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终见宋思思(一-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199、终见宋思思(一)

    方圆进了教导处,问了问梁萍是否有事需要安排。梁萍告诉他,除了几个老师要调课、代课,暂时没有什么别的事。方圆说:“梁老师,关于调课的事,请方老师具体安排吧。梁老师,对于各类教导处的档案,我经验不多,还请您多费心,让每一个文件、每一次教导处的事务都有卷可查。您做了多年的图书管理工作,经验丰富,我真得好好向您学习呢。”

    “方主任,你太客气了。”被方圆表扬了,当然是一件高兴的事,就是干起活来,心也舒畅啊!

    “梁老师,以后您就叫我小方或方圆好啦!您是大姐,我是个小弟弟呢!”

    “那怎么行?主任就是主任。”

    “这有什么不行?在工作中我负责教导处工作,在生活中您就是大姐嘛!”

    “说的也是。”

    方圆打开电脑,登陆滨海教育信息网,进入OA平台,查看当天市教育局的有关通知,还好,没有需要学校教导处派人参加的会。收拾一下课本、教参、教案和试卷分析,方圆夹着这些东西就奔了教室而去。走在走廊里,方圆还在想:这个张军强,怎么也不来找我,说说昨天晚上借钱的事,也不知道钱借得怎么样了?

    一口气上了两节课,接着就是课间。方圆随着班级的队伍来到场。说实话,由于昨天酒喝得太多的缘故,今天上完两节课后,方圆竟然有了疲劳的感觉。站在队伍的最后面,方圆是呵欠连天。课间是贾明和赵刚负责的事,赵刚正站在领台上,向学生们强调纪律、守等方面的事

    方圆正打着呵欠呢,突然被人拽了衣袖,吓了一跳。睁眼一看,正是张军强。

    方圆正想埋怨张军强几句,话到嘴边,却成了问候的话:“军强你好。昨天晚上的事办得顺利吧。”

    “还好的。宋思思根本没有拿捏什么,直接借给我2万元,还说如果不够,就再找她呢。”

    方圆心里顿时对宋思思生出许多感激:真是一个善良的富有同心的好女孩啊!唉,可惜好女孩太多,而自己只能娶一个;要是像中国古代那样,可以娶好几个老婆,那该多好!方淑娟、宋思思、苏睿涵也可以像孔双华一样,成为自己的妻子。这个思思,真是应该当面好好谢谢他。

    “方圆,昨天思思还特意提到你为什么不来。我也只能实话实说,说你下班前本来是要来的,可是下班的时候实然被姚校长叫走了,晚上有公事。”

    “哦,军强你说得没错,确实是公事。”方圆忽然想起一件事:“军强,你借钱的时候给宋思思写借条了没有?”

    “宋思思她没提这件事啊?”

    “张军强!”方圆忽然提高了调门,许多周围的老师都把目光投向了这里,方圆马上反醒到自己是失态了。这个张军强,真不是个东西,2万元哪,还不写借条,要是到时候赖着不还,或根本不承认自己借过这笔钱,那可如何是好?自己这个介绍人是不是也要承担责任?

    方圆压了压火气,小声说:“课间结束后,军强你到教导处来,我有些话跟你说。”

    “好,那我看班去了。”

    方圆点点头。

    教导处里,方圆、方淑娟、梁萍都在,方圆简单地与方淑娟交流了一下初二模拟测验的况,并结合自己抓初三的一点体会,跟方淑娟交换了意见。

    方淑娟心里暗暗地佩服眼前这个青年人,虽然与自己同龄,但适应角色的能力很强,进入角色的速度很快,已经很有点像个教导主任的模样,比董梅做教导主任的时候显得更加干练、高效。

    正与方淑娟说着工作上的事,张军强进来了。

    “方圆,我们现在说说那事?”

    方淑娟说:“军强,工作时间该叫方主任还是叫方主任比较好,业余时间,你们是哥们,这彼此叫对方的名字倒也没有什么。”

    张军强阳怪气地看着方淑娟,心里想:是不是你也急着被人家叫你方主任吧。

    他冲着方淑娟说:“遵命,我的方大代理副主任。”又转过头,对方圆说,“方大主任好。”

    方圆觉得张军强这副嘴脸实在让人感到可恶,虽然比自己大两岁,却完全缺少一个28岁人应有的成熟与稳重,一副愤青的模样。方圆本来是想私下里跟张军强谈谈借钱的事,然后被一个借条就行了,现在决定公开,一是让大家都知道知道,张军强穷得连结婚的钱也没有了,二是多几个证人,证明张军强借过宋思思的钱,如果张军强到时候不还,那多一个证人就会多几分要回钱的把握。

    “军强,你叫我名字没有关系。不过,对方淑娟老师,像你刚才的称呼非常不合适,淑娟是你老婆的好朋友,也是你老婆的伴娘,你这样称呼她,这不是讽刺她吗?”方圆说得很直接,“况且,淑娟在帮助你们筹备婚礼的这些子,也出了不少力,你这样说,合适不合适?”

