老师的手,连连说“谢谢”。

    刘老师代表级部的老师们表达了诚挚的问候,祝愿小方主任早恢复健康,并重点地询问了班级的特点、班级语文教学的问题和周一、周二方圆准备如何组织复习等,更是让方圆心里感到温暖。当方圆一次次地表达感谢的时候,刘老师说:“方主任,虽然你年轻,但是一个我们初三老师都能接受的好主任,大家都知道你这是累病了,天天晚上加班到那么晚上,我们不同的学科轮流着晚上加加班,你是天天陪着不同的学科加班,就是钢铁做的人也会出问题。今天上午,姚校长给我打电话,说你病了,让我代你班的课,让陈老师代三班的课,我就给初三的老师们打了打电话,大家都要来看看你,我们这就来了。”

    方圆的眼圈红了,内心的激动比姚长青们来多得多。他连声说:“谢谢,谢谢老师们的信任,我做得很少,老师们教初三都很辛苦,我知道。”

    刘老师说:“小方主任,今年初三的成绩肯定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提升,去年中考全市19,今年我看有希望挤进前10,到时候我们的奖金肯定也比去年多许多,大家都念着你的好呢!”

    其他老师也纷纷表达着相似的意思。这让方圆倒是不好意思起来,都不知道如果客气客气了。

    刘老师:“小方啊,作为老大姐,我今天也倚老卖老说你几句,工作是要干的,但不能像你这么一个干法,要是都像你这样拼命,都累病了累倒了,以后还干不干了?你要是我的孩子或者兄弟,我可不能让你这么干,都心疼死了。**他老人家说,体是革命的本钱,话是土了一点,但其实是很道理的。”

    方圆连连点头:“我以后注意,我以后注意。”方圆让孔双华洗了一些水果,与众老师有说有笑地吃了一通之后,方圆和孔双华千恩万谢地送初三的十几位老师出门。方圆被众老师堵在门内不让出,但方圆还是坚持,最终是送到了楼层处看着老师们进了电梯才回去。

    回到病房,方圆心比上午好许多,对孔双华说:“真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孔双华也很高兴:“方圆,看来你的人缘现在不错呀!”

    “嗯,我对我能更早一点当上副校长更有信心了。”

    “不过,今天好像有七、八个初三的老师没有来呢!”孔双华说,“那个教我班物理的宋国雄,就没来,平常还整天拍我的马,这个时候到不露头了。”

    方圆说:“或许是这几位老师都有事脱不开。即便不是有事,也不可能人人都把你放在心上,一个人再好,也会有人反对你,在许多民主国家,能得到51%的人支持,那就是好领导,那些干得最好的领导,或许能得到90%的人支持,但仍然也会有10%的人反对,但这10%已经不重要了。像现在委内瑞拉的查维斯,现在占全国人口70%多的穷人和中产阶级支持他,但也有20%多的富人反对他,我们不得不承认,他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我也希望自己将来是这样,能得到绝大多数人支持,但我不指望所有人都能支持我。”

    方圆目光深邃地凝视着窗外,他的思绪已经想到了自己当校长后的景,他知道自己还需要更努力!孔双华听着方圆激的演讲,眼神里流露出崇拜与慕——选这么一个上进的好男人,不能不佩服自己眼光好。

    218、意外接着意外

    到了周下午的时候,方圆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相当的不错,肺里也不痒不痛了,他就想出院,准备周一上班。当孔妈妈坐诊完,来到病房来看女婿和女儿的时候,方圆就表达了强烈上班的意思。

    孔妈妈说:“不行!病灶形成了,哪有那么容易就去掉的?你才在医院呆了两天,虽然医院不是住的舒服的地方,但不经过巩固治疗,下一次再犯或严重了的时候,再治疗起来就麻烦了。”

    “妈,我都好了,你瞧我这体,你瞧我这精神!”方圆拍了拍脯,对孔妈妈说,“妈,双华可以作证,我是不是好了?”

