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207 20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206、想忘记不是那么容易

    如果,姚长青知道刘媚用摄像头录制了他与刘媚第一次*的全过程,他对刘媚的愧疚之心、补偿之心会立刻被无比的痛恨所取代,他会在心里或者无人的地方,把刘媚痛骂上万遍;如果,姚长青知道刘媚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终于决定抹去摄像带中关于她和姚长青在亚都宾馆的全部内容,告诉越志彪摄像头坏了没有录制成功,被越志彪痛骂了一顿也失去了去新疆旅游放松的机会,姚长青会百感交集甚至会被刘媚深深感动。但姚长青不会知道,因为刘媚不会说,越志彪不到万不得一的时候也不会说,姚长青将一直蒙在鼓中。

    黑夜总是要过去,新的黎明总是会按时到来。当姚长青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迷迷糊糊地睡着的时候,听到耳畔那熟悉而亲切的声音:“长青,起来吃早饭吧。”

    是芊芊在喊自己起呢。姚长青睁开眼睛,眼前是苗芊芊关切的眼神:“长青,昨天又是半夜回来,喝得一酒气。我不是扯你后腿,不让你参加社会活动,我实在担心你的体。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姚长青心被感动着,老夫老妻,没有什么花言巧语,朴实无华的话语中透着深深的关切与体贴。

    “老婆,我没事的。现在好多了,就是腰背有些酸麻。”嘿,一夜二次郎,对于四十多岁人来说,腰怎么会不酸麻呢?

    “自从你当了校长,我就很少和你一起吃一顿晚饭,你是天天忙,天天加班。哪一天不加班吧,又要和别人喝酒。长青,别人当校长也是这么累吗?”

    姚长青听得出苗芊芊话里透着的埋怨。姚长青坐了起来,说:“老婆,你坐下。”

    苗芊芊依言坐下。

    姚长青说:“芊芊,你知道吗?当初我当这个校长,是翟局长力荐的结果,是杨芳校长推荐的结果,就是到现在为止,我的位子也不是很稳的,很多人因为我是分管德育的副校长,就觉得我当了校长,抓不好教学,抓不好68中学的发展。我的压力很大呀!所以,从当了校长以来,我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学校发展上,我要站稳脚跟,我要证明给别人看,我姚长青也是一个好校长,一个能让68中学腾飞的好校长!”

    姚长青的眼神里闪现出坚毅的光彩,这让苗芊芊心中对姚长青的敬重更加深一层。

    姚长青继续说:“其实,作为校长,不一定自己的能力有多么强,但是必须要在用人方面下功夫,把最能干的人用好,就能促进学校发展;把学校现有的干部队伍调和得团结、用心,就能让学校的发展减少阻力,增加动力。我现在就是这样,有一个方圆帮我抓教学,我很放心呢,虽然这方圆很年轻,但很有潜力,也具有一般年轻人所不具有的成熟和稳重。有一个贾明帮我抓德育,学校的校风正在一天天地改变。用好苏进波这个后勤总管,学校很多事我都很省心。这个周素素心眼小了一点,但讲办公室的工作效率,学校目前还没有人能替代她,很细致,很周全。”

    “那个董梅呢?”

    “董梅吧,跟方圆相比,教学管理经验更丰富一些,但为人处世很幼稚,不像个37、8岁的人,现在许多老师都对她有意见,就是因为她说话没有分寸感,轻了重了,自己搞不明白。”

    “那这样的副手还不如调走呢!”

    “是啊!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但你知道,副校以上的干部的调动不是我能说了算的,需要市教育局党委来研究决定。董梅能干是很能干,其实如果一、两年后方圆能提拔为副校长,她董梅的作用就可有可无了。”

    “这个方圆现在上的势头这么猛,会不会对你造成威胁呢?”苗芊芊有些担心地问。

    “方圆将来肯定会做校长,说实话我也有些嫉妒他。但你知道,这方圆的老丈人是滨海大学的副校长,市教育局的韩局长、马书记、翟局长、邹局长都很欣赏方圆,所以提拔为副校长我猜测也就是一、两年的事。提拔副校长,当然要在68中提拔,一是我需要这个帮手,二是方圆也会感激我的推荐。至于将来做校长,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我们之间不存在谁威胁谁,或者我调到其他学校做校长,给方圆腾出68中学校长的位置;或者把方圆调到别的中学做校长。所以,老婆,你不必担心,方圆对我没有任何威胁,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况且,我比方圆大十多岁,这个年龄段正好是一个梯队的差距,怎么着我也是他的老大哥吧。”

    “这我就放心了。长青,起来吃饭吧。我已经做好了饭,给你煎了两只荷包蛋,补充补充营养。不知道你白天怎么安排?”

