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9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196、老谋深算

    方淑娟担心的人正是孔双华,这个在着急生气的时候就不顾一切的女孩,或许明天还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如果她说的话传到贾明、周素素、苏进波这三个人任何一个人的耳朵里,学校里都很有可能掀起一个不大不小的波澜,到时候,姚长青很难处置,方圆就可能成了这几个人的眼中钉。想到这里,这心痛的感觉也更加地强烈。

    孔双华这个时候还真是着急得不得了,都晚上9点多了,方圆怎么还没有给自己打电话?是不是又喝大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孔双华接到方圆发来的一个短信,说不和张军强一起去研究婚礼了,而要跟着姚校长出去参加一个应酬。这个时候,孔双华心里还比刚才放心一点,跟姚长青在一起,比跟张军强在一起要好许多,心里只是隐隐地担心方圆像上一次一样醉酒。

    吃完晚饭,孔双华陪着孔妈妈看了一会儿电视节目,就回到自己的卧室,分析自己班的语文试卷。她不时地看看手机,希望能来条短信或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但一直也没有如心所愿。晚上9点多了,方圆还是没有任何信息,孔双华的心急得如同火燎。她拿起手机,按通了方圆的手机。

    铃声很漫长,没有人接,一声,两声,三声……盲音了。再拨,一声,两声,三声……正当孔双华决定要第三次拨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男音:“是孔老师吗?”

    “你是谁?方圆呢?”孔双华一听声音就急了,方圆的手机怎么会到别人的手中,难道他被绑架了?难道他出事了?孔双华的心立刻悬了起来:“方圆他没有事吧?”

    “孔老师,方主任没有事。我是总务处的陈卫国。”

    “方圆呢?方圆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

    “方主任和姚校长晚上有个应酬,我已经把方主任送回学校了。他的手机大概是放在裤兜里,掉在我的车上了。我刚才听到手机铃声响,摸出自己的手机看,没人打电话,手机铃声却还在响。循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了副驾驶座位上的手机了。”

    “方圆是不是又喝大了?他还能动吗?”

    “孔老师,今天晚上姚校长和方主任都喝得不少,走路都摇摇晃晃的,不过我在68中学门口,看到方主任是自己走进学校的,然后我再送姚校长回家的。”

    “哦,陈老师,今天晚上只有姚校长和方圆吗?其他几个校长、主任都没有参加吗?”

    “今天晚上只有姚校长和方主任,没有其他人。”

    “那好吧,谢谢你了。”孔双华心里急得直冒火,挂了电话,来到客厅,大声嚷道:“这才几天,方圆又喝多了。”

    孔子田已经回来,正坐在沙发上跟孔妈妈在看电视节目。看着孔双华那满脸通红的样子,孔子田招呼孔双华说:“小华,来,过来跟爸爸说说,你的方圆又怎么啦?”

    孔双华刚一走近沙发,就闻到了孔子田上浓烈的酒气。她皱了皱眉头,说道:“爸,你看看你,又喝得醉醺醺回来,一点也不像个大学教授!”

    “呵呵,乖女儿,爸爸是人在江湖,不由己啊!现在,爸爸是滨海大学的副校长、博士生导师、滨海市政府参事、滨海市委组织部专家组组长、滨海市委统战部高级知识分子联谊会副会长、滨海市委党校兼职教授,你说说看,就这么多的头衔,几乎请爸爸吃饭的人哪,都需要提前一个周预约,根本排不过来。去了场子,常常属我的级别最高或者学问最大,大家都要敬我酒,你说我喝得能少得了吗?一人敬一杯,我得喝多少杯?”

    “你们男人怎么好像跟酒结婚似的,我一闻到你上的酒味,我心里都好像很恶心的。”

    孔妈妈瞪了孔双华一眼:“你怎么跟爸爸说话呢?”

    孔子田哈哈大笑:“好像你以前也不太反感爸爸喝酒啊?是不是因为方圆喝多了几次酒,你心里开始反感喝酒呢?”

    “哼,这个方圆,在你们眼里都成了宝,什么都偏向他,什么都是女儿不好。爸,妈,我觉得你们没有以前那样我了!”孔双华嘟起了小嘴。

    “傻孩子,你在妈妈、爸爸的眼里,永远都是最重要的宝贝,妈妈和爸爸怎么会不你呢?”

    “那你们现在为什么什么事都偏向方圆呢?”