    张军强看了方圆一眼,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威严。想到婚礼的事的确需要方淑娟帮助出力,他连忙做了一个鬼脸,冲着方淑娟说:“淑娟,你大人大量,我刚才跟你开了个玩笑,请多原谅。”

    口是心非!方圆心里骂了张军强一句。

    “没关系,不过,如果下学期我真地做了副教导主任,我想请军强大哥还是把‘大’和‘代理’两个词去掉,工作时间你还就要称呼我为方副主任。”方淑娟心里也有些讨厌这个不求上进的张军强,真是不明白,王晓媛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看在王晓媛的面子上,不跟他过分计较,但有些礼数还是得跟这个浪子说明白,也反讽反讽他。

    “一定一定。”张军强因为急着跟方圆说事,也想着要用得着方淑娟,就一脸谄媚的假笑,让方圆和方淑娟看在眼里恶心在心里。

    方圆说:“军强,让你来教导处,就是想跟你细谈谈你借了宋思思2万元钱的事。你说说你,借了人家2万元,也不写个借条,是不是不打算将来把钱还给宋思思啊?”

    方圆脸上挂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方淑娟和梁萍都抬起头看张军强。方淑娟对“宋思思”这三个字很敏感,一听到借钱的事,心里就是一阵酸楚:这张军强跟宋思思能借到钱,八成是方圆牵的线,没有想到,宋思思离开学校一个多月了,方圆跟她还有联系!

    张军强没有听出方圆的话外有音,连忙解释:“哪能不还呢?借了是一定要还的。”

    方圆心道:当着几个人的面承认了就好。“军强,是啊!宋思思要你这么困难的时候,向你伸出了援助的手,更是应该把事做得周到,让人家放心,不能伤了人家的心啊!所以,你在我这里,写一个借条,中午我和你一起,把借条给宋思思送过去,你说好不好?”

    “方圆,不,方主任,还真要写借条啊?”张军强有些不愿。

    “梁老师,你说如果有人借你10块,你打不打借条?”

    “不打,这些小钱不用打。”梁萍说。

    “梁老师,如果有人借你1万,你打不打借条?”

    “那一定要打的。万一借的人不还这1万,我找谁要回来呀?”

    “军强,你听听,借1万都肯定要打借条,借2万就更不用说了。你得考虑一下宋思思的心,她看是看在你和晓媛跟她同事一场的面子上借给你钱的,她的心里会不会像梁老师一样担心你借了不还呢?军强你说,应该不应该写个借条?”方圆借助梁萍的嘴,彻底封死了张军强已经说的各可能说的种种理由,今天你是不想写也得把这借条写了。不能让我方圆因为你的缘故到时候如果你真地不还,我倒成了罪人?

    方淑娟的心里更加难过,既难过中午方圆要跟宋思思见面,更难过方圆根本不承认这钱是他联系宋思思给借的。这事不是明摆着吗?没有你方圆牵线,宋思思会借钱给张军强?鬼才相信!看来,宋思思与方圆之间,分还是不浅啊!方淑娟的心都要碎了。

    张军强无话可说,只能应道:“好吧,那我写借条。”

    从方圆的桌上拿起一张纸,张军强拿起方圆用的签字笔,写道:“我借了宋思思2万元。张军强,2006。5。29”

    他把纸条递给方圆。方圆看了,不哑然失笑:“军强,你这叫借条吗?来,淑娟,你看看;来,梁老师,您看看。”

    方淑娟没有笑,方圆感受到了方淑娟的绪变化,马上想到了可能是宋思思的出现让她的心里在吃醋。唉,吃什么醋嘛!我都跟孔双华建立了恋关系,宋思思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但理智的深处,却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在漾:方淑娟自己真是比海还深哪!