    “下周三就要中考了,双休这两天我让学校所有的干部都到学校里加班,我也不能例外。老婆,你知道,这一次中考可是我的第一次大考啊!所以,我只能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一直到中考结束,可能我天天都会靠在学校里,每天很晚回家。老婆,对不起。”

    苗芊芊笑了:“长青,什么时候你这么客气起来的?我还不知道个你?整个一个工作狂!好啦,快起来吧,我去给你和儿子盛饭。”

    苗芊芊转离去,望着她的背景,姚长青的眼前一阵恍惚,刘媚的赤**又一次清晰可见地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姚长青摇了摇头,仍然还在;再摇一摇头,亚都宾馆608室的那个卫生间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在眼前展现:刘媚的小手在给你涂抹沐浴液;刘媚在用自己的*给自己擦洗;刘媚跪在自己的眼前,用她的小手和嘴,在认真而细致地清洗小宝贝……姚长青觉得自己的生命体征正在发生着变化,觉得自己的心在悸动,觉得心似乎有要跳出的萌芽,而刘媚的眼神、刘媚的、刘媚的体,牢牢地占据着姚长青的脑海,无法抹去。

    207、姚长青流泪

    只有忙碌着,才能让自己的心稍微平静一点。姚长青对妻子的愧疚、对刘媚的愧疚与渴望、对婚外可能造成后果的恐惧,让姚长青不敢停下来。几天里,他给刘媚去过一个电话,再次表达深深的歉意,并表示中考结束后一定要请她吃饭表示自己的道歉。

    在周围人看来,姚长青与往里并没有什么变化,与同事一起工作的时候还有说有笑,天天把心都扑在工作上,天天加班到深夜,一直到星期二的晚上。妻子苗芊芊心中曾经产生过一点怀疑,但四天来,每一次电话,姚长青都在学校,甚至中间去过一次,也是看到姚长青与方圆、贾明、董梅等一起忙碌的影。苗芊芊心疼丈夫,临近这中考一个月来,两个人已经没有一次夫妻生活了,每天姚长青回家,都累得洗一把脸倒头就睡,哪里还有半点的需求?即便是苗芊芊心里想与丈夫亲密一下,但姚长青只躺下一分钟,便能听到他的呼噜声。这四天来,姚长青倒是没有呼噜,翻来覆去,辗转反侧,看来心事重重。苗芊芊理解,这是姚长青担心中考的成绩,担心学校这一次中考能否考得让领导满意,让家长满意。其实,她不知道,姚长青是真想把自己搞得疲倦得倒下就睡,可是虽然连续四天的长时间加班,并没有让姚长青累到倒下就睡着的程度,只要姚长青闭上眼,眼前立刻会出现与刘媚两次**的景——睡不着啊!

    每天晚上,姚长青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人,和他在一起的,只有方圆和方淑娟。每天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姚长青就会安排司机小陈把贾明、董梅、周素素一一送回去,如果苏进波也加班的话,再加上苏进波。方圆和方淑娟成了陪着姚长青加班的最后两个人。中考的准备工作千头万绪,必须万分细致才能确保无差错;同时,还要利用最后的一点时间,利用查错法把各个学科可能出现的错误归成类,给学生强化。姚长青感觉到这个方法还是比较有效的,但心里也没有底,毕竟,这个方法是教龄只有4年的方圆总结和提炼出来的,好用不好用,真地很难说,在没有更好方法的况下,也只能赌一把。因为用别的方法,已经来不及了。

    周二的晚上,68中学灯火辉煌,整个前半夜,学校教学楼的各个教室都不时亮起灯来。在这一天的下午,学校召开了全体教师会,安排了到外校监考的老师,确定了本校监考的老师,并对考务工作进行了全面的部署。由于这是姚长青接任校长之后的首个中考,姚长青担心董梅说不准说不好说不透,就把所有的工作都由自己亲自来布置,每一个教室的考号都交给每个班的班主任负责贴好。