    孔子田语重心长地说:“小华,父母之子,则为之计远,这是在《战国策》里的一篇文章,是赵国的上大夫触龙说服赵太后的一句名言。爸爸对你的,除了你妈妈以外,比谁都要深,爸爸你,要远远地胜过方圆。之所以方圆,是因为你才他,没有你,我们或许只会欣赏这个有才华的小伙子,或许根本都不认识,但方圆的死与活、好与坏,都与我孔子田毫无关系。但现在不同,你方圆,我们也觉得方圆将来会有很好的前程,如果你们恩的话,方圆将能带给你幸福的生活。爸爸和妈妈总有一天会老去的,那个时候,爸爸、妈妈不但无法给你更多的关,还需要你的关照。”

    “爸爸,你说这些女儿都懂,可是你什么都偏向方圆,连喝酒的事都这样纵容,我不理解,我抗议!现在话题又扯这么远干什么?我只是问为什么偏向方圆!”

    孔子田看着女儿,心中涌起无限怜:唉,女儿虽然已经24岁了,但很多事都还不懂。他隐隐地后悔孔妈妈的教育与护方式,把孩子放在笼子里像金丝雀一样宠着,孩子固然是快乐地成长,但对复杂的社会和人,还是认识得不清啊!

    孔子田温和地说:“小华,爸爸的话马上就切入正题。现在爸爸问你一个问题:爸爸、妈妈、姑姑和老家的爷爷、,还有过世的姥姥、姥爷把你当个宝贝,你再想想看,还有谁把你当宝贝?”

    孔双华想了半天,说:“好像没有其他人把我当宝贝。”

    “这就对了。芸芸众生,数以亿计,地球上有人口60亿,中国有人口13亿,我们滨海市有人口530万,这么多的人口,要想成个大家心中的宝贝根本没有可能。爸爸现在很多人心中是个宝,包括你那个翟叔叔,那是因为爸爸是博导,是大学副校长,但这一切是靠爸爸努力奋斗争取来的。而你要成为更多人心中的宝,也需要努力,需要付出,需要奉献。就说你要成为方圆心中的宝贝,那也需要你用心去护方圆、关心方圆,并在方圆的事业发展中能够成为好参谋、好后勤,甚至自己在工作中也要独当一面。你平常生活中对方圆指责越多、埋怨越多,蛮横越多,就会让方圆的心越来越远离你,而不是贴近你。在这样的况下,方圆又怎么会把你当作宝呢?小华,有时爸爸会站在方圆的立场上批评你几句,其实那不是站在方圆的立场上,而是站在维护你的立场上说话。我不能让方圆觉得小华你不是一个理想的妻子人选,更不能让方圆觉得从心里讨厌你。”

    孔双华沉默了。她在思考爸爸的话,是啊!自己希望方圆什么事都让着自己,都由着自己的子,甚至自己会经常地发一点小脾气,这会不会让方圆讨厌自己呢?以前自己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难道自己做一个“野蛮女友”方圆不喜欢吗?自己可是真正地从心底他呀!特别是与他发生了关系之后,心里更是觉得离不开他,所以有时见不到他或者认为得到他的关心不够的时候,免不了会埋怨他。

    孔妈妈想说话,孔子田摆摆手。他需要给女儿思考的时间,他还想问问方圆又一次醉酒的事

    孔双华终于开口了,她说:“爸,谢谢你,我会努力成为领导心中的宝贝,成为方圆心中的宝贝,成为爸爸、妈妈心中的宝贝。”

    孔子田冲着孔妈妈说:“书香家庭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咱的女儿孺子可教啊!一点就通,一点就透,好啊!”

    “爸,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方圆醉酒,我要给他更多的安慰,而不是指责。方圆有时喝醉酒,也是场面上的事,没有办法,他也不想喝醉,只是被无奈。”

    “对罗!像方圆这样的孩子,不是酗酒的人,他喝的每一口酒,可能都是为了工作,为了发展。所以,你给他打个电话,安慰安慰他,多喝点水,泡一点茶,如果有蜂蜜的话再来点蜂蜜,那方圆的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一定美死了,觉得女朋友这样关心自己、体贴自己,他心里一定死我们家小华了。”

    “可惜我现在没有办法打电话给他了。”

    “怎么了?”孔子田有些惊奇,“你们吵架了吗?”

    “不是,他的手机掉在车里,现在68中学的那个司机拿着他的电话。”

    “怎么会这样?”