    (树立精品意识,创作精品文章,现在创作的速度有些慢,就是希望每一章VIP章节都能力争让书友更满意。)

    终见宋思思(二)

    梁萍看着张军强写的借条,说:“张老师,要是借条写成你这个样子,我可不能把钱借给你。”

    “咋啦?”张军强一脸的迷惑,其实心里也明白得很,这样的借条,就算是自己,也不能借。

    梁萍说:“张老师,借钱得写个还钱的子吧,你这借条上没有;借的钱数得用大写的中国字写吧,你用阿拉伯数字;还有,这上面你是不是按个手印更好一些呢?你想想看,如果我拿着这张纸来找你,让你还钱,你说你根本没写过这张借条,那怎么办?”

    “没这么复杂吧。我认帐,我就是借了宋思思2万元。”张军强可不想把事搞复杂,钱什么时候还?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还呗。

    方圆说:“军强,你听到了吧,你这样的借条不合格,得重新写。人家宋思思在你最需要钱的时候帮了你一把,你得让人家放心。我知道军强你是最讲义气最豪爽的人,这张借条写出来交给宋思思,大家都高兴,人家借钱给你,人家放心;你得到了急需的钱,你也开心,对不对?”

    “好吧。”张军强有些不愿,但方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是写一张借条吧,“方圆,你说着,我写。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写。”

    “那好,我就把梁老师的意思融到借条里,你开始写吧。”方圆又取出一张白纸,递给张军强一枝笔,说道:“先把‘借条’两个字写在上面,字大一点,位置居中。”

    张军强在白纸上写上了“借条”两个字。

    方圆说:“现在可是我说,你写哟!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写。”

    “你快说吧,别那么婆婆妈妈!我最反感男人婆婆妈妈的!”

    方圆心里这时对张军强也产生了厌恶之感,但想到要哄着他把借条写完,就没有多说什么。方淑娟和梁萍听着这话觉得分外刺耳,但看方圆面带微笑,并无异常,心里也暗自佩服方圆的肚量。方淑娟虽然难过方圆这么心宋思思的事,但也理解了方圆不想担这些额外责任的心,心也平和了很多。她插了一句话:“军强,别人家好心,你当成了驴肝肺。方圆说得细一点,也是怕你犯错误,人家方圆帮你联系宋思思借钱,你却烦人家方圆婆婆妈妈,这不太好吧。”

    “好,好,好,我投降,你们不要把火力都冲着我来。方圆说什么,我就写什么,行了吧。”张军强一看苗头,好吗?教导处三个人,自己一个人,那怎么能斗得过人家?

    方圆说:“因为结婚急需,今从好朋友宋思思处借到人民币贰万元整。军强,这个2你要写成在银行存款时写的那个中国大写贰。”

    “那个2怎么写啊?”

    方圆在纸上写了一个“贰”。方圆见张军强写完这句话,继续说道:“感谢宋思思,我张军强力争在2007年12月底以前将贰万元借款还给宋思思,绝不拖欠。军强,这个2还要写成中国的‘贰’。”

    “一年半的时间,我还得上2万吗?”张军强在还钱的期处停笔不写了。

    “你和晓媛两个人工资加起来,一个月接近4000元,再加上奖金什么的,一年可是5万元哪!用一年半的时间还清2万元借款,没有问题,我也没有让你今年年底前就还上。这个‘以前’两个字,就是如果你们在这之前有了2万能还上,那更好,但如果实在没有积攒那么多钱,明年年底前不能再拖了。”

    张军强想了想,觉得完全有可能把钱还上,就继续把这句话写完。

    看张军强写得没有错误,方圆说:“等一会儿再签字。淑娟你看看,还有什么漏洞没有?”

    方淑娟接过纸条,看了一眼说:“没有写利息呢,两万元存一年,利息是450元,扣利息税以后,是400元;两年加起来,应该有800元利息呢!”方淑娟想到张军强那可恨的嘴脸,心里有气,就提醒了方圆利息的事

    “啊?还得还利息啊?”张军强不乐意了,这个方淑娟,实在是太可恶,今天晚上跟王晓媛说说,再找个伴娘,不能用这个方淑娟了。

    梁萍说:“张老师,800元,这可是我们当老师的差不多半个月的工资呢。你要是从银行贷款2万元,按照0。65%的利率,你两年至少要还2600元。应该写上。”

    方圆接过纸条,对张军强说:“军强,你看,我们男人都比较粗心,人家女老师考虑问题很细,是啊,贷款要还2600多元的利息,借人家宋思思的钱只还存款利率的利息,应该,应该,你说是不是?”