    “孩子,你说好了不代表好了,一切要以科学论断为依据。这样吧,我联系住院医生,给你再做一次透视吧。”

    方圆想想也很有道理,就说:“好的,妈,如果检查没有问题,我周一要到学校,周三学生就考试了,我不能放下学生。”

    “如果检查没有问题,我还要征求一下董医生的意见。”

    按说周CT室、X光室的医生都不安排人上班,但孔教授电话一打,自然就话到事解决。几个片子拍下来,很快就送到了值班医生那里。值班医生看了看片子,对孔妈妈说:“孔主任,我看你女婿的况有好转,左肺的影暂时看不见了,但右侧的肺影还在,你也看看。”

    孔妈妈接过片子,按照值班医生的手指的方向,依然清晰地看到右肺的影,心里不觉沉重起来:“这影还在,什么时候能治好?”

    “孔主任,这个我说不清,不过从董主任给配药的况看,疗效还不错,至少左肺的影去除了。右肺为什么没有去掉,我年纪轻、经验少,如果孔主任觉得有必要的话,还是让董主任过来看看,他是主任医师正教授。”

    孔妈妈本来不想麻烦董医生,但实在牵挂方圆的病,想了想还是给董医生打了电话。孔妈妈也不回病房,就在值班医生室里等,急得孔双华过来了两次,问孔妈妈是不是有事。

    孔妈妈说:“小邓看了以后,说病好了一些,但还有些拿不准。我已经给董医生去了电话,董医生过一会儿就来。”

    孔双华一听就知道况有些严重,忍不住拉着孔妈妈的手:“妈,是不是病灶还在呀?”

    孔妈妈点头,眼圈有些红了。孔双华却忍不住流出泪来,轻声地呜咽起来。孔妈妈轻轻地拍拍孔双华的头,说:“没事,你哭了,到时候怎么去让方圆不多想啊?”自己却忍不住也跟着女儿落了泪,看得医生小邓心里直犯嘀咕:这孔妈妈的善良全医院都有名,看这样子,她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至于吗?也不是癌症,就是肺部有点感染,也没有严重到**的程度。

    董医生来了,看到孔妈妈和孔双华这个样子,就瞪了值班医生一眼,吓得值班医生连忙解释:“董主任,我什么都没说啊?”

    “是不是夸大了病,吓着孔主任了?”

    “没有啊!董主任,你看看片子,我跟孔主任说,右肺的影已经没有了,左肺的影还在,好像没有缩小多少。”

    “我看看。”董医生接过片子,仔细地比较、对照,看完了就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这左肺是怎么回事?”

    孔妈妈和孔双华立刻被董医生的话所吸引,孔双华擦干净了眼泪,孔妈妈则靠近了董医生,焦急地问:“老董,有什么麻烦吗?”

    董医生眉头紧皱,又专注地看片子,半天不说话。孔双华是真急了:“董叔叔,您倒是说句话啊!我都急死了!”

    董医生看了看孔双华,却没有理她,而是转脸对孔妈妈说:“老孔,我开的方子已经把右肺的影全给清除了,但右肺的影却没有消除,反而有扩散的迹象,我得见见你的女婿。”

    孔双华又轻声哭了起来,“董叔叔,是不是方圆的病严重啦?”

    董医生很严肃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是严重了,是复杂了。”

    方圆终于没有出院。孔妈妈和孔双华顶着红桃般的眼睛进来的时候,方圆就知道自己病之严重。董医生问了方圆很多话,包括有什么不适,包括现在感觉哪些方面好了,体有没有哪个地方觉得与平常不一样,让方圆听着心里都紧张起来,一时间觉得自己的体哪个地方好像都与平常不一样。

    董医生在问了病,拍了拍方圆的手,说:“小方,你右肺的影已经消除了,左肺还有一点影,病灶没有除,你还不能出院。表面看你好了,但实际上还离康复差很远的距离。安心住院吧。”

    董医生直起子,对孔妈妈说:“孔主任,你跟我来吧。小华就不要过来了。”

    在医生值班室,董医生果断地更换了部分药品,并对值班医生小邓叮咛道:“对方圆的病,这个吊针结束后就换新药,一定要密切注意病,一旦异常,立刻换用原来的药。没有事的话不要跑到自己的休息室睡觉,多到602病房看一看,巡查一下。”

    “好的,董主任。”

    孔妈妈说:“董主任,谢谢你啦。小邓其实做得很好的,你不要对你的博士生这么严厉啊!”

    董医生笑了笑:“老孔,我可没你那么好脾气!”