    “听这个司机陈老师说,今天下班后,姚校长带着方圆去陪客人吃饭,两个人喝得都多,回来都摇摇晃晃的,手机掉在车里方圆也不知道。”

    “等等,”孔子田打断了孔双华的话,“你是说姚长青只和方圆一个人出去的吗?”

    “是啊,只有他们两个。”

    “这么说,其他的副校长和主任都没有出去了?”

    “听陈老师的意思,好像就他们俩。”

    “嗯,这件事有嚼头,姚长青放着副校长不带,带着方圆一个人,里面肯定有不宜让副校长知道的事。方圆这孩子口风紧,不会乱说,所以只带了方圆一个。或许是姚长青对方圆格外偏,不过这种可能不是特别大。这样,小华,明天你见到方圆,关心一下他就可以,千万不能跟同事说方圆陪姚长青出去喝酒的事。”

    “为什么?”

    “要是副校长们知道了姚长青只带方圆,不带他们,恐怕方圆以后有可能成为副校长们的眼中钉,不利于为方圆创设良好的成长环境。”

    “就吃一顿饭嘛,就这么严重吗?”孔双华未完全明白爸爸的意思。

    孔子田说:“你是局外人,当然可以这么想,但副校长们可能就不这样想了。”

    197、人专用手机

    陈卫国回到家里,把包往枕头边的头柜一放,对妻子骆宝珠说:“宝珠,家里有水吗?”

    “有。”

    “我去洗个澡。”

    “去吧。”骆宝珠冲着陈卫国来了个媚眼,这50元的误餐补贴,虽然不是很多,但如果天天姚长青出去喝酒,那一个月净增1500元哪!这姚长青,也真是的,整个一个工作狂,整天光知道加班到深夜,然后自己开着车回家;如果天天喝酒的话,就会次次带着陈卫国,一方面陈卫国有车开了,也方便在姚长青喝酒期间办点什么事,另一方面,额外增加一点收,也是一件好事嘛!

    看着陈卫国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骆宝珠就继续躺在上看她的肥皂剧。正看着呢,听到陈卫国的包里“嘀嘀嘀”的短信声。这可与平常陈卫国的手机短信铃声不一样,好奇心立刻灌满了骆宝珠的心。骆宝珠立刻翻拿起陈卫国的包,打开,鼻子差点没被气歪了:好你个陈卫国,竟然背着我搞了两部手机!心疼这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买了手机竟然背着我!

    骆宝珠拿过这个从未见过的手机,短信跃然眼前:“你今天晚上怎么没有来?我可是等了你一晚上。”手机的号码区,显示着“宋思思”三个字。骆宝珠再也坐不住了,她腾地从上蹦起来,直接跳下,也没有穿鞋,怒气冲冲地奔向卫生间,一把推开门,冲着赤**的陈卫国大喊道:“陈卫国,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背着我买了两部手机,还在外面包了人!看我不掐死你?”

    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手机放到洗衣机盖子上,两只手上下齐掐,直掐得陈卫国“嗷嗷”地叫。骆宝珠还不解气,就手脚并用,上面手掐,下面脚踹。这一下陈卫国火了,他大喝一声:“你疯啦?你掐我踹我干什么?什么两部手机?什么外面包了人?你这个疯婆子,我受够你了!”

    “什么,你受够我了,我就死给你看!”骆宝珠说完,拿头就往墙上撞,被陈卫国一把拉住:“你快别疯啦!到底怎么啦?”

    骆宝珠这个时候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她从洗衣机盖上拿起手机,对陈卫国说:“你自己干的缺德事,你自己看。”

    陈卫国拿过手机,就看到了手机上的短信:“你今天晚上怎么没有来?我可是等了你一晚上。”看到号码区的“宋思思”三个字,陈卫国骂了一句:“妈的,你方圆搞的风流债,让我陈卫国替你挨掐。”

    骆宝珠髭奇怪,擦了擦眼泪,说:“什么方圆的风流债?”

    “这手机是方圆的,今天他喝醉了酒,在回学校的路上,把手机扔在我车里,我就给带回来了”

    “啊?这是方圆的手机啊?这宋思思是谁?”