    “好吧,你说,我写。”张军强这个时候,心里都恨死方淑娟了,妈的,早就看出你是一个险的女人,还曾经提醒过方圆不要跟你接近,你真他妈的险。

    方圆说:“同时,再送捌佰元,作为补偿贰万元借款的利息,总计贰万零捌佰元整,句号。军强,凡是数字,都用中国大写。”

    “那个8的中国大写怎么写?”

    方圆在另一张纸上写上“捌”字。

    看张军强写完了,方圆拿过来读了一遍,嗯,比较不错了。他把纸条递给张军强,说:“军强,签上你的名字,再写上借款的期。”

    张军强写完后,方圆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印泥盒,对张军强说:“来,印个手印,左手的大拇指。”

    “方圆,借条已经写了,不用再这么麻烦吧。”

    “梁老师说得对,应该有个手印,这样也说明你张军强讲借讲还,再借不难嘛!”

    张军强咬咬牙,心里骂道:“今天算是被这两个女人给住了,一个说手印,一个说利息,我张军强真是触了霉头,怎么遇着这两个丧门星?”

    手印也按上了,方圆看着借条,还觉得缺点儿什么。怎样让借款万无一失地能到时候就归还,即便发生了纠纷也与自己扯不上关系呢?他把借条递给方淑娟,说,“淑娟,梁老师,你们二位心比较细,再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方淑娟看完了,看了看张军强那个吊而郎当的样子,心里的厌烦又加深一层:这王晓媛,真是瞎了眼,嫁给这么一个窝囊废,索今天就让他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以后再也不敢惹我。

    梁萍看完了,把借条递给方圆,说:“方主任,比较好了。我没有什么意见。”

    方圆转向方淑娟:“淑娟,你觉得呢?”

    方淑娟说了几句话,差点没把张军强的鼻子气歪。

    终见宋思思(三)

    听了方圆的话,方淑娟不紧不慢:“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要是军强将来调离68中学,我们找不到他,那可怎么办?”

    方圆心中默然,他已经嗅到了姚长青的一些初步设想:教得不好的或不好好教的老师,大概在几年之内要全部离开这所学校,像张军强这样不努力工作的老师,很有可能会列入这个行列。是啊,到时候如果找不到他,那可真是麻烦啊!

    方淑娟看到方圆在点头,继续说道:“所以呢,这一张借条总体上说比较完备了,但如果军强你再能把份证号码写在上面,那就更好了。”

    “方淑娟,你怎么的你!”张军强嗓门提高了八度,“我招你惹你了,你这样整我?我告诉你,你这伴娘甭当了,我用不了你这扫把星!”

    方圆站了起来:“说什么呢,军强?什么扫把星?淑娟这样说,也是为你好。她担心你将来因为借钱的事扯上官司,写了份证号码,也是完全应该的嘛!”

    方淑娟也站了起来:“张军强,你还别说,如果不是看王晓媛的面子,这伴娘我还真不想当。既然你张军强说了不用我方淑娟,我还正求之不得呢!”

    梁萍见都吵起来了,连忙劝和:“大家都心平气和一点嘛,都是同事,也都是想这件事办得圆满一点,张老师、方老师,都消消气。张老师,借条也写了,手印也按了,再多写个份证号码又有什么,况且张老师你也不是那种借钱不还的人,还怕写份证吗?”

    方圆这时觉得梁萍也有水平的,连忙接上话:“是啊,军强,你也不是那种借钱不还的人,还怕写份证号码吗?来来来,先坐下,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

    张军强气咻咻地坐下,从内兜摸出钱包,抽出份证,说:“写份证号就写份证号,我有什么怕的,我也不是借钱不还。”

    在借条上写上份证号码,方圆拿起借条,打了个对折,把借条放到自己的手包里,对张军强说:“借条我暂时保存,我们现在联系一下宋思思,中午,我们俩把借条送给宋思思。喏,用这部电话打吧。”

    张军强拿起电话话柄又放下,说:“还是你打吧,方圆,不,方主任。”

    “你打比较好,显得你有诚意嘛。你就说你昨天忘记了,今天补上。”

    张军强对着手机里存的宋思思的号码,拨通了电话:“宋思思,你好,我是张军强。”

    “军强你好。”

    “真是对不起,昨天我跟你借钱的时候,也忘记打借条了,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

    “今天中午你有时间吗?我想把借条给你送过去。”

    “哦,以后有时间再说吧,我中午有点事。”

    “宋思思,今天中午我和方圆一起去,这借条也是方圆让我写的,你这做大领导的,不想见我,也该见见方圆吧。”

    方圆怎么听这话怎么觉得别扭:这是人说的话吗?你这让方淑娟和梁萍听着,还以为我方圆跟宋思思有什么更亲密的关系呢?