    董医生离开后,孔妈妈也对邓医生表示了感激,让值班医生受宠若惊,心里话:要是孔教授做自己的博士导师,该有多好!可惜,自己学的不是内科,而是呼吸科。

    孔妈妈回到602病房,对孔双华说:“好好照顾方圆,有况马上喊护士和值班医生。”对方圆说:“安心养病,不要老想着回去上班,老想着你的学生。病治得好没好,得董教授说了算,妈也说了不算。”

    方圆只好留下,但心里还真是牵挂还有两天多一点时间就要考试的学生。

    周一的上午,方圆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但中午的时候,又一个意外让方圆的心又一次被深深地感动了,这感动发自肺腑,还有说不清的满足和欣慰。

    218、意外接着意外

    到了周下午的时候,方圆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相当的不错,肺里也不痒不痛了,他就想出院,准备周一上班。当孔妈妈坐诊完,来到病房来看女婿和女儿的时候,方圆就表达了强烈上班的意思。

    孔妈妈说:“不行!病灶形成了,哪有那么容易就去掉的?你才在医院呆了两天,虽然医院不是住的舒服的地方,但不经过巩固治疗,下一次再犯或严重了的时候,再治疗起来就麻烦了。”

    “妈,我都好了,你瞧我这体,你瞧我这精神!”方圆拍了拍脯,对孔妈妈说,“妈,双华可以作证,我是不是好了?”

    “孩子,你说好了不代表好了,一切要以科学论断为依据。这样吧,我联系住院医生,给你再做一次透视吧。”

    方圆想想也很有道理,就说:“好的,妈,如果检查没有问题,我周一要到学校,周三学生就考试了,我不能放下学生。”

    “如果检查没有问题,我还要征求一下董医生的意见。”

    按说周CT室、X光室的医生都不安排人上班,但孔教授电话一打,自然就话到事解决。几个片子拍下来,很快就送到了值班医生那里。值班医生看了看片子,对孔妈妈说:“孔主任,我看你女婿的况有好转,左肺的影暂时看不见了,但右侧的肺影还在,你也看看。”

    孔妈妈接过片子,按照值班医生的手指的方向,依然清晰地看到右肺的影,心里不觉沉重起来:“这影还在,什么时候能治好?”

    “孔主任,这个我说不清,不过从董主任给配药的况看,疗效还不错,至少左肺的影去除了。右肺为什么没有去掉,我年纪轻、经验少,如果孔主任觉得有必要的话,还是让董主任过来看看,他是主任医师正教授。”

    孔妈妈本来不想麻烦董医生,但实在牵挂方圆的病,想了想还是给董医生打了电话。孔妈妈也不回病房,就在值班医生室里等,急得孔双华过来了两次,问孔妈妈是不是有事。

    孔妈妈说:“小邓看了以后,说病好了一些,但还有些拿不准。我已经给董医生去了电话,董医生过一会儿就来。”

    孔双华一听就知道况有些严重,忍不住拉着孔妈妈的手:“妈,是不是病灶还在呀?”

    孔妈妈点头,眼圈有些红了。孔双华却忍不住流出泪来,轻声地呜咽起来。孔妈妈轻轻地拍拍孔双华的头,说:“没事,你哭了,到时候怎么去让方圆不多想啊?”自己却忍不住也跟着女儿落了泪,看得医生小邓心里直犯嘀咕:这孔妈妈的善良全医院都有名,看这样子,她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至于吗?也不是癌症,就是肺部有点感染,也没有严重到**的程度。

    董医生来了,看到孔妈妈和孔双华这个样子,就瞪了值班医生一眼,吓得值班医生连忙解释:“董主任,我什么都没说啊?”

    “是不是夸大了病,吓着孔主任了?”

    “没有啊!董主任,你看看片子,我跟孔主任说,右肺的影已经没有了,左肺的影还在,好像没有缩小多少。”

    “我看看。”董医生接过片子,仔细地比较、对照,看完了就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这左肺是怎么回事?”

    孔妈妈和孔双华立刻被董医生的话所吸引,孔双华擦干净了眼泪,孔妈妈则靠近了董医生,焦急地问:“老董,有什么麻烦吗?”

    董医生眉头紧皱,又专注地看片子,半天不说话。孔双华是真急了:“董叔叔,您倒是说句话啊!我都急死了!”

    董医生看了看孔双华,却没有理她,而是转脸对孔妈妈说:“老孔,我开的方子已经把右肺的影全给清除了,但右肺的影却没有消除,反而有扩散的迹象,我得见见你的女婿。”

    孔双华又轻声哭了起来,“董叔叔,是不是方圆的病严重啦?”