    放学了,老师们走了,但学校的干部全部留下来,包括方淑娟,虽然还不是正式的干部,这个时候缺人手,也与赵刚、苏进波等人一起留下来。大家先是在一起交流讨论明天考试可能会遇到的问题,然后明确了每一名干部明天的职责,包括谁负责安全,谁负责后勤,谁负责医务和紧急况,谁负责装订试卷,谁负责考务,谁负责接待,谁负责协调,都一一明确责任。

    等这一切都安排妥当,时间已经晚上7:00多。苏进波安排教师食堂做了几个菜,把馒头、米饭,68中学的这些领导,吃着米饭、馒头,算作是加班的晚餐。吃完饭,各自去准备好各自的准备工作。

    姚长青回到校长室坐下,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下,但脑海中还是不可遏制地出现了刘媚的影,出现了与她在亚都宾馆的那个疯狂的夜晚。姚长青不敢让自己停下来,立刻起离开校长室,来到董梅的副校长室。

    “董校长,考务副主任的工作不好做呀!事无巨细,千头万绪,你辛苦了。”

    “姚校长,没什么。我这几年都干习惯了,当了好几年的教导主任,做这点事应该是小事一桩。”

    “嗯,小心驶得万年船,做工作就要细致。你忙吧。”

    本来,姚长青想拉着董梅,再叫着方圆,把从一楼到四楼的所有教室检查一遍,看到董梅那么忙,也就算了。出了门,他来到办公室主任室。周素素正埋头在电脑前打字。看到姚长青进来,周素素站起来:“姚校长。”

    “周主席,你在忙呢!”

    “是啊!我在安排明天教育局巡考领导的接待工作要准备的东西,然后还有外校到68中学来监考的老师的安排。”

    “还需要多长时间呢?”

    “快了,马上好。”

    “周主席,这样你先停一下,我想和你一起,到所有的考场走一圈,看看考号是不是都贴好,我们不能有一处差错啊!”

    姚长青和周素素又一起来到教导处,看到方圆正在电脑前忙碌着,就叫上方淑娟,又让苏进波带着四层楼所有教室的钥匙,在教学楼一楼的楼梯口汇齐。

    苏进波来了以后,四个人挨个教室检查,还真在几个教室发现了准考号贴倒的、贴顺序错的的现象。甚至有初一六班,正确的顺序应该是从门口一排到最后一排,再从第二排最后到最前一排,再从第三排最前到最后,再从第四排最后到第四排最前,准考号由小到大,依次排开。结果呢,这个班,却是每一排都是从最前排向后,号由小到大。

    姚长青见到后,十分生气,问:“这是谁的班?下午开全体老师会的时候,我讲得很清楚,而且这顺序的问题我还重点讲过。”

    方淑娟言又止,看了看周素素。周素素想了想,说:“初一六班的班主任应该是张军强。”

    “又是这个张军强,是不是忙结婚都忙昏头了,把工作当儿戏是不是?”姚长青觉得无法抑止自己的怒气,“淑娟,你看看胶水硬了没有,如果没有,我们就赶紧揭下来,重新粘。”

    方淑娟试了一试,说:“校长,不行,已经干了,要是硬扯下来,就搞坏了。”

    “这准考条是市教育局发的,是不是?”

    “是。”

    “有没有备用的?”

    “没有,校长。”

    “给我打电话,让张军强过来,让他自己想办法,把这些准考验证条一条一条地揭下来,不准弄坏一条,弄坏一条我扣他100元工资,给我打电话去!”姚长青嗓门很大。

    几个人从来没见过姚长青如此发火,都吓了一跳。周素素连忙说:“姚校长,别着急,我马上去打电话,把张军强叫来。”

    “叫他一个人如果干不完,让他老婆和他一起干。”

    “知道了。”

    周素素走了,姚长青的火气越压不下来。实在太气人了,自己下午在开全体老师会的时候,以非常慢非常重的语气,给老师讲了排号的顺序,这个张军强,不知道当时脑子在干什么了。要知道,看似这是一个小错误,但要是外校的监考老师或巡考的市教育局领导发现并提出来,这就是作弊啊!因为人家说你用这样的排法,就是为了让学习较差的学生能够得到较好的“照顾”,作为68中的校长兼中考考务主任,你没有理由来解释。