    果然,电话那头传来宋思思的话:“哦,方圆也要来?好吧,你让方圆接电话。”

    张军强拿话柄递给方圆,说:“方圆,宋思思让你接电话。”

    方淑娟本来是在低头做着自己的事,现在也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方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看试卷分析,但心思已经全不在试卷分析上了,耳朵已经在全心地听方圆会说些什么。

    “思思,你说,我是方圆。”

    呵,还叫“思思”呢,真腻歪人!方淑娟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方圆,你昨天晚上没有来,是陪姚校长出去了是吧。”

    “是。”

    “可是我给你发了短信,你为什么没有回短信呢?”

    “我没有收到短信啊?”

    “我晚上9点半给你发了短信,你没有收到吗?”

    “哦,我的手机昨天晚上掉在学校司机陈老师的车上了,今天他把手机还给我,没有短信呢。”

    “哦,或许他是删了吧。”宋思思说,“今天中午能见面也是一样的,说吧,到哪里见面?”

    “下午还要上课,离68中学近一点吧。”

    “你觉得醉仙楼怎么样?”

    “好。不过说好了,今天中午我请客啊!我要谢谢你,在军强那么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的手。”

    “嗯,其实我就是看你的面子借给他的。他昨天拿钱的时候,还真是连借条的事都没有提,我又不好意思开口,一直等他说,他到最后也没有说。要不是你介绍,我还真不会把钱借给他。”

    “谢谢。今天中午,我会当面把借条给你。”

    “好的,中午见。”宋思思在电话那一边“咯咯”地笑起来,听起来心不错。

    “好,中午见。”

    挂了电话,方圆说:“军强,你去忙吧,11点35分,你到教导处来找我。”

    “好。”

    方圆看了看方淑娟和梁萍,微笑说着:“谢谢你们俩呀!没有你们这么心细,这借条也不会写得这么周详细致!”

    梁萍说:“你客气什么呢?本来借条也应该这样写嘛!”

    方淑娟冲着方圆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已经被醋侵占了全部的空间。

    方圆觉得应该跟孔双华说说,就拨通了初三级部的电话:“你好,请问贵姓?”

    “我姓马。”

    “马老师,我是方圆哪!麻烦问一下,孔双华在吗?”

    “你等一下!”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孔双华,方圆找你。”

    孔双华的声音很快就在话筒里传过来:“方圆,找我什么事?”

    “双华,今天中午你自己吃饭吧。”

    “怎么啦?”

    “我中午要和张军强出去一趟。”

    “方圆,不是我说你,以后你少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我知道,不过,张军强快结婚了,真需要一个能帮忙的人。我早晨跟你说过,和他住同一间宿舍4年了,也应该帮帮他。不过,双华,有那么多外人,说话一定要注意分寸。”

    “我没有提他的名字。”孔双华解释道。

    “我知道了。记得,下午放学过来找我呀,我和你一起去你家。”

    方圆说得很开心的样子,让方淑娟心里倍觉酸楚:自己昨天晚上对方圆的照顾,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啊!他晚上又要去孔双华家,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有机会和他在一起吃个饭交流交流啊?

    终见宋思思(四)

    当方圆和张军强赶到醉仙楼的时候,宋思思已经站在门口翘首以待。看见方圆和张军强正穿过马路,宋思思连连摆手,昨天晚上的失望顿时消失无踪。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方圆了,此刻再见,那份淡定与从容,更是展现出一个当了教导主任之后的年轻人少有的成熟。

    “方圆,我在这里。”

    宋思思甜美的笑靥如同既往,让方圆感觉像是在欣赏一幅画。貌美如花,形容眼前这个女孩,一点也不为过。但内心深处,另一个声音却缠绕着方圆,让方圆的心冷静如冰:红颜祸水。

    “思思,你好。好久不见,比以前更漂亮了。”

    “是吗?”宋思思今天是刻意打扮了一下,穿上鹅黄色的连衣裙,别上仿水晶的饰,飘逸的秀发在微风中拂动,加上秀丽的容颜、甜美的笑容,啊!简直如仙女下凡一样。张军强看得眼睛都快直了,再看看宋思思那红色高跟凉鞋里那嫩白的小脚,那白皙的小腿,张军强觉得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妈的,要是王晓媛长这么漂亮,那该多好!——张军强也不想想,王晓媛长这么漂亮,还会看上他?