    董医生很严肃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是严重了,是复杂了。”

    方圆终于没有出院。孔妈妈和孔双华顶着红桃般的眼睛进来的时候,方圆就知道自己病之严重。董医生问了方圆很多话,包括有什么不适,包括现在感觉哪些方面好了,体有没有哪个地方觉得与平常不一样,让方圆听着心里都紧张起来,一时间觉得自己的体哪个地方好像都与平常不一样。

    董医生在问了病,拍了拍方圆的手,说:“小方,你右肺的影已经消除了,左肺还有一点影,病灶没有除,你还不能出院。表面看你好了,但实际上还离康复差很远的距离。安心住院吧。”

    董医生直起子,对孔妈妈说:“孔主任,你跟我来吧。小华就不要过来了。”

    在医生值班室,董医生果断地更换了部分药品,并对值班医生小邓叮咛道:“对方圆的病,这个吊针结束后就换新药,一定要密切注意病,一旦异常,立刻换用原来的药。没有事的话不要跑到自己的休息室睡觉,多到602病房看一看,巡查一下。”

    “好的,董主任。”

    孔妈妈说:“董主任,谢谢你啦。小邓其实做得很好的,你不要对你的博士生这么严厉啊!”

    董医生笑了笑:“老孔,我可没你那么好脾气!”

    董医生离开后,孔妈妈也对邓医生表示了感激,让值班医生受宠若惊,心里话:要是孔教授做自己的博士导师,该有多好!可惜,自己学的不是内科,而是呼吸科。

    孔妈妈回到602病房,对孔双华说:“好好照顾方圆,有况马上喊护士和值班医生。”对方圆说:“安心养病,不要老想着回去上班,老想着你的学生。病治得好没好,得董教授说了算,妈也说了不算。”

    方圆只好留下,但心里还真是牵挂还有两天多一点时间就要考试的学生。

    周一的上午,方圆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但中午的时候,又一个意外让方圆的心又一次被深深地感动了,这感动发自肺腑,还有说不清的满足和欣慰。

    218、意外接着意外

    到了周下午的时候,方圆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相当的不错,肺里也不痒不痛了,他就想出院,准备周一上班。当孔妈妈坐诊完,来到病房来看女婿和女儿的时候,方圆就表达了强烈上班的意思。

    孔妈妈说:“不行!病灶形成了,哪有那么容易就去掉的?你才在医院呆了两天,虽然医院不是住的舒服的地方,但不经过巩固治疗,下一次再犯或严重了的时候,再治疗起来就麻烦了。”

    “妈,我都好了,你瞧我这体,你瞧我这精神!”方圆拍了拍脯,对孔妈妈说,“妈,双华可以作证,我是不是好了?”

    “孩子,你说好了不代表好了,一切要以科学论断为依据。这样吧,我联系住院医生,给你再做一次透视吧。”

    方圆想想也很有道理,就说:“好的,妈,如果检查没有问题,我周一要到学校,周三学生就考试了,我不能放下学生。”

    “如果检查没有问题,我还要征求一下董医生的意见。”

    按说周CT室、X光室的医生都不安排人上班,但孔教授电话一打,自然就话到事解决。几个片子拍下来,很快就送到了值班医生那里。值班医生看了看片子,对孔妈妈说:“孔主任,我看你女婿的况有好转,左肺的影暂时看不见了,但右侧的肺影还在,你也看看。”

    孔妈妈接过片子,按照值班医生的手指的方向,依然清晰地看到右肺的影,心里不觉沉重起来:“这影还在,什么时候能治好?”

    “孔主任,这个我说不清,不过从董主任给配药的况看,疗效还不错,至少左肺的影去除了。右肺为什么没有去掉,我年纪轻、经验少,如果孔主任觉得有必要的话,还是让董主任过来看看,他是主任医师正教授。”

    孔妈妈本来不想麻烦董医生,但实在牵挂方圆的病,想了想还是给董医生打了电话。孔妈妈也不回病房,就在值班医生室里等,急得孔双华过来了两次,问孔妈妈是不是有事。

    孔妈妈说:“小邓看了以后,说病好了一些,但还有些拿不准。我已经给董医生去了电话,董医生过一会儿就来。”

    孔双华一听就知道况有些严重,忍不住拉着孔妈妈的手:“妈,是不是病灶还在呀?”