    一会儿,周素素气喘吁吁地跑了下来:“校长,通了,张军强和王晓媛一会儿就赶过来了。”

    “周主席,你把我的话转达给他,就说如果这些准考验证条如果撕破了一条,没有按照正确的顺序又排错了,一条我扣他一百元工资!直接告诉他,6月份张军强的奖金全部没有了,如果再错,连工资都一起扣。”

    “好的。不过,扣奖金的事,姚校长是不是你直接跟张军强说比较好。”

    “我没时间跟他生气!我怕我见到这个不长脑子的张军强我压不住火气!周主席,我授权给你,直接跟他说就行了。苏主任、淑娟,我们一起再去别的教室。我相信,全校不会只有张军强一个马大哈。”

    果然,在后来看到的几个教室里,姚长青和苏进波们又看到了一些大大小小的错误。姚长青让方淑娟把错误一一记录下来,哪个班,如个号,在哪一排哪个位置,班主任是谁?当姚长青从最后一个教室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怒不可遏了!他大声地喊道:“难道这就是我表率作用的结果?难道这就是我平常宽以待人的结果?难道老师们就是长了一骨头,不批评不训斥就不长记吗?”

    苏进波、方淑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姚长青冲着方淑娟大声说:“方淑娟,你拿着记录的单子,找周主席,让她一个一个地打电话,让他们来。谁贴错了,谁来负责把错误纠正,不管什么理由,就让他本人亲自来。”

    方淑娟离开了。姚长青说:“苏主任,你挨个处室召集一下,所有干部到校长室开个会。”

    很快,所有的干部都在校长室旁边的小会议室聚集齐了。姚长青看了一眼全场,痛心疾首地说:“同志们,我现在全被气得发抖啊!仅仅是贴张考试号这一件小事,竟然出了这么多的错误!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领导仅仅靠表率作用是难以完全把老师们感化的,也说明了我这种宽松的学校管理方法是有问题的。同志们,想想我们这样学校的干部在这许多天来,都付出了多少努力啊!我几乎是天天加班,同志们也是经常加班,我们加班的结果就是这些老师们,连个考试号都会贴错!”

    姚长青忍不住潸然泪下。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被姚长青震撼了,这是姚长青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落泪。这泪水只有姚长青才最清楚它的涵义,这泪水的流淌,老师们的不认真精细工作只是因,几天来压在心里的石头,包括对妻子的愧疚,对刘媚的愧疚,对自己前途的担忧等许多方面的压力让姚长青几乎精神崩溃。现在,就让自己痛痛快快地哭一次吧!

    方淑娟第一个想到拿手帕纸给姚长青。她把放在茶几上的抽纸包拿到姚长青的面前,默默放下,默默离开。

    姚长青把头仰靠在沙发背上,闭上了眼睛,任泪水婆娑流下。谁知道自己现在心中的苦痛?谁能是我的知音?谁知道我为张军强这样不认真听会老师的行为而气愤,为自己堪为表率却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而难过,也为亚都宾馆里两次的疯狂对不起妻子,对不起刘媚,对不起自己,对不起领导而惭愧,更为如果事一旦败露会有怎样的结果而提心吊胆!流吧,让这泪水使劲地流吧,流一流,减轻一下内心的压力;流一流,让自己的头脑更清醒;流一流,让自己的心灵得到部分解脱。

    在场的每一个人没有人说话,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姚长青。的确,姚长青上任以来,绝对算得上是敬业的校长,除了个别时间外出应酬外,主要的精神全放在了工作上,几乎天天加班,几乎天天很晚很晚才回家。扪心自问,没有人说自己比姚长青为学校的发展付出得更多,在这一点上,大家还都是比较服气的。

    小会议室里很安静,静得有些可怕了。董梅率先打破了这种沉默:“这个张军强,实在太不像话,我得过去说说他。做工作怎么能这么粗心大意呢?”

    周素素说:“我刚才已经批评他了,我看王晓媛也被张军强气得够呛,在教室里把张军强臭骂了一通。我已经把姚校长的意思跟张军强说了,6月的奖金全扣,如果再揭破一张考试号,一张扣工资100元!”