    “方圆,我已经订了房间,我们进去吧。”声音像莺歌燕语似的,真好听,张军强简直觉得自己的腿都在发软。昨天晚上已经被王晓媛掐了好几回了,没办法,宋思思这小丫头,越长越漂亮了。

    落座后,方圆说:“思思,谢谢你在军强这么急需钱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今天中午的饭,我付钱,算是师兄谢谢你这个小师妹。”

    “方圆,我已经把钱都付了。”宋思思笑颜中专注地凝视着方圆,仿佛忘记了还有张军强的存在,这让张军强心里很不舒服。

    “思思,咱先把正事办了,再谈别的。我还真有很多话要问你呢!”

    “好。”宋思思温顺的回答,让方圆心中也不免怦然一动。

    “这是今天上午张军强写的借条。你看看,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如果行的话,你就收好。张军强的手机号码你有吧?”

    “我有。”

    “好,你看看借条。”

    宋思思拿过借条,认真地读了一遍,她看到了红手印,看到了份证号码,心想:这绝对只有心细的方圆才能想到的事,自己正担心张军强不写借条,万一将来不认帐怎么办,这张借条真是彻底地打消了自己的后顾之忧。

    “没有什么了,很好的。张老师,关于还钱的事,你和王老师也不用太着急,等你们有了钱就打电话告诉我。当然,最晚不能比借条上写的时间晚。关于利息的事,你和王老师给一点算一点,不给也没有什么的。”

    宋思思把借条放进自己的包里,这才正眼看了张军强一眼。

    张军强的魂又差点飞出来,真受不了,宋思思的微笑实在太惑人,眼里也含着,妈的,要是自己的老婆能有这样的风,那自己就是三天不吃饭,就是自己给她当牛做马,也甘心愿。

    “哦,宋老师,谢谢你啊!”张军强说得有些言不由衷。

    “别客气。我们同事一场,再说有方圆师兄出面,我怎么也要借钱给你的。”

    又是方圆!这个方圆怎么就这么有女人缘呢?妈的,要是我,早就把这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宋思思给上了,这么漂亮的一朵花,又这么有钱,真不知道方圆这猪脑子是怎么想的,先是守着一个比东施还丑的方淑娟当宝贝,接着又选一个脾气比河东狮子吼还厉害的孔双华当女朋友。要是老子我,早就先上了宋思思,让宋思思死心塌地地跟着老子。

    张军强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只能这样说:“是啊!怎么说方圆跟我也同居了4年,我也知道方圆跟你都是一所学校出来的,感不错,所以,这件事还真得谢谢方圆。”

    方圆听着这话真是别扭,什么同居四年?难道我和你张军强是同恋不成?看看宋思思,好像并没有介意,于是方圆也隐忍不发。

    菜上来了。宋思思说:“方圆,张老师,也不知道今天中午我点的菜合不合你二位的口味,将就一点。如果吃不惯,我们再重新点。”

    “思思,说了今天中午我请客,一会儿喝完饭,我还是要把钱给你的。”

    “方圆,”宋思思的声音低了下去,偷偷地看了张军强一眼,还是小声地说了出来:“只要你能来,花点钱吃点饭算什么呢?”

    方圆的心里被感动了:这个一心一意的小师妹,被自己气得离开了学校,却仍然把自己挂在心上,这份纯,这份挚,怎能让自己消受?

    “思思,是我对不起你。”方圆心里觉得歉疚,说得倒也实心实意。

    宋思思的眼圈红了,看得出,泪水是强忍着没有淌出眼眶。

    张军强简直是受不了这份“打骂俏”——这个死方圆,真是他妈的好命,你说他怎么就不喜欢这仙女一样的宋思思呢?真不知道他脑子吃了什么药,怎么这么不开窍?妈的,自己得不到这美人,还是拿菜下货吧,这么好吃的菜,不吃白不吃,平常都节衣缩食,被王晓媛看管得只能抽1。5元一盒的破烟了,每天的早饭、晚饭,不是面条就是馒头,简直被王晓媛给“虐待”得眼珠都绿了,只要看见鱼和,恨不得马上把一盘子全吃光!

    方圆和宋思思也拿起筷子吃起菜来,一人一碗米饭,吃得温文尔雅。方圆几次鼓起勇气,终于开口问道:“思思,离开学校的这些子,你都在宋叔叔的公司里工作,是吗?”

    “嗯。”

    “宋叔叔让你做什么工作呢?”