    孔妈妈点头,眼圈有些红了。孔双华却忍不住流出泪来,轻声地呜咽起来。孔妈妈轻轻地拍拍孔双华的头,说:“没事,你哭了,到时候怎么去让方圆不多想啊?”自己却忍不住也跟着女儿落了泪,看得医生小邓心里直犯嘀咕:这孔妈妈的善良全医院都有名,看这样子,她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至于吗?也不是癌症,就是肺部有点感染,也没有严重到**的程度。

    董医生来了,看到孔妈妈和孔双华这个样子,就瞪了值班医生一眼,吓得值班医生连忙解释:“董主任,我什么都没说啊?”

    “是不是夸大了病,吓着孔主任了?”

    “没有啊!董主任,你看看片子,我跟孔主任说,右肺的影已经没有了,左肺的影还在,好像没有缩小多少。”

    “我看看。”董医生接过片子,仔细地比较、对照,看完了就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这左肺是怎么回事?”

    孔妈妈和孔双华立刻被董医生的话所吸引,孔双华擦干净了眼泪,孔妈妈则靠近了董医生,焦急地问:“老董,有什么麻烦吗?”

    董医生眉头紧皱,又专注地看片子,半天不说话。孔双华是真急了:“董叔叔,您倒是说句话啊!我都急死了!”

    董医生看了看孔双华,却没有理她,而是转脸对孔妈妈说:“老孔,我开的方子已经把右肺的影全给清除了,但右肺的影却没有消除,反而有扩散的迹象,我得见见你的女婿。”

    孔双华又轻声哭了起来,“董叔叔,是不是方圆的病严重啦?”

    董医生很严肃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是严重了,是复杂了。”

    方圆终于没有出院。孔妈妈和孔双华顶着红桃般的眼睛进来的时候,方圆就知道自己病之严重。董医生问了方圆很多话,包括有什么不适,包括现在感觉哪些方面好了,体有没有哪个地方觉得与平常不一样,让方圆听着心里都紧张起来,一时间觉得自己的体哪个地方好像都与平常不一样。

    董医生在问了病,拍了拍方圆的手,说:“小方,你右肺的影已经消除了,左肺还有一点影,病灶没有除,你还不能出院。表面看你好了,但实际上还离康复差很远的距离。安心住院吧。”

    董医生直起子,对孔妈妈说:“孔主任,你跟我来吧。小华就不要过来了。”

    在医生值班室,董医生果断地更换了部分药品,并对值班医生小邓叮咛道:“对方圆的病,这个吊针结束后就换新药,一定要密切注意病,一旦异常,立刻换用原来的药。没有事的话不要跑到自己的休息室睡觉,多到602病房看一看,巡查一下。”

    “好的,董主任。”

    孔妈妈说:“董主任,谢谢你啦。小邓其实做得很好的,你不要对你的博士生这么严厉啊!”

    董医生笑了笑:“老孔,我可没你那么好脾气!”

    董医生离开后,孔妈妈也对邓医生表示了感激,让值班医生受宠若惊,心里话:要是孔教授做自己的博士导师,该有多好!可惜,自己学的不是内科,而是呼吸科。

    孔妈妈回到602病房,对孔双华说:“好好照顾方圆,有况马上喊护士和值班医生。”对方圆说:“安心养病,不要老想着回去上班,老想着你的学生。病治得好没好,得董教授说了算,妈也说了不算。”

    方圆只好留下,但心里还真是牵挂还有两天多一点时间就要考试的学生。

    周一的上午,方圆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但中午的时候,又一个意外让方圆的心又一次被深深地感动了,这感动发自肺腑,还有说不清的满足和欣慰。

    219、窦初开未逢时

    吃过午饭,方圆和孔双华说着体己的话,心里却牵挂着班里的学生:不知道刘老师一上午管得怎么样,不知道学生是不是适应刘老师的讲课风格,不知道学生们在知道自己病了以后是不是能够安心学习。

    看到方圆有些心不在焉,孔双华不高兴了:“方圆,你是不是天天和我在一起,觉得不开心?”