    “我看就是罚轻了。”贾明说,“姚校长的敬业精神,绝大多数老师都是看在眼里的,也被姚校长感染着,从总体上说,老师们的工作积极有明显的提升。但个别老师并没有因为姚校长的勤奋工作而受到教育,反而钻了姚校长宽以待人的空子,仍然存在着吊儿郎当、偷懒耍滑的现象,对于这样的现象,我一直想向姚校长建议,该严惩就严惩,该处罚就处罚,杀一儆百,从严处理一个,其他那些就是想少干活多拿钱的老师就会老实许多。明天的中考,是姚校长担任校长、董校长和我担任副校长以来的第一个中考,竟然还有老师粗心大意,我建议,校务会研究研究,制定个处罚标准,好好地教育教育某些老师。”贾明越说越慷慨激昂,好像他就是校长一样。

    姚长青虽然闭着眼,但贾明的建议还是听进去了。不错,一味的宽松不见得是件好事,是该拿个主意了。姚长青睁开眼睛,正准备说话肯定一下贾明,就见门“嘭”地一声被推开了,张军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哭丧着脸,站在姚长青的面前:“校长,对,对,对不起,考试号我在揭的时候,不小心撕破了两张。”

    208、峰回路转一线间

    什么叫作火上浇油?什么叫作在伤口上再洒一把盐?张军强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时候讲这几句话扫兴的话,就是最形象的解释。贾明有些怜悯地看着这个可怜的男老师,唉,固然是平常吊儿郎当不太认真工作,但赶在了点上,就该倒霉吧,谁也帮不了他。

    本来姚长青在泪水流出之后,心里平静了许多,但此刻实在忍不住地再一次爆发:“张军强,你是个混蛋!你不长脑子啊!你不知道明天要中考,考试号一个也不能贴错啊?你不知道做工作要精细无差错啊?你不知道作为一个老师要为人师表你这个样子又怎么能为人师表呢?张军强,你要是不好好干,也就不用干了,上哪里到哪里去!”

    “校长,我不是故意的。”张军强已经被吓得不知所措。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就是理由啦?你开车不小心撞死一个人,你说你不是故意的,你就不承担责任啦?你不一样要赔偿几十万还搞不好要坐牢吗?你说你不是故意的,但造成的结果不好,我们不是光看你的主观意识,更要看结果,你知道吗?”姚长青一听到张军强辩解不是故意的,更是来气。

    “校长,校长,我,我,我以后坚决不犯了。”

    “以后,哼,没有以后了。”姚长青说,“我不管你怎么办,反正今天晚上要原封不动地把市教育局发的考试验证号一个个地贴好,顺序要排对,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只要结果。你赶紧去办,赶紧去!”姚长青站了起来,把嘴移到张军强的耳边,大声地喊道。

    张军强嗫嗫喏喏:“可是校长,可是我已经撕破了两张……”

    “你混蛋!”姚长青简直怒不可遏。

    方圆站了起来:“姚校长,您别生气,别气坏了体。张军强做错了事,批评是应该批评的。我们明天就要中考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看看有什么补救的办法,确保明天顺利完成考试。”

    姚长青一下清醒过来:对呀,这才是关键的事。刚才被一部分不认真的老师气糊涂了,作为领导,不能保持冷静,这很不应该。

    “校长,我建议我们一起到初一六班去看看,看还能想出什么补救的办法。”

    “好。”

    姚长青带头,学校全体干部跟在后面,直奔初一六班教室。张军强像个罪人似的,跟在最后面。

    王晓媛已经在初一六班了,她正在认真地小心翼翼地在把考试验证号一点一点地扯下来。张军强排错了两排,第二排和第四排,应该由后到前考试号逐次加大,而现在,张军强排成了从前到后。

    姚长青进了教室,气又上来了:“张军强,你过来!我下午开会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我在听。”

    “你这叫在听吗?我讲得多清楚啊!第二排从后向前排,第四排从后向前排,你的记都长到哪里去了?”