    “让我做总经理助理。我哪会做什么总经理助理啊?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没有事可做。想管点事吧,都不明白,怕管得不合适给爸爸的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什么都不管吧,整天又闲得难受。我呀,都快烦透了。”

    “从教育工作到工商界工作,一时的不适应是正常的。不过,直接做总经理助理,你的不适应是正常的。我有一个建议,或许对你有一点启发。”

    “师兄,你说的主意从来都是好的,你快说吧。”

    “作为总经理助理,你肯定会参加每次重要的会议,这很重要,这能够从全局的角度了解你爸爸公司的基本运作和整体况。但要想真正能做好管理工作,将来的一天能接你爸爸、妈妈的班,那还必须熟悉最基层的工作。就像我,如果直接干校长,肯定干不好,而必须先当老师,再当教导主任,同时有机会参加学校的校务会熟悉学校管理,这样才能在将来的一天当好校长。你要是想当好总经理助理甚至过一段时间能当好副总经理,熟悉你爸爸公司里每个部门的工作流程很重要。”

    “那我应该怎样做呢?”宋思思的眼睛盯着方圆的嘴巴,期待着有金言玉语从中吐出来。

    “我不太了解你爸爸公司是做什么的,凭空说不一定能说得准确。”

    “我爸爸的大成公司,主要是从事纺织品进出口贸易,有自己的贸易公司,也有自己的生产基地,由于生产基地的生产规模比较大,不可能全部出口,所以一部分产品也在国内销售,这个牌子的西服、衬衫、T恤什么的你可能也听说过,叫罗戈尔,中央电视台做过广告的,在国内卖得不错,咱们省最好,什么杭江市、宁海市、咱们滨海市,都卖得不错。”

    张军强插话说:“罗戈尔呀!这可是与罗蒙、雅戈尔、红豆齐名的中国名牌啊!我一直想结婚买一结婚穿,可惜太贵了。”

    “张老师,我可以给你联系一下,用出厂价卖给你一。”

    “那太谢谢了。”

    宋思思淡淡一笑,心里话:这人真是,就知道贪小便宜,见杆就往上爬,跟方师兄没法比了。

    “我真没想到,宋叔的经营规模有这么大呀!平常只知道他是经商的,呵呵,原来现在是有上亿元资产的大老板啊!”方圆由衷地赞叹道。

    “他也愁啊!就是缺人才,要是像方师兄你这样的人才过来,那爸爸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我算是什么人才?你是宋叔的独生女儿,他的家业将来的一天一定由你来继承,所以,思思,你要努力呀!”

    “是啊!我也在想该怎样为爸爸妈妈做一点事,现在是不做还好,一做就错,净帮倒忙呢!”

    “思思你没有问题,那么谦虚,那么聪明,一定会做得更好。我在想啊,你爸爸的大成公司,现在应该包括生产、管理、销售、售后、进出口等许多个环节,公司规模比较大,人事、财务管理、策划、宣传等部门也都很重要,所以思思如果你要真地能够尽快帮宋叔多做一点事,我建议你从基层开始,每个重要的部门都从一线锻炼一段时间,不一定很精通,但是要了解和掌握每个基层部门的基本况,这样将来你要从事全面管理的时候,因为了解每个部门的况,所以能够比较全面的进行考虑并做出比较合理的决策。不了解况,各个部门的人就是糊弄你你也不知道呢!”

    宋思思立刻感到思路清晰起来,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在一个部门又一个部门通过扎实的一线工作,迅速地了解了爸爸公司的整体况,甚至为了更好地了解公司运作,自己还要求驻在外地分公司,了解分公司该如何运作和进行常管理。

    宋思思嫣然一笑:“谢谢师兄,你的话像是开窍的药,一下子让我知道了该怎样做。那么你说我在每个部门应该做多长时间合适?”

    “时间长短以你自己觉得基本了解这个部门的运作为标准,可长可短。我也是纸上谈兵,这几年读管理方面的书比较多,所以有一些肤浅的认识,像在工厂,要掌握质量控制、成本控制、人员效率几个方面;像在进出口分公司,要了解获取信息与商机、稳定已有客户、开辟新客户,掌握有关的法律法规;像财务管理,你得了解到如何监控,让每一分钱都能产生效益,让每一个工作人员既能有效管理钱又不会发生贪污现象,所以,你在学习管理财务的时候,还应该进行相关的专业学习;像驻分公司,如何承揽货源,如何拓展市场,如何管理这些流动很强的销售人员等等。这些我掌握得也不是很准,没有实践过,就是这么一说。”