    方圆笑了,拉过孔双华的手,柔声说道:“怎么会呢?你天天这样陪着我、照顾我,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不开心呢?”他轻轻地抚摸孔双华的手,说:“双华,在这几天里,我觉得对你的认识更深了,真是觉得你是一个难得的好女孩,而且也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有发现的优点。”

    “哦?”听到方圆发现自己的优点,孔双华心里很开心,“你说说,你快说说。”

    看着孔双华急切的样子,方圆说:“双华,以前我们接触得还不是特别的多,我整天忙工作,除了上一次到江心岛去玩之外,还没有抽出更完整的时候跟你在一起,平常最多也就是几个小时。这一次我生病,我们已经有3天的时间天天在一起,让我有机会好好地了解你,我看到了你也像妈妈一样善良;你真像一个贤惠的妻子一样去关心照顾自己的人;你对来的每一拨人,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都能面带笑容去迎接和送走,礼节上做得特别好;以前感觉你脾气有些暴,这几天我生病住院,我也没见你发过脾气,是一个相当温柔的淑女,而不是野蛮女友呢!”

    几句话说得孔双华心花怒放。

    方圆继续说:“说实话,我从心里不太喜欢野蛮女友型的女孩,有人开玩笑形容这些喜欢打人、喜欢发脾气的女孩说,婚前被你打,你是野蛮女友;婚后被你打,你是泼妇。我认同这个看法,其实女孩就应该有点女孩样儿,个个女孩都像个假小子似的,也不见得是件好事。我的小华这几天可淑女了,我看在眼里,喜欢在心上。”

    “真的吗?”

    “当然是真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可欢喜得不得了。”方圆觉得,现在自己就已经开始了“改造”孔双华的过程,“而且我也充分相信自己的眼光,小华你是高知家庭,按照以往封建社会的说话,像你这样也是大家闺秀,现在你也表现出了大家闺秀的风采,说话得体,落落大方,温柔娴雅,你说说看,像你这样好的女孩,是不是我方圆一生修来的好福气?”

    孔双华觉得心都要陶醉得倒了,她把整个脑袋靠在了方圆的肩膀,子也靠在方圆的半个怀里,幸福的滋味一点一点地灌满了心房。需要回报,没有回报的总是会让人伤心失望,而方圆这样对自己认可,自己对他的没有白费,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呼拉拉地涌进了一大群学生,为首的正是葛峰和文若星。

    孔双华还在闭着眼睛陶醉,方圆看到了自己的学生,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轻轻地推了推孔双华,小声说:“双华,我的学生来了。”

    孔双华猛地从沉醉中清楚:啊?慌忙坐了起来,闹了一个大红脸。

    葛峰一看这形,知趣地闪在一边;文若星心里却莫名地的有一些酸溜溜的感觉,忍不住说道:“方老师,你不给我们上课,原来是躲在这里谈来了!”

    葛峰连忙打断:“文若星,你没见方老师右手上还插着吊针吗?你没有方老师鼻子上还塞着氧气塞吗?”

    “方老师带病坚持谈恋,精神可嘉!”文若星小嘴巴的尖利不是一天两天的,看到自己心中暗恋的老师怀里躺着别的女人,心里的不舒服让她不吐不快。

    孔双华的脸更红了。

    方圆说:“我的大团支书,你不要给我上纲上线好不好?”又对葛峰说:“我的大班长,你不组织同学们在教室里复习,中午来这里做什么?我又不是牺牲了,就是得了小病。”

    “方老师,今天早上您没来,刘老师给我们上的课,我猜想您就是累病了。下课时,我问了问刘老师,知道您果然是病了,我就问了哪家医院哪个病房。同学们也很牵挂你,大家都知道你是累病了,所以很多同学都想来看看你,所以中午我们吃完饭,就坐公共汽车来了。方老师,我们就是看看你就成,也不想影响你的休息和治疗,一会儿我们就走。”

    “谢谢你们,心里还能想着老师。”方圆心里真地被感动了:多好的孩子啊!有有义,都说现在的孩子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其实就是做老师的付出不够,只要你是真对待学生,学生也一样会真对待你!但方圆还是有一点生气,就对葛峰说:“我谢谢大家来看老师,但我要批评葛峰,作为班长,你不知道后天就要考试了吗?你的职责就是在老师不在的时候,组织好班级里的同学认真复习,争取拿个好成绩。以往你都做得很好的,这一次是怎么回事,怎么分不清轻重?”

    “方老师,一次考试固然重要,但它的份量怎比得上您重要,在我心里,在同学们心里,您最重!”