    方圆忽然说:“晓媛,先不要揭了。”

    王晓媛站起来,看着方圆。刚才这样弯腰揭这些考试号,已经腰酸背痛了,王晓媛在心里也把张军强骂了一万遍。这个张军强,实在是太气人了,一下子让姚校长对张军强印象绝对很坏,让学校其他的领导和老师都会的心里笑话他,这个张军强,自己当时怎么会看上他呢?

    现在,方圆让自己站起来,王晓媛正好放松一下自己。

    方圆沿着两排桌子之间的空地走了一圈,然后走到姚长青的跟前说:“校长,我有个简单的方法,不用揭了,也不会撕破考试号。”

    姚长青眼睛一亮:每到关键时候,方圆就能帮自己一把。他说:“什么方法?”

    “校长,我想刚才你气在火头上,其他几位领导也是气在火头上。其实排错了顺序,的确是张军强的错,但只要把这些桌子搬搬,调整一下桌子的顺序,既不用揭这些考试号,也一样能够排正确考试的顺序。”

    张军强说:“对呀!这个方法真是好办法呢,刚才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他似乎忘记了刚才姚长青还狠狠地训斥他,连忙来到第二排桌子前,马上要动手搬桌子。

    姚长青说:“方主任说得对,大家一齐动手,按照正确的考试号排好。”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方圆说得没错,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也很容易纠正的事,自己却大发雷霆,而且还泪流满面,这不让人笑话吗?剩下的那些人也都是笨蛋,自己是在气头上,还勉强有可原,但他们呢,一个个地跟着跑上跑下,忙着打电话叫人,就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原来可以如此简单地解决吗?

    姚长青看着和其他一起忙着调换桌子位置的方圆,心里也不由地涌生出嫉妒来:自己年龄比他长,经验比他丰富,但遇到事竟然还不如他方圆一个小青年冷静,就这么小的一件事还流眼泪,还暴跳如雷,等着瞧吧,学校的这些干部中与自己并不是一条心的人肯定会把这个当笑话在不同的场合讲给别人听。对于方圆,姚长青感激他在关键时刻又帮了自己一把,同时也产生了许多复杂的感,甚至于一丝排斥的心理也包含其中。

    方圆不知道姚长青复杂的心里变化。看桌子已经调整好,方圆说:“军强,你和晓媛把已经揭下的考试号再粘上,撕破的那两张我看破损也不大,你再照原样粘上。”

    方圆虽然声音不大,但仍然表现得像一个指挥战斗的将军,这让姚长青心里很不舒服:在能力上,难道自己真不如这个青年人吗?

    见这个教室已经把错误修正完毕,姚长青说:“周主席,你检查一下三排和四排,方淑娟,你检查一下一排、二排,看再有什么错误没有。其他人,跟我到其他教室转转看看。”

    整个教学楼的每一个考场,都检查完毕,姚长青这才放了心,对众人说:“走吧,我们加小会议室。”

    小会议室,众人落座。姚长青说:“今天我让大家见笑了。其实是多大一点事,我却发了那么大的脾气,确实是我姚长青做得不好,在这里向各位同事道歉。”

    贾明说:“没有什么好道歉的,姚校长也应该适当地发发脾气,不管这个错误是大还是小。有些老师的确是不自觉,该批还是要批的,不批他可能以为姚校长你善良软弱,就会抓你的空子。今天姚校长发脾气,我看对学校来说,是一件好事;对那些想钻空子的老师、不认真的老师来说,也敲响了一个警钟,什么时候,都要认真做事,不要出现一点点的错误。”

    姚长青听到贾明这样说,心里很舒服:“谢谢贾校长的理解,可能我真是太宽容了。这一学期暂时先这样吧,下一学期,我看在学校管理方面,我们得下一点功夫,真正地让学校管理制度化、精细化,让法治代替人治,使学校的管理迈上一个新台阶。”

    贾明说:“我会全力支持你,姚校长。”

    众人也纷纷附和。

    姚长青说:“今天这事啊,还幸亏方圆主任脑子转得快,要不然,出了许多力,还不一定像现在这样好。大家都要向方主任学习。”

    姚长青平常很注意表扬的平衡,但今天点名表扬方圆,固然是肯定方圆在刚才的表现,也是想调动一下其他干部的积极:做事要动动脑子啊!