    “谢谢,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宋思思决定回去之后就向爸爸说说方圆刚才告诉自己的想法,全面地锻炼自己,每个地方都力争最少呆一个月,一些重要的部门呆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等全都熟悉了,就能真正地当好爸爸的助手。

    就这样,围绕着宋思思如何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方圆和宋思思两个人话说得多,饭吃得少,转眼之间,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多了。在聊得起劲的时候,张军强已经吃了两碗米饭,几个盘子里的菜也被他一个人吃得差不多了。宋思思都看在眼里,越发厌恶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吃法,简直就跟好几天没有吃饭一样,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好吃的呀?

    方圆吃完了这一碗米饭,看看手表,说:“思思,你看看我,光忙着跟你说话,也不知道你吃好了没有?”

    “师兄,看你说的,你说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有听够呢!你要是早点指点指点我,我也不至于这一个月干得这么不顺心!”

    “希望我的话能对你有所启发。我该上班了,思思。如果有机会,我也愿意和你再交流交流。”

    “嗯,就是你整天忙,没有时间见我吧。其实只要你有时间,我什么时候都可以的。”几分幽怨的话语,让人不由产生怜,纵然方圆冷静,顿时也觉得亏欠宋思思很多。能说什么呢?当着张军强的面,更是不能多说什么。方圆只能说道:“会的,有机会我们一定还会常见面的。”

    宋思思的眼圈红了,她想到了方圆现在与孔双华已经确定了恋关系,这么好的一个上进青年,就这样被人家给圈下,心有不甘啊!

    张军强在旁边做这个电灯泡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妈的,要是宋思思红眼圈是为我,死了也心甘!这个死方圆,真是在福中不知福,妈的,怎么就不是我呢?

    方圆这里觉得张军强坐在这里真是别扭,想说点动感的话吧,这张军强再给自己传出去,那真是麻烦!按说,借条已经交给宋思思了,他的事已经结束了,吃完了不赶紧走,赖在这里真是碍事。但方圆只能在心里无奈,面色还是如常。方圆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够平心静气地不把心里的真实感受表现在脸上了。“思思,我们同事一场,也是同一所学校出来的,一定会常来常往,所以可不能为这一点小事哭鼻子呀!况且,你这是要做老总的人,怎么能经常地哭鼻子,那怎么去管理部下、管理企业呢?”

    宋思思抽了抽鼻子,用餐巾纸轻轻地拭了拭眼角,笑了笑说:“师兄,让你见笑了。”

    方圆从衣兜里摸出钱,被宋思思拦住:“师兄,这一次我请你,下一次你请我,好不好?”

    方圆无语,只能点头。在内心深处,还真是期望能和这个漂亮温柔可的小师妹再多见几面,即便不是男式的见面,见一见也是好的。在宋思思这里,方圆感受到的是一种莫名的放松,整个的精神都放松下来,真地很舒适呢。

    三个人来到醉仙楼的门口,方圆说:“思思,你准备怎么回去?”

    “这是我的车。”

    方圆这才注意到,原来宋思思是开着一辆红色的本田雅阁来这里的。

    “师兄,爸爸说为了让我办事方便,特意给买的。我看了好几款,虽然我心里对本还很有成见,但这本田车口杯不错,广州产的,我就买了。”

    “思思成为有车一族了,厉害呀!祝贺你。”

    方圆伸出手,宋思思也回应着把柔荑放入方圆手心,一种细腻柔滑的感觉顿时让方圆比较出了这手与握方淑娟的手、孔双华的手完全不同的感觉,不知道这是不是古书里所说的手有九品,这宋思思的手就是这上上品呢?

    张军强连忙说道:“宋老师,祝贺祝贺。”也伸出了手。

    宋思思淡淡一笑,与张军强也轻轻握了握手,顿时张军强就觉得骨头都要酥了,握这手的感觉,真他妈的爽啊!要是再能更进一步,拥抱拥抱;不,进两步,直接那个,那真是赛过神仙!

    “方圆,张老师,那我先走了。”宋思思又是甜甜地一笑,开车车门,轻轻甩了甩飘逸的秀发,钻进了车厢。红色的本田,在启动、转向,几秒钟后,迅捷地沿着马路疾驰而去,留了怅然若思的方圆和艳羡不已的张军强。

    (这一节长了一点,但不想分成两节了,5227字,加上我写的几十字都一样,都按5000字计算。谢谢书友们的支持,真诚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