    文若星说:“方老师,你就是我们心里有主心骨,你在,我们初二四班的精神不垮,哪怕你因为忙不能给我们上课。方老师,快回来吧,刘老师上课一点也不好。”

    葛峰说:“文若星,你说什么呢?刘老师是初三带毕业班的语文教研组长。”

    “她就是教得不如方老师嘛,我又没说错。”文若星很不服气。

    高雪青说:“刘老师教得不错,我觉得她今天上课强调的内容,很多都是方老师您上周告诉我们要注意的问题,刘老师的训练很扎实,把您上周强调过我们存在的问题都一一强化,针对很强,我觉得收获大的。”

    这时,许多学生也七嘴八舌地应和高雪青的说法。

    方圆不能说自己已经与刘老师沟通过,那还是衬托自己水平高,于是说道:“刘老师有近20年的语文教学经验,哪些地方是重点,哪些地方容易出错,她都很清楚,刘老师也是我学习的榜样,很多方面我都要向刘老师学习呢!所以,你们能够让刘老师辅导几天,是你们的荣幸,有了她的指导,你们的成绩能更上一层楼!”

    葛峰说:“方老师,您安心养病吧,学校的事你放心,我会协助刘老师、蒋老师把班级管理好。我和同学们都下决心,就是方老师不在,我们今年也要争个全年级第一名,让别的老师看看,我们方老师教给我们的是方法,方老师在更好,不在,也不比别的班差!”

    方圆暗暗感叹:这个孩子的成熟度绝对远远超过了他的实际年龄,光知道他父亲在政府部门任职,也不知道葛峰是不是受他父亲的影响。如果真是这样,能有机会见见他的父亲,那绝对会让自己受益匪浅。

    “葛峰,谢谢你。我也谢谢同学们能来看望老师,我在这里好的,不用同学们担心,你们现在就是要安心复习,把自己应该做好的事做好。”方圆看到人群里躲在中间的詹小波,就关切地问:“小波,你过来一下。”

    詹小波有些怯怯地走了出来:“什么事,方老师?”

    “最近学习跟得上吗?”

    “好的。葛峰、高雪青他们都在帮助我,我感觉进步很大,今年期末或许我能拿个好成绩呢!”

    “嗯,好好努力,老师对你有信心。”

    葛峰说:“孔老师,我们同学都知道您是方老师的女朋友,有您照顾方老师,同学们都很放心。”

    孔双华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她微笑着说:“葛峰,方圆经常夸你呢!他说你长大肯定会很有出息!”

    “谢谢孔老师,谢谢方老师。其实方老师才是我学习的榜样,方老师也是我们全班同学学习的榜样!在学校里,我没有见过有像方老师那样努力工作到忘我程度的,虽然我小,但我也知道,要干成大事,必须像方老师那样,付出百倍的努力!”

    方圆对葛峰更是刮目相看:这孩子,难得的人才啊!无论将来是经商,还是从政,都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人才。

    “葛峰,别吹捧老师了。”

    “不是吹捧,方老师。您安心养病,我们不打扰您休息了,同学们,我们回去吧。”

    “好,快点回去吧。”方圆微笑着说。

    文若星有些恋恋不舍,忍不住说:“方老师,你要是觉得体好了,赶快来吧,我们都想死你了。”

    方圆何等聪明,这样的话潜在意思心里烂明白,方圆想起自己曾经在班里强调过学生们都要把精力都用在学业上,其实就是给这些窦初开的少女们打打预防针,这些初二的女孩子,容易盲目崇拜,特别是有一点水平的、长得帅一点的、人又不错的男老师更特别是班主任老师,常常容易被自己班的女生所暗恋。现在这话不是明摆着吗?这个文若星,唉!

    “好啦,我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快回学校吧,下午不是还有一节语文课吗?刘老师20年的经验,一定会让同学们有更大的收获。”

    葛峰说:“方老师,那我们走啦!等我们考完试,我再来看你。”

    “好,考完试,什么时候来我都欢迎。”

    文若星眼睛一亮:“真地吗?”

    方圆暗暗后悔——这话说的,真是没有水平,万一考完试这文若星天天来看自己,赖在这里一陪一天,那孔双华还不闹翻天,她还不一定会想到哪里去了。上一次董梅给自己吓出一冷汗,现在这文若星再演一出,自己还活不活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