    “这宋思思原来是68中学的老师,听他们说,她还这个方圆的。话又说回来,方圆这人有才,招女人喜欢也很正常,但关键是他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再跟这宋思思有一腿就实在不应该了。”

    “啊?不是你啊!对不起啊,卫国。我错怪你了。”骆宝珠连忙道歉,看着陈卫国上青一块紫一块,她又心疼起来。

    “你先把手机拿过去。我总得把澡洗完了吧。你看看你,就知道发疯,也不问个青红皂白,我现在胳膊也疼,腿也疼。”

    “一会儿我给你补偿补偿。”骆宝珠拿了手机出了门。

    陈卫国继续洗着澡,只过了两分钟,骆宝珠又一次推门进来。这一次,她可是无寸缕。进了卫生间,骆宝珠说:“来,我们来个夫妻一块洗,我今天也做一回本女人。”

    骆宝珠温柔地给陈卫国上下搓洗,对陈卫国的那个部位也格外用心仔细,只是几下,陈卫国的致就来了,小宝贝发生了奇妙的变化。骆宝珠就更卖力了,她洗着洗着,就忍不住把嘴巴靠了上去……

    这一个澡是陈卫国长这么大以来洗得最痛快的一个澡,虽然结婚以后跟老婆也看了不少本的A片,也见过本A片里的种种场景,但每一次跟老婆提及,老婆都是不答应。今天老婆终于给做了,还做得这样主动,陈卫国的心里是乐开了花。两个人在卫生间里一呆就是一个多小时,足足来了两次激动人心的时刻。

    躺在上,骆宝珠偎依在陈卫国的怀中。陈卫国拿起手机,继续看这一则短信。他已经从激中清醒过来,这个短信的确是个麻烦。怎么办?做了这么多年的司机,他清楚这样的事,作为司机最好是什么都装不知道。可是,如果自己明天把手机这样原封不动地交给方圆,岂不是让聪明的方圆一想就知道自己看了这条短信,那自己知道了方圆的小秘密,会不会让方圆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看方圆这苗头,将来是肯定要做校长的,如果那时自己还在他的手下,就麻烦了。

    骆宝珠见陈卫国拿着手机在痴痴地发呆,好奇地问:“卫国,你怎么啦?发什么呆?”

    “我是在想,短信删还是不删?删了吧,明天把手机还给方圆,方圆不知道宋思思找过他。不删吧,方圆肯定知道我是读过这条短信的,你说说他知道了我了解他的小秘密,以后做了副校长、校长以后,会不会给我穿小鞋?”

    “那还用说,删,坚决删!”骆宝珠说得态度坚决。这还得了,要是被方圆穿了小鞋,那一家人的子都不好过。骆宝珠猛然又想起一件事,对陈卫国说:“卫国,我们也不怕。如果方圆胆敢对你怎么样,我们手里也有他乱搞男女关系的把柄,一定也不会放过他。我可以给你作证,方圆跟这个宋思思有一腿,这条短信的内容就是证明!”

    198、左右摇摆

    方圆的头昏昏沉沉,长夜漫漫,何时是尽头?自己不是要到班里去吗?去看看这个浸润了许多心血的班,和这些可的孩子们。这个葛峰,真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苗子,将来的成就一定远远在自己之上,说不定像自己这个年龄,已经做到副县长也有可能;这个文若星,虽然是孤傲了一些,但的确是才华横溢,将来如何能有个赏识她的教授或领导带一带她,前途也是一片光明;这个高雪青,温和善良,勤奋上进,按照她这样稳扎稳打地一路走下去,将来在学术上或工作上,都会有突出的成就。这个詹小波,在老师的心理调治下,现在已经从网吧中挣脱出来,心理也正常起来,再也不想进女厕所,也和男同学一起有说有笑了。

    多可的孩子呀!可是自己现在怎么离这个教室越来越远呢?自己真地在朝着教室走,但教室的门正在离自己远去。自己走啊走啊,累得实在走不动了,靠在一棵大树坐下休息,就这么睡着了。在做吃鹅的梦呢,有人在喊自己:“方圆,天亮了,快醒醒!”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是谁在喊我?方圆努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睁也睁不开。

    肩膀在被人推动着,耳边又传来温柔的声音:“方圆,快起来吧,再不起来要上班迟到了。”

    “上班迟到”四个字可真敏感,仿佛一下刺激到了方圆的神经,方圆也猛地睁开了眼睛:啊,一张熟悉的亲切的温柔的平常的脸——方淑娟。

    “淑娟,是你啊!”