    董梅说:“方圆是很能干的,我早就看出来了。”说着,把深的目光投向方圆。其他几个人都没有说话。这让方圆感觉有些气氛不太好,姚校长这样表扬自己,固然是肯定自己,但如果让其他的领导都嫉妒自己,那可真麻烦了。

    方圆连忙说:“今天初一六班教室的这点事,其实在平常,各位领导都能想得到,人有的时候急的时候一时没想到,也很正常。姚校长一直以来都是我学习的榜样,担任校长这些子,他的敬业精神、他的宽以待人、他的协调各方、他的废寝忘食,都激励着我努力工作。我想,今天姚校长可能的确是太累了,连续好几天都加班到晚上12点以后,是太累的缘故。”

    听着方圆的话,姚长青心里舒服多了:嗯,可能真是自己太累的缘故。姚长青看了看表,说:“已经快10点了,大家收拾收拾,都回去吧。打个出租,车票我给你们报销。董校长、周主席、方圆你们三个留一留,我们再最后看看还有什么没有考虑周全的事。”

    姚长青把职责看得很清,留下三个人,都与明天的考试密切相关的,但他没有注意到贾明脸上泛过一丝不悦。而方圆,也没有把话说完,他刚才仅仅表达了向姚长青学习的意思,还想说说向其他领导学习,现在,其他都要走了,自己什么场合去说呢?姚长青刚才表扬自己,让其他人嫉妒自己怎么办呢?

    209、让他睡吧

    两天半的中考终于在紧张忙碌中结束了。当封卷的几位老师把最后一天考试的试卷装订封好之后,姚长青安排方圆陪同市教研室在68中学的总巡考老师,一起坐着陈卫国的普桑送到市教研室。在市教研室,方圆遇到了谢秉国和李国强一正一副两位教研室主任。看到方圆来了,谢秉国笑呵呵地说:“小方,是不是最近都累坏了?”

    方圆含笑点头:“有点累。”

    李国强说:“方圆,不能光忙着教导处的管理,教学基本功还要进一步加强啊!如果下学期有机会代表滨海、代表湘江参加全国的初中语文优质课比赛,教学技能荒疏了可不是好现象。谢主任和我对你都期望很大呀!”

    方圆心中感激李国强的提醒,最近一个阶段,自己整天从早忙到晚,还真是有些荒废了教学研究,不但没有任何进展,而且肯定是退步不少。或许自己在学校管理方面有一定的进步,但从教学方面讲,自己基本没用什么心思,对自己任教的两个班也不能全力以赴!

    方圆感到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学生,他暗暗下决心,在最后的两周里,给学生们用用心,别辜负了学生们、家长们对自己的期望。

    从教研室出来,方圆就觉得异常疲乏,进了轿车,他把头靠在后背上,闭上了眼睛。

    陈卫国知道方圆和姚长青一样,这些子忙得不可开交,心里既敬重,也有些不屑:你这样忙死忙活,还不是为姚长青做嫁妆,不值啊!但开车的时候,还是尽量注意匀速不踩刹车。当轿车开进校园,停在办公楼下的时候,方圆仍然在沉睡。陈卫国不忍心惊醒他,就关上车门,跑到楼上,校长室里,姚长青问:“小陈,方圆没有回来吗?”

    “他在车里睡着了。”

    姚长青也不有些心疼起来:这也是在为自己的大考累的。他说:“小陈,你把车开到*场左角的树荫下,车子启动着,开着空调,让他睡吧,不要打扰他。方主任这是累的,已经连续两个周天天晚上加班到很晚,他缺觉啊!你快去吧。”

    “校长,车子干开着,要是方主任睡好几个小时,会耗不少油的。”

    “按我的要求做,不用怕耗油。”姚长青又想起一件事,“小陈,你再到食堂去一下,你是不是中午没有吃饭,让食堂给你加个小炒。另外,嘱咐留一个师傅,等下午方圆醒了,也加个小炒。”

    陈卫国走了,姚长青也盹得打了几个呵欠后,站起,来到长沙发前躺下。只一分钟的功夫,姚长青也进入了梦乡。周素素有事来向姚长青汇报的时候,推开门看到沉睡的姚长青,清楚他的劳累,便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回到办公室,拿出校长室的钥匙,把姚长青的办公室门锁上。让他睡吧,这个敬业的校长,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