    “是啊!你快起吧!昨天晚上你都醉成什么样子了?倒在宿舍门口,什么也不知道了。饭我已经打好了,放在桌上,你快吃吧。”

    “等等。”方圆腾地从上坐了起来,吓了方淑娟一跳,只见方圆用快如闪电般的速度下了,回头一句:“我要上厕所。”就冲出了宿舍门。

    方淑娟看了看手表,已经7点零5分了,心里有些焦急。但话没有说完,再等等吧。

    方圆终于回来了,他有些不好意思:“淑娟,对不起,刚才肚子涨得要命,实在受不了了。打断你的话了。”

    “哦,没事的。我已经吃了,马上要去班里和教导处了。你有什么事,安排一下,我先做着。”

    “哦,不,没有什么事。谢谢你呀,淑娟!昨天晚上的事我什么也不记得了,但我能够想像到你是怎样把我扶进门,又安顿在上。谢谢。”

    “你那么客气做什么?我走了,你也快点吃吧,别耽搁了上早自习。对了,方圆,你昨天晚上脚可是很臭的,我给你脱鞋子的时候,差点没把我熏倒,以后可要天天洗脚哟!”说完这个,方淑娟嫣然一笑,飘然而去。

    方圆傻了:啊?她给脱的鞋,那也一定是她给盖的被子,今天又让她给打的饭。唉,怎么对于方淑娟,自己感觉亏欠她很多似的,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感觉。

    洗了脸,刷了牙,方圆坐在桌前,嚼着喷香的油条,喝着甘甜的豆浆,心里百感交集,现在,在孔双华和方淑娟面前,理智让自己倾向于孔双华,而感上却在慢慢地倒向方淑娟了。

    门被推开了,孔双华走了起来。看到方圆正在吃饭,她安静地坐在方圆旁边的上,对方圆说:“方圆,体还难受吗?昨天晚上是不是喝了不少酒?要惜自己的体啊!”

    这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最近孔双华是有变好的趋向,但这样温柔地跟关心自己,方圆心理上还真有点受不了。

    “双华,我没事。昨天喝得有点多,但还好。晚上没有给你打电话,对不起啊!”

    “没关系。爸说,你要是晚上没有事的话,今天我们回家吃饭,爸说有些事要跟你交流交流。”

    “好的,双华。下班的时候你叫我啊!给我发个短信吧。”方圆摸了摸衣兜,“咦,我的手机呢?糟了,昨天晚上是不是喝酒的时候,扔在酒店了?这下可麻烦了。”

    “方圆,你别着急。你的手机在司机陈老师那里,你坐车回来的时候,掉在他的车里了。我昨天晚上担心你,给你打电话,是陈老师接的。”

    “哦。”方圆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方圆忽然又担心起来:不知道宋思思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或发短信,如果打了电话或发了短信,陈卫国听到或看到了,会不会对自己产生很不好的影响。

    “双华,你吃早饭了吗?”方圆转移了话题。

    “吃了,我一直都吃早饭的,妈妈总是一大早起来,给我和爸爸做早餐。妈妈是医生,很重视早餐的。”孔双华打开包,拿出一张试卷分析,“方圆,你帮我看看,两个班的语文还有什么问题?从哪些地方入手能够比较好地再挖挖潜力,提高一点成绩?”

    “好,你放在这里吧。”

    “那我先去教室了呀!”

    “好的。”

    孔双华在方圆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离开了宿舍,让方圆一阵感动:如果孔双华一直是这个样子跟自己交流,再加上她的好爸爸、好妈妈,那自己一定是天下最最幸福的人了。这个样子的孔双华是可的孔双华,是自己能接受的孔双华,在这样的形下,方淑娟家庭的薄弱之处就显而易见了。

    吃完了饭,方圆看了看表,已经有点来不及了。他把餐具收拾到一边,盖上盖子,先不洗了。收拾好要带的东西,包括孔双华的试卷分析表,方圆出了宿舍门。

    “方主任。”

    有人喊他,一回头,正是陈卫国。

    “陈老师,是不是我的手机掉在你的车里了?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方主任,你还那么客气做什么?这是你的手机,给你。”

    方圆接过手机,看不出任何异常。他想到宋思思,于是问一句:“昨天晚上有人给我打电话或发短信了吗?”

    “哦,孔双华老师打了一个电话。”

    “还有吗?”

    陈卫国看着方圆,差一点就想说宋思思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但一想到后果,还是忍住没说:“方主任,没有了。没有什么短信。”

    “没事了,谢谢陈老师。”

    “别客气。”

    陈卫国走了,方圆的心绪却不能平静:难道宋思思真地不介意自己昨天晚上的爽约吗?也不知道张军强和王晓媛借钱的况怎么样,这个张军强,也不赶快告诉我?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